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年”笑了
作者: 刘慧敏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2-16 13:31:28

        老家的年还是遵循着古老的习俗,脚步刚刚迈入腊月的门槛,女人们就开始为年节忙活了,拆洗被褥衣物,为全家大小添置新衣服,打扫房子,置办年货……虽然现在人们生活富裕了,一年四季都会添置新衣服,吃到想吃的东西,但是,年节里还是要置办的应有尽有。在城里却无法感受到那份热闹与喜庆的氛围。

        在老家,出嫁的女儿是不能在娘家过小年的(腊月二十三)。大年三十,只要娘家贴上春联,女儿就不能再去娘家了,要等到过了破五(也就是初五)才能回娘家。所以在我们这儿大年初六是女儿携家带口回娘家的日子。
        过完“小年”也就是腊月二十三,我去看望母亲,也是为给母亲打扫房子拆洗被褥,准备年货,迎接新的一年。父亲已经离开我们两年多了,在父亲离开的这两年里,我们更是精心为母亲准备着,但还是却少了那份兴奋的心情和喜悦……
开始我们担心娘会犯病,准备着娘如果犯病后的各种打算。欣喜的是娘要比我们想像的好得多,自从父亲离开后,她只是在开始的半年里有些恍惚,有些焦躁,有时还会犯病,但并不像从前那样乱跑乱骂、哭哭闹闹,而是静静的呆坐着。太阳轻轻地为她穿上金色的衣服,眼睛一眨也不眨地从东边转到西边,又为她披上最后那抹霞光悄然离去。夜用一种魔力让时间静默了,月亮又为娘换上银色的衣裤,就这样娘在自己的王国里,不停地念叨着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和明白的语言……
        之后的日子里母亲很平静,早晨她会用脚踩出的旋律将懒懒的太阳从被窝里牵出来,然后让烟囱向天空点缀上第一朵白云,那些睡意蒙眬的鸡儿、狗儿会在娘进进出出的音乐声中踱着方步踩着母亲脚下的碎花儿,跟在娘身后等待它们新一天丰盛的早餐。
        我和姐姐们间隔着去看望娘,为她添置一些日用品和柴米油盐等。娘的手中有一根韧性的丝线牵着我,而我也被一种牵挂紧紧地拴连着。年在我的心中更有了一种别样的情怀,只希望在我忙活迎接“年”的日子里,能够看到娘露出那么一丁点的微笑。
        大概有四十多天没去看望娘了,因为我出去办事,走了一段时日,心里惦记着娘,没等姐姐们我先自己去了。从县城坐车到老家大概要四五十分钟,当我推开那扇熟悉的大街门时,几只小狗撒着欢的围着我转,咬着我的裤腿跟着我,我看到娘隔着玻璃窗在瞭望着,院子很大,我在几只小狗的簇拥下进了家,娘依旧那么憔悴,依旧那么静默,依旧那么直视着我,我却看到娘眼里闪闪的泪花,娘别过头嘴里念叨着:妮子有些时日没来了……我感到心一阵刺痛。娘,我来晚了!
