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四精姨
作者: 张猛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10-25 14:19:42

        四精姨和娘是不远的姐妹。四精姨长得高窕,一副长腿,一副长脸,一双长眼睛。

  从我记忆开始,四精姨就喜欢和娘盘腿坐在炕上,一支支抽着旱烟叶子,将整间屋子熏得狼烟地洞的,白茫茫,充斥着旱烟的辛辣味。炕上或桌子上扔着四精姨跑媒得来的卷烟,说给姐夫抽吧,嫌这破卷烟没劲儿。娘乐呵呵地把烟笸箩放在两人中间,边说话边卷又粗又长的旱烟,好象那旱烟里有滔滔不绝的话题一样。走时,娘就从院子的旱烟田里批几把烟叶子给四精姨。四精姨夹着绿油油的烟叶子,高高窕窕的往外走,那么大的绿烟叶子在她胳肢窝里显得小巧玲珑的。
  近段时间,四精姨来得更勤了。她是给哥哥说媳妇的。那时我正读初二,本来就对着烦人的几何题一筹莫展,在她们哼哼唧唧又说又笑里,更是摸不出个思路,再加上那股股入鼻入肺的辛辣味,脑袋变得木呆而憋气。我气呼呼的啪的一摔铅笔盒,扔下句抽抽抽,都抽成打眼精了!四精姨用夹着旱烟卷的右手指点着我哎呦起来,小兔崽子,秀才啦,嫌弃四姨了?我挤挤鼻子吐吐舌头,四—精—姨!
  四精姨搬腿下了炕,熏得黄黄的手指头戳在我脑门上,你小子成精啦!觉着会写个狗屁文章就了不起啊。咱家莉莉还看不上呢。
  我脸腾的红涨起来,瞥一眼笑眯眯的娘,你家狐狸爱看上谁看上谁,和我一分钱关系也没有。
  臭小子,老娘还没跟你算小时候的帐呢。说着,就弯腰脱鞋,嘴里不依不饶的嘚吧着,从小就欺负你莉莉姐,我得报仇!此时,我早就跑出了屋子,趴在窗台外边晃动脑袋,四姨打不着,精姨打不着。
  屋里传来娘她们欢快的笑声。
  狐狸是表姐胡莉莉的外号,就象四精姨叫郭秀秀,而大家都叫她锅锈一样简单。从大人们嘴里听到的笑话,我常常说给狐狸听,说是有个人是媳妇迷,大伙儿逗弄他玩,说只要他请客就给他说媳妇去。那人实诚的不透气,真屁颠屁颠地跑到代销点买来了烟、糖块。人们甜甜的吃着,就说这女子是锅是铁家的,长得不赖,白白净净苗苗条条的。那人两眼放光,急问叫个啥。人们哈哈大笑起来,锅是铁的闺女是锅锈啊。狐狸就急赤白咧地推搡我,不许我说她娘。她比我高半个头,我总够不到她,往往趁她不注意,跳起来将她的红头绳从辫子上扯下来扔老远。她哭着追我。我虽然腿短,但跑起来飞快。她就嚎啕着拉着四精姨去我家讨说法,让娘揍我。最多一回,她找我家八次。我藏在柴禾垛里,听到四精姨叉着腰骂我,说看到我打折我狗腿。当然,真看到我,四精姨和莉莉姐早忘了此茬儿一样,该拿好吃的照样往我手里塞,最多嗔怪地说句为不活的狼崽子。我在被窝里听到四精姨和娘说把我给她家吧,待见我这皮猴小子。我才不愿意呢,万一犯了事,她的大长腿是完全可以轻易逮住我的,还不揍扁了我?
  后来上小学了,我和狐狸就不打闹了。莉莉表姐和四精姨一样精,学得快,写得好。我清楚记得第一次被老师留下写作业,表姐一直陪着,见我吭哧吭哧的就是写不好写不完,就抢过我的铅笔学着我的样子替我写完了。她拉着我的手走出校门的时候,我看见她油黑的大辫子,很悔当初扯她的头绳,拼命喊她狐狸了。可惜了的,不到三年级,四精姨盼星盼月亮终于生下个带把儿的,莉莉放弃上学回家看孩子了。我替她惋惜了好长一段时间,也恨人高马大的四精姨太重男轻女了。

