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古石龙传奇——第七回(二) 李报桃感恩赴龙会 怨获德折剑结金兰
作者: 梁献春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9-12 12:58:31

 

 沁河河龙王已自知理亏,但心中仍是气哼哼的我虽然迟到了,且看这个黑龙如何处置我?他如果只是当众训斥两句,那也就罢了,谁让咱迟到呢?他若是借题发挥,不依不饶,狠劲整我,使我在其他河河龙王面前抬不起头来,那我即使拼掉性命,也要和他大闹一场。猛抬头,忽见黑龙离开营帐,朝着自己走来,头部顿觉——”地一下,眼前一黑,向前栽倒。

        黑龙一见,急忙跨前几步,伸双手扶住了即将倒地的沁河河龙王,并弯下身子,把沁河河龙王背在背上,进了大帐。

        黑龙小心地把沁河河龙王平放在床铺上,用自己的布巾轻微地揩拭着沁河河龙王脸上的汗渍,又拿出一个装有专治碰伤药末的葫芦,一点儿一点儿地搽抹沁河河龙王那遍体的斑斑血痕。

        随后,黑龙又端来一碗汤水,拿起汤匙,舀了一匙汤水,先用舌尖试了试温度,便往沁河河龙王嘴边送去。

        处于极度昏迷中的沁河河龙王,嘴巴紧闭着,任凭黑龙手中汤匙怎么挨碰,也没法让沁河河龙王把嘴张开。

        黑龙一见,急忙把汤水先含到自己嘴里,俯下身子,嘴巴贴着嘴巴,将汤水慢慢地、一口一口地送进沁河河龙王口里。

在一旁的滏阳河、洺河、渚河三河的河龙王,看到黑龙如此对待对他怀有极大成见的沁河河龙王,内心莫不对黑龙的宽宏大量更加钦佩。

        停了一会儿,沁河河龙王才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他强睁开那双痠痛的眼睛,看到了端着碗、站在床前的黑龙,又伸手往脸上摸了摸,觉得脸上光滑湿润;再强行扭头朝身上看去,原本满身的斑痕血渍,现在一点儿也看不见了。

        这全都是总龙王自己亲手做的呀。滏阳河、洺河、渚河三河的河龙王全都站在沁河河龙王身旁,双眼噙着眼泪告诉他说。

        沁河河龙王脑子里立时浮现出自己跌倒、黑龙扶住自己的那一幕。心里百感交集,好似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一齐涌翻起来,他强挣扎着要从床上坐起来。

       再躺会儿。”黑龙伸手制止住了沁河河龙王。

       总龙王,我太不是个东西了。我一心想着和您大干一架,想不到您如此宽宏大量,我以怨恨对待您,想不到从您这里获得的,却是您对我的比天还大的恩德,您真比我的亲生爹娘还亲。可我,却一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还是人做的么!总龙王,您千万不要跟我一般见识,我真是太浑了!沁河河龙王说着,举起右手,就要向脸上搧去。

      别这样。”黑龙急忙用双手拉住了沁河河龙王那只将要挨近脸面的右手。

       总龙王,我误了开会的时间,害得大家为了我一人而在这里苦等着,我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沁河河龙王双手握着黑龙的右手,出自真心地、痛哭流涕地说道。

       千万别说这话。”黑龙安慰沁河河龙王,你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脸上的汗水、身上的血渍说明苦,比我们几个吃得都多;力气,比我们几个花费得都大。我们心里都清楚,你不必过于自责。都怨我考虑不周,不了解这里的地质情况,如果事先知道的话,我不会把地点定在这里。

        这么一说,沁河河龙王再也抑制不住自己那感动的心情,总龙王对自己的恩德实在太大了,他用大恩来解报我对他的大怨,这些,我岂能不知?沁河河龙王急忙从床上下来,扑腾——”跪倒在黑龙面前。

