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楸立:有一种成功叫速度(访谈)
作者: 江楠/楸立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6-15 0:39:05

 

楸立,本名崔楸立,派出所民警,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二期公安作家研修班学院。2009年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在《北方文学》、《广西文学》、《小说月刊》、《佛山文艺》、《牡丹》等文学刊物发表小小说作品一百余篇。。代表作有《红孩子》、《琴义》、《王者之剑》等,出版小小说集《红孩子》,现工作于河北省大城县公安局。

 

江楠:许多读者很惊讶,您从2009年秋季开始学写小小说,到20123月,两年时间发表百余篇作品,并且非自费出版小小说集,对此,辽宁作家孟庆革对于您总结很恰当——有一种成功叫速度。“速度”就是您的文学姿态,这是成功者的姿态,也是胜利者的姿态。能谈谈您的文学缘吗?警营对您文学创作产生了哪些影响?

楸立:准确地说,20118月,我这篇部小小说集《红孩子》就已经通过北京二邦文化公司的终审,直到20121月份小小说集才印刷出版。如果说对文学的情缘,我想首先自己要正视一个问题,就是现在的我是否真正达到了一种真正的文学层次。我可以坦率地说,我现在还是个初学者,甚至可以说是刚刚才触摸到文学之门的求索者。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相对于小小说这种文体,我也只是个还未成熟起来的新人。当我在创作中屡屡收获,成绩多多的时候,我并没有如刚开始发表作品时的那种愉悦和激动,我更多是对未来文学创作的庄重思考。就像我在工作中面对一件复杂难解的案件,沉着认真,锲而不舍。

在我九岁那年,和小伙伴们摔跤把右臂损伤,在县医院做了小手术,就住在县城老姨家里。我老姨在医院工作,她去上班,我没事就在医院里玩。我看到医院里有图书馆,其实就是个小阅览室,在当时我却感觉好大,兴奋的不得了。我每天就这样去图书馆看书,直到人家下班关门。

2009年河北石家庄召开小小说年会,当时一篇作品都没发表,谁都不熟悉。我就鼓足勇气开车就去了。像蔡楠、赵明宇、杨辉素、闭月这些在小小说圈里当时都是有些名气的。虽然第一次见面,但大家对我非常热情,去的时候心里还很忐忑,怕受轻视,一见面就放下心了。我能取得许多成绩,离不开这些好朋友、好师长们的指引和鼓励。

之所以备受关注,可能因为我是一名人民警察。应该有这个职业方面的因素,就如同贵网做的这期访谈,有对公安民警的一份解读和期待吧!在此表示感谢。

 

江楠:您的作品取材广泛,题材涉及传奇武侠、革命历史、现代婚恋、青春成长等,能否谈谈在您的阅读中,哪些作品对您的影响比较大,哪些人对您的影响比较大?

楸立2009年以前,我读的书非常广泛,涉及各种题材和风格,那时候自己当读书是爱好,学写小小说后,对小说这个方面关注的大一些。其实作家更是个杂家,要将你的作品生动感人,更加真实可读,那就要汲取大量的文学养分,扩宽自身的知识面。小说家中余华、莫言、贾平凹、麦家、邱华栋的作品我学习的多。同时,李浩、陈然、张楚等这些新实力的年轻作家们我也是十分关注的。

至于哪些人、哪些作品对我影响大这个问题,我也思索过,说心里话,影响我的人和作品很多,每个在我前面行走的文学写作者,都是我的榜样。我能在他们的创作实践中和文学作品中领悟到他们在文学路上的艰辛。我一万分地感谢这些前辈,为像我这样的后来人    提供了向成功迈进的基石,让我们更准确迅捷地在文学道路上寻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块领地。

 

江楠:小小说《红孩子》给您带来很多的荣誉,您也将它作为小小说集的名字,您认为《红孩子》是您迄今为止写得最满意的作品吗?

楸立:《红孩子》我选材于一部电视记录片,讲述主人公小时候和父母在白区的艰难岁月,看后让我很受启发。中国近代革命史就是一部可歌可泣的文学史,没有先辈们前赴后继的抛头颅洒热血,怎能有以后光辉灿烂的新中国?那些革命先烈永远值得我们怀念。《红孩子》发表后被收入许多选刊并入选各种年度精选本,受到众多名家的好评和关注。弘扬正义正气、缅怀革命讴歌先烈,让历史和人民永远铭记他们。这应该是当前每位严肃作者应该所承担的责任。

刚开始写完《红孩子》后,自己都感动哭了,现在好多了。我希望《红孩子》能让更多的人来关注,我的文字仍在继续,《红孩子》只是我精彩的开始。

 

江楠:您在青春成长题材的小小说中塑造了一个个年轻的形象,他们在人生中既有机遇,也有痛苦和无奈。请问小说中有您自己的影子吗?

