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探悉隆化戏曲历史
作者: 孙孟仁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6-30 9:25:31

           隆化作为一个文化大县,有许多历史传承和文化积淀令人回味无穷,极具撼动人心的魅力。

清朝兴盛时期,隆化是历代皇帝去木兰围场秋狝的必经之路。从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到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的59年间,淸朝廷在隆化境内建有中关、什巴尔台(今十八里汰)、波罗河屯(今隆化镇)、济尔哈朗图(今牛录)、阿穆呼朗图(今步古沟)、张三营六处行宫。几代皇帝行猎归来,多在几处行宫驻跸并犒赏蒙古王公台吉及土尓扈特台吉并随从众丁。《清升平署志略》中有这样的记载:“清代诸帝,自高宗(乾隆)而下,殆无不嗜好戏曲者。除宫中演唱外,对于常驻跸之行宫苑囿,皆筑有戏台,设有储存行头切末库房,其伶人太监,则随时择地安置。”

隆化境内建设的6处行宫,也和皇帝看戏有关。《清升平署志略》中又说:“按《清会典》载外藩之燕(同宴),禁內则在保和殿、太和殿;圆明园则在‘山高水长’; 热河行宫则在‘澹泊敬诚’。 宴时除陈丹陛大乐队,并有笳吹队舞杂技百戏。自高宗以来,始尽用内外学生演戏以代。赐宴既多,承应自数,遂在行宫设有钱粮处,以便存储行头切末。仁宗(嘉庆)既殁,巡狩礼缺。宣宗(道光)仅于嗣位之初,下谕行宫人员,令对行头切末稍负收管抖晾之责,后即从未一至其他,故存档案中已难觅其演戏之迹,且并此行宫之钱粮处,亦未一叙其事。所可考者,只阅《內务府事例》而知张三营之有行头切末,阅避暑山庄钱粮处收存不在印档戏衣清册,而知四箱所残剩件数,非此则张三营行宫演戏之事,恐亦无人能述及之矣。”

以上足以说明,早在清朝乾隆年间,张三营行宫就演过戏。清帝在今承德辖区內有14处行宫,当时除热河行宫有守卫兵655名,第二多的就是张三营行宫,有守卫兵318名,可见张三营行宫之大,在皇帝心目中有其它行宫不能比拟的地位。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张三营行宫活动多,从避暑山庄钱粮处收存张三营行宫的行头切末,可看出当时就有相当的戏曲活动。

《清升平署志略》中还有这样的记载:“按热河都统衙门造送‘月色江声’ 收存北路陈设等项淸册内,有道光十二年三月内,由张三营移来漆木镶嵌铜瓷玉器等项,移归‘月色江声’ 存收之项甚多,则钱粮处收存不在印档戏衣清册内所收张三营移回衣靠盔杂共计二百三十三件……”在这些衣物中,有戏曲演员登台必须穿戴的蟒、靠、帽冠,也有道具桌套、椅套和武场家什,有的甚至已经损坏、破烂。这是当年张三营行宫演戏之多的最好物证。

在宫廷戏流入隆化境内的大事上,皇帝的诗作上也有记载。嘉庆有诗“张三营行宫赐众蒙古王公及外围诸军校宴请以志事”, 其中有句曰:“推恩军校币银赉,侑食宫门歌管陈。先帝渥慈深浃洽,绥怀无怠永遵循。”乾隆《在济尔哈朗图行宫作》诗中写道:“便犒诸藩歌湛露,兼宣翰苑咏卷阿。”这又是隆化境内有行宫戏曲宴庆活动的证明。既然“对于常驻跸之行宫苑囿,皆筑有戏台”, 那么,隆化境內的6处行宫就应多有戏曲演出了。

