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涿鹿杏花春
作者: 张文玲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4-18 11:15:36

    涿鹿,我是第二次来探你!第一次是参加河北省散文学会的活动,这次,是参加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的活动。
   “北京西七环”,确实,你离北京很近,但你与北京又有天壤之别。北京是高楼林立,车水马龙。涿鹿,你则是四面环山,空旷幽静。在矾山镇,无论站在哪,放眼远望,都能看到巍巍青山相连相接。那青是那么深长悠远,那么幽冷,那么肃穆。在三祖帝都庄园的观景台上,甚至能看到一角雪山。为此,好多会友争论不休,有说是雪山的,有说是白云的。它如云一样白,如云一样挂在山巅,但它没有云的轻浮,它厚实,沉稳。第三日,坐在返程的大巴上,答案才得以揭晓,那真是雪山。雪山离我们越来越近,让一车人兴奋欢呼,搞得赵毓志按捺不住,搬起“长枪”跑到司机旁边奋力抓拍。
    第一次来涿鹿,我被那铺天盖地的绿惊呆了。这次来是4月17日,农历三月十一,我们那里已是绿叶成阴子满枝,这里却是柳树正黄,荆枝萌绿,春神大梦刚醒。靠近鲍家口高速口时,山上出现了桃花,果真是“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啊。再朝前驰骋,山上出现了杏花,粉白粉白的。
    张家口这里怎么桃花与杏花同开呢?不是二月杏花三月桃吗? 
    疑问尚未解开,那漫山遍野的杏树就让我们目不暇接了。车窗外,路两边的山,高大巍峨,远处的山,连绵不断,但无论是触手可及的山,还是远山,都盛开着杏花,真真是“漫山遍野”啊,一时间,杏花白成了山以外的全部,占据了我们的视野,我们的身心。啊,杏花,你以海潮涌动的形势,以海浪呼啸的姿态,展示了张家口的春天。
    4月18日吃早餐的时候,会友王新芳一把拉住了我,“你一张照片,堪称经典。”可不是,走在狼洼民俗村小巷里,穿着件裙子的我,缩头缩脑、双手抱肩,可不是春寒料峭的最好诠释吗?
    涿鹿杏花,你不畏春寒,傲然绽放,你是张家口的报春花!张家口的春天来得晚,但张家口的春天,一样欢实,一样昂扬有力,漫山遍野的杏花白、杏花海就是明证!  
    上网搜索,在中国经济网-河北频道可见《涿鹿打造全国最大杏扁加工集散地》的报道。在人民网中国地方领导在线也可见《蔚县人民的摇钱树――杏扁》的报道。看来,两县的杏扁产业都很发达,这才使得张家口获得了“中国杏扁之乡”的称号吧。
    第一次来涿鹿,在丁玲故居附近,看到了累累葡萄挂满枝头的壮观景象,知晓葡萄产业是涿鹿的支柱产业。当然,我也早就听闻怀来的葡萄节游客众多。
    有葡萄产业与杏扁产业均可与别地媲美,足见涿鹿农业大县的实力!诗人多是美食家,苏东坡说“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李白说“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倘若苏东坡与李白有幸来涿鹿,品到葡萄美酒,吃到美味杏扁,不知还要吟出何等的好诗来。
    4月18日下午,在涿鹿合符坛公园里,除了被天高地远的空旷感所震撼,我更庆幸自己认识了一种花。只一暼,我便再也无心去看那壮观的合符坛,直接奔向那一片花树。与漫山遍野的杏花白不同,这种花十分艳丽。我脚步急切,脑子里只有一个概念,“这是什么花”。那紫红色的花托,那红褐色的树枝,似曾相识,杏花吗?可是抵达第一天就去看了狼洼村的杏花,与别处的杏花相比并没什么区别啊,而眼前的花是复瓣的。山上的杏花已经开过数天,失去了红晕,只能呈现杏花白,但这片花开得正好,那红色的花苞是那么鲜艳,那绽开的花朵,白中带红,煞是靓丽养眼。莫非是梅花?纵然涿鹿节令迟迟,杏花既然开了,梅花就当谢了啊。
    我用力折下了一枝,找到了“大部队”,请教了袁学骏会长、张华北老师、好多会员。有说梅花的,有说杏花的,有说海棠的。待到回到宾馆上网搜索,发现它名为“杏梅”。“杏梅为杏(或山杏)与梅的天然杂交种,既包含杏的性状,又包含梅的性状。杏梅是一个值得推广的梅花品系,其优点在于:杏梅的花期大多介于中花品种与晚花品种之间,若梅园植之,则可在中花与晚花品种间起衔接作用。杏梅生长强健,病虫害较少,特别是具有较强的抗寒性,能在北京等地安全过冬,故是北方建立梅园的良好梅品。”  
    北方干冷,梅花难以成活,这真是北方诗人作家的不幸。我平生足迹难以到达南方,梅花开时正是忙活过年之际,难以抛下家人远走赏梅,至今未见南方梅园实为我人生憾事。2014年春节我去石家庄植物园看了梅花盆景,只觉瑟瑟可怜。既然杏梅算是真梅之余的梅花系列,那就算我赏了一次梅花吧。
    返程途中,司机师傅告诉我们,山上那开着桃色花的树,不是桃树,是另一种树。可惜我没记住名字,也罢,且为下一次旅程留作悬念吧。
    涿鹿,这次你让我领略了春寒,那晚的绕花,大家是喊着“下刀子也要去赏”的口号,裹着宾馆毯子冒雨欣赏的。来时的车上,看到张殿珍竟然穿着棉服,我还笑她,直到在矾山冻得瑟瑟发抖才知殿珍有备而来。殿珍慷慨相借的风衣,我用力才能勉强拉上拉链,我毫不犹豫裹在了身上,春寒可畏啊。
    但纵然如此,涿鹿的杏花海让我饱尝了春意,春潮来了花就要开,风雨是挡不住的!
    那绕花起初看时,只见四五个宛如灯笼般的光环慢慢地绕来绕去,并不出彩,到高潮时,铁花摔得满院都是,犹如烟花在院子里炸开,十分壮观,这时你方才能够充分感知绕花的魅力!
    涿鹿,有机会我一定还要再来探你!

详细张文玲简介

【张文玲简介】张文玲,女,1975年生,供职于曲阳县委办。现为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副秘书长、河北省作协会员、河北省音乐文学学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采风学会会员、曲阳县民俗文化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曾出版散文集《脚下草青青》(获保定市“五个一工程”奖),有多篇散文在《中国教师报》《保定日报》《保定晚报》《荷花淀》《保定电视报》《莲池周刊》《当代人》《燕赵晚报》《燕赵都市报》《石家庄日报》《廊坊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有多篇散文、诗歌在省市级征文大赛中获奖。歌曲代表作《七年之锁》。

更多张文玲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