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古石龙传奇——第六回(2)三遭灾人们求玉帝 四诈骗青鼋充差官
作者: 梁献春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9-1 15:33:21

        “听老辈人传说,我们这里曾经发过两次大的洪涝灾祸,那阵势提起来叫人都要吓破苦胆。”

“那些都是传说,谁也没有亲眼见到过,可这次我们确是真正经受着旱魔的欺压,玉皇大帝老天爷若是再不下雨,播不上种,咱们靠什么过活呀?”

“别说是播种,连喝的水都没有了,我们全都得渴死。”

“咱们赶紧磕头祈祷,哀求玉皇大帝老天爷吧,或许还能捡条活命。”

整个北石山的东侧,跪满了一片片人群。

人们的喊声、哭声、祈祷声、哀求声响成一片。

暂且放下人间不表,回头再说天上。

人间杂乱的声音传到灵霄宝殿,玉皇大帝急命千里眼、顺风耳探听发生了什么事。

少顷,千里眼、顺风耳回报:北石山东侧因为旱象严重,没法播种,才乱成一片。

玉皇大帝问:“那个地段的雨,属于哪个龙王管辖?”

值日官查阅了一下记事簿,回答:“启禀陛下,属洺河龙王管辖。”

“速派钦差官传旨。”玉皇大帝刷写圣旨:“令洺河龙王奉旨降雨,以解属地春播之危”。

钦差官捧着玉皇大帝圣旨,驾云向北石山东侧飘去。

自从那夜吸干了地面水之后,青鼋时常钻出水面,遥望着远方的空中。

这一天,他见一朵白云向北石山飘去,急忙摇身一变,变作一个宰相,驾云迎着那朵白云飞去。

到了白云跟前,青鼋先开了口:“敢问上仙,您手里捧的是什么?要往哪里去?”

钦差官正然驾云前行,忽见一个身着宰相服饰的人站在面前,且很有礼貌地在向自己问话。便直言回答:“奉玉皇大帝旨意,前到洺河龙宫宣读,令洺河龙王奉旨降雨。”

“啊,原来是这么回亊。”青鼋停了一下,问道:“洺河龙宫,您到过哪里吗?”

“不好意思。”钦差官坦诚地说,“没有到过。”略微一顿,又说道:“鼻子下边不是有嘴吗?到那里再打听吧。”

“到那里再打听?”青鼋装出一副极关心的样子说,“那多费事。如果到到洺河找不到河中水族,您向谁打听?再说,那么长的洺河,您到哪段河面去打听?”

“他说的这些话不无道理。”钦差官心中暗想,确实感到有点儿为难了。

“不如这样吧,”青鼋看着钦差官那迟疑的面部表情,知道他被自己蒙住了,便摆出一副急人所难的侠肝义胆,对钦差官说:“让我帮上仙去宣旨吧!”

    “你?”因为初次相见,钦差官不了解对方,不敢贸然把圣旨乱传,丟了圣旨,那可是轻则杀头、重则灭族的大事呀。便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实不相瞒。”青鼋腰杆一挺,用手拍着胸脯说:“我是洺河龙王身边最得力的宰相,许多事情,龙王都得听我的。这回您总该放心了吧。”

“这——”钦差官还是有点儿犹豫不决。

“您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青鼋再一次用手拍着胸脯,大包大揽:“保证在您还未回到天庭之前,洺河龙王就会降起雨来。否则,您就依违犯天条罪把洺河龙王和我一起灭了族。”

初次接受宣旨任务的年轻钦差官,盘算了一阵之后,最终还是把圣旨交给了这个宰相,并且一再叮嘱:“赶快面见洺河龙王,千万莫要误了降雨的时间。”

青鼋花言巧语地从钦差官手里骗取了圣旨,暗自高兴,仍旧用手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向钦差官表示:“放宽心吧,我这就回转龙宫,向龙王传达玉帝旨意。”

钦差官驾云回转天宫去了。

青鼋立即变化成钦差官模样,冒充宣旨钦差官,驾云来到黑龙修炼的地方。看着那被打损坏的洞府,心里更是得意,他想笑,可却没有笑出声来。他暗想,等到看到黑龙累死的惨状时,要放声地大笑他一天、一月、一年……

青鼋落下云头,高举圣旨,喊道:“洺河龙——接旨!”

黑龙由于上次元气伤得太历害,虽经近百年修炼,但因没有任何药物调治,受伤部位没有完全痊愈,元气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现在一听喊接旨。他慌忙爬起来,走出“洞”去。

青鼋见黑龙出来了,斜眼看了一下,已知黑龙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他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抖了一下手中的圣旨:“洺河龙——(故意点断)!跪接圣旨!”

