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杂文随笔 > 正文
Ok,如此迎接新娘/闫孔喜
作者: 闫孔喜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1-16 12:23:25

      谁为人生盛典剪裁?双喜日子,迎亲队伍浩浩荡荡,红彩绸正写出浪漫的迤逦。新郎迎接新娘,你是用轿子,还是用啥子?


        嘀——,四川犍为县的司机小伙陈师傅,正开着18世纪式样的“嘉阳”窄轨小火车,于今年四月里去芭沟镇接新娘。锃黑的蒸汽机车头挂上一个硕大的红花喜结,在阳光下闪耀。路基两侧菜花灼灼,把“芭石”铁路这个世界仅存的小火车道淹没在清馨中。“芭石”铁路仅有20千米长,新娘住芭沟镇,新郎在石溪镇,这辆绿皮客车的司机师傅就是新郎小陈,早上,他用一小时的时间把当地赶集的农民送到芭沟镇后,新娘子身着婚纱带着神秘的微笑,在娘家人的簇拥下踏上了小火车头,一个回眸,摄影师瞬间留下了永恒的纪念。又是一小时,小陈师傅把芭沟镇的旅客拉到了石溪镇,也迎娶来了新娘。新娘一手抓扶着火车头的铁栏柱,探身于车门外,把那俊美的脸蛋,连同那甜蜜的爱情展现给了婆家的亲人们。

        这年头中国人工作个个讲创新、做事人人论创意,咱小伙结婚迎新娘也不应守旧呀!

        提起“守旧”二字,我脑海“反刍”出延续了几千年的迎亲工具——娶大家闺秀便用八抬大轿闪亮登场,娶小家碧玉则用四人小轿羞涩上线。在朦胧的记忆里,我的大姑姑,是个粗鲁村姑。她出嫁时,赶在“文革”前,婆家抬来一顶半新红布围成的四人小轿,当时是我父亲把抽泣的大姑背上轿的。有一个细节我记得很清楚,我们村里人为了图热闹,问大姑婆家来“报鸡的”要炮要纸烟,竟没有,人们就把那人抬扔到村后的苇塘里去了。时值暑天,还好,“报鸡人”爬上苇塘,浑身湿漉漉的随着迎亲的队伍又上路了。我小姑结婚时是在“文革”后期,“四旧”已式微,娶亲的花轿成为过去时,来迎娶小姑的是一辆嘭嘭响的手扶拖拉机。改革开放之初,我姐姐结婚了,因我家里穷,没有陪家,是姐夫骑自行车把姐姐接回婆家的。

        偌大的中国,巨人手一挥,似乎在一夜之间国人便财大气粗起来。于是腰包硬硬的国人在娶亲迎新娘时,也有了丰富的想象力。不过,我儿子结婚还是蛮传统的。因儿媳是朝鲜族姑娘,不喜欢汉族人结婚时搞花哨的迎亲仪式,我们只在婚庆公司要了六辆红一色的轿车迎新,别的没有其他“弯弯绕”。可我外甥在上海结婚迎亲时却推出了“新产品”。因我姐夫在上海承包建筑工地,结婚那天,外甥便开着大铲车、后随二十辆轿车去浦西岳母家接新娘。着婚装的外甥和新娘,迎风站立于铲车斗,英姿飒爽。在过浦江大桥时整整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通过。路人见了这支“洋枪换土炮的迎亲队伍”,嘴角都笑出了圆括号。

        我合肥的同学,她儿子徐某胆子忒大,结婚时要租热气球迎新娘,由于新娘有恐高症,只有作罢另辟迎亲之路。

        今年国庆节里,我路见的一支迎亲队伍让我眼界大开也!十名身穿白制服、头戴盔式红缨帽的“武士”,骑着十匹骙骙的枣红大马头前带路,后尾随敞篷花车,殿后的是浑一色红轿车阵容。整个迎亲队伍,整肃壮观,正是杜甫的“车辚辚,马萧萧”阵势的再版......

        我想,咱们大中国的小伙子若都站在了地球的至高点上,那时他们的结婚迎亲方式也许会更新颖、更富有创造性吧。
more独家报道
more文化资讯
more人物访谈
more文化产业
more文艺评论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