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爱是什么滋味
作者: 纪梅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2-22 16:32:50

        那天,陷入恋爱的小芳问我,爱的滋味是什么?


        我想了想,说,是想哭。相思到极致,幸福到极致,等待到极致,都是想哭。

        真正的爱情从来不是波澜不惊的。在常人眼里,门当户对的传统婚姻,往往不如冲破藩篱追求自由的爱情更惊心动魄。因为不可能,便更要得到。因为得不到,便更觉这追求来得伟大和浪漫。

        两个平平淡淡在一起的男女,常常很难享受到爱情的激情,反而会因为日见夜见的相处,渐渐发现对方的瑕疵。瑕疵慢慢放大到彼此厌倦的时候,如果不能坚守当初一份承诺,就只有分开,又何谈甜蜜?

        倒是不能在一起的两个人,因为要小心躲避别人的视线,见面甚至电话、网聊都有了地下行动的神秘和刺激。于是相思变得绵长而苦涩,如撕扯不开的夜的黑暗浓缩了相思的绝望,只有在一枕清泪中睡去。如果那人能走到梦中,短暂的欢娱在醒来时瞬间成为更加伤悲的惆怅,潸然泪下,一声叹息。等到终于有一天见到,长久的等待和相思化作倾盆,湿透紧紧相拥的两个幸福的人。然而甜蜜的相聚在相爱的人眼里再久长也不够,他们是要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要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在一起。一想到终要分别,分开的每一秒钟都是一个世纪的漫长,下一次相见不知要等多少个世纪,又怎么能舍得?所以杨柳岸晓风残月,竟无语凝噎,凝眸含泪,雨纷飞。

        爱,总是艰辛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信是荣情两未终,闲花野草尽成空”,只能化作坟茔里飞出的两只蝴蝶。因为爱得艰辛,走得决绝,不得不以生命殉情,这种爱,便不仅仅是想哭,而是撕心裂肺的痛,任滂沱泪雨又怎能冲刷得掉?

        相爱,最怕的是如果等待到无期,相思到绝望。“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当黛玉病中惊醒,知道所有爱恨只能成为诗稿中流血的刺痛,倒不如一把火焚去,连同一缕清魂随风散去。至此,欲哭,泪已尽,欲说,语亦休。

        爱情面前,人会变得卑微。有着旷世才情的张爱玲,遇到胡兰成也是方寸大乱,“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看电视相亲节目,常常会看到在所倾心的人面前自夸的人,唯有一次,是一位气质不俗的阿姨,面对一位教授的求婚,她说“我配不上人家。”配不上,是在喜欢的人面前不由自主地放低了自己,仰视着对方,便觉得自己还不够好。觉得不够好,便会有隐隐的不安,唯恐有一天会失去,再某一次的失约或者稍长久一点的失联时,便会伤感欲泪。

        当所有的苦褪尽,便是苦尽甘来的两厢厮守。不再有想哭的感觉,因为爱就在身边,藏在心里。这样,因为有了爱,世界便永远是安稳的晴好了。
详细纪梅简介

【纪梅简介】纪梅,中国散文学会、河北省作家协会、河北省民俗学会会员,沧州市文学院第一、二届签约作家,吴桥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吴桥梅绣鞋垫工艺美术创始人。著有散文集《倚窗嗅梅》、《真水无香》(合著)、《艺乡文萃》(合著)。2015年被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命名为“第二届河北草根散文家”称号,并被河北省文明委提名“河北巧女”。单篇作品分获第六届、第七届、第八届河北散文名作二等奖,散文集《倚窗嗅梅》获第九届获河北散文名作二等奖,诗文集《真水无香》获沧州市优秀文学作品奖。作品散见于大公报、今晚报、新民晚报、河北日报以及网易新闻、中讯网等多家纸媒、网媒。目前在《沧州日报》连续刊发“舌尖上的乡愁”系列稿件。现为沧州市烟草专卖局(公司)内刊编辑。

更多纪梅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