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怀念南麻宿舍的大娘
作者: 刘克菊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11-10 20:53:51
          常言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对于一些心心念念的事情还真如此。

今天算是最清净的一个周日,儿子没有课程,我也没有繁杂事,放松地睡了一早晨懒觉。做梦了,在梦里竟然跟二十年前南麻宿舍的大娘相遇了。白天还想她呢,想不到在梦里见到了。大娘还是那么和蔼可亲,是我最敬重的老人。我好像站在一个荷花池里捞鱼、摸虾、捉螃蟹,碧绿的荷叶,粉红的的荷花,游来游去的鱼儿,很美的环境,就像小时候姥姥家门前的那个池塘,是每天必玩的地方。大娘在一边看,我尽情地在里面玩,捉到几条美丽的鱼儿,鳞片是淡紫色的,放到盆里一闪一闪的,很好看。捉到横行霸道的螃蟹,张牙舞爪,我不怕,反而用手捂着,大娘怕我被夹着,心疼地把我的手拿开,嗬!螃蟹竟然变空壳了,真奇怪!这是怎么回事呢?瞬间感到莫名其妙,这梦做的!更惊人的是大娘还拿出笔,在一个黑色的软皮本上构思了一篇文章,就是眼前的一切,文笔很棒,意境很美,我读着直惊诧,“大娘,您不是不识字吗?怎么能写出这么好的文章啊?”大娘说“谁说我不识字?我还是高中生呢!呵呵,看不出来吧?”“啊?!怎么可能?大娘明明就是不识字的!”我一惊,醒了!

这一惊一下子惊回了二十年前。那时我刚刚加入汇源,住在南麻公司宿舍二楼靠楼梯的第三个房间里,房间里住六个人,其中就有那个大娘。职工宿舍怎么能住上老人呢?这还得从头说起,那时候公司刚成立一年多,处于艰苦创业阶段,很自然生活条件也相对艰苦。员工到法定结婚年龄能申请一间房,这就相当不错了,能分到的高兴的不得了,一间房二口人住还可以,如果有了孩子请个保姆就不好办了。而员工产假满后必须有人看护孩子才能上班,小小一间房子住四口人确实有些拥挤,白天还好说,一到晚上保姆就没地方睡觉了,这样只能申请临时居住的地方。而那时候公司困难,没有其他住处,只能插到员工宿舍住,白天一般不在,影响不到宿舍的人,只到晚上去睡觉,也无妨。那时的女工宿舍隔三差五就有一个房间安排上看孩子的老人,这成了很平常的事。而一般老人和年轻职工相处融洽,仿佛调味剂,把房间的氛围激活了,拉拉呱,说说家乡的新鲜事,孩子们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放着光,快乐的很,往往一个故事听不够还要求讲另一个,很粘人,可是很开心。

我们宿舍也因大娘的加入变得温馨起来,四个三班倒的小毛孩,一个常白班的我,再加大娘总共六人。可轻易不能全凑一起,三班倒的四人常常是晚上上班,白天睡觉,而实际上天天跟大娘打交道的只有我。先前,她们都去上班了,房间里只留下孤零零的我,要么看书学习,要么发呆想家。那时的我也不大,一毕业就离开母亲到了远方工作,常常想家想到泪流满面,那种感觉到现在想起来都很酸楚,孤苦伶仃,无依无靠,总觉得心无处安放。可自从大娘来了之后,情况有了天壤之别,一下班吃完饭就由大娘陪着聊天、谈心,特别开心。大娘是个热心人,嘘寒问暖,关怀体贴,仿佛就是在父母身边,一下子找回了家的感觉,不得不感叹老人的亲和力。

