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水中的草
作者: 王月平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12-15 16:16:48

    (一)

  今晨跑步回来,去吃快餐时,路过桥头,看到水上漂着些细如渔线的绿草,漂漂浮浮地在水面上纠结着。
  我问丈夫:“这草是从哪来的?”
  丈夫说:“是从水里长出来的。”
  我说:“修这河道时,我看到河底是用水泥抹的,没有泥土,怎么能长草?”
  丈夫说:“时间久了,里面就会有碎石和淤泥,草就长在那上面。”
  我不语,心想:水里的泥沙是受水流控制的,如果水流忽然大了,泥沙就会被冲没,那时草便没了存活的泥土,生命也许就终结了。生存环境充满了变数,但它们却利用有限的环境条件,顽强地生存、生长着。用它们柔弱如丝般的腰身抵御着水流的冲击,并努力吸收养分,钻出1.5米深的绿水,来承接水波上的阳光。生存环境是那样风险多变,生命力却是这样顽强,让人生敬。但生敬的同时,也生出一丝无奈与凄凉。
  当我抬头看向远处时,正有一片水草浮浮悠悠地顺水流而游移着。我一下子便豁然开朗了:那游走的水草并非因没了泥土而走向生命的终结,而是去寻找新的可扎根的泥土。在哪遇到泥土,它便把根扎在哪里。“生命在于运动”这句名言,从这游移的水草身上得到了诠释。
  此时,刚才的无奈与凄凉随着水波的流逝而荡然开去,如眼前那一沫游移的水草般,渐行渐远,终于不见了。

  (二)
  第二天,我又路过桥头,近距离的观察了一下那些浮游的水草,发现昨天的看法是多么的错误。那些无根的水草,因为没有了泥土的牵系,全身都浮在了水的上面,包含根系在内,它们被水流冲成U形,长长短短地排在一起,身体和根虽相连着,但都已轻浮在水面。因为根部不能回归水底,所以就不可能遇到泥土。所以也不可能再扎根了。这注定了它们的余生只能随波逐流了,跟着水波一起沉沉浮浮,只到腐烂变质,生命消失。然后,沉于河底变为淤泥。这就是水草短暂的一生。
  因太贪恋水面外的花花世界,而离弃了自身赖以生存立足的泥土,由于太轻浮,没有下沉的份量和根基,上来后便回不去了。既便是醒悟了,也于事无补。
  其实,人生也是如此。有些错误是不能犯的。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
  
  
作者简介:王月平,女,河北丰宁人,滦平职教中心教师。河北省作家协会成员。曾在《北京晚报》《教师博览》《北京教育教学研究》《中国旅游文学》《东方散文》《承德日报、晚报》《承德广播电视报》《忻州日报、晚报》《热河》《燕山》等报刊杂志上发表散文诗歌二百余篇,并多次获奖。曾获“德艺双馨著作家”称号,有多篇作品被录入《“天籁之音”优秀作品集》《壮哉金山岭长城》《秀色转山湖》《合和承德》《大美兴隆》等书中。著有长篇小说《滦河源的春天》和散文诗歌集《风过草原》。
详细王月平简介

 【作家简介】王月平,女,会计师,河北丰宁人,滦平职教中心教师。河北省作家协会成员。曾在《北京晚报》《女子世界》《教师博览》《北京教育教学研究》《公民与法治》《中国旅游文学》《中华诗词》《热河》《燕山》《承德日报》《承德晚报》《承德广播电视报》《忻州日报》《都市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报告文学、散文诗歌二百余篇,并多次获奖。曾获“天籁杯” “德艺双馨著作家”称号。有多篇作品被录入《“天籁之音”优秀作品集》 《壮哉 金山岭长城》《秀色转山湖》《合和承德》《大美兴隆》等书中。编辑了《滦潮》杂志创刊号,参予了《滦平县地方文献汇编》。著有长篇小说《滦河源的春天》和散文诗歌集《风过草原》 。

更多王月平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