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红色文化 > 正文
不满15岁入伍的女兵李星
作者: 辛向党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7-24 9:31:51

     

         在纪念建军90周年前夕,采访了年已85岁的李星女士。

        李星,河北省衡水市冀州区冀州镇张家庄村人。1932年3月出生在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抗战胜利后,在学校参加了儿童团。1947年2月,不满15岁的她入伍参军,成为原渤海军区教导旅最早的两名女兵之一。后跟随部队开赴西北战场,参加了解放新疆,又调北京解放军后勤学院工作,1954年转业离开部队。

毅然入伍
        抗战胜利后,李星的家乡成了解放区,她在小学校参加了儿童团,每天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的歌曲,接受了革命思想的教育。
        李星的叔伯二叔李更生,是1938年参加革命的老八路,在原渤海军区教导旅供给部任副部长。李更生有一次回家,给自己的侄女李星等孩子们讲了许多革命道理,还讲了女英雄陈少敏、赵一曼的英雄事迹,在李星等孩子们的心里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李更生的通讯员叫黄九黎,当时才16岁;李星的一位表姐,本来在小学当教员,后放弃了工作,到驻防在冀县(今冀州)的晋冀鲁豫解放军军政大学参加了解放军。黄九黎和表姐,都身着军装,显得很帅气漂亮,使李星羡慕极了。
        1947年,李星为了提高自己,计划报考冀州中学学习深造。
        是年初,李更生又回家来了,他计划从老家招些兵带到部队去。“参军”二字,极大地触动了李星幼小的心灵,她抱定决心要跟二叔去参军,同时确定不去冀州中学上学了。李星是家里的老大,又是唯一的女孩,父母自然舍不得她走,许多亲戚也用各种理由劝说她不要去当兵,母亲还止不住地哭泣。可是,李星参军的决心不动摇,她多次找二叔,求二叔帮助做家庭的工作。二叔看到侄女参军有决心,又聪明伶俐,经过努力,终于做通了李星家庭的工作,确定了让李星去部队。
        这次,李更生带去部队的,除李星,还有她堂姐李曙和堂弟李仕桓及本村的几个小伙子。李星至今还清楚地记得,2月初,离开家乡的那天早晨,母亲特地给她做了一大碗她平时最喜欢吃的鸡蛋羹。早饭后,李星等人兴高采烈地跟着李更生离开了家乡。1947年2月10日,他们到了山东省阳信县老鸹王村。不满15岁的李星与堂姐李曙光荣地成为了原渤海军区教导旅最早的两名女兵。


艰苦磨炼
        不满15岁的小女孩,按理说还离不开娘哩。李星入伍参军后,在解放军这所大熔炉里,得到了艰苦的磨炼,在战争中很快成长。
        李星到部队后,和堂姐李曙与一些小男兵们编成了一个学生队,接受了3个月的政治教育。政治部袁教员给学员们上课,讲解放战争、讲军民鱼水情、唱革命歌曲,唱的第一首歌就是“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的《解放军进行曲》,还有《军民鱼水情》、《运输队长蒋介石》等,那个时候一首革命歌曲就是一堂政治课。
         1947年5月,部队由阳信移防到庆云,部队的女兵渐渐多起来,李星和部分女兵被分配到旅政治部宣传队,并且开始接受军事训练。
1947年拍照,左2是李星

