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春节的特殊感动
作者: 胡书军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4-6 13:25:15

          春节是欢乐的节日、祝福的节日。亲朋好友发发短信,串串门,走走亲戚,叙叙旧,双拳相抱,拜拜年,处处洋溢着无限的温情。我和大家一样,被春节喜庆、热闹的气氛感染着,穿新衣,戴新帽,团圆饭,吃饺子,初一回家看望父母,父母身体健康,初二回媳妇老家,岳父岳母欢天喜地。初三休息一天,初四准备走亲戚看望得病的姨姐。一切行程已经安排妥当,一家人脸上写满了从心底溢出的幸福和快乐。

    初三下午,媳妇说,身上钱不多了,你到银行再取点钱吧,明天再买点东西。我痛快地说,好嘞。走在大街上,冬日的冷风吹过来,从家里带出来的热气顿时飘散作云烟,有点冷飕飕的。车辆行人不像平日里那样穿梭拥堵,显得安静、敞亮了很多。一些烟花爆竹炸响过后留下的碎屑,似浮萍状随风漂移,似乎还诉说着节日里人们的喜悦之情。街上半空中密集的 “吊挂”,写满祝福、希望的语言,看后好像阳光投射到心中。我来到柜员机旁,人不多,等了一小会儿,我拿出银行卡,按着程序操作,顺利地取出500元钱。那种屈指可数的熟练程度,使我几乎没有听到柜员机的任何提示,就高高兴兴、快快乐乐地往家转。

    回到家,媳妇和孩子不在家。打电话联系一下,不料想电话欠费了。我想是春节几天发短信、打电话有点多的缘故。我不愿意再出门了,一个人无所事事,打开电视看起了新闻播报。看着新闻里美国的罢工、埃及的示威、利比亚的动荡、叙利亚的骚乱,还有欧洲的债务危机、伊朗面对制裁的压力,我回味着节日欢乐的点点滴滴,享受着和平生活给予的温馨和快乐。

    一夜无话。第二天,我想先给手机缴费去。可是送我们的亲戚的车却早早地来了。朋友调侃说,单位放假,又是走亲戚,你不缴费,美英法还是穿一条裤子,面和心不合,世界形势变不了。我们笑笑,只好先走亲戚,一路先到姨姐家。姨姐家刚刚翻盖了房子,大门整洁亮堂。一副红红的对联“彩凤来仪迎大治,金龙起舞贺新春”,书写得硬朗、大气。

    一进门,我就喊,姐姐,姐夫,拜年来了。媳妇说,你小声点,不怕把狼招来。女儿说,我爸说过,过年串门先喊人,不用跪下磕头。我们笑着,姐姐、姐夫从屋门里迎出来。姐姐因为得病腿脚不方便,又高兴、又着急。姐姐扶住我的胳膊说,我又不能看我姨姨(指我娘),还麻烦你来看我。我说,我娘身体还行,姐姐就不要惦记了,把你照顾好就行了。老话讲,姑舅亲,辈辈亲,死了姨姨断了根。我从小经常住姥姥家、姨姨家,跟姨姐从小感情就深,尽管姨姨去世多年,那份感情仍洋溢在心中。

    一边说着,姐姐、姐夫把媳妇、女儿让到炕上,盖上崭新的褥子。屋里空气有点冷,但是炕上暖烘烘的。姐姐守着我们唠家常,姐夫一个人在厨房准备饭菜。不到正午,就开饭啦。饭桌上有凉菜,有热菜,有蒸碗,有盘子,丰盛的一顿饭吃的心里热乎乎的。临走时,姐夫说,明年还来呀。姐姐却说,你别这样说啦,让孩子们大老远跑来跑去的。媳妇说,姐夫说的对,不来不走就不是亲戚了,明年一定来。

