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从爱花到种花
作者: 张文玲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2-22 10:04:34

        受父母的影响,我从小就爱种花。记得有一次,我和小伙伴一起去地里割草,看到了一颗小小的杏树苗,我如获至宝,赶紧小心翼翼带了回来。那会儿我家的新房子还没盖起来,地基周围横七竖八堆满了石头,我就找了个自认为合适的地方,挖了个坑,栽上了小杏树,给它喝了足足的水,才告别离开。第二天早晨,我急急起床,从村东出发,穿过整个村子,到村子的最西头去看它,可是坑还在,水未干,小杏树苗却连尸首也找不到了。被人使坏拔走了吧?我呆呆地站在坑前,心疼了好半天。因为心痛,所以这件事,至今记忆犹新。

    后来我家的新房子盖好了,我随父母搬到了新房子里住。我又在野地里找了棵小杏树苗,栽在了院子里。我时常给它浇水,眼巴巴地瞅着它,等着它长大。桃子也好吃,可桃树叶皱巴巴的,可不如杏树叶子光溜、好看。终于,小杏树长得和我一样高了,还在春天开出了几朵花,可惜,当年并未结出我极爱的酸酸的杏子。后来不知为什么父亲把它连根拔掉了。我也心疼,但更多的是遗憾和迷惑,怎么我的小杏树只开花不结果呢?

    读初中、读高中需去外地,而且需要住宿。这让我远离了田野,没机会种花了。但对花,我却更爱了。我喜欢古诗词,从思想到言谈举止,深受古诗人的影响。他们爱花,我自然也就没办法不爱花。写花草的诗词,我能一口气背下好多首。

离开大学校园走上工作岗位后,按说我有机会种花了而我却没有重拾种花的爱好。原因吗,我自己也说不上来。不过我与花的缘分从未斩断,看见一棵从未谋面的花啦、树啦,我能马上报出它的芳名,很少失误。只要这种花、这种树被古诗人吟咏过、赞美过,或者,被现代作家们写进过文章,我就会因此熟悉它的芳容,爱上它的品性。我学的是中文系,古今中外的作家们,爱花的极多,写花的极多,我也就通过诗词和文章,认识了那么多的花草和树。未相遇时,感觉已经相熟:暂还未见的,则渴望拜会。

去年春天,我搬进了新家,因为经济条件有限,装修极为简单。瓷砖,买的是便宜货。几个月后与人聊起装修,对方说便宜瓷砖可能对身体有害。害怕懊悔之下,赶紧上网搜索,确定便宜瓷砖简直等于有害放射器。怎么办?拆了重装不现实,那就赶快采取其他补救方案吧,最后我敲定了最便捷、最经济的有效措施——养花。专家和权威人士都说新装修的房子要养些花草,可以去甲醛,去,去三氯乙烯,总之,养些花草可以吸毒、除尘、杀菌,从而消除装修的不利影响。

处于这样的初衷,我养起了花。乔迁新居时,同事送了盆大绿萝和两盆龙血树,以前我疏于照顾,如今我把它们奉为至宝。花店里的花和花盆太贵,我就网购了塑料花盆和树脂花盆。不是说绿萝适宜家庭养殖吗?水培容易,土栽也好活,那就从绿萝开始吧。邻居家、店铺,甚至饭店、医院,绿萝随处可见,我就处处讨取,一枝枝拿回家,插进瓶里,自己家里的,更是不时修剪。水培果然容易,每枝都长出了那么多、那么长的根须。转为土栽后,也从未萎蔫,青翠依然,并且很快就长出了一片片的新叶子。初战告捷,大获全胜:不花一分钱,我便拥有了四盆碧玉般新鲜可爱的绿萝。

去年年终,我和老公去交通局事故科办事,看到了一盆紫色鸭跖草,很想求取一枝,或者它能像绿萝一样水培成功吧?奈何一个个交警大爷们黑脸、厉言,乞讨或者被顶脸,那就智取吧。趁他们出去的空档,我下了手,可惜盆太干,土太硬,只揪下了一片叶子,好可怜见的,先装起来吧,我把叶子装进了小钱包里。到了单位,拿东西的时候看见它,提醒自己记得安置它,但一回家便忘却了。这样过了大概两三天,我从钱包取东西时,又看到了它,它已经蔫蔫的了,幸好这是在家里,可以马上安置它。我找了个纸杯,把它泡了起来。从此,我天天去瞧它,急切地等着它长出根来。水真是万物之源,这片叶子在水的滋润下,硬挺了起来,也终于长出了小小的根须。来不及等第二个根须发出,我就迫不及待地挑了个漂亮的蓝色树脂花盆,把它栽在了盆里。它也不负我对它的厚望,在我的焦灼等待中,冒出了新的叶子,然后是第二片,第三片。后来又滋生出了分支,如今是第二年五月份了,小家伙已经有四个分支了,很快就要爆盆了。

 

而我也已经另外淘来了二十几种花,如今,我家的阳台、客厅、卧室,甚至卫生间、厨房,都摆上了花。在我家走路,犹如在花间穿梭。女儿在作文里写道,在我家走路,随时可碰上我妈妈的花草炸弹,走路一定要小心哦。听说滴水观音有毒,女儿从它身边经过时格外小心,可是喝过啤酒、吃过花肥的它已经长疯了,蒲扇一般的大叶子大大地占据了花盆以外的空间,和不远处的大绿萝一起争绿、竟翠还争夺地盘。餐桌早就撤走了,餐厅被它们两个占据得走路都需窄起身子。新加的绿萝柱上,很快便爬满了绿萝叶子,只好把枝条牵引下来让它们从此往下生长。

除了豌豆绿和吸毒草,我的花们都是淘来的。那两盆亭亭玉立的富贵竹和那个精致大花盆,是表嫂求我搬来的。卖厨卫的表嫂开了家分店,开业那天亲朋好友们送了十几盆花,都被她给送人了,这两盆富贵竹没人要,还有棵什么花,因为表嫂不给水喝,渴死了,只剩了个花盆。看着富贵竹,我心生讨取之心,我这边正按捺不住,而一边的表嫂已经大喊:你要花不,快搬走好不好?

爱花的人见花如见宝,不爱花的人,花在眼前简直就是个累赘。我本就爱花,多少年以来,只是不种花而已。从去年冬天到如今,半年时间里,我已速成为栽花能手。浇水、锄草、剪枝、施肥、除虫,从树林子背土回来、筛土,从早忙到晚,我也不会厌其烦,恨其累。花每天都有新样子,让人不得不心声敬慕之心。去毒的初衷,早已抛在脑后,因为育花的收获,远大于此。被剪枝,被抛到垃圾堆,被冻死,被渴死,被晒死……花比不得狗啦猫啦,有爪子有蹄子,可以溜可以逃,它们只能听命于人,但只要有一线可能,它们就会伸展自己的身躯,开花散叶。花尚且如此惜命,人,岂能不好好活呢?

 

我庆幸,自己成了种花一人,它们让我从此更加珍爱生命,热爱生活!

详细张文玲简介

【张文玲简介】张文玲,女,1975年生,供职于曲阳县委办。现为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副秘书长、河北省作协会员、河北省音乐文学学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采风学会会员、曲阳县民俗文化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曾出版散文集《脚下草青青》(获保定市“五个一工程”奖),有多篇散文在《中国教师报》《保定日报》《保定晚报》《荷花淀》《保定电视报》《莲池周刊》《当代人》《燕赵晚报》《燕赵都市报》《石家庄日报》《廊坊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有多篇散文、诗歌在省市级征文大赛中获奖。歌曲代表作《七年之锁》。

更多张文玲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