  那天,老师们开大会,提前一节放学,我抡着书包跑回家,极想见见四精姨给哥说的媳妇到底长得什么样。院子被扫的干干净净的,屋子里突然多出了炕檎、酒柜、板柜和一台蝴蝶缝纫机。这是四精姨家的啊。那缝纫机是莉莉表姐的心爱之物。我扑闪着小眼睛瞅着明净的屋子。四精姨和娘破天荒的没有把屋子熏得白茫茫的,空手坐着说话我摸摸漂亮的缝纫机,扑哧乐了,莉莉姐的缝纫机真好。四精姨一瞪眼珠子,黄手指头一指我,不许瞎嘚嘚。这是你家的!那时相亲,不少的户都是从邻家借来家俱装门面,我哈了一声,是我家的就好哇。不许搬回去吧。四精姨伸出长胳膊轻轻打在我肩膀上说,你跟我家吧,别说这些玩意,再多也行啊。我撅起嘴,一脸的不痛快:你家不是有胜利吗?要我干吗?四精姨仰面大笑起来,当女婿呗。我红脸秃噜地跑出去,近亲不能结婚!
  屋里传来了四精姨她们快活的笑声。
  哥的亲事没有成功。哥嫌女方长的黏糊。老远就能接收到四精姨湿润的唾沫星子。她高高的挺着腰,两手左右不停地扇动,对着哥哥边数落边指点,好象是她犯了大错。她细长的眼睛里滚出两行清亮的泪水,顺着长脸,随着嘴巴上下翻动,快速地淌下来……
  娘从集市上扯回了五尺蓝布,非要我给四精姨送去,说给胜利表弟做身衣裳。看我有些犹豫,娘叹口气,你们这帮小子蛋真累心。说媳妇容易吗?还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多富有的人家啊……一想起四精姨委屈的泪水和她待我的好,我明白娘没脸去送礼,就夹起那块蓝汪汪的布去四精姨家。

  莉莉表姐现在成了远近闻名的裁缝师傅,不用赶集上店,活计也不少。前两天,也不知听谁说我的作文刊发在北京的《中学生》上,莉莉跑过来和我要去看,说是研究研究。我对那本《中学生》珍爱有加,轻易不示人。但想起她给我偷拿好吃的,还帮我用凉凉的小舌头舔迷住眼的脏东西,我的心一下子松软下来,高兴地从一摞书里翻出来,递到她白皙修长的手里。一进门,我高声喊着四姨。莉莉表姐穿着件不多见的西服裙婀娜地迎出来,一脸的欢笑。四精姨倚着门框坐在炕上吧嗒吧嗒地吸着她永远不停的旱烟叶子,没有象平常看到我总逗弄一番。我乖乖的看着她,轻声喊四姨,把手里的学生蓝放到她身边,说娘给表弟扯了块布。四精姨瞅瞅那块布,眼睛冒出了亮光,她欢喜地扯过我,拍完我的肩膀,有拍我的后背,喃喃地说,小崽子见长哦。然后大声大气的说,姐就是姐,疼苦孩子没得说。
  没几天,我放学一进院,娘站在屋门口一束阳光里冲我直摆手。炕上摆放在一身学生蓝西服。
  换上试试。娘举起那身西服说,四精姨真有心啊。送去的布非要给你做身衣服,说不能亏待了秀才呢。
  我兴奋地穿上这梦寐以求的新衣服。这份惊喜从天而降。不过年节的,想置办身新衣服,可不是梦想?
  布是水一样的蔚蓝色,两排蓝色有机玻璃的纽扣闪闪发亮,如同六艘蓝色的船,涌起无尽的波涛,两个袖口的小蓝纽扣如同蓝色的小旗帜,飘扬着潇洒的风。
  我被一汪蓝色海洋包裹着。整洁,英俊,洒脱!
  哦,我的第一身西服!
  娘拽拽这里,抻抻那里,笑容可掬的说,四姨真精,没量没试的,不大不小,正合身!
  四精姨,那天你轻轻一拍我的肩和背,就能测算出我穿多大的衣服吗?我的四精姨啊!



  作者简介:张猛,河北省作协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已出版小说集《紫玲珑》,长篇小说《狐狸岗狐狸湾》。现供职于南皮县教师进修学校。
详细张猛简介

 张猛,汉族,1969年11月,河北省南皮县龙堂人。大学本科学历,中共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民俗协会会员。现供职于河北省南皮县教师进修学校。初中时代开始发表文学作品,作品发表于《中学生》《儿童文学》《中国校园文学》《中学生文学》《当代人》《无名文学》《散文风》《沧州日报》等报刊杂志,2011年作家出版社出版小说集《紫玲珑》。

更多张猛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