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小城丁香——(十一)阳光依旧照人间
作者: 席玲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3-24 16:08:38

       昏睡了一夜,第二天丁香早早的梳洗停当,骑上自行车上班了。街上的阳光还是那么的晃眼,新修的国道一直通到了单位门口。有三两个穿着校服的孩子蹦蹦跳跳的从身边经过,马路边上一位大爷穿着桔黄色的马甲在清扫垃圾。他蹬着三轮车哼着小曲儿从丁香身边走过,有束阳光正好直射在大爷的脸上,丁香看到大爷的嘴角一直挂着微笑。

一进办公室,隔壁屋的穆大姐就打招呼:“丁香儿,你来啦,等一会儿不忙了我有话跟你说啊。”十分钟不到,穿了一身花裙子的穆姐摇了进来:“丁香儿啊,家里的事情都处理清了?看你人整整瘦了好几圈,你一定要养好身子,爱惜自己啊,这上有老下有小的,这世上啊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你呀有什么事尽管跟我说,我能帮上忙的一定帮。”丁香站起身来:“谢谢你,穆姐,我还好,没事。过去的事我们就不提了,好吗?”丁香重又坐回到沙发上,若有所思。“丁香儿,这人啊总得向前看,我们邻居有一家也是老婆得病没了,带着个女儿,今年十岁了,你看你是否有意?我给牵个线。”穆姐侧着头用询问的眼光看着丁香。“谢谢你穆姐,我家孩子还小,我暂时还不想考虑这个问题。”“好、好、好,等一段时间再提也行,穆姐悻悻地走出了门。

眼看又要过年了,单位发了一袋大米和一桶色拉油,丁香朝母亲家走去。路上,丁香经过菜市场看到一对夫妻拉着孩子,丈夫手上拎着菜。孩子手中拿着一根葱叶边走边吹。“哎!哎!哎!这人怎么回事,骑车不看道啊!都骑到我身上了!”有个男人喊了一嗓子。可不是,都轧了人家的脚了,丁香赶紧下车赔不是:“对不起啊!没看见,不是故意的,轧疼了没有?碍事不碍事?”“你说碍事不碍事,轧的人家生疼!”一个穿着大红色T恤的男人瞪视着丁香说。“哎?这不是38班的丁香吗?”那个人的声音立马又缓和下来。“我是37班的岳礼,那时在学校,你人长的好看,学习又强,谁不知道你啊!”说着边嘻嘻笑了起来。丁香微微笑了一下;“既然是同学,更应该好好看看,碍事不碍事。”“没事,没事,你看这就是我的临街门脸。进来坐坐吧。”岳指着一个刻着金字的红色牌子,上面写着“海县天通房地产公司”。“嗬,你不简单啊!都开了房地产公司了,祝贺你啊岳总!”丁香想着,以后怎么也得买套自己的房子,所以就跟岳礼多寒暄了几句。岳还递上了自己的名片给丁香说:“以后有用的着我岳某人的,尽管说话,上面有我的电话和QQ号。”丁香骑上车子要走时,岳礼还在后面喊:“有事给我打电话!”

先去母亲那接小虎,一推门,母亲就在厨房屋里喊:“是丁香丁香回来了吗?饭都已经盛好在桌上晾着呢,你娘俩赶紧吃。吃完了,我有事跟你说。”“哎,知道了。丁香边应着边放好自行车进了屋。放下饭碗,母亲用围裙擦着手走到丁香的身边,慢慢坐到旁边的椅子上。“丁香儿啊,隔壁张大娘今天来咱家了,她说她娘家侄子刚离了婚,比你大五岁。有个闺女,他在城建局上班,还是个科长呢!看你有没有意?”丁香没有吭声,把饭碗一个一个摞起来放到水池里,挽起袖子开始洗碗。“问你话呢?这闺女,怎么不吱声啊!”母亲提高了一个音调。“妈,我还没考虑过这件事呢!”丁香把刷好的碗放进碗橱。“不是妈说你,我都七十多了,我还能管你多少日子。你爸的身子骨更甭提了,你哥他连自己的事都管不好。勇子这都走了两年多了,你就赶紧成个家,谁也别指望,不然我到了那边也放不下这颗心啊!”说着,母亲竟然抹起了眼泪。“好了,妈,知道了。见见就见见吧。”丁香甩了甩手上的水滴,低头擦起了桌子。

中午一下班,母亲的电话就打来了:“你张大娘说今天中午你俩见个面。就在你单位附近的喜发饭店里,你俩吃顿饭好吗?十二点准时去啊!他手里拿一本《读者》,人家叫李朝阳。”丁香一瞅表,哟,这不马上就到了吗,十一点四十五。她在镜子跟前匆匆照了一下,用手理了理发帘,赶紧就奔饭店了。

