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越界下的文化散文气象——评说刘涛《风骨里的血脉》
作者: 孟德明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3-24 20:17:06

    文学评论家李林荣搞了个2016年度散文述评,发表在《光明日报》上,题目是《杂花生树影婆娑》,文章里有这样的话:“跨进2016年的散文创作,扑面迎来了一彪越界而入的生力军。”我就想到了我们身边这位“杂花生树”的青年作家刘涛,他的著作《风骨里的血脉——燕赵图谱中的北朝美学》在2016年正式出版,我认可他就是这样的生力军。

  
  在阅读刘涛的专集时,我是带着几分新奇的,逐渐地我头脑中会生出三个概念:历史学术著作、文化散文和诗集。前两点好说,后一点界定为“诗集”,我的解释是,这部作品的诗性是不能为我们忽略的,它是如影随形的。正是三者的结合,构成了这一部颇有特色的文化散文集。
  
  越界:让文学增添别样风景
  
  我喜欢把写作说成创作,我以为这样才会增加难度,让作品的技术手段既不重复自己,也不因袭别人。这无疑是个挑战,是个课题,许多人就会望而却步。眼下的情形是,多媒体时代,很多人对于资料有了依赖,对于现成的写作路数学会适应,所以,我们看到的多是似曾相识的作品,人人都会写作,未必是好现象,它会鱼目混珠,破坏来之不易的写作生态。所以,我们一直期待新的面孔展现,哪怕它是探索,是生涩的,也是可贵的。
  
  说到散文创作,我想起有个作家格致,她是积极的拓荒者,如今也是勇敢前行的作家。记得前些年人民文学奖给格致颁奖辞里说:“格致是近几年突现的新锐散文小说的代表。其作品与传统散文相比有着明显的变数。其提升了散文审美上的难度,同时也加大了对于散文认识上的难度。”评论家张守仁更是击节鼓掌,赞扬道:在散文界,“格致的出现是一个事件”。格致的叙述总是回避人们习以为常的故事,而是从心灵深处的游移、矛盾中切入,让散文创作出现一种新的可能。
  
  接下来就说到了青年作家刘涛。刘涛的写作很有时间上的穿透感,他时而古代,时而当下,寻找古代文明与当代的对接,让历史和今天有了很好的比对。这种时空的有机转换正好形成了他的写作特色。刘涛有两个身份:诗人和历史学硕士。这样的表象标牌很有意味,正好为我们切入他的作品竖起了风向标。在上篇《以一个尘封的民族“美”的名义》里有这样的话:“他们没有经过中原帝国那种细水长流式的沉淀,却有着和中原帝国一样的政治抱负,自然只能采用激素注射式的临床疗法。相比之下,这些措施的实施也许过于强暴,但是对于那些骨子里仍残留着守旧思想的鲜卑贵族来说,急病需猛药,没有足够的精力去系统地予以规划和治理了。”这样的句子,也为鲜卑人的快速崛起定下了基调,历史中常常是勇猛战胜传统的文明,而彰显着别样的文明。在从写作技巧上说,这样的句子是诗句?是议论?还是抒情?你很难界定,最后只好归入文化散文里。刘涛的身份正好驾驭这样的内容,从而显现出他的创作品性,展现出他的优势来。
  
  诗人的身份,让刘涛的作品离不开诗性。那,在这样的一部作品里,他又是有着怎样的展现呢?翻看这样的作品,我感觉刘涛是在下一盘险棋,或者说自觉接受一份挑战。在每个章节的前面,他都会写一首诗,这形式很新颖,也为每个章节界定着基调。在这样的基调上,摊在刘涛面前的史料必须经过另外的一番营造,就是我们所说的意境,他时而宏阔,放眼世界历史进行参照,或者局部予以展开,放大一段事实。如此,这部作品就有了全新的格局。
  
