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文史博览 > 正文
冀多儒者,代不乏人----河北冀州重儒学纪实
作者: 辛向党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7-10 11:18:24

摘要:冀州文化底蕴十分深厚,千百年来,重视儒学,传承儒学,薪火相传。冀州,既有孙敬、孔巢父等全国知名

的儒学大家,又有尊儒重教的官吏、居民,还有诗书传家的良好传统。
 
 
         河北省衡水市冀州区公元前201年建县,距今已经2210多年,具有悠久历史。冀州古为“九州之首”,文化底蕴十分深厚,千百年来,重视儒学,传承儒学,薪火相传,代代不息。
       《隋史》称,冀州居民“好儒学”。清朝《冀州志》称:“汉以来,冀多儒者,流风扇被,代不乏人。”史书称,冀州“户诗书,俗邹鲁,颇有晋之遗风”。民国十二年(1923年)刊印的《冀县新乡士志》载:冀县(今冀州)人,“民间幼童年l5岁以下者送社学读书”“子女皆送之师,读书修业,不限贫富。”“幼而读书,长而经商,是岂吾冀人之习惯使然欤?”民国十八年(1929年)《冀县志》载:冀县人“勤耕读”;明朝时,冀州“每堡立社学一所”“冠于他州”;一首古诗赞美冀州:“大义于今人通晓,满林尽是读书声”。
 
学大家
        在冀州历史上,涌现了多名户晓载史的著名儒学大家。
        秦恭。生卒年月不详,字延君,信都(今冀州)人,西汉时(公元前206~~公元25年)经学家,即阐释、批注、研究与宣传儒家经书的学者。
他是《尚书》研究“秦学”一派的创立者,官至城阳内史。                              
        《尚书》是我国最早的一部历史文献,相传为孔子编纂并为之作序,被儒家列入“六经”(《诗》《书》《礼》《易》《乐》《春秋》)之一。
西汉时期传授《尚书》学的主要有3家,即大、小夏侯学派和欧阳氏学派。西汉经学家秦恭是小夏侯(夏侯建)的再传弟子,他充分继承了小夏侯学派的特点,并使之发扬光大,创立了“秦学”。秦恭开派立宗,对小夏侯氏学说既有传承又有发展,对《尚书》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古冀州作为燕赵经学重镇,更是人才济济,前秦刘祥、北齐黄庆、隋唐刘焯、盖文达等冀州大儒就是当时的佼佼者。秦恭是《尚书》的一脉正传,他对《尚书》的继承和发展具有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没有秦恭对《尚书》的继承和发展,《尚书》文化可能失传。
        孙敬。生卒年月不详,字文宝,东汉(公元25~~220年)信都(今冀州)人,知名大儒。
        人们常用“头悬梁,锥刺股”的典故来赞扬刻苦学习的精神,这个典故中的“头悬梁”讲的就是他。
        据载,孙敬年少好学,博闻强记,而且视书如命,常年闭门谢客,攻读诗书,邻里们都称他为“闭户先生”。孙敬读书时,常常通宵达旦。为消除困意,他用绳把自己的头发系在梁上,以防瞌睡。一旦读书疲倦瞌睡想睡觉时,系在梁上的头发就会被拉痛头部,提醒自己坚持学习。
        孙敬凭借其独特的“悬梁”精神,年复一年地刻苦学习,终能博古通今,满腹经纶,成为一名通晓古今的大学问家、当世大儒。他当时在江淮以北颇有名气,常有不远千里的学子,负笈担书来求学解疑、讨论学问。
        此外,历史上还有“孙敬辑柳”的典故。唐代李善注引晋张方《楚国先贤传》曰:“孙敬到洛,在太学左右一小屋安止母,然后入学。编杨柳简以为经。”是说孙敬到洛阳后,在太学附近一小屋安顿母亲然后入学。由于生活贫困,他采杨柳为简,加以编联,用来写经。此事,《中国文言小说总目提要》和明朝陆时雍撰《楚辞疏》中都有记载。
         对于孙敬,《太平御览》《后汉书》《全唐诗》也都有记载。《全唐诗》《蒙求》中,把孙敬缉柳的典故并称于“杜康造酒、苍颉制字、孔明卧龙、吕望非熊、孟轲养素、杨雄草玄、向秀闻笛、伯牙绝弦”之列。最具普及性的《三字经》中,把孙敬、苏秦以及车胤的“囊萤”、孙康的“映雪”,引为苦读的楷模。在冀州民间,孙敬苦读的故事家喻户晓, 还形成了一句歇后语:“孙敬苦读——悬念”。
        韦宋氏。晋朝(265—420年)时冀州人。80老妪办学堂说的就是她。