      你这是怎么啦?”黑龙不解地问道。急忙俯下身子,伸出双手,搀扶沁河河龙王:“快起来。

      我有一个请求,恳请总龙王答允。沁河河龙王仰望着黑龙哭着说道:“否则,我就跪死在总龙王面前。

      有什么话?先站起来再说。”黑龙仍旧俯身对着沁河河龙王说。

      总龙王您先答允了,我才起来。沁河河龙王执拗地坚持说道。

      好,你说出来,我答允。”黑龙被逼无奈地开口说道。

      我想和总龙王结为生死不渝的弟兄。沁河河龙王用期待的目光望着黑龙望总龙王给下属这个面子。

      我完全答允!”黑龙不假思索地微笑着说。

      真想不到总龙王您这么爽快!沁河河龙王像小孩子一样高兴得一蹦老高。

        略停了一停,沁河河龙王不无感慨地发自内心地对着黑龙说道:“说句实在话,您是玉皇大帝亲笔御封的‘滏阳河水系总龙王’,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沁河河龙王,唯恐高攀您不起,谁知您竟是这样的平易近人。

       说什么高攀不高攀,我也不是什么总龙王,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鼋输河河龙王罢了。”黑龙极其谦逊地说道。

 黑龙和沁河河龙王就在大帐内的桌子上摆设了香案、蜡烛等祭拜物品。两个河的河龙王双双跪拜在桌前,向空祈祷、祝告:“我,鼋输河河龙王。”“我,沁河河龙王。”“俺们两个情投意合,甘愿结为生死之交。不问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沁河河龙王又从腰间拔出佩剑,一手握着剑把,一手握着剑身,俩手用力向膝上平磕下去,那剑顿时断为两截,口里说道:“若有违拗,如同此剑!

世人单道这段生死交情

以德报怨数黑龙,宰相肚里行舟艨。

      宽宏大量今相容,赢得日后死相从。

        见此情景,滏阳河洺河渚河三河的河龙王一边向鼋输河沁河二河的河龙王走来,一边哈哈——”笑着说道:“祝贺您们,真是患难结真情啊!

       大家同喜!”黑龙招呼着大家,“都请同坐,今天也没有准备什么琼浆玉液,权且就用汤水代替,大家共同酣饮。

        于是,大家便各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负责监看时辰的虾兵进来报告:“禀告总龙王,已到午时。

       什么,已到午时?众河龙王齐声发问。

         正所谓有事嫌夜短,无事恨更长,五个河的河龙王因为都忙于沁河河龙王的事情,竟然不知不觉中已到了午时。

总龙王,怎么办?其他四个河的河龙王一齐问道,会议还开不开?

会议还照常开。”黑龙微笑着对大家说,但总不能饿着肚子,总得先把肚子填饱了再说。

  于是,大家一起共用午饭。饭后,大家又重在会议室聚齐。

详细梁献春简介

 【作家简介】梁献春,笔名汨楠,男,汉族,1949年生。河北邯郸市丛台区黄粱梦镇高北村人。邯郸市地方文化研究会会员,退休教师。1975年,被《邯郸日报》和《河北日报》吸收为业余通讯员。在工作之余,先后撰写《无水的宣判》《苦头、甜头、奔头》《坎坎坷坷自学路》《自学十字路口的定向标》《永留心底的记忆》《自学十字路口的定向标》《罗敷采桑在何处》等文章刊登于《邯郸日报》。其中《罗敷采桑在何处》被收录于聂辰席作序、张建华主编的《邯郸之谜》一书。

期间,又撰写《邯郸地方语与普通话语音对照手册》《黄粱梦镇地方语与普通话语音对照手册》《古石龙传奇》《罗敷女传奇  九龙圣母传奇圣井岗传奇《圣井岗史话》等100多万字书籍。

2015年,开始着手系列章回体长篇传奇小说“‘罗敷女’传奇系列”第五部元笃行传奇》准备工作。《邯郸县圣井岗庙会》获《河北庙会》征文二等奖;《圣井岗上祀龙神》登载邯郸旅游局丛书之一《邯郸名胜》。

2016年,应邯郸旅游局丛书约稿,先后撰写了《神庙七百年,圣井一卷书 纪念圣井岗龙神庙创建700周年》《寺庙文化远,龙鼋传说久——记丛台区三陵乡龙兴寺》《寺村塔碑铸辉煌 记复兴区康庄乡禅房寺》《罗敷陵台脚下采桑处——记丛台区黄粱梦镇高北村》《漫游紫金山》《紫金山名字的由来》《紫金山腰输源河等文稿。

更多梁献春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