“臣接旨。”黑龙急忙掸了掸身上的泥土,跪在地面:“请上仙宣读。”

青鼋见黑龙跪在眼前,头低下去,真想一脚把黑龙踢死,早早了结那段冤债。但青鼋忍住了,恐怕真要是一脚踢下去,激怒了黑龙,黑龙定会舍却老命不要,和自已斗个你死我活。到那时,自已说不准还要再栽倒在他的手里,想到这些,青鼋便不敢再生非份之想了。

“洺河龙——”青鼋俨然以一个上仙身份,开始宣读圣旨,下边的“王”字,他利用停顿的机会,巧妙地省去了。

“悉闻北石山东侧一带土地干裂,无法播种。现令尔速降一场透雨,以供播种。钦此。”(大意)。

“遵旨,谢主龙恩。”黑龙高举双手,接过圣旨,高呼:“愿玉帝万岁、万岁、万万岁!”心地纯洁的黑龙,也没有仔细审视这位钦差。他怎么会料到钦差竟是青鼋所变,所谓降雨竟是斩杀自己性命的借口?

黑龙将圣旨妥善地置放好,他也没有检查圣旨上的字意,便到左边又蜕下一层皮。驾着白云向北石山东侧飞去了。

望着渐渐远去的黑龙,青鼋奸笑着离开了,回转3号老鼋坑静等着听候好消息去了。

黑龙驾云向北石山东侧飞去,一路上但只见沟、洼冒烟,土地干裂,人们还在哭天喊地,他忍不住掉下伤心的泪来,泪水滴落之处,沟、洼里流出了清泉,干裂的土地湿润了。黑龙一边滴泪,一边喷起雨来,正在为播种发愁的人们,一见大雨从天而降,高兴地抬头望着天空,跑着、叫着。

由于青鼋的几次挑斗,黑龙没等复元便奋力迎战,特别是这一次,为了解救被干旱困扰的人们,他更是抱着患病的身子,向大地喷雨。一边喷、一边向北石山行去,喷着,喷着,黑龙忽然感到身体不适,继则口里发咸,随后一股带着腥味的鲜血从口里喷了出来。鲜血喷到北石山上,山上的土、石被染成了褐紫色,且发出夺目的金光。人们为了纪念黑龙舍生为民的壮举,把北石山改名为紫金山。赵惠文王二十九年(公元前270年),秦国发兵攻打赵国的阏与(今陕西各顺县),赵王派名将赵奢迎敌。赵奢在武安粟山定疑兵计,千里行军袭击秦兵,秦军大败,赵奢被赵王封为马服君(见司马迁《史记卷四十三·赵世家第十三》)。马服君死后葬于紫金山顶,因而此山又称马服山。

最后,黑龙终因体力不支,昏倒在北石山顶……

详细梁献春简介

 【作家简介】梁献春,笔名汨楠,男,汉族,1949年生。河北邯郸市丛台区黄粱梦镇高北村人。邯郸市地方文化研究会会员,退休教师。1975年,被《邯郸日报》和《河北日报》吸收为业余通讯员。在工作之余,先后撰写《无水的宣判》《苦头、甜头、奔头》《坎坎坷坷自学路》《自学十字路口的定向标》《永留心底的记忆》《自学十字路口的定向标》《罗敷采桑在何处》等文章刊登于《邯郸日报》。其中《罗敷采桑在何处》被收录于聂辰席作序、张建华主编的《邯郸之谜》一书。

期间,又撰写《邯郸地方语与普通话语音对照手册》《黄粱梦镇地方语与普通话语音对照手册》《古石龙传奇》《罗敷女传奇  九龙圣母传奇圣井岗传奇《圣井岗史话》等100多万字书籍。

2015年,开始着手系列章回体长篇传奇小说“‘罗敷女’传奇系列”第五部元笃行传奇》准备工作。《邯郸县圣井岗庙会》获《河北庙会》征文二等奖;《圣井岗上祀龙神》登载邯郸旅游局丛书之一《邯郸名胜》。

2016年,应邯郸旅游局丛书约稿,先后撰写了《神庙七百年,圣井一卷书 纪念圣井岗龙神庙创建700周年》《寺庙文化远,龙鼋传说久——记丛台区三陵乡龙兴寺》《寺村塔碑铸辉煌 记复兴区康庄乡禅房寺》《罗敷陵台脚下采桑处——记丛台区黄粱梦镇高北村》《漫游紫金山》《紫金山名字的由来》《紫金山腰输源河等文稿。

更多梁献春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