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生 命
作者: 王建国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6-24 10:49:37

       今天是元旦日,行政事业单位放假一天,一般企业也放假一天。

       可偏偏煤矿企业却不放假,照常生产。他们知道,地下作业如果停工一日,那井下的损失是可想而知的。顶板、瓦斯、电、水、火五大灾害随时都会发生。

       按时下风气,王矿长应安排好副矿长值班,自己早和老婆孩子欢度佳节去了。可这王矿长却偏偏是个傻帽矿长,依然待在西北风刮得漫天黄沙飞舞的煤尘笼罩的矿上,虽然他知道老婆打来的电话说孩子发烧住院了。但他有个歪理:当的是人,那井下工人就不是人了?当的可以回家享受天伦之乐,工人们就不应该吗?所以他没回家;他还有两怕:怕办公室院里踏踏的脚步声,一有脚步声,他就会立即警觉,是不是有人来报信,井下有事了?二怕电话响,电话一响,他就会感到不是井下打来的吧?出什么事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正当王矿长和两个副矿长在生产办安排好第一班工人下井之后,准备去吃早饭时,罐车从井下拉上一名工人急急向生产办跑来报告说——井下出事了!王矿长一听,急问:怎么了?,那脸上还没粘上煤灰的工人,摸一下汗,张慌地道:冒顶了,埋人了!

       王矿长确信了,这话绝对不是开玩笑!立即对两个副矿长道:下井!,说后,自己转身跑向宿舍迅速换上工作服,早有井上工人把矿灯送来自己戴上。王向那送灯工人道:速告司机去煤矿医院请一名医生来矿等候!自己便一阵风似的跑向不到50米远的另一煤矿求援。

        因为王知道,救人必须有人,夜班工人都回家了,矿上除井下的作业人员,就没有专业井下工人了。几分钟时间,王叫来援兵,自己带头跑向主井口,背朝顶板,两腿叉开,一左一右登在道轨上,上身一弯,头朝枕木,双手抓住道轨”——30多度的斜井滑向井下。

       三转两绕,王走到了出事巷道。早有班长等候在安全地带向王报告说:冒顶了,埋了一个人!

       两个副矿长从出事点也退了出来双双插话说:不好抢救,塌方太大,随时都有再冒顶的可能。

       王没有细听,只是边往前走,边问班长:确实埋了一个人?班长答:当时打好眼放了炮,大伙正在等烟尘散尽进去,谁知小贾先去了,我们随后就跟了去,可没走几步,那里就轰地一声塌下来了,小贾也就不见了。

       王心里紧紧地收缩了一下,把正要说出来的:真的!真的出事了又咽到肚里。王知道那个小贾,是个老实的工人,家有妻子儿女和老爹老娘。

       到得出事地点,只见还有两个工人在那无助地站着。王唤道:快过来,小心再次冒顶!那二人便走过来。

       王和两个副矿长走到硝烟煤尘泥土混杂的塌方处,顺安全帽上的灯光看到顶上塌了有一间房大的窟窿,有四、五米高。那些露出来的大大小小的石块,呲牙咧嘴地向人们狞笑着。窟窿下便是埋着小贾的小山似的煤矸、石块、矸土。王没多想,只想到小山下埋着人!王立即向两个副矿长道:安排一人监视顶板,派一人拉过风筒送好风,其他人轮流给我用手挖!一定把人给我挖出来!说后,王便带头用双手搬取那座小山上的大小石块。人们随着也都有了主意,开始有条不紊地用手挖、搬那座埋着伙伴的小山

       挖着挖着就听到小山下有声音:救我!救我……”王一惊喜,心里说:妈的!真争气,还给我活着哩!便辨别声音是从那个方向传来。可是,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都在传出小贾的求救声,声音是那么的低沉和渴望。方位确定不下来,只好依然全部搬挖。