娘的屋子经过一冬天煤烟的洗礼,屋顶上垂着几条灰色的丝带,只要轻轻呵一口气,那丝带就会扭动着纤细的身姿,尽情地舞动着,虽然这舞者让人担心会掉到锅里,但他们还是饶有兴致地扭着。我开始进进出出,门在我的出入声中又发出一次次咏叹调,娘却跟在我的身后,踩着我的背影,像个孩子一样念叨着。
       我开始拆那些画了花脸的被罩床单,开始哄着娘换下身上并不脏的衣服,穿上那些躲在包袱里早已躁动的新衣服,娘的表情始终如一,炉子里的火舌舔红了炉壁,锅里的水开怀畅笑着,我开始为那些衣物们精心洗漱,娘蹲在我身边一直看着我,我不时回过头对娘笑笑,汗珠在我的额头脸颊上打着溜滑,娘轻轻地为我将他们收到柔软的毛巾里,那暖暖的溪流在我的心头一阵阵涌动着……
       当一件件衣物绽放着洁净灿烂的笑脸晾晒在太阳底下时,大姐和外甥女也在冬日的暖阳里走进了娘温暖的家。我们计划着从哪儿入手开始收拾娘的屋子,娘又开始追逐我们三个人的脚步。夜,在我们的指缝中在娘碎小的脚步里悄然而至;灯,在娘那双干枯了莲藕般的手指上开花了,我借着向暗夜宣示着骄傲的灯光,看到娘依然如一的表情,只是在灯光的映照下,越发得憔悴……
        重重轻轻的呼吸在夜的静谧中漫延,我挨着娘静静地躺着,听到娘辗转和轻轻的叹息声,我知道娘在想什么。是啊!两个年了,家里再也看不到父亲的身影了,和娘磕磕绊绊走了一生的父亲永远离开了,娘虽然不说,但我能够读懂她眼神中的那份思念,那份孤寂,那份永远的牵挂和哀叹。此时,父亲或许正在看着我们,看着和娘躺在炕上的女儿们。朦胧中我似乎看到父亲正微笑着和娘说笑着……
        当窗户上被偌大的刷子刷上淡淡的一层白色时,娘在暗淡的光线中穿上了衣服。我悄悄趴在枕头上看着娘,看着她在新一天黎明的早晨,为日子穿上了一件忙碌的衣裳。天空又升起了第一朵白云,还在偷懒的太阳,被娘进进出出踩出的旋律吸引着探出了笑脸,娘就用纤弱的双手把太阳的第一缕光牵到了窗户上,照在炕上的被窝里,我看到大姐和外甥女也被窗上温和的光唤醒了。炉子里的火舌再次舔红了炉壁,我们沉浸在娘无声的爱和温暖中。
        今天是腊月二十五,我们开始为娘打扫屋子。家乡的习俗,出嫁的女儿不能为娘家扫房子,每年的这项就是弟弟的了。我陪着娘在院子里等弟弟扫屋子里半年里的尘土,因为每年的八月十五前也要如此打扫屋子,说是八月十五糊上窗户,会暖和一冬天的。屋里的灰尘从撕去窗户纸的窗孔里肆意地飞出,弟弟像经历战火洗礼的战士从屋里钻出来,身上已然披上了一件灰尘编织的衣裳。
        我们开始粉刷房子、糊窗户、擦玻璃、擦家具,娘一会儿给我盛满盆里的刷墙水,一会儿为大姐递上糊窗纸,屋子里到处都闪动着娘瘦弱的身子,我们说笑着,极力想让娘也高兴,哪怕是极其短暂的,但是我始终没看到娘脸上泛起一丁点的笑意。
       下午我们开始缝制被褥,我来时给娘买了绒布面的被罩和床单。自父亲走后,娘一直都还铺盖着那床白色的被褥,已经拆洗的如同蛛网一般了,可娘一直坚持不让换,那是娘对父亲的一种思念方式,我们只能随着她,这次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希望能换下那张蛛网。
       我小心地将新的布面换上,娘目光呆滞地看着没有反对,我看看姐姐,心里有一种隐隐的痛。娘拿着我们换下的布面,叠得整整齐齐,放到柜子里。我知道,娘是怕我们失望和难过,她默默地把对父亲的思念一同放到了柜子里,也放到了心底。我的心也一同被娘锁到了柜子里……
       晚饭后,我们坐在一起包饺子,娘和我们围坐在一起,这是准备年节中好几顿的饺子哩!我变着花样把饺子包成各种不同的形状让娘看,希望看到娘能够露出一点点的笑容,娘只管包饺子,嘴里又开始不停地念叨着,我知道,她又回到了自己的世界,我们都静静地在娘的叨念声中悄悄地包着饺子……
        夜,在娘的絮叨声中懒懒的来了,他一声不响就悄悄地躲在我们的身后听娘那高高低低的心经,星星偷偷地从玻璃窗上窥探着屋里,灯在娘的手中又一次灿烂地开花了,他摒弃着窗外的星星,以高傲的姿势悬挂在屋顶。我用白色的窗帘将星星挡在了窗外,新糊的窗户纸像女人脸上涂抹的面膜一样,在灯光里炫耀着自己白皙的肤色。