隆化戏曲的传入:一如上所叙,宫廷戏由皇帝木兰秋狝流入,而民间戏则是从庙会酬神流入。

据《隆化县志》和其它史料记载,早在康熙四年(1665年)隆化便有了第一座寺庙——台吉营普宁寺。到同治八年(1869年),县域共有寺庙60余处,一些寺庙同时建起用以演戏酬神的戏楼(台)。经查,全县有据可考的古戏楼(台)曾达22处,每年都要演戏酬神,演出时日也大都有所固定。如皇姑屯火神庙、蓝旗三官庙、张三营火神庙、章吉营火神庙,都在正月十五元宵节于所属戏楼(台)演戏。有些没建戏楼(台)的寺庙,也在固定的时间搭建临时的戏台演戏酬神。如牌岔子火神庙在正月二十八搭建临时台子演戏酬神;汤头沟镇的何三屋村的观音庙和隆化镇四道营村的庙山均在二月十九搭建临时台子演戏酬神。

戏曲流入隆化民间的详细情况,不见任何史料记载,只能从戏楼上的题壁寻找,但在那场毁灭文化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中,大多数戏楼都残遭破坏,只有七家镇西三十家子村的戏楼得以完好地保留下来。这个建于清朝道光十七年(1881年)的戏楼叫遏云楼。遏云楼内的墙上,还残留着部分戏班到此演出的记录,还有的戏班留下了演出的剧目单。其中记载有:光绪四年(1878年)八月中秋日,丰邑永庆班到此演出;光绪七年(1881年)闰七月二十七日,京都顺义县白庙村雨顺和班到此演出;光绪八年(1882年),张家口大兴园金玉班到此演出;光绪十二年(1886)九月初一,新春小班到此演出。特别是光绪十六年(1890年)七月十一日和八月二十五日相隔仅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先后有永和班、德胜和班两个戏班到该村演出。据考证,各戏班每天都要演出三场戏,每场三个剧目,一次活动六天,共演出54个剧目。这些戏班演出的都是河北梆子剧种。墙壁上用黒墨题写的剧目有《大赐福》《忠保国》《春秋配》《黄鹤楼》《凤仪亭》《春秋笔》《玉虎坠》等。

在对遏云楼的考察中,可以看到当时戏班的书法颇有水平,留下的绘画也很讲究,可见其专业化、正规化的程度。到此一个小山村演出的戏班之多和连续不断,可看出戏曲流入隆化民间的持续性和活跃性。

隆化县有自己固定的戏班是在淸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河北雄县人梁启元带戏班双益和班到皇姑屯(现隆化县城)定居,成为隆化有史以来第一个固定的戏班。宣统末年,皇姑屯富户徐起见办戏班有钱可赚,于是联合其弟徐英、徐录办起了第一个由隆化人领班的戏班徐起班,而且首倡了本地的京剧、河北梆子在一个戏班同时演出的“两下锅”先例。1915年,县署由唐三营迁至皇姑屯,皇姑屯改名隆化镇。当年,李洪年在隆化镇办起了洪顺和班,也是一个同时演出京剧、河北梆子“两下锅” 的戏班。1932年,隆化县隆化镇三道营村人张玉书办起了永善和班。该戏班行当齐全,艺人均是科班出身,演出水平较高,不仅在承德各城镇、乡村演出,而且经常到内蒙的多伦、赤峰和张口家一带演出,而且形成了相当影响。

这一时期,隆化有5个戏班常年活动在县域城乡,从业艺人210多人。《热河省隆化县事情》一书中有这样的记载:“隆化没有常设的娱乐机关,但是各个季节庙会全唱大戏是县民一年里最大娱乐,是凡有庙的地方庙前一定有戏台。唱戏的时候,人们从遥远的地方穿着好衣裳来看戏。”书中对庙会戏曲活动的盛况这样描述:“行商云集,乡民空村而赴。”

时代决定戏曲的命运。隆化的戏曲,在1922年直奉战争爆发之后便呈现衰象,隆化人办的第一个戏班——徐起班,便因惹不起兵匪而折卖箱底散伙。19333月,日本帝国主义占领隆化,在严酷的形势面前,艺人们四处逃生,而坚强不屈又公开抗击日寇的张玉书的永善和班,也一再遭到日伪军的迫害。

