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那年,我偷吃了
作者: 付素丽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3-30 20:34:07

           藏在心底里的秘密,密封久了,倘若当着许多人说出来,就是一种解脱,一种愉悦,也是一种幸福。 
  有一年的正月初三,我兴奋地抱着儿子回娘家拜年。上午的时候,二哥忙里忙外地不断的往桌子上摆菜,直到桌子上再也盛不下,他才坐下来。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围坐在一起,面对餐桌上的鸡鸭鱼肉却无从下筷。望着二哥满面欢心的神情,压抑在心底的那那件事,终于涌了出来—— 
  我端起一杯酒,对二哥说:二哥,对不起!有一件事我一直瞒着全家人。今日我就解开母亲当年冤枉你的那件事,还你个清白吧。” 
  二哥被我的话弄得很茫然,他疑惑的看看我又看看其他人,别人更是不解,都笑我说,你这是唱的哪出戏?母亲也瞪着一双日渐浑浊的眼睛看着我。 
  我从小就有一个毛病,就是如果肚子饿了会饥不择食,先填饱肚子再说,等到正式吃饭时间就会跑出去玩了。
  大约是我七八岁时,刚出正月,那一天是正月十七,我从学校回来,肚子饿的咕咕直叫。我喊一声没有应答,就径直跑到厨房里找馒头吃,掀开锅盖,箅子上只有一个玉米面饼子,我记得早上母亲还让我们吃馒头呢,怎么现在锅里什么也没有呢?会不会是放在瓮里了。我开始掀瓮盖,第一个盖在瓮上的盖子是母亲用秫秸扎成的,一掀,没有。第二个瓮盖是水泥板,很沉。我慢慢的把水泥板向一边移动,眼睛往瓮里看,甜甜的一股碱面钻入我的鼻腔。我把瓮盖又向一边挪动了一下,直到能伸进一只手。一个白白胖胖的馒头被我拿了出来,我又使劲儿把瓮盖挪回到原来的位置,这样不容易被母亲发现。馒头有了,如果再来一块母亲腌制的咸猪肉,那才是最丰盛的午餐了,我开始在厨房里寻找肉瓮。厨房里的盆盆罐罐有七八个,有的用秫秸编制的箅子压着,有的是用水泥板压着,还有一个是既盖着箅子又用砖头压着的黑色粗糙的瓮,我决定掀开这个看看,等我把三块蓝色的砖头取下来,掀开箅子时,一股肉香就飘了出来,使劲吸一下鼻子,往肉瓮里瞧瞧,胳膊伸进去右手正好能触摸到上面的那层猪油,有几块方肉没有被猪油遮盖住,还有一块没有肥膘的肉疙瘩吸引了我,我也不用筷子,直接抓了上来。 
  等我刚盖上箅子来不及压砖的时候,就听到院子里叮叮咚咚的脚步声。我从厨房探头一看,是二哥。他也从学校回来了,哥哥看我在厨房里磨磨蹭蹭,以为我是帮母亲做午饭。他扔下书包就去东边的屋子里了。哥哥走了,我开始吃馒头与咸猪肉。 
  馒头被我从中间掰开,把没有一丝肥膘的肉用刀切成短短的三条放在掰开的馒头中间,然后又合上,开始大口大口的咬着吃。馒头不软不硬,口感好极了,香香的甜甜的从我的舌尖上跑到胃里慢慢的去消化去了。就在我快要吃完的时候,母亲的声音从院子里传到厨房里了,吓得我赶紧把剩下的馒头放进我的衣兜里,又把手上沾着油的手往厨房的门框上蹭了蹭,这样不至于被母亲发现我偷吃。 
  母亲从街里的井台上挑了一担水回来了,她把挑着的两桶水稳稳的放平,看我在厨房里,就问我是不是肚子饿了,我说是。母亲让我出来,她要为我们做午饭。 
  不用说,那天的午饭我没有吃,因为肚子早就饱了。第二天母亲发现门框上的猪油,问我们兄妹四个,是谁偷吃猪肉了。两个哥哥和妹妹当然不会承认,因为他们没有偷吃。我也不肯承认,反正母亲也没有证据。后来母亲怀疑是二哥偷吃的,把他骂了一顿,说他不诚实。我那个时候总觉得母亲看我不顺眼,老是骂我,我不敢承认是我偷吃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我把偷吃馒头与咸猪肉这件事讲出来之后,全家人开始调侃我,说我小小年纪制造了一个冤案,害的二哥被母亲骂。 
  这时,二哥站起来对我说,罚你喝酒,终于你现在为我洗涮冤情了。母亲打断我们的话说,我早就忘记了,谁还记得这陈谷子烂芝麻的小事。二哥也接着说,是啊是啊,我一点儿不记得母亲骂我的事,妹妹与大哥也说,我们也不记得有这事。 
  母亲说,那时候,家里穷,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上馒头才能买点肉。你们的父亲在县城上班,你们姊妹四个都上学,我一个人要家里地里的忙,脾气也暴躁,动不动就骂你们。尤其是你,母亲叫着我的名字,就你最倔强,每每你做错事批评你事就跟我犟嘴,越是这样我就越是对你生气。现在想想觉得很对不住你。 
  母亲,是我小时候很任性总是惹你生气,我还记得有一次你带我去棉花地里种豆的事吧,我把一棵棉弄折了,你狠劲骂我,我那个时候任性的竟然把兜里的豆种全部撒进了棉花地,我还跑到一个土堆旁大哭,我觉得自己满腹委屈。 
  当我承认了一件隐藏在心底的错事,又顺势挖掘出另一件任性不可理喻的错事时,母亲摇摇头说,我不记得了,不记得了。 
  曾经的不诚实任性,是我面对自己的母亲,而这世上,只有母亲是不会计较自己孩子所犯的一切错误的。 
  而做儿女的并不能理解母亲当年的暴躁与无奈! 
  也许,唯有这理解,就是长大,就是成熟,就是孝心了。

详细付素丽简介

【付素丽简介】付素丽,女,笔名苏璃,河北省石家庄人,小学高级教师。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有部分作品发表于《散文风》《东方散文》《未央文学》、京津冀文化网等报刊、杂志和网站。

更多付素丽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