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莫问奴归处
作者: 付素丽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4-25 18:36:33

       春子在她四十多岁的时候开始变得多愁善感。她总觉得自己活的很憋屈窝囊,可是又舍不下自己的孩子。她好多年都不看书也不会写字了,这天不知怎么就想起来上高中那年在日记本上曾经摘抄过一首词。那首词的内容竟然清晰的印在脑子里。“不是爱风尘,似被前身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这首词从口里说出来后,她竟然有些神思恍惚了。

 
       眼看着街道上的树叶一片一片往下落,昔日青翠碧绿的画面逐渐枯萎凋零,春子的心就惆怅了,风景与心情有关吧,看什么无精打采吃什么都是索然无味的,人都说难得糊涂的好,可是现如今的她想清醒的为自己活一回。极力克制压抑在心坎上的那些痛苦的往事不想,偏一些画面就跟演电影一样,一幕幕跳了出来。她恨恨地跑回家抽出一根长长的竹竿把遗留在树上的叶枯叶一股脑的全敲下来,冲着街道上的杨树神经质的大喊一声:去死吧。
 
        她常想着,有一天自己真的承受不住了她会以什么样的方式与自己道别。
 
       来年茉莉花开的那天,嗅着清香扑鼻的花,琉璃瓦的房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春子又回到了昨晚与赵初墨的争执中,如往常一样,她的不善言辞惹得赵初墨对她一阵暴打。总是噩梦不断,二十多年的时光月色压的她透不过气来。
 
       当她醒来时,杨昌然已经在她身边了。
 
       春子惊诧地问:“是好是坏”
 
       杨昌然笑道:“好像电影一样,你二十多年来都未曾与我亲近过,忽然就在前天,你说要来市里见我。”
 
       春子忽然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轻轻的拉住他的手说:“对不起,我打扰你这么多年的平静了。”
 
       昌然紧紧抱着春子说:“你还是二十多年前的味道。”
 
       春子伸出手,“昌然,把那封信还给我吧。”
 
       昌然犹豫了一下,看春子又出现了二十年前那决绝冷漠的眼神,他想离婚娶她的心瞬间塌陷了。
 
       春子从酒店出来,木然地走向樱花公园一处僻静的角落,她从信封里抽出写给昌然的那封信,那是她在赵出墨打着呼噜熟睡之后一封没有标点符号的信,那一晚,她再也承受不住压在她身上八千多个日夜的重担了。她偷偷起床,走到客厅里,打开电视开着,即使赵初墨醒来,也只是以为她跟往常一样睡不着看电视。
 
       她一字一句的写道:“赵初墨一开始心里就装着別的女人  别人心里沒他   他得不到别人就和我订婚  他欺骗了我的感情  以前你喜欢我我不理睬你  因为我整个心都在他那  直到现在他也沒有真心待过  我我恨他玩弄我的感情  以前你苦苦哀求我约我见面  我不答应  因为我的內心痛  赵初墨把心全部给了別的女人  他对别的女人和其他男人生的孩子都超过了自己的亲生儿女  他待我们母女太残忍了  你知道那年女儿离家出走的原因吗那年他想去管別的女人  我没让他去  他冲孩子撒气  他打儿子打的可狠呢  女儿去挡他  他反过来掐女儿脖子女儿受不了了这种打击去河边寻短见  幸亏遇见^个好心人拦住沒出事  可是女儿心里受了刺激便不愿待家  女儿走后我伤心极了  我没明没夜找孩子   他这个父亲却不着急找孩子  还是找别的女人  他是个伪君子是个禽兽不如的卑鄙小人  他听别的女人的话在家对我实行家暴   他太心狠了  我现在对他恨之入骨  如果不是因为孩子我早跟他离了  我现在越来越后悔当初不该拒绝你   你现在在市里闯大业  你的两个大伯都在市里都挺有本事  你有一个大伯有一千多万  你在市里创业就是因为你家的亲戚有本事   不过你也是一个有头脑的人   否则别人再帮你也不成才   你是一个性格直率的人  为人处事很大方不小气不斤斤计较   我以为你到了市里会忘掉我可是你没有   你现在经常找理由一个人回来   以前你约我时我常拒绝你   可是现在我在赵初墨的心里一点地位也设有我內心很苦闷   我现在好伤心好难过  好后悔当初没有听父亲的话跳进火坑  几十年来我不离婚忍受着他的家暴完全是因为孩子........”
 