大娘是从美丽的乡村来城里为大儿子看孩子的,大娘大约六十岁左右,体态端庄,并没有乡下老人那种苍老的感觉,皮肤也尚好,举止温婉,干净利落,一看便知年轻时有一定的姿色。果真如此,听大娘说她年轻时是村里最有名的裁缝,干了三十多年,临四方庄都乐意送布料让她做衣服,只因她做工精良,美观大方。每天的生意火爆,顾客络绎不绝,又加之她年轻貌美,端庄时尚,做出来的式样繁多,很受热捧。水嫩的脸蛋用一句时兴的话来形容那就是“一掐就出水”可见有多水灵,活脱脱一清水芙蓉。就这样一个美人胚子追逐的人自不必说。俗话说婚姻都是月老配就的,和谁一起过日子都是命运安排的,别说,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多少次提亲都没成,最后年轻貌美的她和高大英俊的刘阿哥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慕煞多少单身狗数不清。他俩是同村,一同长大的,可谓青梅竹马,呵呵!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一米八几的壮小伙抱得美人归,天天捧在掌心里,热了怕化了,冷了怕冻着,稀罕的不得了。他们婚后育有两子,都长得英俊潇洒、高大帅气,个头都在一米八以上,而二儿子更是达到了一米八五,既有老妈的妩媚,又有老爸的潇洒,特别招人爱。这样高颜值的一家人走到哪里都是焦点,人见人夸。两个儿子不满二十岁媒人及好姑娘就踏破门槛,气势绝不输于当年的老爸老妈。推推攘攘,躲躲闪闪,实在推脱不掉,最后二儿子娶了最美的村花,早早就生了儿子,过起了幸福的生活。则大儿子在城里工作,谈了个娇滴滴的富家女,风一吹就倒的样子,光恋爱就谈了四五年,这不,人家二儿子的孩子都五六岁了,大儿子现在才刚有女儿。而大娘正是因为给大儿子看孩子才来到了城里,得以和我们这些年轻职工住在一起,从而有了现在的故事。

一个个神奇的故事如涓涓流水般娓娓道来,听着老人的诉说,我仿佛在听一个童话故事,唯美浪漫,又富有情趣。大娘却满含感慨地说,人真不撑混,不知不觉就老了!看你们这些花季少女,正处于最美的年华,青春靓丽,无忧无虑的,多好!呵呵,我们觉得烦恼多多呢,想不到大娘竟羡慕起我们来了!现在想想大娘的话是对的,我们那时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常常自寻烦恼,那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呢!

