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不求诗意惊天地 但愿句句写真情
作者: 韩咏华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1-16 13:41:52

        任何一种文学体载,都是情感的表达。诗歌尤其如此。但是诗歌不是小说,可以在场景中云里雾里地淋漓血肉。诗歌也不是散文,可以在洋洋万言中抒发心曲。诗歌就是诗歌,其魅力就在于用有限的凝练了脉动的经络给读者带来强烈的震撼和无穷的回味。尽管,在我们这样一个诗的国度,诗歌的寿命已经有数千年。仅就五四以来的文化运动新诗,也有了几十年跨世纪的历史积淀。但是,要达到“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的程度,还是很不容易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写诗的人很多,写得好诗的人寥寥无几的原因所在。

        因为出生在文革时期,我个人很小就开始写诗。那时候。不仅仅因为不涉世事,而是因为那个扭曲的年代,必然给诗歌烙印了时代的色彩。所以写出来的诗歌无非是“地主的斗,吃人的口..”之类的句子。到了中学时代,受到了汪国真校园诗歌的影响,其中他写得《默默的情怀》和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海到无涯天作岸,山临绝顶我为峰”这样的句子都是我最喜欢的。步入社会后,开始喜欢徐志摩的诗。他的《再别康桥》让人萦梦萦怀。到目前为止,也学着创作了两三千首诗歌,出版过《洗尽铅华》和《泥河湾三部曲》两部诗歌专辑。但是至今,觉得没有一首诗歌让我满意。既然,自己都写不出让自己满意的诗来,我以下的观点大家就姑妄听之。
        首先,我主张诗歌的个性写作。
        一个好的诗人,应该是一个纯粹的精神主义者和理想主义者。
        诗歌既然是情感的抒发,那么诗歌的度数应该是烈性的,也是温良的;是明快的,也是委婉的;是直白的,也是含蓄的;是清爽的,也是朦胧的;是弘扬大道的,也是感染自己的。但是,无论如何,诗歌必须找到表达的兴奋点,才会拥有诗意理想的出口。
        首先,诗人能够站在六道轮回之上,俯视滚滚红尘中的烟火人间。当然,我说的理想不是超越现实,最起码,我们必须与俗人一样饮食男女地活着,保存好这个负载着思 想的肉体躯壳,才有资格去思考人生,驾驭诗歌。也正是由于诗歌的驭手不同,诗质也便迥异。生活的五彩缤纷,让贴合在诗歌行垄间的光芒也姹紫嫣红。既然你跟我是不一样的个体,有着不一样的人生观、审美观,不一样的阅历和品位,为什么要要求我跟你的作品是一个风格呢?
        比如我欣赏的有个性的诗歌《蜘蛛》只有14个字:“能坐享其成,靠的就是那张关系网。”。另外一首《天平》,内容也只有9个字“谁多给一点,就偏向谁。”这样的诗歌,读来简洁明了,回味无穷。这种揭露与针砭,讽刺与挞伐,带给我们很多思考。
        最有个性的诗歌,当属北岛的诗《生活》,内容只有一个“网”字。他高度概括“生活”,用一个“网”字揭示了芸芸众生的生命状态,带有寓言般的深沉和精准。堪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诗歌上品。
        其次,我主张诗歌的无流派写作。
        每一位诗人都应该是独特的。
        需要申明的是,我主张无流派写作绝对不是说可以随意写作。自古“文无定法”,但是“文有大法”。诗歌自有诗歌的属性翯规矩。我所主张的无流派写作,是说文学艺术不要拘泥于一种模式、一门派别。现代诗本来又叫自由诗,它强调最纯粹的个性写作和独立的自由性。你无论简单也好,复杂也好;激烈也好,安静也好。张扬也好,内敛也好。总之,作为一种跟其它艺术一样的表达方式,它都是实现创造性生活的一种精神努力。诗人作为诗歌的创作者,呈现给读者的一定是他自然生发的原始状态,而不是矫揉造作。诗人和读者都没有权利去伤害诗歌的包容度和纯洁性,硬要给诗歌套上一个什么框架。
        比如,我们有无数人都在用现代诗歌颂李白。但是有一首诗最曼妙绝伦。那就是诗人余光中评李白的一首诗。“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还有三分啸成剑气/秀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29个字,将一个浪漫大气、狂傲不羁的李白,刻划那么栩生、那么酣畅、那么贴切无比。豪气中不乏婉约,朦胧中不乏印象,你说这样的诗歌该划作什么流派?
再者,我主张诗歌的真情写作。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说:“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情发于声,声成文谓之音,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政和;乱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故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先王以是经夫妇,成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移风俗。
        真情是诗歌的灵魂。没有真情的诗歌,是苍白的。就像有些人没有过真爱的爱恨情仇的纠结,更没有落地生根的婚姻生活,必注定写不出魂魄相依、销魂蚀骨,平淡却神奇的爱情诗歌。就算是为了博得眼球说些脐下三寸或者红绡帐内见不得人的赤裸语言,充其量是猫狗式的交媾。看了反胃,读了恶心,越想越寒碜。毫无大美可言。包括前一段举办的“桑干河杯全国诗赛”,很多作者根本没见过桑干河,堆砌些招二不到三的溢美言辞或者头上一拳地下一脚的胡乱单侃一通。试想,能打动人心引起读者共鸣才怪,其诗歌的生命力也就可想而知。
        其实,倾注了真情的诗作,没必要用多么华丽的语言。真情流淌就是最美的意境。比如,我们大家都熟知的于右任的《望大陆。又名: 国殇》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我相信,诗人写作的时候,一定是含着眼泪的。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于先生久居台湾,不能回归桑梓,但是海峡波涛却隔不断、阻不了他望大陆、念故乡、思亲人的深情。阅读此诗,给人一种悲怆深沉、爱国情挚的感觉。人为的阻挠,使亲人分聚、骨肉离散,死后尚不能魂归故里,不得安宁,读来怎能不令人怆然而泪下?这就是真情动人的力量所致。
        我还主张诗歌的有韵写作。
        诗歌从它出生的那天起,就是用来吟诵和歌唱的。所以,才叫“诗歌”。
        我姑且不说什么《诗经》、《大学》、《中庸》就连《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弟子规》、《名贤集》、《朱子家训》等等,甚至我们坝上民间的“讨吃调——戳古董”也都是押韵的。(四弦那个一唱就叫其个音,听我来给你唱几声…)。如果我们都是单纯的断句和分行,毫不讲任何韵仄音律就算作是诗歌的话,那么,全世界70亿人就都可以称之为诗人。
        诗重在朗读,在朗读中品味,在朗读中重现诗歌的意境,在朗读中体会诗人跳动的的情感。这样,我们才能在诗歌中读出作者也读出自己,才能穿行在诗意的风花雪月,体味灵与肉的完美统一和由内而外的精神升华。所以,检验一首诗具体地说是一首长诗是否称得上“好诗”或者是不是上品,有没有音律美也很关键。这是诗歌艺术性、文学性、建筑美、音律美的综合展现。如我们熟悉的戴望舒《雨巷》、食指《相信未来》、艾青《我爱这土地》等,都是朗朗上口的好作品。
        现在的很多诗歌,看着就别扭,更别说朗读了。写在书里还可以,要是拿出来细品,就露馅了。这就是诗歌所谓的“见光死”!
        最后,说一下诗人的心态。
       自古,悲愤忧郁出诗人。但是,不是说现在吃饱了穿暖了,进入小康了就出不来诗人了。如果这样理解,就偏颇了。诗人永远是世界的悲悯者,只要世界还存在,只要世界上还有没有实现的理想,诗人的思想就会在精神世界里游走,且歌且吟,生生不息。
       当然,写诗是需要提纯的,没有提纯,就没有理想的诗意。写诗也是需要张扬的,没有张扬的激情就没有诗歌,没有激情的诗人也不叫诗人。但是,抛开写作,我们更多的是做人,而做人需要理智,需要克制,需要包容,需要沉稳,需要低调,需要面对现实。这种创作境界与生活状态绝对时差,必须要调整好。错乱了时差,进得去出不来,就是悲剧的种子。如这几年很多诗人的离去,就是在诗意中进得来,出不去所导致的。我们应该吸取这个惨痛的教训。
       跟所有的诗人一样,我对现在诗坛的多元化是持乐观态度的。尽管很多专家学者称之为“诗坛乱象”,诗坛不是净土,诗坛历来不乏垃圾恶心的“梨花体”和附庸风雅的“延高体”,不乏皇后乱伦、太监逐臭、鸡零狗碎、七荤八素的乱侃。尤其是那些混进诗坛逐利、逐名、逐钱、逐色林林总总,大有人在。这个“坛子里”里有人酸、有人假、有人搅、有人闹、穷极无聊。可是,管他作甚?!理他作甚?!我笔写我心,风动心不动。自然就会无欲则刚,神清气爽了。
       著名诗人郁葱发出了“接近诗,远离诗坛”的呼唤。这很值得我们深思。但是,多元化的“乱象”,也是转型时期的必然。唯其乱,才更能考验一个诗人浸透在诗意中的世风、世品以及人格、人性。也就是说,诗坛不怕“乱象”。大乱得大治,小乱得小治,不乱不得治。什么叫濯污泥而不染?纯洁的荷花就像一个被磨砺的诗人,乱过以后的诗坛,一定是栉风沐雨后的盛开。一定是暴雨后的彩虹,一定是艳丽无比的芳华。
        愿,只愿,我和我们在座的所有同仁都是这诗意香气的守望者。
详细韩咏华简介