       人们无声地挖着、搬运着,小贾救我、救我的声音还是那么低沉地一阵阵传出。王突然想到:是什么书上说?人在被埋时,一定要注意保存体力和氧气。小贾不能再这么叫了。便对逐渐变小的小山下喊道:小贾!你不要叫,不要急!保存体力,我们在救你!你会……”本想说:你会活着出来的又怕小贾听到字有想法,便改口道:你会出来的!你一定相信我!还真的,小贾就不叫了。王想:说明小贾大脑、心智还清醒。

       这时,就有监视顶板人喊道:顶上掉渣厉害了,是不是又要塌方?人们本能地停下抢救向后挪动。王直起身,望一眼那些呲牙咧嘴的魔鬼,看它们还没有吃人的感觉,便大声道:没事!换人继续挖!

       人们不用安排,自觉地轮流替换着抢挖着。有的人双手指磨出血了,在嘴里含一含,继续挖。其实,王的双手指磨得最厉害,血与矸土早已混在一起,且不知疼痛。有人不断地劝王去休息一下,王也不去理睬,只是心里自己对自己说:一定让他活!一定让他活!双手不停地挖着那座下降的小山

       是谁说了一句:王矿长,这么长时间了,地下怎么没一点声音呢?王这才意识到:是呀,怎么小贾不喊一声呢?便对下降的小山下喊道:小贾!喊一声!,等待,没回答!小贾!喊一声!,等待,没回音!人们面面相觑,意思是说:人不行了!不知什么时候,小贾的老爹也到井下了,他是井上的一名扒煤工。当不见儿子回答,便急的趴在矸石上向下喊:我是你爹,快喊一声!,人们静静地听着,可是依然没回声!!!王虽然心里没有人们那些怀疑,但还是让人把正在哭的小贾的爹拉起,送到安全地方休息。

       这时就有人过来,拉起正要搬挖矸土的王小声说:矿长,歇一下吧,他估计不行了。就算现在还活着,等挖出来也是死的。其实大家都这么认为!王看看大家,看看下降的小山,心里酸楚地说:那是一条命啊,我就不信他会死在我手里!王就是不信那个邪!对大家说:相信我,不管如何,大家不要停下来。时间就是希望!然后对拎着风筒的人说:靠近,往里送好风!王知道,风送好了,氧气就够用,人就有希望!

       大家没有停下来,继续用双手抢挖着。时间一秒秒地过去了,一分一分地过去了。谁喊了一声:矿长,帽子!王递出石块,转身一看,果然看见一顶安全帽的一角!人们迅疾地扒开那帽子周围的土,立即又露出来上衣领。人,朝下趴着!有人喊小贾!小贾!。小贾仍然不哼一声,然,安全帽像似动了一下。王喊过一名副矿长道:用煤筐保护他的头部!其他人快挖身子!”……

       终于,人们抬走了压在小贾下身的一块大石,小贾就像焊在水泥里的一具僵尸,被人们抠了出来。此时,也就是王最盼望的一个声音哼恩、哼恩地从小贾他那张半紫黑半灰暗的嘴里发出来了。小贾不知什么时候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木木地看着抬着他的伙伴和随他走向光明的人们……

详细王建国简介

 【作家简介】王建国,男。原籍涿鹿县赵家蓬村人,中共党员,现供职于涿鹿县民政局。热爱文学艺术。1981年与朋友创办野百合文学社,创办刊物《野百合》。在中央、省、市、县报纸刊物发表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上百件。2005年与朋友发起成立张家口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南山区历史文化研究委员会。创办刊物《南山区历史文化研究》,共8期。20105月发表代表作《桥山神话传说》,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20117月与朋友发起成立张家口市京畿民间文化研究会,创办会刊《京畿民间文化》、共4期。2015527日与朋友发起成立涿鹿县民俗文化协会。创立会刊《涿鹿民俗文化》。从1989年至今,创作作品获得市、省级奖励15件次。现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河北省燕赵文化研究会理事,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副秘书长,张家口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张家口市京畿民间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家口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南山区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涿鹿县民俗文化协会会长。

更多王建国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