和慈善的大娘朝夕相处,感情越来越深厚,大娘成了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员,有什么心里话都愿意向她老人家倾诉,郁闷烦恼啦,工作上的烦心事啦,征男友的标准啦,等等,都乐意合盘托出。大娘虽不识字,但她凭着广泛的人生历练及敏锐的独特眼光,看问题准确到位。每次分析都令我佩服,每次答疑都令我豁然开朗,在我心目中她就是慈祥的母亲。随着越来越深入的交往,大娘也向我倾诉了心中的故事,原来在她平静的外表下面也藏着一颗受伤的心,也有一肚子苦水,这让我愕然!大娘在美丽的乡村自由惯了,门前就是小桥流水,洗衣做饭方便自如,常常在溪边跟一帮年龄相仿的姐妹拉呱聊天,玩一整天都没人嫌弃,老伴视她为掌上明珠,一辈子恩爱如初,没红过脸,是一对令人羡慕的鸳鸯。可自从来城里看孙女之后,一切都变了!首先环境不适应,挤在儿子小小的一间房里仿佛进了囚笼,怕吵醒孙女,话不敢说,气不敢出,看似弱不禁风的儿媳妇发起脾气犯起浑来气死人,凶得很!骂起人来更让人受不了,用“凶神恶煞”四个字来形容一点儿都不为过,很难与她文弱的外表联系起来,看来人不可貌相啊!而且说话常常带着讽刺的语气,仗着自己是城里人明显瞧不起乡下的。大娘很生气,只能强忍着,要不有什么办法?这个刁钻的大儿媳比二儿媳差远了。仗着娘家的势力为虎作威,可惜其娘家人嫌弃她没嫁给门当户对的人家而拒绝她上门,这对一般人来说是接受不了的,而她全然不当回事,更让人接受不了的是她精心挑选的嫁妆,费心筹备好的被褥,在结婚的当天被其母一把火烧了个精光,太不可思议了!也太狠心了吧?怎么着也是自己的亲闺女,这样绝情的母亲真没见过!其行为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她是哭着离开娘家的,来到慈善的婆家应该通情达理才对,然而万万没想到那么刻薄,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大娘一边说一边抹泪,看了很是心酸。而二儿媳妇完全不是这个样子,她漂亮贤惠,知书达理,尤其是孝敬老人全村有名,本来就心灵手巧,又虚心好学,接了婆婆干裁缝的手艺,干得风生水起,深得老人喜爱。全家老少照顾得妥妥帖帖,里里外外打理得井井有条,这样的媳妇谁人不爱?一说起这些大娘又破涕为笑了,呵呵,最后乐得合不拢嘴,这就是骄傲嘛!可一想到在大儿子家受的难为又忧心忡忡,日子难熬的很呐!这才刚刚开始呢!而更让老人受不了的还是吃饭问题,儿子儿媳都饭量小,而且小气,自己吃饱完事,根本不考虑老人够不够,或许他们压根就想不到农村人是饭量大的。民以食为天,在这里吃饱肚子都成了问题。老人在儿子家里一顿饭只吃一个小馒头,想多吃也没有,一次只买三个,菜只有单调的一两样,一盘半浅不满的小油菜,几筷子就夹没了,一小碟咸菜咸的要命,老人根本不敢多吃,这搞得跟吃不上饭似的!算算也不穷啊,家里果园里刚卖的果子还补贴了他们不少钱呢,如今来看孩子竟然饭都不舍得给吃,这还是亲儿子吗?老人想想就委屈,只是含着黄连也不敢说苦啊!这相比于乡下自己种菜,想吃多少有多少的状况形成鲜美对比,而老伴一日三餐变着花样照顾老太,自己蒸的大白馒头想吃多少有多少,个头比城里的小馒头足足大三倍!哪像这细食嗓细肠子的城里人?一个小不点馒头甚至都吃不上,那是城里人!可老人是从乡下来的,饭量自然大,让她吃一个小馒头够吗?岂不是想把她饿死?因此大娘在吃饭上尤其受不了,饿得难受还不好意思说,忍了很久,终于有一天实在忍不住了,悄悄对我说“小刘哎,你到食堂吃晚饭的时候麻烦多给我捎个馒头,回来我给你钱。”当时我满脸诧异,“大娘,您不是在大哥家吃饭吗?”“甭多问,你给我捎就是了。”因为门口的栏杆边站着好些人,大娘看了一眼外边向我挤了挤眼,我也不便多问,就默默点头答应了,看来大娘在遮掩什么。事后屋里没人的时候大娘告诉了我事情原委,我真替老人气愤,难过!原来这样?在自己的儿子家都吃不饱饭,这还有天理吗?真是惊到我了!“大娘,您应该说出来,据理力争,把这些不孝的行为抖漏出来,把坏毛病给他们纠正过来才对,看他们害不害羞!这样对老人太过分了!”大娘却说“千万别声张,不想让人家指着儿子的脊梁骨生活,儿子也不容易,作不了媳妇的主,他也很受难为,自己的儿子自己最了解,能忍则忍着吧,毕竟我在这里看孩子顶多三年的功夫,不想给他们制造矛盾。委屈大了,藏在被窝里让眼泪偷偷流出来就好了······”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此后,我去食堂吃饭的时候,隔三差五就带回个馒头,悄悄塞给饥饿的大娘,当然我是不要钱的,我是工薪族,一个馒头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但可以慰藉一颗饥饿的心,尤其在饥寒交迫的时候还是蛮有温度的。当然,有可口的饭菜我也悄悄给老人留一份。大娘吃着饭菜,眼里满是泪花,仿佛在思索什么。看此情景,难过得我赶紧别过头去,不想让眼中的泪当着大娘的面滴落下来。这一切都是在没人的情况下默默做的,大娘不想让吃不饱饭的消息传到儿子儿媳耳中去,那样会满城风雨的。

大娘总夸我是心地善良的好闺女,在这里遇到我算是福气。大娘,我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咱们在茫茫人海相遇,即是缘分,又是福气,多年以后回忆起来,会是暖心的故事。大娘说真想让我做她闺女,看我的眼神都是满满的爱意。嘿嘿,大娘,只要您不嫌弃,我就是您闺女!

在痛并快乐着的时光中,日子在慢慢过着,大娘争取到了一个月回家一次的权利,而且是在儿媳大休的时候。一个月仅有一次机会看看家,看看老伴,就像学生在外上学一样,这么大年龄过这样的日子不容易啊!而老头在家也受不了相思之苦,尽管二儿子和媳妇在生活上照应的他不错,但精神上替代不了。天天晚上夜不能寐,辗转反侧,好好的一对鸳鸯就这样被无情拆散了,任谁都受不了。所以,得知老太太要回家的那一天,老头早早坐车赶到县城的车站等候在那里,看见老太太先把她接到饭店,烧鸡烤鱼的先伺候一顿,好好犒劳犒劳老伴,然后才兴高采烈地领回家,就像年轻夫妻似的。都说小别胜新婚,大伯对大娘的感情那真是新婚的年轻人都不能比的。一个月仅见一次面,而且只有周六日两天,那种娇惯是不言而喻的,好酒好菜伺候,捶背捏腿放松,柔声细语交谈,说到伤心处抱头痛哭,真是悱恻缠绵,凄凄惨惨。两天时间,老头恨不能把所有的好东西都做给老伴吃,老伴望着满桌的饭菜泪流满面,一想到又要去儿子家受委屈更是泣不成声,老头也流着泪搂着老太不停地安慰,“为了儿子再忍忍吧,等孙女上幼儿园了就可以不去了,到时候我会加倍偿还你······”两天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两人抱头痛哭后才极不情愿地奔向车站,老头一直把老太送到县城车站还恋恋不舍的站在那里,这份挚热的感情真令人动容。车站分别的时候老太叮嘱老头“你也要好好保重自己,别光牵挂我,在南麻宿舍有个叫小刘的好闺女天天陪着我,相互有个照应,放心吧,难为不着的,快回去吧!”老头听完这些才含着泪转身,转过去的刹那已是泪流满面,男儿有泪不轻弹啊!