1934年农历二月,张玉书将本班艺人召集在一起商讨对策。张玉书说:“这年头,戏是不好演了。我想拉队伍打鬼子,愿干的留下,不想干的,我给路费回家。”

经过商量,张王书和自愿入伙打日本鬼子的张云亭、刘贵廷、何谷、何利等20多名演员拉起了“反满抗日” 队伍。他们通过夜入大户、路劫散兵等办法搜集枪支弹药,解决物质给养。一些爱国的农民也自愿投入到张玉书门下,队伍逐渐扩大。张玉书把队伍拉到承德县三沟东沟设置营地,编制大队、小队。据传,张玉书曾派人去口里和冯玉祥部队接过头,回来后即打出了“天下第一军,杀富济贫,包打日本” 的大旗。

1934年,日本鬼子派伪满“国兵” 宋大麻子带一个团的人去“讨伐” 张玉书大队。张玉书充分利用地利人和的优势,把“国兵” 队伍打得人仰马翻,宋大麻子被生擒。此次战争胜利之后,张玉书的队伍很快发展到2000多人,成立了14个小队,张玉书担任大当家(即总头目)。

日本侵略军见宋大麻子惨败,感到张玉书大队要成气候,于是又同伪满“国军” 联合讨伐张玉书大队。激战中,双方各有死伤。日军无奈出动了飞机,超低空飞行对困守在山口两侧的张玉书大队进行轰炸。战斗中,张玉书指挥部下,用机枪击落了一架日寇的飞机,俘虏了一名日本军官。由于装备不足,张玉书部队不敢恋战,于是以日本军官为人质,胁迫日寇撤退,乘隙逃出重围。

为了生计,张玉书后来又组织戏班演出。1937513日,戏班在丰宁县凤山镇演出,日本特务和伪警察突然蹿上戏台,强行抓走了写戏人吴凤林、武生马成龙、跑腿的鲍元臣、烧水的王德、王友等12人。当时张玉臣正在家中养病,日寇又出动兵力到三道营村将张玉书抓走。同年6月,张玉书等人残遭杀害,戏班被迫解散。从那时起直至新中国建立,隆化的戏曲一直是处于沉入低谷的状态。

 

                                            2016.6.29改定

详细孙孟仁简介

 【作家简介】孙孟仁,曾用名孙梦仁。祖籍山东莱阳。上山下乡当过知识青年;曾任县剧团编剧、文化馆创作组组长、《隆化周报》副社长兼副主编、隆化县文联副主席。

躬身文学创作50余年。上个世纪60年代读初中时,便有散文《在绿色的海洋里》《篝火》在《少年文艺》《人民铁道报》发表。至今,已创作出版诗集《亲情永远》,散文诗集《人生断想》,散文集《欣赏隆化》,小说集《神弹奇案》,长篇小说《河东河西》,主编和参加编纂出版书籍20余部。1987年编纂的《隆化戏曲志》《隆化曲艺志》填补了隆化文化史志的空白。诗歌《我是农民的后裔》《老娘亲》《感恩》《雷锋团队,民族的主力军》等在全国大赛中获奖。戏曲、文艺作品多次在省、市获奖。

涉足民间文艺工作40余年。搜集整理民间文艺史料50余万字,主编出版了隆化第一本民间故事集《灵芝草》,参加过河北省“三套集成” 的编纂;创作的新故事《抢尸》《团圆》两次在河北省新故事大赛中获奖。其参与主编的《隆化民间故事传说》5卷本获河北省嘉奖。

退休后仍笔耕不辍,主编了全县第一部老人们的诗集《夕阳放歌》,已由国家正式出版社出版发行。

“放正良心做人,扑下身子敬业” 是其自立的座右铭。

更多孙孟仁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