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王小赶脚 (涿鹿秧歌角剧)
作者: 杨存山/搜集改编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8-3 10:00:56
时间:近代
地点:保安州
人物:王小——毛头小伙子,赶脚人
 翠花——年轻小媳妇

        【在秧歌角鼓乐声中,王小手拿鞭子上。
王小   啊嗨!
(数板)我槽头喂着小黑驴儿,
蹦蹦哒哒的真有趣儿,
黑眼圈儿,粉鼻子儿,
滚圆的脊梁白肚皮儿,
俏俏利利的四条腿儿,
踏雪行云小白蹄儿,
撒欢地上打打滚儿,
欢叫声大喷响鼻儿,
我爱它就像小宝贝儿,
可亲可爱又可人儿!
        本人姓王名小,干的营生就是赶脚。人常说:为人别赶脚,赶脚受辛劳,人家骑着驴,你得跟着跑。不过话又说回来,赶脚的这一行,说苦也苦,说乐也乐,赶着小驴,摇着小鞭,走南闯北,游逛四方;把小褂子洗洗,单裤子浆浆,东庄走走,西庄逛逛,愁肠闷倦来了,想唱咱就唱唱,心里一舒坦,路也不觉长。闲话少说,趁着今个天气晴朗,到大道上去挣俩小钱,好养活老娘。掌柜的,我赶脚去啦,牵出我的小黑驴来——
(唱)我王小,不怠慢,
槽头解缰把驴牵。
将驴拴在桩橛上,
刷洗刷洗好备鞍。
先搭屉,后备鞍,
再把肚带牢牢拴。
轴棍拴在尾巴下,
快快张嘴戴嚼环。
(夹白)吁——咋着了你?老实点哈!去,来,张嘴,啊,啊,咦!
(接唱)鹞子翻身把驴上,
嘚儿哟嗬开了鞭。
骑着毛驴跑得快,
眼前来到大道边。
待我吆喝吆喝,喂——有雇驴的吗?有雇驴的来雇驴呀!……吆喝了几声没人答言,我不妨先到那柳树底下睡它一觉去!(做栓毛驴状,然后躺在地上。)
【翠花肩挎包袱上。
翠花  (唱)六月三伏好热的天,
翠花我回娘家走得欢。
婆家住在张家堡,
娘家住在马家湾。
近来我得了一种病,
奇奇怪怪真难缠。
大口吃姜不觉得辣,
大碗喝醋也不觉得酸。
人人都说是“那个”病,
浑身发困我不爱动弹。
我今年刚过二十二,
找了个男人三十三。
人人都说我女婿大,
女婿大更懂得心疼咱。
今天我要回娘家去,
他把我拉到炕沿边。
我问他还有什么话,
他偷偷递给我二百钱。
说这一百给你雇毛驴,
那一百饿了你就打打尖。
他问我,今天你回娘家去,
不知道几时才回还?
我说最多不过一个月,
少说也得二十天。
我男人一听就呱嗒了脸,
停了半天才开言:
甭说住上一个月,
就一夜如同隔三年。
我连忙堵住他的嘴,
怕被人听去落笑谈。
我让他在家等着我,
怎么还等不了这几天!
他把我送到大门外,
递给我个包袱沉甸甸。
他望着我直到看不见,
才扛起锄头去锄田。
天又热,路又远,
多暂才走到那马家湾?
黄土地里还好走,
沙河滩里犯了难。
抬眼向前望一望,
谁的毛驴在树上拴?
      那树上拴了头驴,树下躺了个人,肯定是赶脚的。我说赶脚的!
王小  (闭着眼)掌柜的,掌柜的……
翠花  睡着了还叫那掌柜的,我看他是装睡,待我糊弄糊弄他。哎,这是谁的二百钱啊?
王小  (忽地站起来)我的我的,这是我的!
翠花  你的什么?
王小  我的二百钱呐!
翠花  我召唤赶脚的,你睡着了。我喊这是谁的二百钱,你倒说是你的。
王小  你不知道哟,我是见钱眼才开呢!
翠花  你是干什么的?
王小  我是赶脚的。咦,你是干啥的?
