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神秘桑干城
作者: 池涌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12-5 14:40:24

       文献记载,桑干城是西汉桑干县的治所,也曾经是代郡的治所。带着对有2000多年悠久历史古城的向往,2007年夏与阳原县原人大主任杜世昌到乡村摄影采风,同时踏上了桑干古城遗址。

       桑干城位于阳原县境内壶流河与桑干河交汇处之西南、小渡口村西、西沙庄村东北。
       那天正值仲夏,天气异常炎热,为了避免中暑,我们一直在屋里休息,等到下午5点左右才驱车前往,可下车后才发现太阳还是那样炙热,我们的胳膊、脸庞像被一束束针刺得火烧火燎,尽管偶尔有几片白云轻轻飘过,暂时遮挡住太阳狂热的亲吻,但那种甜甜的凉快很快就消失。出西沙庄村北,沿着农田小道、田埂走了20多分钟,到达桑干城遗址时,我们已经是大汗淋漓了。
        这是一片被厚厚的黄沙掩埋着的河岸,当地人叫葫芦套(壶流套的谐音),老年人也称古城。乍一看,与其他河套(河岸沙滩)没有什么两样,已经看不到任何建筑痕迹。所能看到的是在黄沙上摇曳着成片的胡杨树,这些低矮、弯曲的胡杨树虽然其貌不扬,但年头不小,少说也有上百年或几百年的树龄,干裂的树皮全是深褐色,近似枯萎的枝干上耷拉着几片绿叶,表明还有生命在延续。这种胡杨树是本地古老的树种,耐干旱、耐瘠薄。在春季时节,随便在地上插一枝条,就会生根发芽,形成新的植株,所以在泥河湾盆地到处可见胡杨树的影子。眼前的胡杨树生长在连草都不能扎根的沙地上,却仍然在顽强得挑战着生命的极限,守护者桑干城的历史遗存,我想如果没有这些胡杨树,这里也许早就被大风或大水侵蚀殆尽。之所以古城遗址能保留到现在,我们的确要感谢这些守护者-胡杨树。
        当踏进遗址后,你会惊奇得发现,尽管黄沙很厚,偶尔还能找到裸露着碎砖、碎瓦、碎陶片。仔细辨认,砖瓦上都有绳纹或布纹痕迹,还有一些刻着花纹的异形陶器碎片,我想这些遗存应该就是桑干城留下的。
        由于桑干城的规模没有详细文字记载,而且此遗址一直没有发掘,所以到现在也不知道古城墙的确切位置和规模。按照地上的残存砖瓦分布面积,我做了初步估量,东西、南北都不低于800米。站在遗址中,我好像看到了一条南北大街,数条东西街巷整洁有序;店铺林立,商贾云集,车水马龙,红男绿女,一派国泰民安、经济繁荣景象。
        元朔三年(前126年)夏,匈奴数万骑兵过阴山,来到代郡,攻打桑干城,尽管城池坚固,军民奋力抵抗,但终因寡不敌众,城被攻破,太守共友被杀,千余人被俘虏,匈奴兵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桑干城受到重创。第二年匈奴又再次侵扰,代郡桑干城黎民百姓饱受战乱之苦。元朔五年秋匈奴又一次攻破桑干城,杀死都尉朱央,抢掠一空,俘获千余人。元狩四年(前119年)夏,汉武帝对匈奴采取攻势,派大将霍去病率骑兵5万,从桑干城出击,出其不意的对匈奴给以沉重打击,桑干城从此才得以安宁。
        盛极一时的桑干城为什么会消失,带着这个疑问,笔者查找了好多资料。
        据汉书地理志称,代郡秦置,属幽州,领县十八:桑干、道人、当城、高柳、马城、班氏、延陵、嵽氏、且如、平邑、阳原、东安阳、参合、平舒、代、灵丘、广灵、卤城。地理志县名先书者,必为郡治,故代郡治桑干。东汉代郡领县十一,首高柳,次桑干,代郡治高柳。到魏时就再没有桑干县的记载,也许北魏时就撤销了桑干县。辽置弘州,辖永宁、顺圣二县,桑干县辖区属顺圣县,显然桑干县已经不存在了。顺圣城在桑干河之北,桑干城在桑干河之南,两城相距仅十余里。按照魏晋以后城池选址原则,一般选在山之阳、河之阴,山环水抱之地。桑干城却违背了这个原则,同东安阳县城一样,被废弃,另择新址,也可能是这个城池屡次受到战争的重创,而废弃。当然这些仅仅是笔者的猜想。也许废除桑干县另有原因。
        为了更多的找到一些遗存实物,我们在那片遗址处走了几个来回,捡到两塑料袋有特色的砖、瓦、陶碎片。人们常说,秦砖汉瓦那是很珍贵的文物,我倒觉得这里的砖、瓦除了文物价值外,也许是这里军民抗拒侵略者过程中,血和泪的历史见证,是民族冲突和融合的见证。
        当离开桑干城遗址时,笔者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凄凉之感。但我相信,随着国家对文化遗产的重视,对桑干城的考古研究时日总有一天会到来,揭开桑干城的神秘面纱。
详细池涌简介

 【作家简介】池涌,男,张家口市阳原县人,大专毕业,中学高级教师,导游。历任小学、初中教师,中心校校长,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兼县档案局长,教育局副局长(正科),县教师进修学校校长等职务。现为中国民艺协会会员,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文化名人联盟委员。续写《阳原县志》,任副总编(已出版)。编写《政区大典•阳原卷》。 多篇散文游记发表在《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旅游》《世界旅游》。有2篇收集在《张家口历史文化丛书》。2012年出版《泥河湾民俗》,2013年获河北省民俗学著作三等奖。2013年出版《泥河湾漫笔》,两本书都是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发行。2016年《揣骨疃首届民俗文化节剪影》获“三祖帝都杯”河北省春节习俗调研征文二等奖。

更多池涌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