此后,我成了大娘心目中无人能及的好闺女,张口闭口即是“小刘这闺女真没的说!谁娶了她那是天大的福气!”呵呵,过奖了,大娘,我哪有那么好呢!当然这些话大娘没少跟其老伴刘伯讲,在刘伯的心目中我也是人见人爱的好闺女呢!有这样的闺女陪着老伴,化解生活中的难言之隐,替他尽一份不能尽的义务,大伯是十分欣慰,并万分感激的呢!

冬去春来,寒来暑往,日子如白马过隙般飞逝着,我拼命工作着,一天天进步,一天天走向成熟,劳累着工作中的劳累,幸福着生活中的幸福,马不停蹄地向前奔着,成绩日益显著,次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受到总裁的表彰,还号召大家向我学习呢!我那时还是特邀记者,特邀通讯员,写的稿件刊登于县报、市报,以及各通讯上,还拿到市级比赛大奖,作品还登上青交会专刊,可以说名声大震,好评如潮,接连收到来自于各地的交友信,内容大抵是敬佩,羡慕之类的话语,对于这一切我并没有感到有多高兴,相反压力更大了,自始至终我都觉得:只有努力前进,不断超越自己才是最棒的,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于是我工作更加努力了,写作更加勤奋了,趴在宿舍的小床上,每晚都写到很晚,到凌晨几点都是常有的事。大娘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一遍遍催我睡觉,我才恋恋不舍地收好笔,进入梦想,常常在梦里还在着急写作,说梦话都喊“我的笔呢?”可见有多入迷。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作品登上各大期刊,受到广泛好评。更可喜的是我因工作出色被评为“标兵”年终奖拿到了令人羡慕的一千元,别提有多高兴了!想想看,二十年前每月工资二百来元的时代,一千元意味着什么。大家都为我祝福,为我高兴,直接沸腾了!“小刘哎,付出总有回报,这话真是没错说的,你凭着自己的努力,终于打拼成红人了!真心祝贺!大娘真为你高兴!”“呵呵,大娘,这功劳不光是我自己的,其实我最该感谢的应该是您呢!”在相依为命的生活中,大娘在默默关心着我,晚上我写作到很晚被大娘催着睡熟之后经常踢被子,她老人家时时盯着,悄悄起来帮我盖好,大冬天的,以免冻感冒,有时候一晚几次;听到我睡觉咬牙,大娘知道后为我找了多种土方子,不厌其烦地为我诊治,治疗了很久,最终得以根治;她每次回家都给我带点土特产悄悄塞给我,怕被儿媳妇发现都是先藏到秘密的地方;大娘不识字,看不了我写的文章,很是着急,结果她把报刊悄悄拿回家让老伴读给她听,回来之后直夸我是才女,真不简单!夸得我一愣一愣的,问其原因才知道她同大伯在读我的文章,研究我这个人,并由衷为我高兴,我听着听着泪一下子涌满了眼眶。

这一切让我每天都充满着感动,时时生活在感恩里。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有人偷偷关心着你,爱护着你,那是命里的福气。在陌生的异地,偶然的相遇竟有了如此深的交情,真是人生幸事。无论到什么时候这段难忘的人生经历都会成为珍贵的回忆,在我的时光轴里好好珍惜。