翠花  我是雇驴的,我有心想雇你这个驴,不知道你这驴要多少钱啊?
王小  你这个人咋说话咧!你应该说有心雇我那头小黑驴,不知我得要多少钱。来,拿手来攥攥吧。
翠花  哟,怎么还攥手啊?
王小  咦,你忘了那牲口市上讲买卖的么,捏七撇八勾子九,未曾讲价先攥手嘛!
翠花  那牲口市里净是些男人家,我个娘们家和你攥的是啥手?
王小  那咋办?
翠花  这样吧,咱来个老先生教书——明讲吧!
王小  明讲就明讲!
(唱)你想把我的毛驴雇,
先把那地点说周全。
翠花  (唱)我婆家住在张家堡,
我要去娘家马家湾。
王小  (唱)马家湾一去四十里,
来回八十整一天。
旁人要价钱一吊……
翠花  那么我呢?
王小  你么——(旁白)这小媳妇长得还真俊啊!
(接唱)我就让你二百钱。
翠花  (唱)张口你要了八百钱,
倒叫我心里不耐烦。
八百钱雇顶二人轿,
谁还雇你这小毛团。
要这样宁愿步行走,
也不能花这冤枉钱!
要赚钱你去赚别人的吧!(扭身要走)
王小  哎——我说大妹子,你甭走啊!
翠花  谁是你大妹子?你碗大个人就想当大的。
王小  唉,不,出门三辈小,见了姑娘叫大嫂么,大嫂、大嫂……
翠花  我叫翠花,你叫个啥?
王小  我叫王小。唉,我说翠花,甭听我漫天要价,你可钻到地里去还呀!
翠花  人常说: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你说的啥话呀?
王小  对对对,就地还钱、就地还钱。
翠花  那我就还啦——
      (唱)你把我送到马家湾,
            我就给你一百个钱。
王小  (唱)一百个钱能干个啥,
            你还得再给往上添。
翠花  (唱)翠花我再添十个子,
王小  (唱)不够俺王小抽袋烟。
翠花  (唱)翠花我再添二十个,
王小  (唱)不够我王小打顿尖。
翠花  (唱)翠花我再添三十个,
王小  (唱)不够我王小袜子钱。
翠花  (唱)翠花我再添六十个,
      (白)这回行了吧?
王小  (唱)你再添再添还得添!
翠花  (唱)我不添不添就不添!
王小  (唱)你不添我就不给去……
翠花  (唱)你不去我还不麻烦!
做就赶脚的也不是你一个。喂——赶脚的,去马家湾160个钱谁去呀?
      【幕后应答:我去!我去!……
王小  哎哎,你甭喊了,我去!
翠花  你不是不去吗?
王小  话还没说完,你就着急喊,不给去——那是不可能的,开个玩笑嘛!(旁白)如今这钱可真难挣啊!
翠花  好吧,王小啊,来!
王小  干啥?
翠花  这包袱,你挎着。(递包袱)
王小  (推脱)不行,不行,大热黄天的挎着包袱,还不得热死!
翠花  那就只好压你那驴脖子了。
王小  (思索)挎包袱也行,你就再加俩钱吧?
翠花  还加钱呢?
王小  你看啊,驴驮着你,咱说好了是160个钱;我挎着包袱,该给多少钱咧?
翠花  挎着个包袱也要钱呀?
王小  你都把我当驴使了,不给钱能行吗?
翠花  谁把你当驴使了?
王小  你看啊,挎包袱跟驮东西一样吧?驴驮东西给钱……
翠花  啥?驴驮东西……你说我是东西?
王小  你不是东西!
翠花  你说我不是东西?
王小  你是东西……哎,不是……到底是不是东西,把我也闹糊涂了。
翠花  爱是不是,反正不加钱!
王小  不加钱,我不去……
翠花  喂——赶脚挎包袱160个钱谁去呀?
【幕后应答:我去!我去!……
王小  我不去——这讲了半天价不是白了吗?(抢过包袱跨在肩上)走,我这就牵驴去。(牵驴过来)吁——来,你上驴吧!
翠花  这咋上啊?
王小  你使劲往上蹿!
翠花  咋蹿啊,还是你来扶扶我吧!