        她出生于一个儒学世家、书香门第,世世代代以精研儒学见称。她幼年丧母,由父亲一手抚养。等到她懂事以后,父亲一字一句地教她读《周官》。语重心长地说:“我们家祖祖辈辈学习《周官》,一代传一代,受用无穷。这部书出自周公之手。古代礼乐典章、百官品物,都在书中记载得十分完备。如今我没有男孩可以传下去,你可要好好读懂它,千万不要让它在我们家失传了!”宋氏牢牢记住父亲的教诲和嘱托,每天手捧《周官》,认真诵读。在兵荒马乱、动荡不安的日子里,依然不荒废学业,始终背负父亲所授之书,坚持勤学不止,不断温习。在宋氏的儿子韦逞年幼时,宋氏就教韦逞读书,学习《周官》。她白天上山砍柴,到了夜晚,便一面纺纱织布,一面教韦逞。如此苦教苦学数年,韦逞的学问与日俱增,名气逐渐大起来了,终于成才,做到了前秦的太常。
        有一天,前秦(350----394年)国君苻坚视察太学,向博士问及儒家经典流传的情况,对礼乐经典大量遗失的状况和没有开设礼乐这门课程感到遗憾。博士卢壶对苻坚说:“战乱以后,各门课程已大体恢复,唯废弃儒学已经很久了,书籍弄得零零落落,残缺不全,又找不到懂《周官》(也就是《周礼》)的教授,所以礼乐没有开设。《周官》是中国古代关于政治经济制度的一部著作,是古代儒家主要经典之一,与《仪礼》《礼记》并列为《三礼》。
        后来,打听到当朝太常官韦逞的母亲宋老夫人。她传承了他父亲的学问,精通《周官》音义。虽然年纪80多岁了,但是,眼睛还没有花,耳朵也没有聋。于是,苻坚聘请韦宋氏开设礼乐课程,讲授《周官》。韦宋氏毫没推辞,在家里设讲堂,教授了120名学生。她坐在红纱幔里,隔了一层红色的纱帏,每天给学生们讲授《周官》。几乎失传的《周官》这门学问,又重新流传于世。以后,周礼的学问,天下就很盛行了。宋氏也因此而受到人们的敬重和朝廷当局的赏赐。苻坚给她赐号“宣文君”,并且送了10个丫鬟去服侍她。这样,宣文君成了前秦太学教授《周官》的博士,成为中国古代历史上第一位女博士。(博士最早是一种官名,始见于2000多年前的战国时代,负责保管文献档案、编撰著述、传授学问、培养人才。汉初,还设立了五经博士,博士成为专门传授儒家经学的学官。)
         对于韦宋氏,《晋书》卷96 列传第66,列为“烈女”。
         孔巢父。(?-784 年),字弱翁,唐冀州人,系孔子第37世孙。是“竹溪六逸”之一。
         冀州州守林思承《重建儒学记》碑文中称孔巢父“赫然有声于斯土”,“少时力学辩博”,颇具乃祖遗风。
         孔巢父与李白、杜甫等文豪友善,亦有诗文佳作行世,后佚。
        杜甫曾经吟诗一首,赞颂巢父的才德,说他“诗卷长留天地间”,“自是君身有仙骨,世人那得知其故”
        孔巢父为朝中大臣,官至给事中,当过湖南观察使,深得朝廷器重,被称之“知君名宦”。
        后人谈及孔巢父,多惜其才。元朝杨维桢写过《咏孔巢父》,词云:“孔巢父,竹溪流,竹溪之水可饮牛,胡为去干肉食谋?孔巢父,盍归来,平生苦无专对才,魏州履虎幸虎毙,河中撩虎饲虎颏。孔巢父,不归去,十年东海迷烟雾,钓竿空负珊瑚树。”
        此外,冀州历史上还有魏晋时期“竹林七贤”之一的山涛、金朝一代文宗元好问、清末冀州知州吴汝伦、李秉衡等,他们虽不是冀州人,但在冀州为官或生活期间,有力促进了冀州的儒学发展。
 
 
尊儒重教
        冀州人历史上家家重视教育,人人幼而读书,形成良好的传统习俗。居民“子女皆送之师,读书修业,不限贫富”。
        早在南北朝时的西魏期间(535~556年间),距今1500多年前,在冀州就设立了郡立学校。立博士2人,助教4人,学生100人。学生“先尽高门,次及中第”。
        明朝时,冀州“每堡立社学一所”“冠于他州”。
        明朝万历4年(1576年),冀州创建信都书院,据民国《冀县志》载,明朝时冀州还有义学12所之多。
        清朝光绪8年(1882年),信都书院 “连续登甲乙榜者数十人”“人才最为一时之盛”。
        历史上,冀州拥有5名状元,48名进士,185名举人,256名贡生,秀才、庠生无数。
        明、清时,冀州无论是城里还是乡村,办学风气甚浓,州学、社学、义学“三学”鼎立,当时,较著名的教育单位还有翘材书院、滏阳书院;堤北、吴家寨等社学;南漳淮、东午村等义学。 
        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废科举,办学堂,初级小学堂遍布冀州城乡。”当时,冀县乡村有350所小学,其中,女子初级小学24所。还有5所高级小学。到了民国17年(1928年),全县452个村,初等小学堂达到321处。