    回到家,媳妇说,你姐真实在,你姐夫真热情。我说,我们家亲戚都这样。媳妇说,别说胖就大喘气。收拾了一阵子,媳妇说,哎,你忘性挺好的?我说,什么?媳妇伸出手说,拿来。我恍然大悟,赶忙翻兜,里外翻了一遍,结果一无所有、一无所获。我就觉得脑门子出汗,血往上涌,说,坏了,银行卡落到柜员机里了。媳妇的脸色顿时像变戏法一样,晴转多云,似乎天气要大风降温。媳妇恼怒地说,这么简单的事都办不好,是不是过年吃猪肉吃糊涂了。女儿也凑热闹说,平时爸爸叫我们学习要认真,考试要细心,这回也出乱子了吧!我尴尬地说,我可是百年一遇呀。媳妇说,你这百年一遇,大过年的,是让大家高兴,还是让大家生气?我自知理亏,像抛锚的汽车,熄了火。我说,那我赶紧挂失去。媳妇瞪着我说,你看几点了,银行早关门了。

    晚上,我心里很纠结,在床上辗转反侧。一年复一年,工作上应对多少事,像美国打伊拉克一样易如反掌,都没有出漏子。怎么取个钱还把银行卡弄丢了呢?翻来覆去地琢磨,几乎一夜无眠。媳妇还在气头上,说办事邋里邋遢的,就该让你睡不着。这种话一刺激,我倒想通了,至于嘛这点事,宰相肚里能行船,睡觉,我劝慰着自己小睡了一会。

    第二天,我赶着银行开门的时间,急急地走出家门。我先给手机交上话费,又跑到银行 “挂了号”,准备挂失银行卡。排队的时间,手机响了。我接通手机,对方说,是xx先生吗?我说是。对方说,我是xx银行,你是不是丢失东西了?我赶紧地说,是、是,我丢了银行卡,正着急呢。我看到银行的大堂经理正在打电话,急忙走过去问。经理说,你把银行卡落在柜员机了?我又“是、是”一番。于是经理核对了我的身份证,询问了银行卡剩余的金额,经理终于缓了一口气。经理说,你这位先生呀,可把我们急坏了。从卡片信息里找到你留下的手机号,从前天到现在打了不下20个电话,嗨,手机一直欠费,你不着急嘛?我笑脸相迎,说,这不走亲戚嘛,没顾上。经理说,我算知道什么叫皇上不急太监急了。我纠正他说,皇上急,太监也急,都急,都急。经理被逗乐了,说,前天下午一位小伙子把卡片送过来,嘱咐我们一定要找到失主。你看,钱没被取走,你烧高香了。我毕恭毕敬地说,一定谢谢人家。我又问,有那位好心人的电话吗?经理想了想,抓起了脑袋,说,不好意思,我们忘登记了,看看,都有不经心的时候。我感动着,春节都想舒心、高兴一些,我的粗心平添了别人多少麻烦。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不管谢与不谢,银行、好心人都是我心中的佛,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他们。

    春节是快乐的,春节是喜庆的,春节是温情的。今年的春节我又多了一种感动,失而复得的银行卡又一次验证了,人间自有真情在,人间自是好人多。走在回家的路上,立春的阳光洒在身上,望着满街的喜庆,心底再一次被浓浓的温暖包围了。

详细胡书军简介

胡书军简介】胡书军,19668月生人,正定县新城铺镇人,毕业于河北石家庄地区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现供职于正定县广播电视台。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石家庄市作协会员。长于散文、小说创作。散文《最醇最真的母爱》获中国散文学会2012年散文论坛征文一等奖;散文《春节的特殊感动》获中国散文学会、河北省文明办、河北民俗文化协会、河北散文学会2012年“大年的温馨”征文二等奖;散文《爱你一生一世》获得河北省文明办、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七步沟杯”河北省爱之梦诗文征文大赛二等奖;论文《认同善知,实践善行,建设美丽幸福家园》获得河北民俗文化协会“万和宫杯”和谐河北论文大赛征文一等奖。部分散文作品发表在《石家庄日报》、《燕赵晚报》、《散文风》等报刊杂志。2015年出版长篇传记性文学作品《常胜将军赵子龙》。

更多胡书军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