发年终奖的那天我特别高兴,提前叮嘱大娘在儿子家吃晚饭的时候少吃几口垫垫底即可,晚上我请她吃大餐。因为我知道大娘若不吃的话他们会以为怎么了,所以尽量不惹不必要的麻烦。大娘笑得合不拢嘴,一个劲的说“哪能让你请呢!”我说“大娘,我不是发奖金了嘛,这回有钱了!”“哈哈哈,对,有钱了!都成大款了!”大娘笑得像个孩子,在我心里有种莫名的触动。那晚我骑自行车带着大娘到了县城里一家餐馆,点了鸡肉,排骨,外加几样青菜,还点了最爱吃的饺子,和大娘开开心心,幸幸福福,无拘无束地大快朵颐了一顿。不受时间限制,没有人打扰,就这么一老一少开心地吃喝,愉快地交谈,直到很晚。我们谈现在,谈将来,谈如果分开之后想了怎么办?毕竟大娘只有三年看孩子的时间,如今已经过去了一半。人生没有不散的筵席,如果真到了那一天还真不知怎么办。大娘说“小刘哎,你是我遇到的最善良的好闺女,就是亲闺女也不过如此,好人终有好报,无论将来你在哪里,都是大娘心中最牵挂的好闺女······”大娘的一番话说的我心里很不是滋味,鼻子一酸,泪滚落下来。“大娘,总有一天我会把我们的故事都写到书里,让很多人记住我们!”

无论我们怎么挽留都留不住时光的脚步,三年一晃就过去了。三年当中我最乐意听的就是大娘挂在嘴边的那句“小刘哎——”又温暖,又亲切。大娘开开心心地叫了三年,我也幸幸福福地答应了三年,这成为了一种标签,已经在心里打上了烙印。就像母亲喊自己的乳名一样自在。多么渴望一直这么叫下去,可是这种幸福还能维持多久呢?一种淡然的惆怅竟莫名的缠绕心头。

那年秋天,离愁别绪常常侵扰心间,使人心神不定,坐立不安。好在我在筹备十月份的婚礼,冲淡了一些愁绪,大娘在默默地看着,总是欲言又止的样子,因为忙着定制婚服,挑选家具,虽然觉得大娘有话要说,但觉得还有时间就没顾得问。然而我却错过了,成了一辈子的遗憾。九月一日那晚,当我回到宿舍的时候,室友小王悄悄递给我二百元钱,说是大娘临走时留给我的喜钱,说不多,仅表一点心意。她走了,再也不来哄孩子了,她的孙女今天已经上幼儿园了,终于解脱了。但她不想离开这些好闺女,六十多岁的人了还像小学生一样住校,这是一辈子难忘的。临走时都哭了,本想和你告别一声,但看你忙碌的样子没鼓起勇气,她最舍不得你,说见了你更不想走了,最终选择了悄悄离开。她说你是一个好姑娘,一辈子会很幸福,祝福你喜结良缘,早生贵子······

我站在那里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泪已岑然而下。大娘,我亲爱的大娘,您不辞而别,选择这样的方式会让我遗憾一辈子的!木然地走出宿舍,站在深邃的苍穹下,任泪水横流,窒息感一阵阵袭来······人生就是由一段段旅程组成的,我知道这段陪伴了三年的旅程就这样结束了。

十月一日的婚礼如期举行,隆重而热烈。婚后开启了新的生活,不久我也调到了北京同爱人一起工作,一起生活。离开了深爱的公司,辞别了朝夕相处的好姐妹,连同满含故事的那间单身宿舍,那是一辈子都抹不去的记忆。离去的时候心里很不是滋味,非常不舍,难过了很久很久,可世间哪有不散的筵席?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在外努力打拼,经历了风雨,也看到了彩虹。有了宽敞明亮的家,有了心爱的车子,过上了安心舒适的生活,梦想的东西基本都有了。当静下心来想想的时候,还是怀念二十年前在南麻宿舍同大娘一起生活的那段快乐时光,虽苦犹甜。那单纯的幸福,那纯真的感情,那执着的干劲,都不是现在能比的,尤其和大娘的那份母女般的感情是用什么东西都换取不到的。

自分离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大娘,您还壮实吧?屈指算来该有八十多了,有大伯精心照顾,相信您一定会很幸福的。大娘,我多么想再见您一面,再想听您喊一声“小刘哎——”。

详细刘克菊简介
【作家简介】刘克菊,女,1973年生于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临沂大学毕业。自幼酷爱文学,勤于笔耕,发表过诗歌、散文、小说等多篇,文学大赛获过多项奖励。出版《文选》一部,并在《燕赵作家》文学期刊发表《永远的卡尔》《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汇源的罗曼蒂克》《花匠刘大爷》等作品。心地善良,感情细腻,靠真情写作,常被情感打动。几乎每一篇作品都是在泪光中完成的,感触颇深。无论在多么艰难的情况下都不肯放下心爱的笔,坚信有耕耘必会有收获。

 

更多刘克菊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