        民国时,冀州县城就设立有高、初两级女子小学校、中学、师范学校。
新中国建立后,冀县儿童入学率始终保持前茅。1992年普及六年义务教育。1995年,冀州在全衡水市率先普及九年义务教育。2006年,小学入学率、巩固率均达到100%,15周岁初等教育完成率达到100%。
        冀州人家家重文化崇教育,还表现在捐资助教方面。
        助教人员。明清时代,办义学,就是地方绅士捐赠学田地租,做为办学经费的一种助教形式。据民国《冀县志》载,所建义学达12所之多。有大娄疃义学、伏家庄义学、大吴寨义学、柳家寨义学、南内漳义学,等等。城内义学建在文庙之西,系顺德府同知王始所建,置学地62亩。
据文字资料记载,冀州在民国(1912年)以前,捐资助教的有100人之多,其中,清朝末期8人。捐资助教的人员有男有女,有富商和开明人士,有普通教师和平民百姓,还有多位官员,等等。
        金朝时,路伯达出使宋,得金250两、银1000两后,上奏朝廷,将自己所得金银全部献给国家,用以“助边”,奏折还没有被章宗皇帝批复,路就去世了。
        章宗皇帝(1190年~~1208年在位)看奏折后,嘉奖路,并且把金银退给路家。路妻傅氏说:“此非吾夫意。”再次把金银献给国家,但是,国家不收。于是,傅氏把这部分金银,“付之州学”:买上等田地2000多亩,以办教育,“供生徒”。此事被地方官奏报朝廷后,章宗皇帝给傅氏赐号“成德夫人”。《金史》赞曰:傅氏“买田赡学,”“妇人秉心之烈、制事之宜,乃能如是,士大夫溺于世俗之见者宁不愧哉。赐号成德,不亦宜乎。”“诚千秋之懿范也。”
        清代早期,冀州官员捐资维修、扩建了信都书院。
        在清朝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距今100多年前,今门家庄乡王海庄村人张光壁和张香武,就分别捐款献地予以助教。
        今北漳淮乡北内漳村巩氏,个人捐款建起“巩氏积徳堂”完全小学1所。
        今官道李镇羡家庄村羡希三,是当地有名的富商,在京、津及铁路沿线城市投资经营商业颇多,仅在南宫就有商号14家。他捐献白银建立了羡家庄高级小学校。
        今南午村镇大伯舍村和南齐家庄村,都是平民百姓大伙儿一起集资建立的村学校。
        当时的知名开明人士方兰阶、史冬初等,也都积极助教。
        州官贾霆曾经拿出自己薪俸30万为本,用所收利息助教。
        今码头李镇王明庄村教师薛子元,个人捐款一部分,求外商捐款一部分,建校舍9间。
        改革开放后,企业、个体户、富裕个人捐资助教,更成为一种做公益的形式。西王庄镇第二小学,就是原籍西吕津村的广州军区原司令员李希林上将投资50万元,西吕津村投资13万元,在村南选址建成的,取名“将军希望学校”。
        助教内容。人们助教,有的是辟设学田、有的建校、有的建校舍、有的扩建运动场、有的置办桌凳、有的购买书籍、支付教师报酬等经费开支,等等。据统计,明清时,捐资营建学校7所;捐资建校舍20余间。今冀州镇李家桃园村刘信芝在银行存款1000元,用作教育基金。今徐家庄乡淄村曹景参几代人坚持助教,投资建校、聘先生、设基金,等等。当时的县知事赐奖章、匾额,百姓立纪念碑。
        助教形式。人们助教,捐献的有款有物。明清时,人们捐献的土地有250多亩、宅院3处、房屋50多间。有的捐献白银、现洋、现金。
        康孟款,在明崇祯十年(1637年),捐资办义学一所,捐学田一亩。
        今小寨乡谢家庄村雷泽中妻刘氏出钱1600缗,创设义学,学校名曰“育英”;又捐2100缗,置田4l亩,为义学提供常年经费。
        谢家庄村刘勋尧妻王氏捐地9.5亩给谢家庄村办校。
        今南午村镇军寨村崔金榜妹捐地亩30亩。
        陈体贵,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为本村学堂助以千金,被赏以同知衔。
        庠生孙逢年、李有梅、石名奏、李荣光于南陆疃捐设义学1所。
        今官道李镇羡家庄村羡希三,一次捐白银3500两;
        今小寨乡大方庄村方兰阶,一次捐白银700两。
