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小城丁香——(十二)暮色沉沉
作者: 席玲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3-24 16:14:07

       上班的路上碰到了单位的穆姐,“丁香,听说咱们县南边在建一个叫秋水伊人的小区,不知道可靠不可靠。听说是咱县的一个人开发的,好像是姓岳,不知道你认识不认识。这眼瞅着我儿子就从部队复员了,我的赶紧买套房子给儿子娶媳妇啊!”“行,我给打听打听,看多少钱一平。”丁香想,难道是岳礼?

拿出岳礼的名片,丁香拨通了上面的电话号码。“喂,你好!请问是岳礼吗?”“你是…有什么事吗?显然对方没有听出自己的声音,”那边的声音不耐烦的说。“岳总,你好啊!连老同学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我是丁香啊!”“啊,啊,啊,丁香儿啊!那边的声音立马变了腔调,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也没什么事,就是听说咱县的那个秋水伊人小区,是你开发的吧?有同事想买,问问看房子的质量怎么样?多少钱一平?你就给我交个实底呗,老同学。”丁香也恭维了岳礼几句:“你可真能干啊!岳总,什么时候也让老同学借借你的光发发财啊?”“好说,好说,你介绍来的人我还能亏待不成吗?优惠一定优惠,你让他过来找我吧!只要你信得过我岳某人,有钱咱们大家赚,有好机会我一定告诉你。”挂断电话,丁香没想到这个岳礼还挺好说话,都说“为富不仁”,在这岳礼身上可没看出来啊!丁香在庆幸着还有这样的一个好同学。

隔天,丁香正在单位上班,岳礼就打来了电话:“丁香,你知道吗?邻县有块地皮在转让,我想拿下,可手头又有些紧,不好意思跟你张口,但希望你念在老同学的份上,希望你能入股,看能不能支持我这一把。”岳礼在电话里的声音可怜巴巴的。“你要多少?”丁香问。“八万,算是你的入股,等赚了钱,连本带利还给你,年底还给你分红。就这两三天,你赶紧的吧!”岳礼的声音急切起来。“可是,可是我手头没有那么多钱,只能凑够三万行吗?”丁香诚恳的说。“行,也行,有就比没有的强,我先挂了。”那边岳礼挂断了电话。

丁香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只要能再多筹点钱入股,年底就能分到更多的红利。丁香拨通了同学侯莉莉的电话:“莉莉你好,我是丁香。不知最近你的烟酒商店经营的怎么样啊?生意还好吧?”朱莉莉开店时曾到丁香这拿过两万块钱,当时丁香就那么多钱,全部给了她。她很守承诺的说是一年还清,到时候就还清了钱。“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啊!丁香,我年前刚买了房子,货又压了很多钱,实在是拿不出来啊!”莉莉的声音轻飘飘的通过电话线传到了丁香的耳朵里,丁香听的很清楚,也说的很清楚:“没事,莉莉,我再想别的办法。”丁香忽的想起自己曾经兼职的那家公司,试着拨通了经理的电话:“喂,马经理您好啊!好久不见了,不知最近是不是很忙?”“是丁香啊,你怎么也不来公司了,有时间过来坐啊!你走了,少了一员大将啊,我这都快转不动了。”那边马经理听上去语速适中,话感轻松。看样子,最近肯定生意不错。丁香接着说:“马经理,您看是这样,我有件事想求您帮忙,想借您两万块钱,到下个月就还给您,您看行吗?”那边立马安静了,马经理沉吟了一会说:“丁香,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最近客户很多,资金都快周转不过来了。你急着用吗?要是不急用的话,下个月我一个存折就到期了,到时候给你,行吗?”“好,谢谢您了!不用了。祝您生意兴隆!”丁香苦笑了一下,放下电话,望向窗外。

院里停着单位的几辆轿车,有穆姐的那部红色QQ,有临屋杜鹃的黑色本田,还有不知是谁的蓝色奥迪也格外显眼。

屋里窗台上摆的那盆紫罗兰恹恹的垂了叶子,丁香用手扶了扶它的枝干,可手一松开它旋即又低垂下来。丁香找来一根细木棍和包装绳,把紫罗兰的主干缚在木棍上,用绳子小心把它拢起来,盼望着明天太阳一出来它能抬起头来。可一转身“嗵,哗啦”一声,紫罗兰竟然从窗台上跌落下来。

“信,丁香有你的信!”办公室新来的小伙子小尹把一封信放到了丁香的桌上。落款是深圳市罗湖区。这是哪个?打开看看:

丁香儿你好:

我是海宾,好久不见了,不知你怎么样了?我在二哥这工作挺好的,主要是做电脑。我负责验货什么的,也不怎么累。时间匆匆而逝,上次一别,两年有余,那天分别,总觉得你很累,我想尽自己所能帮帮你,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尽管说。希望你过的好,希望你能快乐幸福的生活。

对了,王玉在这边的一家手机配件厂打工,她会经常过来,我们经常谈起你,照你的吩咐我有照顾她。虎子该又长高了吧?二老的身体都还好吧?我在这也挺好的,只是会想家,想起你家院子里的那颗丁香树,你不是说给我挖一株小的吗?不知什么时候我能得到那颗丁香?