王小  (旁白)我当你好咧,闹了半天还得我帮你!
【王小扶翠花骑上驴。
翠花  (唱)王小扶我把毛驴上,
我这个心里直发慌。
从来也没有骑过驴,
不如坐轿那么稳当。
王小  (唱)手扶翠花她把驴上,
我这个心里直痒痒。
看她的胆子那么小,
开他个玩笑看咋样?
      翠花,你可搁夹紧啊,我的鞭子来了!(啪地一鞭子,小毛驴跑起来,翠花吓得吱哇乱叫。)
翠花  (唱)王小打了驴一鞭,
            毛驴狂奔撒了欢。
王小  (唱)看着美人吓破胆,
我的心里乐翻天。
翠花  (唱)王小你叫驴慢点,
王小  (唱)快点早到马家湾。
翠花  (唱)跑得快了我害怕,
王小  (唱)害怕你就再加钱!
翠花  (唱)加钱就能不害怕?
王小  (唱)钱多驴就稳当点。
翠花  (唱)那我再加五个子,
王小  (唱)五个太少不能慢。
      【王小又在驴屁股上打了一鞭,小毛驴跑得更欢了,翠花也更加害怕了。
翠花  (唱)那我再加十个子,
王小  (唱)加十个只能慢一点。
翠花  (唱)跑得快我挺头眩,
王小  (唱)怕头眩你就多加钱。
翠花  (唱)那我再加十个子,
王小  (唱)你干脆凑成二百钱。
翠花  (唱)王小你尽使坏心眼,
            打鞭子就为多加钱。
王小  (唱)这回你才开了窍,
            有钱办事就不难!
翠花  二百就二百,只要能够稳当点儿,这几天我身子有病……
王小  吁!你说啥?身子有病?那你快下来!快下来!
翠花  咋了?
王小  给多少钱我也不驮病人!
翠花  为啥?
王小  前年有个老头,雇我的驴,有病不对我讲,走到半道上,脸就变了样,一会儿红,一会儿黄,一会儿紫,跌下驴来,死了!
翠花  真的?
王小  我还哄你不成?大老爷问了我个罪,叫我手持灵幡,头戴孝帽,当爹给发送了的。如今你又有病,我可不想再当儿子了!你下来,自个走吧!
翠花  王小啊,你就放心吧,我得的这个病呀,死不了你那驴上!
王小  你得的啥病啊?
翠花  哟,我们娘们得的那病,能跟你说吗?
王小  你不说,不说下来吧!
翠花  哟,那么还非得说?
王小  你不讲明白什么病,我就不送你了!
翠花  你娘有你的时候也得过这个病,你个小孩芽芽的,说给你也不懂!
王小  哦,闹了半天是这么回事啊!翠花,你不说,我也明白了。
翠花  明白个啥?
王小  我先给你道个喜啊,盼着你来年生个大胖小儿!
翠花  王小啊,你这嘴可真甜!
王小  常言道,好云彩下好雨,好模子脱好坯。像你长得这么俊,生个小子肯定有出息!
翠花  生小子都和你一样这么调皮,我喜欢个闺女。
王小  生闺女心肝尖,模样长得似天仙,心灵手巧人人爱,插花描云胜儿男!
翠花  看你这嘴巧的,还挺会说话呀!
王小  (旁白)听到美人把我谝,不由我心里挺喜欢。翠花,你到过保安州城吗?
翠花  没到过。
王小  今个我高兴,咱们顺路到保安州城里逛逛,再回马家湾也不迟。
翠花  好啊,走吧!
      【王小赶脚走过场。
翠花  (唱)骑着毛驴往前行,
            远远望见一座城。
            保安州城挺有名,
            今个定要看个清。
王小  (唱)保安州,三座城,
            共同组成一座城。
 每座城有三道门,
九门九关真威风。
翠花  (唱)你看那城门楼子多好看,
            四个角上悬风铃。
再瞧那护城河里鹅鸭叫,
            咕儿嘎地真动听。
王小  (唱)赶脚进了拱极门,
远望鼓楼更威风。
            雕梁画栋古色香,
            文昌帝君居其中。
翠花  (唱)你看那街道多宽展,
你看那巷子有多深。
你看那路面多干净,
你看那人群喜盈盈。
王小  (唱)你看那商店铺子紧相连,
            人来人往多兴隆。
            吃喝穿戴全都有,
            想买什么都现成。
翠花  (唱)你看那钉盆碗的忙钻眼,
            吹糖人的脸通红,
            捏泥哨的吹得响,
            拉洋片的放高声……
王小  (唱)你听那戏台正唱秧歌角,
            声调委婉真好听。
            旁边还有卖艺的,
            叫好声一阵接一阵。
翠花  今个总算开了眼了,我说王小啊!
