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年味
作者: 纪梅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2-16 13:46:01

        百节年为首。从腊月初八腊八粥隆重启幕,到正月十五元宵花灯华丽谢幕,年像一个泼泼辣辣的美艳妇人,俗艳而招摇,穿着绣着牡丹花的大红旗袍,簪着金色步摇,摇曳着软软的腰肢,高声跟每一个人打着招呼,举手投足间散发出吉祥喜庆团圆喜庆的气息。


       年就这样热热闹闹地来,又热热闹闹地去。去了,还要令人在久久回味中期盼下一次她的到来。

        刚进腊月,街上便有了年的况味:家家店铺张灯结彩挂起了红灯笼,街头巷尾摆上了年画剪纸,大红糖葫芦都透着喜庆呢。街上的人和车辆忽然比往日更多起来,行色匆匆的,却又拥挤得舒缓——小时候的年的样子就呼啦啦在眼前了。

        小时候的年是热闹,热闹得按部就班。儿歌唱得最形象:“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日,二十五,接玉帝,二十六,炖大肉,二十七,宰只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儿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去拜年。”一天一天的,一个程序都不能删减,一个步骤都不能简化。对于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来说,当绑着竹竿的笤帚把房间清扫得干干净净,院子里整整齐齐排着一垛劈好的劈柴,大块的五花肉在锅里咕嘟咕嘟冒着香气,一锅锅雪白喧腾的大馒头热气腾腾得出锅,存在角屋某个坛子里的花生和瓜子在沙土里噼噼啪啪爆出香气,年就到了。

        腊月初七晚上,祖母会把家里所有的粮食捏上那么一小撮:大米、小米、玉米、小麦、芝麻、花生、瓜子、黄豆、绿豆、红豆、白豆……掺进黄米里,黄米是主料,量要多,淘洗过,泡进一个大个盆子里。再挑最好的红枣也浸泡上——枣要单泡,把枣皮里的苦味泡掉,才不会影响整锅饭的味道。邻家大哥哥总会坏坏地逗我:明天要起早哦,一大早骑到墙头上,会发现墙头上有花腊八狗!我才不信,狠狠白他一眼,他倒嘻嘻笑了。我知道他是变着法说我坏话呢:“腊七腊八,冻死俩仨”,大冷的天,小孩子穿着花棉袄骑(方言la ba腿,与腊八谐音)到墙头上,冻得缩头缩脑的样子,可不就像一只肥嘟嘟的小狗?

        枕着期待睡去,在咕嘟咕嘟的米香里醒来,天还没亮呢,腊八粥早已煮好了。祖母给我满满盛上一碗,各种米豆五颜六色,深红的枣子饱满得要裂开。粥稠稠的,黏黏的,糯糯的,勺子放进去要花些力气才能拔出来。待吃进嘴里,米香豆软枣甜,粥汁挂在腮边,连脸也捎带脚跟着尝到了。

        等吃过年粘掉牙的糖瓜芝麻糖,兴冲冲地在头上绑了一一条花毛巾举着帮着竹竿的新笤帚扫完房,就到了赶花花街的日子。“闺女要花,小子要炮。”手里捏着两毛钱赶花花街,回来的时候头上多了一条粉色或者红色的丝带。再然后,就做花馍了,满屋子蒸腾着雾腾腾的热气,人在里面就像仙人腾云驾雾,只听见说话,看不清人脸。炸果子、炸丸子,炖鸡炖肉,把煮熟的海带一条条晾满院子,劈好的劈材整整齐齐码在门口一隅,一小捆芝麻杆竖在一旁留待年夜撒岁。炒瓜子、花生,爆黄豆、玉米花。试穿母亲连夜赶出来新衣服,不管是姐姐哥哥穿不了的旧衣服改做还是新扯的花布,穿上都美滋滋的;口袋里被揣上一块小花手绢,有着花瓣一样的边芽,如果打喷嚏记得用手绢遮住嘴巴;然后,一家人围坐在大炕上包饺子,看春晚,然后,新年的钟声响了,父亲去放鞭,院子里噼啪噼啪震天响,母亲开始煮饺子,祖母开始祭祀,小孩子们穿得齐齐整整给大人拜年。街上想起响亮的说笑声,全村人开始挨家挨户拜年,所有的远房近门亲戚开始走动……

        然后,我就长大了。

        然后,读书、上班,嫁人,一步步远离了故乡。

        再然后,去了更远的城市,那里有更热闹的春节。

        然而,年呢?记忆中的年味呢?

