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朝阳寺寻古
作者: 池涌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6-30 9:30:06

            

     朝阳寺是阳原县南山上的一座古刹,史料记载了一句话,就是阳原县南山有“朝阳寺”三个字,由于该寺毁坏多年,所以朝阳寺有着太多的疑问。

笔者在距离朝阳寺比较近的独山、落凤洼、化家岭等村走访过好多老者,他们说从小就去过朝阳寺,但去的时候寺庙早就坍塌,也没有住持僧人,是一座早就荒废的寺庙遗址。而且都没记得朝阳寺毁于什么年代,寺庙供奉的是什么神佛也不清楚。

后来有一位家住在县城九十多岁的老人,他听他的爷辈们说过,朝阳寺大概毁于战火。他小时候去朝阳寺时,寺庙门窗已经不存在了,只有少部分残缺的佛像和壁画,石碑也倒塌在地,甚至残破严重。按照老人的回忆,这个寺庙里供奉的主神是观音菩萨,另外还有四大天王等,这就是了解到的最珍贵的资料。

2013927日,相约十多名朋友到朝阳寺遗址寻古,那天我们开了两辆车,沿着天走线向南山驶去,过了化家岭,再前行3公里左右,距磁炮窑约1公里处,进入一条向西南方向的土路,据说这条土路是近年开山取石修建的,路虽然窄,但比较平坦,顺着土路拐过几道弯子,由于前面有的地方路被雨水冲断了,我们只好把车停在路边,开始徒步行走。又转过一道弯子,我们看到一大群羊遍布在山坡上,走到近处,发现这群羊全是绒山羊,长长犄角、细细的绒毛,时而吃草,时而跳跃,在头羊的带领下,向山上徐徐前进,我粗略的数了一下,大概有300多只。当我们走到距羊群不远处,有的朋友就开始拍照了,那些山羊在头羊的带领下,一齐抬起头来,瞪大眼睛注视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也许是对我们到来的欢迎,也许是对我们的惊讶,也许是怀疑或迷茫……。其实,我们也不愿意打扰它们悠闲的平静生活,头羊看到我们也没有什么恶意,才放心得领着它们的家族成员低头寻找美味去了。我们在山坡的下面找到了羊群的主人——老羊倌,这是一位看上去60多岁的老者,黝黑的脸庞上刻画着深深的皱褶,这些皱褶记录了他一生的经历和智慧。看到他额头上的“巽”字形的皱纹,我猜测这位不知名的羊倌应该是个办事没主意顺从别人的人,因为“巽”为风卦象,随风而顺,后来的谈话证实了我的猜测。我们向他打听去朝阳寺怎么走,老者告诉我们,再转一道弯就能看到朝阳寺了,而且愿意领着我们去朝阳寺一看究竟。在路上,我们得知他是广灵县人,老家离这儿不远,在这座大山上放了一辈子羊,现在也被是别人雇来当羊倌的,一个月收入1000多块钱,自己觉得很满足。一生也没娶过老婆,用他自己的话说:“无牵无挂,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但他对这座大山很有感情,对山上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水了如指掌。

又转过一道弯,就远远望见朝阳寺了。原来朝阳寺是坐落在箭口山东面的半山腰处,属坐西北、面东南的半石窟寺庙,这里依山就势建有十多间石窑洞,在山的石壁处开凿了两个石窟,现在这些石窑洞、石窟都敞开着,部分已经出现坍塌。走到近处,发现在西面的石壁处开凿了一处立石碑的的地方,也算是简单的碑亭吧。现在只有一块完好的石碑还立在那碑亭处,其他的碑已经不知去向。由于碑亭在高处,想拍一张清晰的图片很不容易,勉强拍了一张也不太理想。尽管如此,这张照片对了解朝阳寺的历史还是帮了大忙。这是一块功德碑,立碑的时间是明隆庆六年(1567年),为寺庙资助银两的人,除来自順圣川(阳原县明代称)的各村的善人外,还有昌平副总兵都指挥佥事王巨,东城守备順圣川西城指挥使王诰官、严腾云,广昌县监生邹嘉谟,西城监生吕资等。说明当时修建寺庙时,也是多方捐赠善款,才得以在深山中建起了古刹。

