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古石龙传奇——第七回(一) 李报桃感恩赴龙会 怨获德折剑结金兰
作者: 梁献春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9-12 12:57:27

       “只是什么?”滏阳河河龙王急切地问道。

“只是在绕经那个高岗时,要稍微费点儿力气。”龟丞相用手指着地图说。

滏阳河河龙王认真地看着地图,又设想了几条线路,几经比较,都不如龟丞相标示的那条省力。最后就选定了那条。

 

暂且放下滏阳河河龙王之事不表,回头再说黑龙。

自那日送走宣旨官后,黑龙深感肩上担子之重。八百里的水域,大小河流数百条,其中比较大些的、有自己龙王的河流就有五条:滏阳河、洺河、鼋输河、沁河、渚河。其他较小些的河流,虽然没有龙王,但也有各自认定的领导人。这些人的心境不一,气量不等,优劣参差。黑龙早想将他们召集一处,统一一下认识,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只是自己身微言轻,难以服众。今天,正好借着这个大好机会,召开一次会议,实现自己多时的夙愿。但若是都来参加,自己还没有这么大的经济实力,最后决定,只召开那较大的五条河河龙王会议。

会址选在何处?黑龙面对着地图,陷入了沉思,他心知肚明:早有传闻,沁河河龙王,是唯一好找茬闹事的。自己应以大局为重,以德报怨,使他心服口服,让这位桀骜不驯的沁河龙王,成为自己的最得力助手。于是黑龙一处处地比较着,最后,他的目光停在了一个地方:相对来说,距离沁河最近地势最低的地方——沁河(磨山段)的豁口处。将这里作为开会的地点。

确定了开会地点,黑龙又对参加会议的几个龙王一一作了分析:

洺河,是自己的祖籍所在地。现任的洺河河龙王,是自己的晚辈,让他走段远路,他也不会说什么。

渚河河龙王,是个随顺大流的龙王。他无论从哪个地段来,都比滏阳河、洺河要近得多。

鼋输河,目前的龙王位置,还是由自己兼任着。

现在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滏阳河河龙王。让人家走那么远的路线,他是否同意?正在黑龙左右为难举棋不定之时,鲫鱼回来覆命,听到滏阳河河龙王对于自己的决定没有丝毫异议时,紧悬在黑龙心里的一块巨石终于落了地。

会期的前一天,黑龙便离开了自己的住所,顺着西南方向朝预定地点赶去。因为他选择的这段路是从高处向低处走,且沿途大都是土层,所以很快就到了。

到达预定地点,黑龙四处看了看,便在那处方圆一里多较平坦的地方停了下来,和随同前来的鱼鳖虾蟹等水族成员一道,搭盖了一座简陋的临时会议室,在大家一再建议下,黑龙又对会议室进行了一番简单的布置。

会议室内,用石条垒砌了几张桌子,又搬来几个大石块,敲打了敲打,做成了临时的凳子。

正当中的座位,便是会议的主持人总龙王的。

当时右为上,所以右边第一个座位就先留给了沁河河龙王,第二个座位是洺河河龙王的。

    左边第一个座位是滏阳河河龙王的,第二个座位是渚河河龙王的。

第二天卯时刚过,滏阳河河龙王就从正东方第一个赶到了,黑龙迎出会议室,刚准备转身进屋,猛抬头,看到洺河河龙王也已从西北方向到了跟前。三人说说笑笑地向会议室走去。

辰时未到,渚河河龙王也从偏南方向赶到了约会地点。他们各按已规定好的位置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唯一还没有来到的,就只差沁河河龙王了。

三个河的河龙王看到自己这些远地方的都提前来到了,而距离最近的沁河河龙王却还没有来到,脸上略显出不悦之色。

看见大家脸有不悦之色,黑龙笑吟吟地说道:“大家把各自的奇闻趣事说一说,一则活跃一下气氛,再则等一等沁河河龙王。估计人家可能遇有紧急事情,急需处理呢。”

暂且放下四河河龙王不表,如今单说那位沁河河龙王。

沁河河龙王总想着寻找机会和黑龙大干一架,一直没有机缘。当接到黑龙的请柬后,认为这倒是个好机会,便在心里盘算着该怎样去做,看到请柬上写明的会议地点时,心里更加得意了:黑龙将开会的地点定在离我最近的地方,看来他是害怕我了。我蛮横就蛮横到底,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规定的会议日期到了,沁河河龙王寅时就从龙床上起来了,在想着怎么样和黑龙干架的招数。

