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秋凉草黄的时节
作者: 吕乃华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10-18 9:30:16

           在过去的文学作品中“木落秋草黄”多是伤感的描写。即使影视作品也不例外——北风咆啸,落叶凋零,枯草摇动,神清气冷,村口桥头,一对恋人泪眼惜别,悲愤难捱。这是在旧中国,兵荒马乱,秋凉让人们诚惶诚恐;灾荒瘟疫,草黄让人心神不安。而在新中国,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把秋凉草黄与人的生离死别连在一起。与此相分立的,是我们从这特别的季节读出世道年轮,悟出人生百味。

“秋天来了,一群大雁往南飞,一会儿排成个“人”字,一会排成个“一”字……”听姐姐读这篇课文时,我只有五六岁,但每每听到,心底都是动动的,并信马由缰地想到天空大雁飞翔的样子,想到辽阔的田野上静静坐落的村庄,村庄上出出进进的人群,还有那忽远忽近的叫卖声。这个时节为我打下印记最深,又最为撩动童心的,当数手工艺人用响器打出的、带有行业节奏的声响。单说梆子,就有三类:卖豆腐的梆子,厚重、宽大,敲起来“搒————”慢慢腾腾的,很像软绵绵的豆腐。同是这种木梆子,卖猪肉的敲起底气就大的多,声音洪亮,声波强劲。不知是油醒灵化了梆子,还是屠夫吃多了猪肉,反正一听那梆声就知道是卖肉的。同是梆子,卖熏鸡的梆子精巧、油亮,梆身壁薄,梆腔胖圆,梆口条细。由于梆子个小,不装把柄。卖熏鸡的人右手捏住梆子的一头,左手持一根竹筷,“搒、搒、搒”的快节奏,敲出一连串的脆响。灌满了整个村子之后,遍向着村外的旷野四处弥漫。

声响的记忆总是很鲜活、好形容的。而最能浸润心田的还要数秋凉草黄的唯美意境,这种由意念排列,最后形成切片的情结,虽非与生俱来,但却要随时光远去,直至它走进代代相传的民俗文化。

高粮,一度是平原的代名词。不仅因为它生长期的青纱帐曾经为后人留下数不胜数的抗日故事,还因为它的高产曾经养育了我们的爹娘,更因为由它产生的秫秸还是与我们父老乡亲的生活息息相关的重要材料。秫秸能打箔,是盖房,晾晒农副产生的尚好器具;秫秸去皮轧扁是编盖帖(大锅盖)的首选材料;秫秸去皮刮瓤是编炕席和编茓子的绝好材料;秫秸顶尖的一节叫“莛”,是扎制箩筐用在餐桌盛放干粮的极好材料……

高粮本性强捍、泼辣、担事、易存放。非打轧完了玉米、谷子、豆子之类的作物,高粮永远是最晚收场的农作物。这也正好迎合了孩子们的玩性——秋风把场院吹的干干净净,堆放在场院四周的高粮,是孩子们信手拈来的象征性兵器。小伙伴们人手一截,追追赶赶,打打杀杀,享尽了如火如荼的童年快乐。

就童趣而言,秋凉草黄之后的大手笔,秫秸依然是独一无二的主角。其一、编葫芦。秋后,孩子们喂养的蝈蝈,渐渐要退出用莛杆或席篾为它也们做的“居室”,改住由席篾编制的葫芦暖房。由于编制葫芦的工艺复杂,小孩子们常常拿着打好的席篾,去田野里去求助劳作的大人,直到自己也兴高采烈的得到一个葫芦,或是自己学会了编制。那个年代的晚秋之后,男孩子能有一只葫芦,装上会叫的蝈蝈,揣在自己的怀里,是件极为炫耀的事情。其二,做风车。选粗细一致的秫秸杆,一分为二成半圆,用锋利的镰刀,截成设定好的段儿,然后在两头相向斜削,并部分去瓤,便成了放上轴就能迎风旋转的风车叶子。如果广开思路,选粗大的秫秸做立杆,选匀称的秫秸杆做风车身,然后装上多重的风叶,放在屋顶风大的地方,是非常气派的。如果是几个小伙伴凑到一起,还真得形成了有几分气势的风车群。

    秋凉草黄的日子,值得记,值得回味。说起,是甜美和留恋;写出,是愉悦和欣慰。往事萦绕心底,不说非要向失去的年代靠拢,但说人生每一步的来之不易。不恋过往是坦然,不负流年是明智。别人能给你未来,却无法过救赎你的过去。时下,家乡又值晚秋,我再次小心翼翼地漫步在秋凉秋草黄的田野,兴奋和舒畅掩映,希望和领会比美。这一切,因自我们生活的幸福时代,这一切因自我们对生活的无限抬爱。

详细吕乃华简介

 【作家简介】吕乃华,河北冀州人,职业税收。现为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会员,衡水民俗文化协会主席,省民间(装饰类)艺术家。曾获“冀州市十佳文明标兵”、衡水市地税系统创新工作标兵。有散文、诗歌、会展、徽标、新闻等作品在省内获奖。著有诗集《心之箭》《玻璃房》;报告文学《荷映衡水湖》;画册《幸福——吴殿华先进事迹剪辑》;人物传记《远去的红松林》;乡土作品《冀州民俗》。

更多吕乃华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