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儿时夏夜数星星
作者: 魏宝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2-18 18:03:40

         “你们看,天上的星星多亮啊!这是闪亮的织女星,那是明亮的牵牛星。”小胖说。三多接着说:“你们瞧,天上的星星真多啊,数都数不过来!”“那咱们就一起数吧,看谁数的最多!”娃子紧随其后嚷道。“行、行、行”,我们一起响应:“一颗、二颗、三颗……”,于是,数数的声音此起彼伏。数着数着,声音越来越少,也越来越小。大家纷纷数进了甜蜜的梦乡……

这是儿时夏夜,我和小伙伴们经常玩的一种游戏。

回忆真像个淘气的孩子,他不容分说,拉起我的手,穿越时空的界限,飞也似的,又回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那时,我还生活在家乡——一座冀中平原上的美丽小村庄。当时,由于农村的文化生活很贫乏,加之又经常停电,夏天的夜晚便成了村里人最难熬的时光。每到这时,在地里劳作了一天的大人们,搬上一个方凳,坐在自家院落的门口,摇开一把蒲扇,闲话起家事,漫谈起桑麻。而我、小胖、三多、蛋蛋和娃子,我们这几个从小在一起滚大的小伙伴,就会一起爬到我家北屋的房顶,铺上一张草席,都仰面躺在上面纳凉。夏夜有时真像个魔术师,刚才还是酷热难耐,一到房上,就是凉风习习。风儿吹过脚趾,抚上脸颊,那种惬意劲,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望着点缀在无边夜幕上的熠烁星斗,大家展开了天真烂漫的奇思妙想。

我第一个说:“你们看,天上的星星离我们多近啊,好像一伸手就能摸到!”“那你就摸摸看,顺便摘下来一颗当皮球踢。”蛋蛋故意把嗓门抬得很高,惹来大家一阵哄笑。小胖接着说:“你们看,天上的星星多亮啊。这是闪亮的织女星,那是明亮的牵牛星,中间隔的那条白色的带子就是银河。听大人们讲,那隔着河的牛郎和织女一年才能见上一面呢。”三多紧随后说:“讲这个有啥意思?那些都是传说。你们瞧,天上的星星真多啊,数都数不过来。”忽然,娃子嚷道:“那咱们就一起数吧,看谁数的最多!”大家一听,觉得挺有意思,便一同响应,开始数星星:“一颗、二颗、三颗……”一时间,数数的声音此起彼伏。数着数着,声音越来越少,也越来越小,伴着清凉的夜风,大家都纷纷数进了甜蜜的梦乡……我梦见自己飞到了银河的岸边,挽着裤腿,光着脚丫,踩在光洁的鹅卵石上,还能捡到七彩的贝壳呢!这就是我童年的快乐生活。

18岁那年,我外出求学,就远离了家乡。时光荏苒,一转眼,十几年过去了。

去年夏天的一天,由于工作的原因,我回到了家乡。办完事情后,就来看望那座曾经生养我的老宅,去寻觅童年的芳踪。远远望去,一切仿佛依旧,可当走近了,我愕然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难道就是我日思夜盼、魂牵梦绕的北屋吗?它那需我仰视的高度,不知为什么竟然矮了那么多;青砖褪尽了颜色,完全变成了土灰一样的沉寂;那片曾经洒满了数星星故事的房顶,已是杂草丛生,最大的足足有一人多高,在风中摇头晃脑。这哪里还有童年的影子!唉,童真的小鸟永远飞走了。

我忽然觉得,眼前的北屋就是一位伛偻的老人,她先是默默地注视我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来客,后来,终于激动了:“小三子、小三子”,她呼喊出我的乳名,浊泪横流着,对我倾诉起这十几年的陵谷沧桑……我听着、听着,泪水也一下子夺眶而出。猛地,我感到心像注满了铅似的,很沉很沉:要不是工作的原因,我会回到家乡吗?我会来看望我的北屋吗?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一个繁星点点的夏夜,和小伙伴们一同爬上了我家北屋的房顶,躺在一张草席上,乘着凉爽的微风,又数起了星星:一颗、二颗、三颗……

详细魏宝简介

 【作家简介】魏宝,男,汉族,19732月生,石家庄市藁城区岗上镇双庙村人。河北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本科学历,现工作于石家庄市教育局教育志办公室。系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石家庄市作家协会会员、石家庄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长城网“渤海潮”时评专栏作者。

【创作情况】自幼爱好文学,从1998年开始从事创作,且体裁广泛。散见于《新华每日电讯》《乡镇论坛》《河北日报》《中国科教创新导刊》《中国教师》、人民网、新华网、光明网、求是理论网、中国网、天津网、东南网、长城网、石家庄新闻网等国家和地方各级各类媒体,共计300多篇、30多万字。作品多次在全国、河北省、石家庄市以及藁城区举办的征文大赛中获奖。于20121030日,以特邀嘉宾的身份,做客于长城网读书频道,畅谈自己的文学创作心得。

更多魏宝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