        训练有队列训练、跑步、跳高、跳远、投手榴弹等,再就是打背包、打绑腿和夜间紧急集合。
        夜间紧急集合是最大的考验,要求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穿好衣服,打好绑腿,打好背包,赶到操场集合。学员们怕紧急集合的时候出问题,就想出了“窍门”,晚上睡觉的时候不脱衣服,也不打开背包,和衣而睡。夜晚,紧急集合的号声一响,学员们翻身而起,背着背包直接跑到操场,按时集合完毕。可是,有时早上突然紧急集合,集合完毕之后,教员要求所有学员当场打开背包,在规定的时间内重新打好背包,然后集合跑步出发。因为是初次训练,个别人还没有打好背包,队伍就集合出发了,只好把背包胡乱捆一下,连夹带抱跟在队伍里跑,当时大家觉得既紧张又好笑。
        后,部队开展“进山练兵”。每天在大山里行军,开始一天走三、四十里,后来一天走五、六十里,再后来一天走百八十里。山里溪水清清,渴了用手捧起来喝一口。部队在山里露宿,夜里还是很冷的,大家都一样,山坡就是床,因为太困乏,照样睡得香甜,冻醒了还能相互搂着继续睡。再是吃的,在山里没有筹到粮食,只筹到一些玉米粒,各班组领回去,用脸盆煮熟分给大家充饥,嚼得腮帮子都疼了,也就吃得半饥半饱。
       1949年10月1日,部队正在兰州休整的时候,迎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消息振奋人心,大家热烈庆祝,李星印象最深的是不论职务高低,每人发了两块银元,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待遇,大家都高兴地用来慰劳一下自己。
       1949年10月,李星随部队开始进军新疆。部队经武威到达张掖后进行休整,等待配发进疆的行装。不久,发给每人一件老羊皮大衣,一双毡靴,还有一副狗皮缝的长筒手套等。部队从张掖出发,到达酒泉,又从哈密到喀什,都是徒步。当时,气候很寒冷,尤其是星星峡的大风,那真是飞沙走石,能把帐篷吹翻,狂风裹着严寒,把手脚全都冻木了。
        要穿越塔里木盆地的戈壁滩,还要绕行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北部边缘。在沙漠里行军,根本没有路,走一步倒半步。在沙漠里做饭,烧的是骆驼刺,这是沙漠和戈壁的特有植物,形状就像是一把撑开的雨伞,虽然长得不高,但是根扎得很深,没有工具是挖不出来的,大家只好撅它的枝条,枝条上长满了刺,把手都扎破了。
        部队住下休息的时候,上级要求开展娱乐活动,有的唱歌,有的跳舞,还要求大家学习维吾尔语,否则进疆之后怎么联系群众呀?还要求学习俄语,因为进疆以后许多事情都和苏联方面有关。
        1950年3月,经过3000多公里的长途跋涉,李星随部队到达喀什。
        1950年5月,李星刚满18周岁不久,就在新疆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刻苦学医
        李星到部队不久,被分配到旅卫生部药房做调剂员,后经过医训队学习,成为部队医务人员。
        药房调剂员的工作,就是打针、拿药、制作蒸馏水、配制碘酒、红汞、龙胆紫药水等。  
        拿药,当时各种药品的名称都用拉丁文,医生开处方也是用拉丁文,既有片剂也有针剂。如果看不懂、记不准而拿错了,人命关天。李星就晚上宿营后跟老同志们学习,白天行军时记忆、背诵。很快,就记住了常用的几十种药品的拉丁文,能够独立工作了。
        制作蒸馏水,蒸馏水是为伤员冲洗伤口、做手术用的。卫生部药房紧随战斗部队行动,是为伤员做手术的最前方“医院”。只要战斗一打响,很快就有伤员被抬下来,伤员一到,首先就是用蒸馏水清洗检查伤口;需要做手术的,也需要蒸馏水。
        蒸馏水都是李星她们在战前就做好了的。每次做蒸馏水的时候,买来老乡的柴禾,用一口专的大蒸锅烧水,锅盖上伸出来一个5厘米长、小手指头粗的小弯管,管口朝下,插进一根胶皮软管,在软管的出口塞上脱脂棉,软管下接一个无菌玻璃瓶。锅里的水沸腾后,水蒸气通过软管冷却成         蒸馏水,再经过脱脂棉滴入玻璃瓶内,一瓶蒸馏水就制作完成了。就是靠着这些简陋“设备”,保证了伤员手术、治疗的需要。
        有一段时间,药房里只剩下李星一个女同志忙里忙外。行军时,李星要和战士们一样行军,宿营时,还要给伤病员打针发药,打仗时,就更是忙得不停。
        参加医训学习,1950年,李星参加了医训队学习。第一项工作就是背城墙的旧砖自己盖教室。到了春天,医训队与进疆部队一样参加劳动,开荒种地,兴修水利。他们自己做鞋、做棉衣等。部队刚进疆时棉衣来不及做,只发里面没有棉絮的夹衣,发动女同志自己往里面絮棉花。吃的是国民党剩下多年的仓库底子,都有霉味了。
        医训队有几十名学员,学习条件很艰苦,没有课桌,椅子都是用长条木板临时搭的,没有任何正规的教材和课本,只有少量的油印教材,主要靠自己记笔记,发给每名学员一些白纸,自己裁开,再用针线钉好用来记笔记。笔是蘸水笔。蘸水笔就是一种没有笔胆的简易钢笔,笔尖是钢制的,固定在木头笔杆上,像用毛笔那样用笔尖蘸着墨水写。很多人有笔尖没有笔杆,只好用秫秸杆做笔杆。
        生活虽然很艰苦,但是大家都是很乐观的,高高兴兴地学习。
        寻找药驮子。驮子就是一个马鞍形的木头架子,像马鞍子一样放在牲口背上,然后把东西放在两侧的架子上。药品、布匹和医疗器械要分类装箱打包,然后放到驮子上驮运。
        当时,李星所在卫生部一共有十几个药驮子,每个药驮子由一头牲口驮运,每头牲口由一名马夫负责,行军时牵着牲口走,宿营时给牲口喂料。
        1948年深秋的一天,突然有紧急情况,卫生部随战斗部队前进,十来个药驮子,交给李星和纪素英两女同志负责押运,随供给部的物资驮子前进。
        李星走到快要进入一条黄土沟里了,与纪素英跑到旁边不远的一个村子上厕所去了。等回来时,看不到马夫班及药驮子了。李星想,他们肯定走在前面去了,就一直拼命往前追。晚上,到了驻地,却没有找到他们,李星一下子懵了!部长比她们更着急,严厉地说:十来个药驮子是全旅的药品,是救治全旅伤员的,无论如何也要找回来。找不回来枪毙你们!
        李星和纪素英两人二话不说,转身就去找。当时,宿营地以外二三十里地就住着敌人,山里还有狼出没,她们也忘了害怕,找了一个老乡做向导,一连找了好几个村子,还是没有找到。就在万分焦急的时候,部队领导与友邻部队联系,才知道他们在路上跟着友邻部队走了,已经宿营了。她们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跑了一天的路也没有顾得上吃饭。

