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那场雨已在赶来的路上 ——读耿佩玺的诗
作者: 吕乃华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10-24 11:48:26

           因为耿佩玺的谦和、不声张,也因为耿佩玺的温文尔雅、一言一句,我一直没有把她与诗歌连接在一起,直到读出她机敏聪慧的诗句,才有了对她的刮目相看和因她对诗歌写作者的别样理解——勤奋、张扬、自信,拿捏未必出诗人,诗人多与骨子里的性情习惯、语言范儿和对诗作的驾驭态度有关。

乡愁是文学打不完的情结,智利著名诗人聂鲁达写出了《归来的温馨》,中国的鲁迅写出了《故乡》,于光中写出了《乡愁》。文学是性情的停留和行走,而文学中的故乡则是人性的惦念和回归。不是情不自禁地挂在嘴边,而心头打下了一生也不想解开的情结。故乡的泥土浸入了祖辈抗争的眼泪,故乡的小河流淌着父兄拼搏的汗水,故乡的小路牵系着我们童年的梦想,故乡的一草一木始终焕发着香甜的回味。

“……村口的大柳树不见了/人们说它妨碍了一条路的拓宽。儿时的老屋不见了/连同爸爸搭的那架木秋千。姥姥不见了/无论我怎样诉说思念/她都不出现在我梦里。我不见了/我在离家三十六年后/姥姥也没把我唤回。《故乡》”或许就是因为“变”,人们才习惯的去追寻已经的走远,或许就是因为离开,人们才时刻想着回到从前。这种谁也遇到、谁也把持不了的纠结,便成为了“文学故乡缘”的根结所在。诗人写什么样的故乡,诗人给故乡下什么样的定义。搜肠刮肚生涩,信口开河浅薄,滥情发挥幼稚,夸大其词做作。唯独那种存放心底很久,随口自然表达的诗句,才让人感到熨帖,并引发共鸣。树、老屋、秋千、姥姥不见了,都在情理之中,我不见了,三十六年之后,姥姥也没把我唤回,却是引人沉思。一个物体相对于另一个物体的位置发生变化,叫运动。那种一个年龄段与另一个年龄段的位置发生了变化呢?当然也叫运动。正是这种“运动”,让她也淹没在了故乡的变化之中。认可、就范、叹息,都不为错,责备、自责、怨恨都无济于事。可行的是我们攀缘着思想的藤蔓,把故乡装进行囊,做一次忐忑的出走。直到躺卧在岁月的印痕里,听由故乡诉说着新愁。这首诗以递进排列的手法写起,却是移步换景的展现,挥洒着让读者认同,错落着给人悠闲。诗的闲适、安静之美由此可见。

关于家乡,有时是羞于表白的。那里的“谷子”和“芝麻”上留有伤疤,印有疼痛,关联着与外界的贫富差异,影响着众人的眼神和心情。不说是固有的存在,说出是难已料想的回馈。在这错综复杂的意识挣扎中,故乡在颤抖,我在彷徨。然而耿佩玺毕竟是个畅快性格,她会用智慧疗伤,用机巧问路,用别致的语言把故乡引向美好。她的《乡音》是这样写的:“在他乡/我常用蹩脚的普通话来描述幸福/和一些遥不可及的梦/从来都小心翼翼绕过  /和一些与你有关的字眼/我怕,怕一张口/旧伤就会复发/思念无药可救。而今夜/在几个相同的方言面前/我剥下伪装/展示我血淋淋的伤口/述说我的艰难/我的痛。今夜,那个迷途的孩子/在乡音里/找到回家的路。”

在伤口、艰难和痛中迷途,却是在乡音中找到回家的路,这是作者有意为自己设定的圈套。她原本忍受的住,也挣脱的出,而有意掺进乡愁的诗语言,便有了几分戏曲唱词的艺术表现形式。

耿佩玺的诗,给人一种篇幅的娴熟感,读着不嘈杂,不生硬。比如“拿起剪刀/我把胖月亮剪瘦/剪成娘的弯眉/放进行囊里/偶尔也别在衣襟上。等到桂花飘香的日子/我再拿出来晾晒/好让天空挂起最亮的灯盏/照亮我回家的路。月下、娘在呼喊我的小名儿——《月下  谁在唤我》。”这是创作通畅的体现,不犹豫不定,不左顾右盼,只管娓娓道来,直奔主题。这是心声的自然流露,这是瓜熟蒂落的写作。诗写作允许揣摩、推敲,但更需要斩钉截铁式的快写。这大概就接美国作家海明威“站着写,坐着改”的思想继续。

在耿佩玺的诗作中,《万物生》、《慢时光》、《寄往秋天的信》、《这有多么好》、《叶子落》等都是通篇取胜的佳作。给人留下的印象很深。

严格说耿佩玺的诗,还不能用纤细、简捷、精当、突出来概括,但确实能用清爽、不杂、有味来形容。这是许多老诗写者所不能回归的。因此,希望她在工作和生活之余,继续把自己的诗清爽下去,不苛求数量,只图诗作的纹理透明和指向精美。

……

有关诗写作,一位获得诺贝尔诗歌奖的外国诗人曾经说,“写诗最好的人,是每天送给别人新鲜面包的人”。在今天,我们撇开“精神”,只说“粮食”。我们不求每天给别人多少面包,但一定要想自己每天有多少干粮。明白这个道理,并不违背当今 “诗歌”所包含的意义。把生活的作业完成,用诗填补短暂的课外活动,高雅又实际,浪漫又朴实。

诗评必须谈及诗作者的未来。耿佩玺在《这有多么好》一诗中说,“那场雨还在赶来的路上”。她说的谦虚,我们期待的真诚。对一个有准备、能把持、有毅力、世界观正确的诗写者来说,我想那场诗歌创作的“暴风骤雨”已在赶来的路上。

 

                       二〇一六年十月二十一日

详细吕乃华简介

 【作家简介】吕乃华,河北冀州人,职业税收。现为中国民俗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会员,衡水市民俗文化协会主席,河北省民间(装饰类)艺术家。曾获“冀州市十佳文明标兵”、衡水市地税系统创新工作标兵。有散文、诗歌、会展、徽标、新闻等作品在省内获奖。著作有:诗集《心之箭》《玻璃房》,报告文学《荷映衡水湖》,画册《幸福——吴殿华先进事迹剪辑》,人物传记《远去的红松林》,乡土作品《冀州民俗》等。

更多吕乃华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