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行走的散文之《大桑树下的那片桃园》
作者: 张猛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9-6 10:41:23

         此时,刘备激动得有些热血沸腾。

家门口那棵桑树生长的郁郁葱葱,枝叶翻飞,阳光筛过桑叶照在刘备那张因激动而涨红的脸,映出斑斑点点的光泽。他的目光在那片浓荫里闪耀着兴奋而满意的亮色,一颗跳动异常的心早已聚集于那条由涿州东关通往大桑树下的被绿色覆盖的变得格外发白的土路。他想他的两个兄弟——红脸的关羽、黑脸的张飞一定不会爽约,带领着那支刚组建的队伍准时到达,然后举起飘扬的旗帜,走向与黄巾军决斗的战场,杀出一片属于他们的天地,得到大汉朝廷的赏赐,以便衣锦还乡,光宗耀祖,让这棵大桑树更加高大更加荣光更加自豪,让涿州这片神奇的土地燃烧起冲天的火焰,生发出深厚而不息的滚滚洪流……

路,在那片绿色和阳光里腾起一片遮盖一切色彩的尘埃。关羽青龙偃月刀的锋芒和张飞黑而利的丈八蛇矛的寒气,在那片黑压压的尘土中闪现出逼人的杀气。一阵阵整齐而沉重的脚步震颤着各色飘飞的旗帜,将四周那份安静的绿意混合着漫天的尘土,被队伍的呼吸声吹浮起颤抖的云。不仅弥漫了大桑树繁茂飞扬的枝杈树叶,而且将身后刚刚飘落一地粉红花英的桃园笼罩起来,幻化出一个朦朦胧胧而蔚为壮观的世界。

刘备挺起起伏的胸膛,习惯的把手按住腰间的两柄长剑上,冲着飞扬的尘埃激动地呼叫——二弟!三弟!

两滴幸福而滚烫的泪,顺着刘备充血的脸庞流淌下来。他不禁仰天长啸,目光紧紧盯住那棵大桑树,又把所有的心思和精力凝聚到大桑树下的那片桃园,胸中立即喷涌起亢奋的斗志烈火……

就是在这片桃园里,刘备和红脸的关羽、黑脸的张飞因对时局的共同见解和理想,举起酒杯,在一片粉红里义结金兰,成为生死兄弟!他们哪里知道,这一拜,感动天地,成为今后中国历史上最为辉煌最为灿烂的一个字——义!也成为中国人世代崇尚与敬仰的德的楷模,更成为中国文化中最璀璨的亮点符号,成为中国人赖以生存的脊梁和胆气!

刘备怎么也不会想到他这个在大桑树下用麻线麻绳细细揉搓精心编制鞋履的乡下汉子,会得到涿州大富豪张记肉店的东家的青睐,得到庇护,他更想不到这个器宇轩昂、白面书生般的张飞,竟会在一场和他与关羽的欢宴里,一头栽进炭火中,变成了黑炭样的凶神恶煞,连漂亮而安顺的胡须也变得扎里扎煞起来,一瞪圆眼,浑身散发出咄咄杀气。刘备觉得天意弄人,即使哥三个说的尽兴谈的开心喝的舒坦,一吐胸间的抱负与理想,燃烧起为国为民造平安的豪情壮志,最有酒量的三弟张飞也不至于在关羽述说自己的身世后,会抚掌大笑,一头扎进烤肉的炭火里,一眨眼由文质彬彬谈吐文雅的大户,变成现在这样的黑如木炭、凶似恶神的暴烈之人啊。关羽说的什么?关羽说,他在河东解良老家时,也和三弟一样的白净文静,言语温吞。恶霸胡里长仗势欺人,羞辱了娘亲。他一时气愤不过,入夜手刃了仇人。仇人的血从脖腔里窜出来,喷了他一脸。关羽只觉得一股热而辣、腥而香的液体顺着脸庞流进嘴里,黑暗里,他顺手抓起一段丝绸轻轻抹擦掉,只感到满面火一样的疼痛,嘴上、腮上钻出了五缕长髯,遮盖了那片疼痛。关羽杀了恶霸,拜别娘亲。娘见到一个陌生的汉子,红彤彤如秋后成熟的大枣的脸上飘洒着五缕黑黑的胡须,哪里是她最疼爱的好羽儿啊。娘泪眼婆娑地轻轻托起跪于脚下的儿子,无奈而坚决地说,快逃吧!我的儿。关羽冲着慈爱的娘亲重重地磕了三个头,朝东北方向走去。在涿州东关,在张记肉店找到了一份可心的活计。那大户张飞很是照顾这个异乡人。两人常常在夜深人静时,切磋武艺。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但这段不寻常的身世和故事,不是刘备忧国忧民的宏大抱负,不是张飞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连灌带哄的种种策略攻击,他关羽也不会说出自己杀人在逃的背景。关羽没有想到张飞会一饮而尽大笑中将头颅扎进炭火里,改变了模样……

刘备惊愕地盯着张飞和关羽,不是亲眼所见,他打死都不会相信这种传奇会在身边真真切切地发生!他激动万分地抓住了两个顷刻改变容貌和脾气秉性的人,他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幸运,又多么的造化。他想他的理想极可能在这两位异人面前实现。他想起家门口的那棵大桑树,还有那片桃园,就真切真情真挚地邀请他们明天去桃园结义!

那天,大桑树下的那片桃园,绽放了所有的粉红,满目满鼻的香气氤氲出一个幻影般的天地。刘备说我要拉一支队伍,为国为百姓打出一片朗朗乾坤。张飞的黑脸立即冒出一层金属般的光泽,蒲扇样的大手重重地一抡,钱,我有的是。拉人马的费用,俺张翼德的!关羽的脸色比最娇艳的桃花还透彻,高兴地直拍大腿,兵马,我操练!为了百姓,我愿生死跟随大哥!

那棵葱郁的大桑树下的那片桃园,三个伟岸的身躯对着光芒四射的太阳轰然跪倒,一股义气冲天而起,划出一道经久不息的波浪……

队伍迅速向大桑树聚集……

刘备深情地忘了眼大桑树下的那片桃园。冥冥中,他突然感到自己一旦和关羽、张飞离开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可能再也回不到这棵茂盛的树下了。

多年后,在滚滚长江边的白帝城,刘备紧紧握住诸葛孔明的手国事托孤时,他的脑海里闪现着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古城会、三顾茅庐、长坂坡、借东风、取益州以及在开疆扩土的岁月里那些因义而凝结的鲜活的场景……即使现在被曾经的战友东吴火烧连营兵败白帝,也不后悔为弟弟复仇的决定!他的眼里忽然出现了故土门口那棵大桑树,高举着四溢飞腾的枝干,向他亲切而动情地呼唤,那棵生满巴掌大绿叶的浓荫下,正燃烧着一片热烈的桃花火,流淌着一片沸腾的桃花海……

刘备没有看到后人纪念他们修建的富丽堂皇的三义宫。

跟随河北省散文三十周年采风团的队伍,我步入三义宫时,看到他们舒畅的笑容……

详细张猛简介

 张猛,汉族,1969年11月,河北省南皮县龙堂人。大学本科学历,中共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民俗协会会员。现供职于河北省南皮县教师进修学校。初中时代开始发表文学作品,作品发表于《中学生》《儿童文学》《中国校园文学》《中学生文学》《当代人》《无名文学》《散文风》《沧州日报》等报刊杂志,2011年作家出版社出版小说集《紫玲珑》。

更多张猛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