王小  唉,咋啦?
翠花  这城里的热闹看不完,咱们还是早点去我娘家吧,要不你返回来就迟了。
王小  也好,那咱就出城奔西南。嘚儿——驾!
      【赶脚走过场。二人边走边唠话。
翠花  王小,你家都有什么人呀?
王小  我家就有一个哼哼咳咳、病病殃殃的老娘。
翠花  谁给你做饭呀?
王小  早先我娘好好的,都是她老人家给我做饭。现如今她病了,我就自个生火做饭了呗!
翠花  我是问你有了媳妇没有?
王小  光个老娘还养活不了呢,人家谁跟咱!
翠花  我给你保个媒咋样?
王小  还有不嫌我穷的吗?
翠花  有啊!
      (唱)我村有个小五妮儿,
她和我家偏对门儿。
模样长得真可人儿,
人都夸她好脾气儿。
上炕她会做女红儿,
下炕能做好饭食儿。
你们二人配成双儿,
管保是对好夫妻儿。
王小  好是好,就怕人家不乐意。
翠花  人家不嫌贫穷不爱富,托我给他找个老老实实、能吃苦、能下力的好女婿儿,叫我看你王小就不错!
王小  那就麻烦你了翠花,说成了我请你吃大鲤鱼儿,往后你再走娘家,我白送你不要脚钱。
翠花  甭说不要脚钱的话了,你甭变着法儿多加钱就不错了!
王小  哪能啊!
翠花  那今个的脚钱是多少?
王小  200钱啊!
翠花  咱不是说好的160个钱吗?
王小  后来你不是又加到200钱了吗?
翠花  为啥要加的?
王小  你不是嫌驴跑得太快,要慢些么?
翠花  你不打驴鞭子哪能跑得那么快,这不是变着法儿多加钱吗?
王小  你可真精啊,看来你给我说媳妇是假,想少掏钱才是真啊!
      【二人相视大笑。
翠花  王小,我娘家到了。
王小  吁——!
      【王小扶翠花下驴,递过包袱。翠花从包袱中取出钱,数钱。
翠花  王小,说笑归说笑。这是200钱,给你!
王小  (接过钱,数出40个子)我只收160,这40个钱还你!
翠花  (接过钱)那我就等着吃大鲤鱼儿啦!
王小  到那时,我再赶脚可就真得白跑喽!
二人  (合唱)一场赶脚明事理,
              不能钻在钱眼里。
              相互理解事好办,
              为人就要讲信义。
王小   回见!
翠花   回见!
      【二人分别从左右门下。
                                 (剧终)
     
——搜集《王小赶脚》不同版本整理改编
详细杨存山简介

【作家简介】杨存山(笔名:广木)男,1954年生,中共党员,河北省曲艺家协会会员,张家口市京畿民间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文协会员、教育学会会员。 1977年开始业余文艺创作并发表作品200多篇,其中故事《丑汉子巧娶俊媳妇》在《山海经》发表;相声《男人的困惑》在《曲苑》发表;小品《追夫》参加张家口市汇演获奖;秧歌角剧《考验》参加省第10届戏剧节展演;楹联参加河北省“善行河北•善美家风”主题活动获二等奖;汇编了《曲艺作品选》、《无名草》二书;指导小学生习作,在全国10多家报刊网站发表和获奖小学生习作300多篇,汇编了《春芽优秀作品选》、《飞梭优秀作文选》二书;上海市教委授予“作文教学能手”称号;个人传略辑入《河北当代文艺家名典》、《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艺术人生》等10多部典籍。

更多杨存山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