勇捉俘虏

        1948年8月,部队打了一个大胜仗。战斗刚结束,还没来得及打扫战场,到处都是敌人的尸体,还有不少牲口,活着的四处乱跑,受伤的趴在地上,打死的四脚朝天。
        李星和纪素英两个人一起路过一个小土地庙的时候,看到里面有一条腿在动,好像有人,她们两人立即停住脚,齐声喝道:“不许动!快出来!不出来,开枪打死你。”听到喊声,一个敌人颤抖地钻了出来,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乖乖地当了俘虏。她们仔细一看,那个人腿上还负了伤。她们问道“还有人没有了?”那个俘虏朝土地庙的后面喊了一声,又有一个敌人出来当了俘虏,也是负了伤的,但都是轻伤。
        李星和纪素英虽然只有十六、七岁,但是,她们两个不但没有害怕,而且还没有忘记解放军的俘虏政策,用毛巾给他们的伤口做了包扎,看到他们很饿很虚弱,就掏出身上带的馒头干递给他们,那两个俘虏赶紧接过去吃起来了。李星和纪素英对他们说:你们两个在前面,我们跟着一起走。就这样,李星和纪素英押着两个俘虏,没走多远,遇到旅政治部民运部的同志,把两个俘虏交给他们了。
        1952年夏天,李星随爱人调到解放军后勤学院工作,从新疆到了北京。
        1954年,为了实行军衔制,部队进行了大规模的精简整编,对所有女同志做了转业或复员处理。李星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是,坚决服从组织,从后勤学院转业到了地方工作。
        离休后,李星始终没有忘记初心。她常说:我过着幸福的晚年生活,不会忘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不会忘记党的培养,不会忘记为革命牺牲的战友先烈,不会忘记“工作”。我的工作就是:“讲好我党和我军的优良传统。”
more独家报道
more文化资讯
more人物访谈
more文化产业
more文艺评论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