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小城丁香——(八)瑞雪迎亲归
作者: 席玲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3-24 16:06:16

        两年后,大年三十,丁香娘家门口。

侄子小毛倚在门口等妈妈回家过年,直到太阳下山,黑影都下来了,也没有看到妈妈的影子。吃饭的时候大家才发现小毛不见了,丁香赶紧跑出院子,发现小毛还靠在门边蹲着,毛儿,咱回屋吃饭了。姑姑,妈妈怎么还不回来,她不是说,过年时回家吗?小毛仰起头,用那双晶亮的大眼睛盯着丁香说。丁香揽过小毛的肩,抚摸着他的头说,妈妈可能是有别的重要的事吧,不会不回来看小毛的,妈妈最疼小毛了。哥哥也出来了,二话不说把小毛从门口拖进了屋,在屁股上打了几下,还踹了一脚。丁香看着一向脾气温顺的哥哥变得如此暴躁,丁香赶紧去护小毛,哥,你这是干嘛呀!孩子也没有错,你拿孩子出什么气啊!这大过年的,你还想不想让咱爸妈过啊!“妈妈,妈妈你听门响了,小虎跑进来,是不是舅妈回来了?丁香拉起小毛拔脚就往外跑,是来了一个人,来人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站在院中央,看到跑来的丁香停下了脚步。丁香的母亲也赶紧跟出去,嘴里叫着,是不是我的好媳妇回来了,赶紧进屋啊!丁香儿!快让嫂子进屋啊!可看到来人,母亲也站住了脚。一秒、两秒、时间似乎凝固了一分钟,母亲才反应过来,上下打量来人,高高的个子,清瘦的脸颊,左右手都是包,这不是自己的女婿是哪个?瞬间女儿丁香受的所以苦难和委屈,一下子涌上心口,母亲转回身招呼丁香,闺女咱进屋吃饭!妈、妈、勇子回来了!你也不说句话!我看见了,我眼还没瞎,扭身进屋了。路勇那声“妈”到嘴边又咽下了。小虎和小毛一前一后跟在路勇的身边,眼睛盯着路勇手里的大包小包。丁香叫了声:“小虎,那是爸爸,快叫爸爸啊!”听到妈妈的话,本来围在路勇身边的小虎拔腿就跑到了丁香的身后。“这孩子,小虎,快点”丁香把小虎从身后往前推,“没事,别吓着孩子,他还不认识我呢。”说着路勇从包里掏出一把玩具手枪给了小毛,又拿出一辆玩具汽车递到小虎的怀里,摸了摸他的头,捏了捏他的小脸蛋,顺势把小虎抱到了怀里。“妈妈,我要下来,你放我下来!”小虎扑腾着小腿,用双手砸着路勇的肩膀。丁香赶紧接过了小虎,对路勇说:“快进屋吧!”

进门,路勇看到丁香的父亲从里屋出来,他叫了声“爸”,可丁香的父亲就象没听见一样,瞪着一双无神的眼睛,透过发黄的镜片使劲盯着路勇,双手拄着拐杖定定地站着。丁香走过来说:“去年冬天中了煤气,抢救过来后就成了这样。”

 “来,路勇,我们哥俩个喝一杯。”哥过来拉路勇坐下。母亲端上热腾腾的饺子嘴里嘟囔着“吃吧吃吧,这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却来了”郝军接话说“妈,你别叨叨了,这大过年的,来,赶紧的,坐下吃吧!”“咱没那好命啊!”说着转身回厨房了,等大家都坐好了,丁香才发现大家一人一碗,唯独路勇面前没有盛饺子,丁香叫了一声:“妈!”然后站起来准备去厨房端饺子。一扭身,小虎端着一碗饺子一歪一斜的走了过来,他把那碗饺子放在路勇的面前,赶紧用两只手捏住了耳朵垂,拿起那辆玩具汽车一溜烟跑到屋外去了。路勇看着儿子,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他觉得眼眶热热的,心里暖暖的。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她们娘俩过上好日子,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下雪了,下雪啦!妈妈!”小虎边喊边跑进了屋,扑到丁香的怀里。路勇也站了起来看着窗外,果然是,他看到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眨眼就铺满了对面的屋顶,这是个好兆头啊,瑞雪兆丰年,路勇心里想。

详细席玲简介

 【作家简介】席玲,毕业于河北政法学院,后进修于河北师大文学院。石家庄市作协会员,赵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赵州桥畔》编辑。发表文学作品及通讯报道80余篇,作品散见于《太行文学》《石家庄日报》《燕赵晚报》《河北工人报》《河北交通报》等报刊媒体。多次获省、市级奖项。

更多席玲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