      春子写到这里的时候就听到卧室里传来赵初墨睡醒后的咆哮:“春子,死到哪里了,给我端一杯水。”春子急急把信纸折起来。
 
   第二天,春子让在昌然手下工作的孙建斌把信捎了过去。
 
       “春子,今天别回去了,今天就我们一起好吗?”“恩,怎么度过”春子问昌然。
 
    "你说呢”昌然的眼光温柔的脉脉的注视着春子。
 
    “哦,我不知道”四十多岁的春子脸红了。
 
       "要不我们就在这里坐一会好吗?”春子垂下眼睑,她的心扑通扑通直跳。
 
       “我们还是先去吃点饭吧,早饭没吃,有点饿了。”昌然转身就走。
 
        “等我”春子站起身来跟在男人身后。

        昌然开车带她来到一家饭店,落座之后服务生过来,把菜单递给昌然。他给了春子让她点。春子从来没有在这样弥漫着暧昧与浪漫的场合跟男人吃过饭,她把菜单递给昌然说“你自己看着要吧,我不太饿,现在才十一点,不到吃饭的时间,再说刚才因为你走的快我急着追你,脚扭了一下,有点疼,没有心思,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还是你点吧”
 
        “谁让你穿高跟鞋,一会儿把它扔了”昌然心疼地看着春子。
 
        他们两人要了两瓶啤酒,两份菜两碗蛋皮粥,昌然让春子再要自己喜欢的菜,春子没有。她说可以了,两个人吃不了的。昌然给春子到了一杯啤酒然后自己也到了一杯。“来,春子,为我们错过二十多年的时光干杯”,昌然一饮而尽。看着自己杯中的啤酒,春子有些木然。不知道要不要喝,自己从来不喝酒的,一喝就头晕。
 
        “昌然,我可以不喝吗?”“哦,你看着吧。”昌然温情脉脉的注视着春子,他从认识春子起就不勉强春子做不喜欢的任何事,包括对春子的爱情。
 
        春子看着那个男人的眼睛看着那个男人用这样柔柔的眼光注视着自己,她觉得自己的眼睛雾气很重了。她端起酒杯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嘴里却在不停的哈着气。
 
        “哦,好苦的,昌然,还喝吗,我陪你喝好吗?”春子自己到了一杯,咕嘟咕嘟的又喝了下去。
 
        昌然不再劝她,自从他看了春子写给他的信,这个耿直要强的男人就开始恨自己当年的懦弱,如果当时再坚持,就不会有现在春子的生不如死。想到这些,他又要来两瓶啤酒,就这样陪着春子在酒杯里怀念曾经的过往。

        春子不清楚自己到底喝了几杯,只是觉得肚子涨涨的但是又不想吃饭。
 
        “昌然,昌然,我想你了?”春子起身搂住男人的肩头。
 
        看着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人,这个虽然失去了往日妩媚秀丽的女人,但他内心深处依然爱着她,这是他的初恋啊。他毫不犹豫的搀扶着春子走进一家酒店。
 
        月光透过落地窗照射在春子身上,春子傻傻的望着昌然,附在他耳边悄悄地说“我愿意给你。”
 
         “春子,我不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庭,你会后悔的。”昌然自责。
 
         “不会,我已经很知足了。我只想让自己这一生不留遗憾。”春子语气很坚决。
 
         这一次是春子毫无悔意的背叛自己那个经常会对她施暴的男人。她觉得自己值了,她从酒店出来之后给昌然发了一条简讯:“不是爱风尘,似被前身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详细付素丽简介

【付素丽简介】付素丽,女,笔名苏璃,河北省石家庄人,小学高级教师。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有部分作品发表于《散文风》《东方散文》《未央文学》、京津冀文化网等报刊、杂志和网站。

更多付素丽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