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遇见甜蜜——京畿燕赵民俗大庙会纪行
作者: 张艳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12-29 9:39:05

       不是爱凑热闹,委实是因为京畿燕赵民俗大庙会太过繁盛,使一向喜爱民俗特色物件的我不想错过这机会。闻着她的气息,心里痒痒的。突然就一阵心悸:觉得这一年来自己过的太过潦草了。春忙夏乱秋燥,到了冬天又七病八灾的,居然内心的快乐少之又少。对自己,突然就觉得有一种岁月匆匆,指间空空的内疚。

 
        单反相机充好电,车子加满油,备好随身用品,说走就走——去大庙会喽。
 
        还是没有估计到庙会如此的热闹非凡。
 
        大门口的秧歌队锣鼓声声,在欢迎着四方游客与八方宾朋。南杨庄的武术表演、平山高跷队、沧州国际大马戏团正“齐个卢呛咚呛”的耍得起劲。
 
        转着看着,忽见主会场的两个大棚间一群小孩子牵着他们妈妈的手围着一辆高高插着糖人的自行车,车旁一个艺人正手嘴并用地忙着吹、拉、抻、拽。立刻,儿时记忆中某个欢欢腾腾的庙会景象就生生动动地复活了。
 
        小时候,跟着大人们逛庙会,每每听得一声铜锣铛铛敲伴随着吆喝声,肯定是吹糖人的老艺人在那儿已经支好了小推车,在火炉上放上平盘,麦芽糖熬得正香浓,等着我们了。缠着大人吹上一个“孙悟空手拿金箍棒”,边走边不由自主地轻轻舔一下糖人,糖稀细细甜甜的,真好吃啊!可是也不敢多舔,舔化了可就不能举着孙悟空在小朋友们面前炫耀了,走着乐着美着,有的小伙伴手里没有,便一直凑在身前跟着看,馋馋的,一会儿身后就多了一群的小伙伴,于是我便给他们每个人拿一小会儿,那个自豪,那个美啊。
 
       其实,那时的庙会上几乎网罗了所有我们馋的零嘴儿,可就是对糖人最爱最痴最喜。那一边走一边舔糖人的场景,那小伙伴们叽叽喳喳的赞美声,咽口水声,在我以后的许多年的梦里时常出现过。那画面,如今想起来,多么烟火多么向往多么纯美。
 
        吹糖人的是马青旺师傅,别看马师傅面前只简简单单一辆自行车、一炉、两盘糖稀、几捆玉米桔支起的插糖人的大捆子,这个其貌不扬的人可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的传承人、糖人吹塑大师。他从17岁开始拜师学艺,20多年里赶集上庙会练就了吹糖人的过硬功夫。马师傅善于吹十二生肖、花鸟鱼虫、神话人物,他能吹出140余品种,还创造性地给糖人“吹”上了各种色彩。
 
        刚刚立定,马师傅只短短的十几秒钟的时间手里已经吹出了一只憨态可掬的小胖猪。
 
        遇到这时候,我一般是手持单反,架势摆得挺像一个专业摄影师,对准拍摄对象一通狂拍,然后回看画面,乐着,很有成就感的样子。然而,在马师傅面前,我完全忘记了举起相机,就静静地站着,看着,连话都不要得说,他没有婉曲的动作,手势直截了当,简劲、自然,手和心沉浸到比语言更为丰富的世界,完全没有表演的成分。
 
        现在作秀表演附加粉饰的节目看得太多了,以至于我们迷乱了双眼。记得有人问唐人刘知几,“年老,口中无齿”这句话是否有毛病?刘说,毛病大得呢,完全可以改为“老,无齿”。把多余的字去掉,意思反而更突出了。没有表演的商业气味,高手,就是如此,让人感到真实。同时,还有可以接近、仿效的亲切,于是我就情不自禁用手抻起一小块金色的糖稀模仿起来,揉捏几下,是故人一样的香甜。马师傅看看,就抿嘴乐一下,不说话。
 
        还没回过神,一只惟妙惟肖的“金猴闹春”就送到了我的手上。我喜出望外,一不注意,马师傅手上又多了一只梅花鹿,长长的犄角差点顶了我的头,末了,马师傅在桔杆上蘸一点绿的颜料,“扑”地吹在了梅花鹿的肚子上,立时,颜色在鹿的肚子上飞成了点点梅花,平淡无奇的绿色立时变作了身体的一部分,又承担起了奔跑的任务。这哪里是在吹、拉、抻,这简直是逍遥派的手法啊!这唯美的艺术展示,是仪式,是高潮,是新簇簇的喜庆庆的圆满。不须文字传言语,个个小动物都那么简朴、灵动、触目惊心。马师傅还有一个全国首创,就是金猴不光是用嘴吹出来,还加上了剪刀绞,边吹边绞,剪刀在吹鼓的糖人身上绞,这气力与手劲的结合,堪称完美,技艺惊人。只这一只精灵的猴子,马师傅就练了整整20年。
 
        欢欢喜喜的,马师傅分别给我吹了金猴、胖猪、大公鸡、小老鼠,最后还加上了一只红红喜喜的石榴。举着它们,所有的旧日快乐时光都一起回来了,所有的甜蜜也都溢满心怀。我满足地微笑着款款而归,对每一个迎面走来的人微笑。一个小姑娘仰起头看着傻傻的憨憨的小胖猪,天真地说:阿姨,小猪儿说了,想和我玩会儿。我乐了,赶紧把小胖猪小心地从玉米桔上拔下来,送给了她。更为夸张的是,一个太婆急急拉住我:闺女,你从哪儿买的糖人,我也去看看!
 
        这些年,渐渐有了年岁,走的地方渐渐多了起来,看的事物也渐渐多了起来,比较也就自然多了起来,还有什么忘不了放下不的吗?你说,这糖人,不能吃,不能用,一碰还碎,真的是拿着怕碰了,捧着怕化了,可是,就是这没有实质用处的东西,让人痴了迷了爱了恨了癫了狂了,让一颗浮躁的心觉得安静、踏实,欣喜,有所依靠,有所怀念。
 
        这世界上,是因为有马青旺这样的民间艺术大师,才将甜蜜和快乐不求回报地赠予了世人吧,用艺术,或者用糖人。
 
        从离开庙会的那一刻起,我的等待就已经在悄悄蔓延。我会耐心地等待再一次的缘会和机会,能够在某个幸福的时刻遇见这甜蜜。
详细张艳简介

 【作家简介】张艳,女,汉族。河北省沧州市人。测绘本科学历,现供职于河北省地矿局第四水文程地质大队。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民俗协会会员,沧州市作家协会会员。1989年开始在《语文报》发表小文,后在《中国国土资源报》《河北工人报》《沧州晚报》等发表散文数篇。《苦夏》和《桃粉梨白盘古镇》分别入选2012年《中国散文大系•抒情卷》、《中国散文大系•旅游卷》,并荣获当代最佳散文创作奖;《灯影牛肉》荣获第八届河北省散文名作奖三等奖;《向北  是激情奔涌的方向》荣获第九届河北省散文名作奖三等奖;《触摸天河的梦想》荣获2014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二等奖等;《一个怎样的村庄让人心心念念》荣获首届河北文学艺术彩凤大奖三等奖;《大洼里  走着一群热爱文字的人》荣获2015“诗画西昌 生态湿地”征稿文学类优秀奖。作者一直在文字里慢慢沉潜,崇尚文字的隽美与空灵。

更多张艳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