卯时到了,龟丞相慢腾腾地踱了过来,凑近沁河河龙王,小声说道:“启禀大王,时候不早了,该动身前去赴会了,再迟恐怕要误时了。”

“慌什么?时间还早呢。”沁河河龙王满不在乎地说道,“一拃远的路段,凭着我年轻力壮的身体和深厚的功力,最多用上半个时辰,绝对误不了时间。”

不一会儿,外出打探消息的一名虾兵,急匆匆地跑了进来,跪在地上,气喘吁吁地报告:“启禀大王,其他四河龙王都已提前到了会场,只差大王您了。”

“大王,该动身了。”龟丞相再一次劝说,“咱们可别犯了众怒啊。”

其他水族成员也纷纷附和着龟丞相,一起劝说:“大王,可该动身了。”

沁河河龙王见大家诚心相劝,便站起身子,微笑着说:“本王就听大家的,马上动身。”

众水族成员把沁河河龙王送到高岗中间的夹道处,就都回去了。

 

沁河河龙王满以为这么短的路程,自己年轻力壮,且又有着高深的功力,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很快地赶到会场。但事情远非自己所想象的那样容易。去会场的路不通,需要开挖,别说这个地方的石头比其他地方的坚硬,就连这里的土块也比得上其他地方的石层。原来,昔日女娲娘娘向东平移中土山时,鞭子鞘头的巨大力道曾将地上的丘陵高岗从中间划开,那划开的土石,一部分飞到两边的高处,增高了两边的厚度。另有一部分则被那巨大的力道向下砸压,紧密地嵌镶在一起,坚硬无比。可这些,是谁也不知道的。如果黑龙事先知道的话,他肯定会另选开会地点。

    这沁河河龙王虽然脾气暴躁,爱好找茬惹事,但不愿让任何人抓住自己一点儿把柄。尽管这段路线坚硬难挖,他也不愿意违背请柬上的要求,为图省事而腾云驾雾到达会场,便耐心地、一点儿一点儿地向前开挖着。

     巳时已到,其他三个河的河龙王还是看不见沁河河龙王的影子,再也憋不住了,纷纷指责起沁河河龙王。黑龙急忙用言语安慰大家,让大家再耐心地等一会儿。

    又过去了一段时间,才见沁河河龙王满头大汗、遍体鳞伤、气喘吁吁、踉踉跄跄地从正西走来。黑龙急忙站起来,向外迎去。

详细梁献春简介

 【作家简介】梁献春,笔名汨楠,男,汉族,1949年生。河北邯郸市丛台区黄粱梦镇高北村人。邯郸市地方文化研究会会员,退休教师。1975年,被《邯郸日报》和《河北日报》吸收为业余通讯员。在工作之余,先后撰写《无水的宣判》《苦头、甜头、奔头》《坎坎坷坷自学路》《自学十字路口的定向标》《永留心底的记忆》《自学十字路口的定向标》《罗敷采桑在何处》等文章刊登于《邯郸日报》。其中《罗敷采桑在何处》被收录于聂辰席作序、张建华主编的《邯郸之谜》一书。

期间,又撰写《邯郸地方语与普通话语音对照手册》《黄粱梦镇地方语与普通话语音对照手册》《古石龙传奇》《罗敷女传奇  九龙圣母传奇圣井岗传奇《圣井岗史话》等100多万字书籍。

2015年,开始着手系列章回体长篇传奇小说“‘罗敷女’传奇系列”第五部元笃行传奇》准备工作。《邯郸县圣井岗庙会》获《河北庙会》征文二等奖;《圣井岗上祀龙神》登载邯郸旅游局丛书之一《邯郸名胜》。

2016年,应邯郸旅游局丛书约稿,先后撰写了《神庙七百年,圣井一卷书 纪念圣井岗龙神庙创建700周年》《寺庙文化远,龙鼋传说久——记丛台区三陵乡龙兴寺》《寺村塔碑铸辉煌 记复兴区康庄乡禅房寺》《罗敷陵台脚下采桑处——记丛台区黄粱梦镇高北村》《漫游紫金山》《紫金山名字的由来》《紫金山腰输源河等文稿。

更多梁献春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