        城市的春节很热闹。大红灯笼张灯结彩,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现代的春节很冷清,邮箱贺卡鲜花,虚拟空间礼物,微信红包,QQ群撒花祝词,手机短信,……年好像一个美艳的妇人忽然着了素服,有一点点视觉上的不适应,却也淡雅,有一点浓妆淡抹总相宜的书香。春联、福字、窗花更多了些艺术感,——年,在门前大红灯笼的映照下缱绻起来,柔媚起来。

        所有的工作都撂下了来,所有的压力都释放去,逛商场去!旅游区!休闲去!各商家和景区为了配合这浩浩荡荡的休闲大军,店门前张灯结彩,打出令人眼花缭乱的广告招徕行人。年文化烙上了商业的标记,于是,街道上,车堵得水泄不通;商店里,人挤得摩肩接踵;景区里,除了后脑勺就是脚后跟……到处这么拥挤,咱不出去了,一家人聚个餐吧,好朋友聚个餐吧,老同学聚个餐吧!于是,饭店热闹起来了!这年头,连年夜饭饭店都备好了,大家辛苦一年了,让谁下厨去做也不忍心,吃完喝完还要收拾凌乱的残局,还是到饭店省心,阔阔的场地,大大的桌子,多多的菜肴,热闹着呢。饭店老板也贴心,大红的灯笼挂满餐厅,LED电子屏滚动着温馨的新春祝福,喜庆的音乐轻轻萦绕,连一盘传统的扒猪脸也有着“鸿运当头”的好彩头。这样的年味,比起以前灶火的熏蒸,不知要好多少倍呢。

        以前的窗花,是剪了贴在窗纸上,现在不仅要帖在窗户上,还要装裱起来,改叫剪纸艺术了。以前的春联,是红底黑字写了贴在门上,现在烫金的、立体的、巨幅的,应有尽有。年糕自家不蒸了,馒头店的老板精明着呢,大的枣糕、黄米的粘糕、漂亮的花模,想买多少买多少,样子好看又整齐。祭神已经旅游化了,各地供奉的神灵庙宇香火缭绕,那是人们心灵的一种寄托呢。很多人开始续写家谱,还专门印制线装本印制家族史了,那种幽蓝的封皮,竖排的字体,古朴沉稳,让人肃然起敬。大年三十,家谱高高挂起来,祭品也越发丰富了——原来,年也是一种文化,所有民俗的东西一旦邂逅现代文化,就变得高大上起来了。

        令人心生畏惧的春运人流,都是朝着家的方向朝着年的味道拥挤。电视里那首熟悉的旋律每天在耳边萦绕:“回家,回家,回家时最好的礼物。”电视上,一个女子对着电视镜头哽咽着说,因为回家的路太远,她已经十几年没有回家看父母了,非常想家。立刻有人嘘声:还是不真想家!要是想回,再远的路,十几年的时间,走也走回去了。是啊,不论天涯海角,家,永远是最温暖的栖息地。

        原来,有家的地方才有年,有爱的地方年的味道才醇厚绵长啊。
详细纪梅简介

【纪梅简介】纪梅,中国散文学会、河北省作家协会、河北省民俗学会会员,沧州市文学院第一、二届签约作家,吴桥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吴桥梅绣鞋垫工艺美术创始人。著有散文集《倚窗嗅梅》、《真水无香》(合著)、《艺乡文萃》(合著)。2015年被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命名为“第二届河北草根散文家”称号,并被河北省文明委提名“河北巧女”。单篇作品分获第六届、第七届、第八届河北散文名作二等奖,散文集《倚窗嗅梅》获第九届获河北散文名作二等奖,诗文集《真水无香》获沧州市优秀文学作品奖。作品散见于大公报、今晚报、新民晚报、河北日报以及网易新闻、中讯网等多家纸媒、网媒。目前在《沧州日报》连续刊发“舌尖上的乡愁”系列稿件。现为沧州市烟草专卖局(公司)内刊编辑。

更多纪梅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