盼,给我回信。

                                    海宾

                                 七月八日于深圳

一个午后,处理完手头的工作,丁香正给窗台上的吊兰浇水,手机响了。“我是海宾,丁香儿,给你的信收到了吗?怎么不给我回信啊?我要结婚了。”丁香沉默了几秒钟:“嗯,收到了,祝贺你!”“你怎么不问跟谁?”海宾问,丁香没有说话,海宾接着说:“是王玉,她病了,食道癌晚期,已经扩散。医生说就是动手术也活不到半年了。”丁香问:“那回来举行婚礼吗?我能帮什么忙?”“不回去了,王玉说他喜欢深圳这座城市,她希望我能陪她走完最后的日子。我想给你说一声。”放下电话,和王玉在一起的日子一幕幕的重又浮现。丁香希望海宾能幸福,希望王玉能找个好的归宿,这样也不错。俩个人能走到一起,丁香从心底默默地祝福着,希望她和海宾的婚礼能延长玉儿的生命,这样的奇迹也不是没有。

第二天一早到单位,丁香就给岳礼通了电话:“岳礼,我只能凑够三万块钱,你看什么时候给你啊?”“那今天下午下班后你过来吧,我在公司等你。”岳礼今天话很少,只说了一句就匆匆挂了。

下班后,丁香把三万块钱小心翼翼的裹了一层又一层,放在挎包里觉得不放心。又找了个不起眼的牛皮纸袋,然后又把牛皮纸袋放到一个塑料袋里,这才放了心,骑上车去岳礼的公司。走进公司的大厅,大厅里静悄悄的,没有看到人。可能是都下班了吧,丁香想。穿过一个走廊,再往里走,看到了经理室的牌子,想必是岳礼办公的屋了。敲了敲门,没人应声,丁香推门进来一看,原来是个里外套间。外屋摆着一个樱桃红色的老板桌,桌上摆着一个超薄的液晶电脑,旁边还有一只展翅飞翔的黑色雄鹰。里屋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岳礼照常穿一件红色的格子T恤,圆团团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镜片后面那双鼓起的金鱼眼立马有了光彩:“丁香儿,你来了,你看我,中午喝多了,一直睡到现在才起来。你不来,我还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呢。来来来,赶紧坐下,喝口水。”岳礼走到门边轻轻关上了门。“不坐了,我把钱给你就走了,我还得去接孩子呢!”丁香从兜里往外拿钱。“不急,不急,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坐会吧!”岳礼起身挡在了门口。“好吧,那就坐5分钟,我们是不是还要打个收据啊?”丁香问岳礼。“打什么收据啊,以后有钱咱们一起赚。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我们不分彼此。”说着岳礼靠了过来,那张混合着酒气、烟油味的嘴巴朝丁香的脸上拱了过来。丁香赶紧从沙发上站起身,抓起书包就往门外奔。“丁香儿,丁香儿,你别走啊!我喜欢你,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欢你了。你就陪陪我吧!我心里也很苦,老婆跟我说不着,没有共同语言,她一天到晚就知道打麻将,花钱。你今天就陪我一晚吧!你要多少钱,我给你。”岳礼抓住了丁香的胳膊不放,整个人都压了过来。丁香使尽浑身的力气用皮鞋的后跟猛蹬岳礼的脚尖,岳礼这才松了手,趁这当儿,丁香一转身拉开门跑了出去。

跑到大街上,暮色已经完全笼罩了小城。丁香看不清对面的人和车,站在街角的风口处,好像有沙子吹进了眼里,泪和着风沙不听话的滑出了眼眶。“豆腐,卖豆腐——梆、梆、梆”一个卖豆腐的老人敲着梆子,拖着长音,从丁香的身边走过。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男人,左手拄着木棍,右手端着一个破搪瓷缸。走到丁香跟前,嘴里嘟嘟囔囔地说着:“可怜可怜吧,给点钱花吧。”丁香的眼珠都没转,还定定地站在原地。

详细席玲简介

 【作家简介】席玲,毕业于河北政法学院,后进修于河北师大文学院。石家庄市作协会员,赵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赵州桥畔》编辑。发表文学作品及通讯报道80余篇,作品散见于《太行文学》《石家庄日报》《燕赵晚报》《河北工人报》《河北交通报》等报刊媒体。多次获省、市级奖项。

更多席玲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