石窑洞建在高台处,必须爬十几米高的坡,才能到达寺庙内,原来也有简易石头围墙和山门,后来都坍塌变成废墟了。在石窑洞中还发现了几幢残碑,由于这里被用做圈羊的羊圈,所以石碑上满是污垢,模糊不清,看不出文字的内容,但可以断定石窑洞里面的碑,是修建石窑洞或为洞内塑佛像或彩绘壁画立的功德碑。至于那个洞内塑的是什么佛像不得而知。

在石窑洞上方的崖壁上有两个石窟,应该是在天然石窟的基础上,进行了人工开凿,修建了门窗。从石窟的上方凿出的槽口、小洞,看出当年还建有挑飞的屋檐,说明这里的建筑规模虽然不大,但建筑结构还是非常讲究、精致的。当然石窟是寺庙的主殿,石窑洞是配殿或生活用房。

笔者注意观察这里海拔在1300米之上,附近好像没有泉水或溪流,寺庙的僧人生活用水很难解决,难道从山下往上运送?带着这个问题向老羊倌请教,他告诉我们,就在石窟上面有一眼泉子,而且泉水一直用不完,和尚们就是从上面往下吊水,他还说,前几年他放羊时喝过那个泉子的水。笔者看了看上面也不像有泉水的痕迹,有些怀疑。为了证实真实性,老羊倌决定带我们去看,他前面带路,我们一行人都跟在后面,其实根本就没有路,是从寺庙的东面向山崖上爬,大概爬了半个多小时,上到寺庙的顶端山梁上,老羊倌指着两个山梁中间的低洼处,说那个坑就是泉子,由于距离远,也看不清到底有水没有,我与老羊倌两个人又下到泉子处查勘,经仔细辨认,这是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石斛,深半米左右,在两个山梁夹缝的沟槽内,如果山上植被丰厚,完全有可能承接山中涵养的渗山水。当然也有的山泉是直接连接承压水,也是一种可能。现在植被不是太好,里边虽然有一点水,好像是聚集的雨水。总之,既然在山上建寺庙,肯定有取水的地方。

看完当年的泉子后,天已正午,老羊倌的热情感动了我们大家,为了表示感谢,大家说就在这里吃点东西,特意拿出好多自带的干粮送给老羊倌,开始老羊倌怎么也不接受,后来看到我们真诚的态度,才和我们一起分享了一顿快乐的野餐。

野餐时,笔者又问老羊倌,为什么叫朝阳寺,这个问题显然有点不好回答,因为这个问题好多比他年长的当地村民都回答不上来,于是我们又岔开了话题。

关于寺庙名称来历,后来笔者又多方了解,有一位村民给了我一个比较满意的答案,就是这个寺庙是座西北,面东南,故称朝阳寺,朝阳寺一连串的疑问终于有了初步答案。

详细池涌简介

 【作家简介】池涌,男,张家口市阳原县人,大专毕业,中学高级教师,导游。历任小学、初中教师,中心校校长,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兼县档案局长,教育局副局长(正科),县教师进修学校校长等职务。现为中国民艺协会会员,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文化名人联盟委员。续写《阳原县志》,任副总编(已出版)。编写《政区大典•阳原卷》。 多篇散文游记发表在《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旅游》《世界旅游》。有2篇收集在《张家口历史文化丛书》。2012年出版《泥河湾民俗》,2013年获河北省民俗学著作三等奖。2013年出版《泥河湾漫笔》,两本书都是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发行。2016年《揣骨疃首届民俗文化节剪影》获“三祖帝都杯”河北省春节习俗调研征文二等奖。

更多池涌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