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爱的温度
作者: 付素丽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3-30 20:35:13

         当夜晚的露珠轻柔的落在玫瑰色的海洋上时,曾经的爱已经在海底沉没了,依梦开始对我讲她的情感故事。

感情的事,对于女人来说,好长时间走不出阴影。曾经两情相悦,我相信子涵是爱我的。若不然,为何他那般对我情意缠绵。及至他跟我分手半年之久,我都不相信他会真的舍弃我。有一次他打电话请我喝咖啡,我以为他回心转意了。我脉脉含情地问子涵“还喜欢我是吗?”不是”他决绝无情的话傲然甩来。知道吗,苏璃,那一刻,我真想跑出茶屋被车撞死。女人喜欢谎言,男人需要理智!“你是不是是因为孤独寂寞吗才喜欢我?还是工作上的压力需要拿我宣泄?”我歇斯底里的质问子涵。他长时间的沉默。

是该毫不留情的舍弃的时候了,那一刻,我不再犹豫,从随身带的包里取出我们两个人的照片,毅然决然的撕碎了。我一直珍藏着,无论去哪里出差,只要有空闲的时候都会拿出来看看我跟这个清瘦俊气的男人在一起幸福甜蜜的恩爱照。都说男女之间的恋情,谁先动情,谁就会被第一个淘汰出局。我不相信,知道轮到自己也痛在肺腑。早知现在他这般无情,就不该当初同情他安慰他鼓励他!后悔的话再说也没用,拿得起放得下才是君子。可我只是一个小女人啊,苏璃,知道吗?我觉得自己很贱,我对他表白我的爱,他却轻视我,我还是满怀期待。你说我是不是很傻,总认为自己没有爱错人,总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就算是错了,也不敢面对。依梦的话里既有自责又带有一些愤懑。

如果不是因为他,或许我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当时他很落魄,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们彼此同病相怜,我把女人的满腔柔情都给了他,安慰他,鼓励他勇敢面对坎坷。他很感动,于是我们开始约会。你看我也算得上是一个美人吧,这身材这脸蛋这气质这身高,依梦一连说了几个“这”似乎对我控诉子涵的有眼无珠忘恩负义不知好歹自私无情。

至于子涵吗,很男人气。深沉,历经沧桑,清瘦帅气,处处透露着稳重干练。依梦在说她爱的那个男人时,眉宇之间荡漾的全是柔情。苏璃,我不相信这世间会有真爱了,想当初,他一天几十个电话给我,我们之间总有说不完的话,他说他真真切切的喜欢上我了。

感情需要时间培养,更需要甜言蜜语浇灌,还需要在一起慢慢的磨合。曾经的我们,每个礼拜天都会在一起,他无怨无悔的为我做爱吃的汤菜,不让我插手,宠着我娇惯着我。苏璃,我相信这就是真爱,我们彼此给予着对方心灵上肉体上的。

爱情是事业的源泉,那一年,因为爱情的滋润,他的事业如日中天。而我,也被上司嘉奖屡屡升职。我们计划在这个城市买房买车,我肆无忌惮任性的挥霍着他对我的关爱,我以为爱情很容易得到。

有一段时间,我对他很任性,甚至自己因为工作压力对他发脾气。他说,任性的女人不适和我,我需要无助时女人的鼓励,孤独时女人的陪伴,失落时女人的宽慰,寂寞时女人的柔情。男人有钱了需要显示自己,情人对他们来说就跟小孩子玩过家家,高兴了玩,恼了散伙。无论我怎样恳请他原谅我的任性,他都置之不理。最终搁不住我穷凶极恶穷追不舍,问他为什么这么快就放弃我们在一起所付出的感情,他竟然说心累了。

苏璃,这就是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爱吗?既然他不能容忍我的任性,干嘛不早放弃我,如果没有开始,就没有我这样一再的求他原谅的过程,在这个我已经熟悉习惯的城市,我多么渴望有一个我爱的爱我的男人。朋友们为我介绍的对象,不是我看不上人家,就是人家看不上我。我只想随便找个男人把自己嫁掉,可是很糟糕,每次见面我都希望那男人中带有他的影子。我最后一次问子涵:“你爱过我吗?”这次我用“爱”而不是喜欢。“从来没有。”他的回答让我窒息。

依梦讲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了。我安慰她说:“过往烟云,浮华虚梦。当爱的温度降低的时候,不要再用烈火去炙烤,一切随其自然,爱不是一厢情愿,也不是死缠烂打,不要为消逝的爱情叹息,要正视关注你的那些人。梦终究要醒的,爱情不是索取,而是给予,想想他曾经给予你的那些美好的。爱情不是春梦,也不是痴望,既然你们无缘走进婚姻的殿堂,何不好聚好散。“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干巴巴的,陷入爱情中的女子,岂是我这只言片语就能化解的。

时间是治愈爱情损伤的良药,等你遇到下一个你爱的爱你的男人时,你会从这段感情中走出来的。我对泪眼朦胧的依梦说。

详细付素丽简介

【付素丽简介】付素丽,女,笔名苏璃,河北省石家庄人,小学高级教师。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有部分作品发表于《散文风》《东方散文》《未央文学》、京津冀文化网等报刊、杂志和网站。

更多付素丽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