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梦里,走过大洼的四季
作者: 纪 蕾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8-29 15:28:21
         深夜 ,泡一杯香茗 ,就一屋灯光,读着散文家张华北先生对大洼动情的描述,使我再也难以抑制对大洼的心所期许,心之向往……

在梦里,我不止一次的走进无边无际的芦苇荡,任芦花飞满我的发际,我在花絮中飞舞,如同美丽的仙子。我附耳倾听苇荡中鸟儿和虫儿的呢哝。风儿对苇儿的叮咛。喜爱大洼的心,已经完全怒放。

于是,我不知疲倦地游走在大洼的四季,那茫茫的芦荡,给了我无边无际的遐想。

春天,我身系长裙,携着春风,挽着细雨,来过大洼,大洼的苇尖犹抱琵琶半遮面藏在浅浅的水里,大洼换上了鹅黄、嫩绿、深绿相间的彩衣。野鸭结队飞临大洼,如一片祥云。马莲一簇簇尽情地绽放,翠叶蓬蓬勃勃,花儿柔柔美美。蝴蝶痴爱,花粉多情,大洼的气息香香甜甜,浓浓郁郁。马绊子贴着地面默默地穿过芦草的空隙,亲吻着大地,爱抚着白茅和画眉草,惦念着弱小的苦蒿和地丁草。所有的生命都被感动,洼里的一花一木都在演绎着对大洼挚爱不尽的情愫……
         
大洼的春天,是爱情里的爱情。情深厚!意浓烈!

夏天,我挽起裤脚,光着脚和小童在水中追逐着鱼儿。看小伙儿光着膀子在河渠的急流处撒网。水花泛起,旋网飞扬, 鱼儿腾跃,银鳞闪闪。大鸨、苍鹭总是悠然地在水草稀疏的地带静静地守候。海鸥掠过水面轻盈地划出一条美丽的弧。野鸭、鸪丁早早潜入水草中,追逐着鱼儿的尾鳍,擦身而过,互不惊扰。

我撑起一把油纸伞等夏雨来了,电光闪闪,雷声轰轰。小渠没了,大河涨了,大田满了,苇洼漾了,整个大洼浩浩荡荡。树木、庄稼、水草、堤埝全都浮动着,那一洼眩目的绿在深情地晃动着。水汪汪的麦田里,铺就了万顷的金黄。青蛙与蟾蜍一起合唱,一高一低、一雄浑一清脆。这时的大洼俨然成了歌的世界。

     夏天的大洼,是音乐里的音乐。音温润!声清爽!

秋天,我走进晨曦里,阳光随银白的芦花跳荡,闪在我的身前、躲在我的身后,远远近近。大苇荡的芦花和着晨风的节奏摇曳,轻柔、和乐,伴着禽鸟的晨曲,人仿若酣眠在大洼多情的怀中。

我戴上斗笠,赏一场秋雨,水洼浅浅,青草疏疏,羊儿、牛儿埋头在深草中与秋虫私语。

 我提裙举篮站在树下,笑落一树冬枣,一颗颗、一串串,红枣圆圆,笑靥浅浅,放进嘴里 脆如霜雪,甘如饴蜜

  我漫步秋夜,天高气爽,繁星点点,皓月升空大洼的月光如银。月光下,大洼的芃芃稼禾、尊尊林木、离离秋草以及那河渠、房舍、小径,一切有生命的和无生命的全都在月光笼罩下。大苇洼无边无际,芦花隐隐约约随风漫舞,夜风缓缓,夜曲嘤嘤,带着大洼的情,轻轻地,柔柔的拥你如梦……

    大洼的秋天,是女人中女人。色迷恋!韵动情!

  冬天,我不惧冬雪,着一身白纱衣,站在大洼长堤,近看银装素裹,琼枝玉叶,千树万树的耀眼夺目,那刚劲横逸的洋槐,垂垂柔美的杨柳,柔中透挺的榆枝。风姿绰约下,一切似乎都已素装凝华。聍听着那被晨光击打唰唰而下的凇花,心中骤然间平添几多怜惜?再远眺大洼原野中,疏疏荒草老态龙钟,长发委地,银丝万束;万顷芦荡,同样被凝固了,横涯无际,静宓无声。“望之凝映,皓若天汉”。“仙子衣裳云不染,天人颜色玉无瑕”,冬阳行空,大洼里千里一色,光摇银海,芦花束束低垂,如同一个个含羞待嫁的新娘。

大洼的冬天,是神话里的神话。树勇敢!草柔情!

 

梦里,我时而跳跃,时而驻足,我饱览了大洼春景,欣赏了大洼的夏月,迷恋了大洼的秋韵,惊叹了大洼冬赋。

梦里,我跟着张华北先生的文章走过大洼这迷人的地方,大洼四季的景致都将永驻在我的梦乡。梦里我沉醉在大洼里,一片片密密的芦苇,一只只丹顶鹤,一艘艘小船儿,一阵阵微风儿 ……

我不想醒……

详细纪蕾简介

 【作家简介】 ,汉族,笔名磐蒲 。毕业于河北师范学院,现供职于河北省邯郸市成安县县委党史研究室。现任河北省成安县理论与文学研究协会副主席,河北省成安县《成安文化》刊物主编。现为河北省成安县民俗文化协会会员,河北省诗词协会理事,河北省成安县作家协会理事。河北省成安县传统文化协会理事,河北省邯郸市小小说研究协会会员等社会职务。从小喜欢阅读,喜欢写作,爱好文学。自1994年在河北省青年报发表散文以来,在各种报纸、刊物上发表散文、小说100余篇,现代诗歌、古韵诗词百十多首,楹联多幅参赛获奖。

更多纪蕾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