        今门家庄乡王海庄村人张香武一次捐现洋1000元。
         2005年春,西吕津村村民薄瑞广投资150万元,在村学校东面扩地17亩,建成一座能容纳500余名学生住宿的宿舍楼,建成高标准食堂、多功能厅、师生浴室、200米封闭式环形运动场,内设篮球场2个,乒乓球台8个,快乐健身园一处,排球场一个。
        据不完全统计,仅1986~~2006年,冀州捐资助学款项达500万多元。其中,西南王村个体户捐资20万元。冀州籍驻外大使秦力真之女秦小梅捐款118万元,为滏运中学建起图书馆楼等配套设施。冀州籍港商李奎明捐资185万元,在家乡南午召村建起教学楼。冀州籍北京著名画家刘九庵、天津美术学院院长张世范等均捐资为家乡建校。
 
诗书传家
        冀州人“诗书传家”, 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也成为一个良好的传统。
        冀州历史上,“诗书传家”的实例比比皆是。近代,许多家庭还舍得投资让儿子出国留学。
        早在晋朝(265~420年)时,韦宋氏的父亲教育她,她教育儿子韦逞读书,使韦逞的学问与日俱增,终于成才,做到了前秦的太常。 
        唐朝(618~907年)时,冀州第一位状元贾季邻,精心教育儿孙,侄孙贾棱,在自己中状元时隔57年后,即德宗贞元八年(792年)考为23名进士之首,成了状元。
        金(1115~1234年)时,今小寨乡南庄村(现析为东南庄和西南庄2个村)人路伯达和路铎父子,因为“学优而仕”,建树功绩,都被《金史》立传。
        明、清时,今冀州镇岳良村冯氏家族共有91人获取功名。其中,冯若翼家,世代尊儒重教,一家6代人中,计有45人获取功名,其中,进士4人,举人1人,国子监太学生6人,庠生28人,其他6人。实属罕见!冯珣,特别注重对孩子的培养教育,使儿子冯慎安长大后很有作为,受到皇帝圣旨嘉奖。
        清末至民初,今门家庄乡西赵家庄村赵魁升,重儒学传家,儿子赵钦颜、孙子赵衡都成为名人。赵衡是清末举人、著名学者、教育家。
        清末至民初,今小寨乡方家庄村(现析为南方庄和北方庄2个村)方兰阶,自己是留日学者,7个儿子中5个为大专以上学历。
        冀州因为教育发达,出现了一个家庭内有3代以上多人当教师的若干教育世家。大都是父母子女、夫妻、兄弟均同时从教。
        1989年10月版《冀县教育志》载:3代以上(含3代)从事教育事业的家庭谓之“教育世家”,全县有26户。《冀州市志》载:1997年和2000年,由河北省教育委员会审批,对连续从事教育3代以上,并有1人获地区以上表彰的家庭授予“河北省优秀教育世家”荣誉称号。冀州市有6户家庭获此殊荣。
        从清至今,今周村镇北黄家庄村李颐,8代9人从教。今小寨乡北照磨村王安世,5代8人从教。今冀州镇伏家庄村胡文魁,5代6人从教。其中,儿子和孙子胡庭麟和胡宗照 2人,同为清朝末期至民国时期的文化名人。
        现代,还出现有曹秉国、李备六等河北省内知名的教育家。
        清朝末期至民国初期,冀州人出国留学比较盛行。当时,冀州凡是有一定经济力量的、家长开明、有眼光的,为了孩子“更有出息”,争相送子女出国留学。据《冀县志》及有关资料记载,那时,有21人出国留学,涉及到冀州今10个乡镇除西王庄、南午村2个镇的8个乡镇,涉及到12个村庄。其中,官道李镇羡家庄村8人,门家庄乡王海庄村和码头李镇码头李村各2人。
        当时,冀州出国留学的,到的国家有日本、德国、法国、保加利亚和俄国等5个。留学生学习的专业有教育学、教育心理学、建筑、医学、机械制造、工业、化学、军事,等等。
        出国留学的有的是一族多人。当时,冀州送子女出国留学的,最为突出的是今官道李镇羡家庄村的羡氏家族。
        当时的羡氏家族,经营商业,有钱庄、绸缎庄、杂货庄、铁货、中药销售等多个行业,在本地、南宫和京津沪等地,有商号、分号几十家。是北方有名的大财主。这个家族,为了使后裔开阔视野,更好发展,延续家族,不惜重金,先后送了8名子女出国留学。其中,羡继品和侄子羡迪安在清末先后被官派留学日本。羡书谭和羡中州都是3个同辈兄弟同时出国留学。
more独家报道
more文化资讯
more人物访谈
more文化产业
more文艺评论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