 【作家简介】韩咏华,女,1965年生人。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自幼爱好文学,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全国发表作品,其作品多次在国家级、省、市级获奖。《中国诗》签约作家,《散文风》责任编辑,《长城文艺》签约作家,《时代中国泥河湾》编辑,《燕赵文学》副总编。出版诗集《洗尽铅华》散文集《心灵提速》童年回忆录《故乡的天空》史诗专辑《泥河湾三部曲》合辑《魂系泥河湾》。长期投入社会公益事业,慰问部队、学校与养老院。其团队资助贫困学生五十余人。成立张家口灏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并举办“国学大讲堂”和“泥河湾论坛”。201639日开始在泥河湾文化微信群举办公益讲座。获得张家口政府文艺振兴一等奖、张家口市文艺振兴特殊贡献奖、张家口市五个一工程二等奖、三等奖等荣誉。自1999年致力于泥河湾文化的宣传工作。并凭一己之力承办七届泥河湾文化节,在国内外产生重大影响。其中《神奇的泥河湾》刊登2007.6.4《人民日报.海外版》。2008年受台湾文化团体邀请,赴台湾参加由世界各地华人代表六万人举行的“中华民族联合祭祖大典”。并宣传泥河湾文化。是世界华人华侨联会会命名的泥河湾文化代言人与泥河湾文化形象大使。

更多韩咏华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