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昨天不堪回首
作者: 王占环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6-5 9:27:23

    有一天早晨,我开车去上班。路过道口,见几个人在等车,显得很随意,很悠闲。我停下车子,问他们“坐车吗?”“不做,我们去唐山打工。” 
    
我稍作停留,看见小强想要坐车,却又很犹豫。他今年有五十一二岁,显得很苍老,有些郁闷。头上戴着黄色棉帽,上身穿着黄色的军服褂子,蓝色军服裤子,有些肥大。 
    
“你走吧,一会班车就来。”说完,他郁郁地挥了挥手。 
    
我知道他有些顾虑,不像别人那样有钱,觉得求人家有伤自尊。他是想坐车,觉得别人都不坐,自己也不好意思。如果只有自己,更不会坐,只觉得谁都比自己强,很自卑。总觉得别人会厌烦。生怕别人恶心。所以还是不做为好。 
    
见到他这样,我也不勉其强。我便掉转车头,向北驶去。一时间想起小强的昨天,我也是黯然伤神。 
    
那还是七八岁的时候,小强没了爸爸,就随妈妈跟着后爹过日子。后爹家很穷,可以说是——屋里有一个缸,缸里照着盆,盆里照着碗,碗里照着人。真是一贫如洗呀。不久,妈妈因病去世,家里的日子就更艰难了。姐姐十二三就上地干活,后爹也是起早贪黑,小强没办法,只好挨家挨户讨饭吃,几天下来,不但自己不挨饿,家里还攒了一些干粮。一个月下来,小强的足迹就踏遍了整个家乡。 
    
下个月从哪开始呢?小强思忖着,不能再在乡里要饭了,家家户户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一天见这一顿干粮就不错了。想了许久,小强毅然决然地向外乡走去。一走就二三十里。 
    
早晨,天刚蒙蒙亮,小强就踏上了要饭的路,空着肚子,衣服单薄,北风呼叫,都挡不住要饭的路。他手里拄着木棍,慢慢走到一个大的村庄,村庄的尽头有驻军,小强听说过的,解放军会给吃的呀。于是他就穿庄而过,径直走向解放军驻地。当时这里修建机场,部队比较多,所以,小强不费吹灰之力,就如愿以偿了。 
    
起早贪黑,披星戴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严冬酷夏,寒来暑往,小强走在要饭的路上······
    
其实,在这期间,小强有过极好的机遇。有一家军人,特别想要他当儿子,小强跟后爹说过。后爹第二天就见了这家人,不久他们再也不提当儿子的事了。不过,每当小强走过来,总是热情如故。一是小强真懂事,一是小强为人厚道而又老实。 
    
日月如织,岁月如梭。转眼间,小强已经十八岁了。那时,人们的日子好了许多。小强在村里的林业队干活,由于为人老实厚道,不爱言语,内向,往往受到他人欺侮。每次他都默默忍受,他觉得多干点活没啥。日子久了,总是那一两个人欺负他,太久就会有些怨恨了。可那几个人总是欺负他,不欺负就对不起他似的。而且越来越来变本加利了,其中有一个叫二太保的,更是巡茬找茬,没来由就打他几下,有时轻有时重,重的时候,真叫人受不了。他在文化大革命时就是造反派的头头,为害乡里,为害老干部,据说。有一回差一点就把几个老干部折腾死了。今天,二太保又丧心病狂折腾小强,二话不说,啪啪,两个嘴巴子扇过来,打得小强鼻青眼肿的,打得他不知东西南北,小强也不知为啥挨打。“还他妈的不起来干活!”“你妈个x”接着,又打了小强五六个嘴巴子。 
    
小强晃晃悠悠起来,懵懵懂懂的,抡起手中的铁耙子,照着二太保砸去,由于仇恨,由于内向,由于软弱,小强终于忍无可忍,一耙砸向了二太保,二太保当时就脑浆迸裂,气绝身亡。 
    
小强木人一个,就像泥塑一般,呆呆地不动。这时,干活的人们慌忙跑过来过来,把小强捆起来送到了派出所…… 
    
后来,小强被判了十五年,在狱中,服从领导,听从安排,到十三年头上,就刑满释放了。 
岁月沧桑,桑海沧田。小强的心还跟上时代的潮流吗?也许小强的心落后于社会,落后于环境,落后于他人了。 
    
我在宽广的大道上行驶,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我似乎又见到了小强,起早贪晚,披星戴月,奔走在要饭的途中了……

详细王占环简介

 王占环,笔名忆叶。出生于1963年3月,中国散文诗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承德作家协会会员。家乡是平泉县小寺沟镇南三家村。1983年7月毕业于河北省承德师专中文系。2004年6月自学本科汉语言文学系毕业。在《散文百家》《参花》《承德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小说。 2015年在《参花》第5期发表的《桃花瓣》荣获河北省散文学会第10届河北散文名作奖优秀奖。

更多王占环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