       我们躺在炕上,以不同的姿势准备迎接睡神的光临。娘还在继续着自己的故事,姐姐和外甥女已经发出均匀的鼾声,我的眼睛好像要和夜做一次长久的对视。娘的声音渐渐地小了,我偷偷侧过脸看到娘疲惫而憔悴地睡着了,眼角挂着泪。我的心又一阵隐痛,有时候我好像已经能够走入娘的王国里了。你真正能够走进娘的内心世界吗?我对自己发出了疑问……
       二十六是老家的集日,也是今年的最后一个集日了,小商贩们脸上带着喜悦的笑容在招呼着顾客,看着眼前的货物越来越少,腰间的包越来越鼓,他们兴奋的睫毛都在舞蹈,手中的那杆秤以高傲的姿势对着顾客,而顾客毫不吝啬地从腰间掏出那一张张积攒了他们一年汗水、最有诱惑力的花纸换那些包含着喜悦的年货。他们手里拎着的袋子不断地增加着。二姐一早也赶来了,我们几个也夹杂在购物的人流里,为娘挑选着年货,一趟趟来往于家里与集市上。中午的时候,年货基本办好了,娘的地上炕上堆满了大包小包,我们又开始往箱子里柜子里整理这些东西,还不时地嘱咐娘什么放在哪,什么放在哪。今天一早我就发现娘的眼圈红红的,眼里蓄满泪,娘知道我们办好年货就该离开了。
        娘,过年还有弟弟一家子在哩!我们过了初六就来看娘,啊!我小心地和娘说。娘直视着我,我忍不住别过头,我怕看到娘那直直的眼神,她像一把利刃直刺到我的心里,那种痛是无语言表的。姐姐们忙碌着,娘和我直直地站在那里,我看到娘忧郁的眼睛又直视着窗户出神。
        娘,看这是啥哩?我喘着粗气对还在呆站着的娘说。娘看着我铺开的一沓绿纸,眼里闪过一丝惊喜,虽然一闪而过,但我还是捕捉到了,我知道娘的心思。娘,爹今年二周年,我们可以剪一些绿色的窗花贴在窗户上,明年三周年过了,到过年时,窗户上就可以开出各种颜色的花儿了。我找到剪子,叠好纸,剪了一棵白菜,然后把剪子递给娘。娘先是直视着我,然后拿起剪子,熟练地旋转着,一张张纸片在剪子的修剪中变成了一幅幅生动的画,娘的脸上渐渐地浮现出少有的微笑。
        我们围在娘的身边看着,娘剪的还是我儿时看到的那些有关母子亲情的图画,我知道娘在用一种自己独特的方式表达着对儿女们的爱呢!泪再也不听话了,撒着欢儿往下淌,我看到姐姐们也在拭着泪,娘却在微笑着,她沉浸在幸福里了。
        娘,我们过了初六就来啊!娘,您剪窗花吧,然后贴在窗户上,等我们来了,和娘一块躺在炕上看窗户上唱大戏,就像小时候一样。娘,好吗?娘笑着点点头。我们走的时候,娘坐在炕上,从玻璃窗上望着我们,我看到娘一直笑着。
脚下轻快了许多,抬抬头,看见天空、太阳、云朵在咧着嘴笑,像是娘的笑容。
详细刘慧敏简介

 【作家简介】刘慧敏,河北文学院签约作家。中国散文、诗歌、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张家口市作协理事,《长城文艺》重点签约作家,市文学院签约作家。蔚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蔚州文艺》副主编。1986年开始文学创作,同年发表微型小说《照片》,17岁出版诗集。现已出版诗集《成熟的青春》《朝露集》《拾兰吟草》;连载长篇小说《远山的呼唤》《战地悄悄话》《花开花落的季节》《山妮子》;出版长篇小说《爱在雨季》《赌神》《秀匪》,与人合作《抗战中的十大女名人》;中小学生课外教材《儿童挚爱传统文化》之《迷人的蔚县剪纸》等;2015年《秀匪》《赌神》签约发行了全球有声读物,现已播出。

2010年首届中国剪纸艺术节评选为“窗花姑娘”;
2013年河北草根作家;
2014年《现代青年》年度十佳诗人;
2014年入选张家口晚报“感动张垣”封面人物;
2015年被评为河北省才女星;
2015年张家口电视台人物专访;
2016年签约的长篇抗战小说《窗花情报》、历史长篇小说《金界壕》已完稿,正在编排出版中。
更多刘慧敏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