  诗性的品质是意境。那么,摆在刘涛面前的重要课题既要完成历史解读,又要进行诗学的“意”与“境”的渲染。他迎难而上,在严谨的史学面前,施展着他特有的“小乖张”,从而使历史意义的解构变成了他笔端的升腾、渲染与想象。“当南朝被世族的靡靡之音所笼罩时,是拓跋的北魏拯救了华夏精神。他们不仅医治了北方历年战乱郁结的创伤,还为汉文明的疗愈输血、接骨,注入那些新鲜的能量。”他的诗性表达,让北魏的历史成为大融合意义的汉文化就这样有机地传达给读者。哲学是多角度的、历史是唯一的,而当遇上艺术形式时,它才会作用于人,或诗歌或小说或散文,让哲学和历史开花结果。而刘涛正是完成了一种最难得的诗学表达。
  

  端庄:当艺术站在在历史面前
  
  这些年,各种艺术都热衷于对历史的解读,积极意义是让沉睡的历史再次焕发活力。“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前人把历史看得无比重要,更是看重了它的教益,一切历史都是人类史,是为了人知“得失”,政客知“兴替”,要人们自觉遵从社会规律。当然,我们还可以从文化层面解读。历史变迁演进,确实是长河微波,是数千年的积淀,形成了一个个文化现象。
  
  令人遗憾的是,一些人打着艺术的幌子,刻意扭曲历史、戏说历史,尤其是一些小说和电视剧是始作俑者,尽管也赢得了一点掌声,却让人莫衷一是,迷失了历史真相,错位了价值观。它的后患需要很长时间的平复。
  
  历史是一个折射镜。从不同层面,就会有不同的色彩与音响。《百家讲坛》主讲付小凡先生主讲一次明史和心学家王阳明,去年我采访他关于他的哲学专业与历史的关系,他的回答让我有些感慨,他说他与历史学家有着不同的身份,历史学家是考证历史真伪,而哲学家却可以借用这些史料,进行哲学辨认与思考,找出规律性和指导性的东西。哲学家如此,作家、诗人同样可以品尝这份历史“蛋糕”。
  
  首先,刘涛的《风骨里的血脉》本身就有着史学意义。南北朝是一段对于我们来说有些陌生,有些驳杂的历史时期。北魏(386年—534年)是鲜卑族拓跋珪建立的北方政权,也是南北朝时期北朝第一个王朝。它的兴盛具有奠基意义,此后的隋唐都在这里孕育萌生。而了解这一段历史是需要层层剥笋的功夫的,弄不好就会被我们解构得支离破碎。刘涛正是从难入手,选取了这一神奇的时期。他从拓跋氏的发展、兴起到壮大自身,入主中原以及影响整个中华文化的方面,给予整个神秘民族以正确的历史观照,资料丰富,线索清晰。所以,我们说,这部书是有着很高的史学价值的。
  
  刘涛的创作目的显然不在于此。他更希望独辟蹊径,做自己的艺术表达。纵观他的行文,整个布局是诗性的,而体现的结果又呈现出文化散文的姿态来。他的创作是端庄的,严谨的,既有历史沉思,又有艺术渲染。可以说,展现出了文体写作的新气象。
  
  诚然,作家刘涛还很年轻,有的是经历与履历,这又是笔艺术财富。既然是创作,无论是语言上,还是与当下地理意义的“接地气”上,他还有着很好的拓展空间。我们期许。
详细孟德明简介

【作家简介】孟德明,八十年代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中文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廊坊市散文学会会长、廊坊师院文学院客座教授。

        致力于冀中地区历史文化研究和散文写作。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散文百家》《解放日报》《当代人》《岁月》《辽河》等发表作品300篇,《壶口:倾听与倾诉》《从易水出发》等入选保定、盐城、济宁等多地高中语文试卷,多篇入选《我最喜爱的中国散文100篇》《全国报纸副刊年选》《人民日报2012年散文作品年选》《小品文选刊》等版本,获全国第四届冰心散文优秀奖。代表作有《奔跑的榆》《有柳依然》《苇淀上空有片云》《张嘎堵了谁家烟囱》等。其散文被称为“新荷花淀写作”,2014年3月29日廊坊师院文学院举行作品研讨会,著名作家、评论家韩小蕙、李晓虹、尧山壁、苗雨时等参加,活动消息在《人民日报》《文艺报》《光明日报》《河北日报》数十家媒体刊发。2016年,“新荷花淀写作”研究由廊坊师院文学院申报被列入省社科基金项目。
    已出版诗集《孟德明现代汉诗选》《一地阳光》和散文作品集《在文化树下喝茶》等。
更多孟德明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