楸立:有。《倔强的青春》中的“我”,就是当年的我。那时候自己清瘦而渺小,不像现在人宽体胖的。好多和我熟悉的人都能在《红色青春》《闪光的年华》《苏文亮的方程式》这些青春题材的作品中看到当年那个快乐、单纯、幽默、坚韧、有梦想的楸立。每次我回想起“青春”,挺怀念的。

江楠:有人认为您的武侠题材小说相对于其他题材小说来讲,最具有感染力,像《琴义》、《醉拳张》、《峨眉刺》、《夺命锏》等武侠题材小说在艺术价值上并不比《红孩子》逊色,您有没有考虑过在以后的创作中侧重某一个题材?

楸立:嗯,这个事情我也认真考虑过,好多朋友也为我提出了不少中肯的建议。每位作者都应该有自己风格的作品系列,例如,任丘蔡楠的荷花淀系列、邯郸赵明宇的元城系列、河南刘建超老街系列、孙方友的陈州系列等。因为从小喜欢武术,对金庸梁羽生古龙的作品情有独钟,所以写这类武侠传奇作品的时候自己更得心应手。这些武侠题材的小说也正是进行的一种尝试,以后我会在公安题材和武侠题材这两类作品在上下工夫,打造自己的文学品牌。

 

江楠:除了小小说创作之外,您没有没考虑尝试其它的文体写作?

楸立:这个是肯定的。小小说遍地开花结果的同时,我也创作了为数不多短篇小说,有的已经发表在《牡丹》、《东方剑》、《星火》《参花》等刊物。短中篇小说让作者在语言上不受篇幅限制,并能充分发挥作者的语言个性、阐述故事意义以及思想内涵。“十八大”后,我会多挤出一些时间来创作短中篇作品,未来时间上可以,我会考虑挑战长篇。

 

江楠:您的身份除了警察的头衔外,还有一个作家。您在繁忙的工作之余阅读和写作,请问您是怎样将警察与作家这两种角色有机结合并相得益彰的呢?

楸立:当我的小说集出版后,有许多我身边的人问我,这么忙的工作,这些小说是什么时间写的呢?

现在我每周至少要值48小时的班,夜班上完第二天仍要继续工作,日常工作就非常琐碎,加上接处警以及处理各种案件,工作压力非常大。俗话说“鱼和熊掌岂能兼得”,我也不例外。警察这个职业给了我自信和胆气,文学又让我得到了成功和荣誉,这两个我都要坚持。

说个小插曲,前不久我值班期间,在深夜出了一次因为双方饮酒发生冲突的警情,当时被打的一方情绪非常激动,场面有些难以控制,这时候受害者一方有位长者问我,小伙子,你是不是位电视里说的那个作家?我说作家不敢当,我就是爱写点东西,那个人张开手把他一方的人喊过来,说,咱们都别闹了,这个小伙子上过电视,作家,咱们听他的。后来我又做双方的思想工作,把这起案件顺利调解。通过这件事,我更清楚了一件事,老百姓更信赖素质高有文化的干部。 “挺起胸膛展风采,俯下身子为人民”,只有这样才会真正赢得老百姓对人民警察的理解和尊重。

每次作品获奖参加颁奖时候,我总是着警服致警礼。我并不是去表演刻意作什么秀,在我心中我更是希望,我用我一点一滴,哪怕这微不足道的成绩,去为人民公安增添一份光彩与壮丽,才能无愧于人民警察这个称号,才能表达我这位警察作者对人民支持、理解的一份情怀。

 

江楠: 您在创造过程中一定遇到这样或者那样的“坎”,您又是如何迈过去的?

楸立:两个字:坚持。

 

江楠:最后您想对和您一样的新生代作家们的说些什么吗?

楸立:杨晓敏主编在为我写评论时候说道:文学并非都能让每位写作者得到社会角色的转换,工作还是原来的工作,生活还是原来的生活,或许并不会发生什么质的改变,但心灵上滋养出一份长长的寄托,拥有一种不断提升精神追求和生活自信,不也是一件令人无限愉悦的事情吗?

杨主编的寄语时刻砥砺着我,无论未来位置何在,保持一位朴素作者的心态,写好作品,干好工作,做个好人。希望能与文朋师友们共勉。

详细江楠简介

 【作者简介】江楠,本名李永君,网名忆江南。河北昌黎人,出生在吉林(科尔沁草原),曾客居湖南。做过政经类新闻网站记者,擅长通讯、访谈、专题片解说、视频片脚本。散文、小说散见报端。尚未加入任何文化组织,只想安静读书,安静写作。

更多江楠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