到饭店门口没看到拿《读者》杂志的人,过了十二点又十分钟,丁香就进门找了张桌子坐那等着,盯着门口。十二点一刻,一个穿着蓝色西装的男人挑帘走了进来,头顶发着亮光,“中央没有支援地方,地方自成一体,一边一块平均分配”,肚子挺着。左腋下夹着一本杂志,露着一个红字,好像是读者的读字。丁香站起身来,摆了摆手,那人似乎没看见,兀自在屋中央转了一圈。丁香走上前去说:“你好,请问您是李朝阳吗?”“噢,正是,正是在下。请问你就是丁香同志吧?”他把杂志从腋下抽出来放到了桌上。“咱们今天吃点什么呢?你说吧!”他问丁香。丁香想第一次见面怎么好意思让人家破费呢?就说:“您看着吧,什么都行,别太破费了。”丁香发现他眼睛到蛮大的,叽里咕噜转个不停。他扭头叫着:“服务员,这都有什么主食啊?”一个穿蓝制服的十七八岁的小姑娘细声细气地说:“有面条、馄饨、水饺、米饭和炒饼。”“好,那就来两碗牛肉面吧! “好,来两碗。”那位李科长说完,笑眯眯的对丁香说:“你看够不够,不够再要一碗。”丁香摆了摆手,什么也没说。那位李科长接着说:“我的情况是这样的,我原来的老婆是个高中老师,她闲我没文化,跟学校的一个老师好了,跟我离了,女儿判给了我。李科长若有所思的盯着面条看了几秒钟,瞬即又恢复了笑容。这也不错,要不怎么有机会认识你呢?是吗?你看我们的事情什么时候能定下来?丁香没有正眼看那位李科长,只是使劲咧着嘴角牵强的笑了一下。一摸那碗牛肉面,似乎被烫了一下,赶紧用大拇指掐住了食指的指头肚。

“我的情况是这样,我丈夫去世了,我有个五岁的儿子。”丁香缓缓地说。“那你的儿子一直要跟着你吗?能不能不跟你?”那位科长立马收住了笑容,“不跟我跟谁?孩子已经没有了父亲,还能让他失去母亲吗?”丁香的声调不由的提高了几度。邻桌的人都朝着这边扭头看着。“好、好、好,我到点了,我要上班去了。”李科长说着站起身来,在左边裤兜里摸索起来,继而转到右边裤兜,摸出了三枚一元的钢。接着又在上衣口袋里掏了掏,又掏出两枚五角的硬币和两枚一元的硬币。他把这些硬币统统搁在桌上,抓起那本《读者》对丁香说:“我下午还有个会,先走了。”

 丁香也起身,走出了饭店的门。真是哭笑不得,他不让我带孩子,可能吗?绝对不可能!丁香这样自言自语地告诉着自己。

每次经过那几家手机商店,丁香都禁不住要看上半天。她一直希望能有个最亲最爱的人亲手送给自己一部心仪的手机,可期望中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实现,那个人就离自己而去了。今天当她重又站在那款手机前时,终于决定要自己把它买下。因为今天是自己35周岁的生日,丁香要送给自己一份生日礼物。生活就要全靠自己,记得母亲常说的一句话:世上没有救世主,只有自己救自己。丁香决定从今天开始要快乐的生活,带着虎子勇敢的生活下去。想着她就拨出了第一个电话:“妈,我今天买手机了,您以后有什么事就直接打我手机就行了。”“好,知道了。你今天晚上过来吃饭吧,你爸买了你爱吃的菜,我给你煮面条吃。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丁香的鼻头酸楚起来,视线也开始模糊了,她听不清母亲后来又说了些什么。因为记得自己今天生日的只有母亲和父亲。

一个午后,处理完手头的工作,丁香正给窗台上的吊兰浇水,手机响了。“我是海宾,丁香儿,我要结婚了。”丁香沉默了几秒钟:“嗯,祝贺你!”“你怎么不问跟谁?”海宾问,丁香没有说话,海宾接着说:“是王玉,她得病了,食道癌晚期,已经扩散了。医生说就是动手术也活不到半年了。”丁香问:“那回来举行婚礼吗?我能帮什么忙?”“不回去了,王玉说他喜欢深圳这座城市,她希望我能陪她走完最后的日子。”放下电话,和王玉在一起的日子一幕幕的重又浮现。丁香希望海宾能幸福,希望王玉能找个好的归宿,这样也不错。俩个人能走到一起,丁香从心底默默地祝福着,希望她和海宾的婚礼能延长玉儿的生命,这样的奇迹也不是没有。

详细席玲简介

 【作家简介】席玲,毕业于河北政法学院,后进修于河北师大文学院。石家庄市作协会员,赵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赵州桥畔》编辑。发表文学作品及通讯报道80余篇,作品散见于《太行文学》《石家庄日报》《燕赵晚报》《河北工人报》《河北交通报》等报刊媒体。多次获省、市级奖项。

更多席玲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