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小磨拐酱
作者: 潘修德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6-11 11:15:16

        建囯后的头几年里,又打了一场抗美援朝战争。国内生产生活资料都满足不了人民的生活需要,所以那时候吃的用的凡是自己能制的都是自己制作。


        下坡地是碱土地,秋季遇上连阴雨,地里常有积水,种其它荘稼顶不住水泡,只有高梁能生长,有句农谚叫“髙粱扛了枪,不怕扬子江。”我们家的下坡地也是种髙粱的多,一是收成保险,二是种的是王成章的地,他每年还要从髙粱秸里挑架柴,所以每年都要留上二三亩地种春播髙粱,春播的秸杆磁实,架黄瓜不易倒架子。麦茬高粱稭杆是空的,没劲,架黄瓜容易倒伏。在春高粱地里间作些黑豆,收好了也能弄二三斗(每斗约30斤)。

        高粱成熟之前,黑豆就熟了,先把黑豆用镰挑出来,不值当的往场里放,就推回家,放在院子里或者拔到灰打顶房上,晒干后用棍子捶打,用箥箕箥净杂质,再把豆子晒干,找个石磨把豆子磨一至两遍,磨成豆瓣糁子,放在大面盔盆里,用热水将豆糁子汤一下搅拌均匀,待到温度能下手时,把它捏成圆团子,像小闺女们玩的毛蛋大小,把它放在一个暖和的地方。因为是深秋,气温是在逐步的下降,有的就把不能用的栲栳头子放些麦秸,把豆瓣团子放在里边,让它发酵。大约一个月左右,团子的外面就会生出一层黄色的毛毛,这时把它翻动一下,用斧子劈开一两个,看看团子里面有没有发黄絲的镤子,如果有了,就算发酵透了。这时就可以把团子砍碎,放在大盆里,放水软化,等用手一捏就能碾碎即可。再去邻家那里找来手拐的小石磨。这种磨多数都是为磨醬所用,自制的木头架子,放在一个大盆上将小磨放在架子上,一边用右手转动,一边用左手往小磨眼里放泡好了的豆团糊,糊里的材料主要是便宜的大盐圪瘩和适量的花椒大料,豆瓣糊从小磨的周围根据转速有快有慢地流进大盆里。

        拐小磨的任务大部分是俺爹,因为这是体力活,兑料是俺娘,因为这是技术活。斗把豆糁子拐磨下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弄不好就得拐一天。我们下学后,都要去替俺爹拐几圈。由于掌握不好角度和运行规律,不是转不动就是把小磨掀翻。

        俺爹自从解放后,生活越来越好,他的性格也越来越乐观和幽默。能看到俺们都抢着替他干活很是高兴,可是看到把小磨掀翻差点把小磨的上扇掉在盆子里,把醤糊溅到围在最前面的修志一身后,面代笑容的嗔怪我们:“谢谢你们啦小同志!不要因为给我帮忙再给你娘添活,再让我“挨批评。”俺娘听了后往炉子里添了一把柴禾,来到屋里给俺爹甄别:“孩子们都来帮你拐醤,是多好的事呀,你怎么又把这事推到我的头上来了?”俺爹用眼指给俺娘,示意是我把小磨拐偏把醤糊溅了三的一身,俺娘这才看见三的身上脸上都是醤糊点子,他还在那里用手抠着往嘴里嘬,笑的直不起腰:“这样俺三儿唱戏装个“豆腐干”( 三花脸) 就不用打脸子“画装”了。”我在一旁也发了毛,恐怕俺娘进来数说我,没想到俺娘反倒表杨了我,而且又把大家逗的哄堂大笑。

        拐磨好的醬糊还要在太阳底下晒,直晒到醤糊开始冒泡发暄,才算成功,可是我们这些小孩子们可等不到那个时候,每次下学回来,从窩子篮里拿个窝头,在醤盆子边抹上醤就吃开了。常言说“井里蛤蟆酱里蛆,那是正常事。”

        大部分的家庭都是每年磨一次酱吃一年。而且大部分的家庭都是用窝头沾着吃就算是菜了,俺娘却是经过加工后才算菜的,有时用醬炒两个鸡蛋,有时炒两个辣椒,没有配菜也要在铁锅里加点油炒一炒才叫我们吃。
 
详细潘修德简介

【潘修德简介】潘修德,男,现年77岁,中共党员,高中文化。《河北科技报》通讯员,《河北农民报》优秀通讯员,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会员,永年县民俗文化研究社常务理事,洺州诗社常务理事,邯郸市毛泽东思想学会会员,南桥毛泽东思想宣教中心名誉主任,南桥学校名誉校长。曾在河北科技报,河北农民报,洺州诗苑等刊报发表多篇文章及试作。摄影作品《穿针至老》获河北省“善行河北,善美家风”主题活动二等奖。洺州诗社2015年度特别贡献奖,现正在编写纪实小说《小车》。

更多潘修德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