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绣楼•听棋
作者: 吴桐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4-6 16:30:36

           足尖刚跨过绣楼的门槛,跫音就荡进了百年前的时光里。尚未细看一楼明间四周陈设,南墙边通向二楼的木梯已引得脚步雀跃过去。

楼梯窄仄,很陡,每一阶的宽度都不及一个现代成年女孩的脚大,只容脚尖轻点,似乎单为三寸金莲而建。黑色软底布鞋踏着黯淡的朱红楼梯,须是小心翼翼的。不能豪步飞跃,不然就扰了这份清幽与雅致。及裸的长裙十分应景地配合了此刻的情境与心境,拖曳的裙角抚过一级级楼梯,忽地便找回几分民国的时光。一百年前,郭家小姐的裙裾也是这般飘动吧,她是身着“揉蓝衫子杏黄裙”呢,还是“绣罗襦,翠烟纱”,鞋子想必是绣着幽兰,精巧又遗世,随着莲步轻移,玉兰花的香气会洒满楼梯。

一阵微风,就像她柔软丝滑的长裙拂过我的额头。抬头望去,洞开的长方形梯口处,橙色暮光忽地从头顶洒下,照回一颗有些飘移的灵魂。出得梯口,恰看到二楼游廊西侧,砖拱弧顶什锦格子券窗,正将夕阳裁剪,在青砖地面拓出美丽的阴翳。

此刻,我正站在下花园孟家坟绣楼上,感知百年前的风雨与百年后的阳光没有跨越的交汇。一切皆物是而人非。

这是一座并不太出名的绣楼,因为,他的主人并非达官显贵名人雅士,他们只是普通的富户人家郭贵、郭珍兄弟,因此,郭家大院贵珍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并未引起太多关注。但是,整座院落精美的砖雕木雕、锦轩花窗与郭家三小姐令人叹惋的爱情故事,却在这个敷衍与粗糙的时代,愈加引人动容与怜惜。

绣楼二层是全院最高处,邻街而建,坐于绣楼上,可直接观街景,看热闹,也可以纵观贵珍堂整个面貌。东西两院由一溜东房隔出界线,41间房的规模,四进四出双四合院,足以证明当年主人的富足。那管家苏长贵的儿子苏启,是否常常由东院穿堂而过,悄悄探望西院绣楼上的三小姐呢?

不远处,教堂悠扬的钟声飘荡在寂静的村落田野,哥特式高耸的尖顶在晴朗的蓝色天宇里,庄严而神圣。那样的平和与宁静,恒久不动,如同一百年瞬间滑过。

天尽头,鸡鸣山突兀雄浑的身影镇石般矗立着,把这片大地平稳安守,也守护出一个美丽的地方——下花园。据《辽史》记载,下花园因辽萧太后、辽圣宗耶律隆绪时期建上、中、下三个花园而得名。上花园与中花园相继荒落,只有下花园得鸡鸣山的守卫而一直葱郁美丽。下花园四周绿色掩映,翠薇相环。东北是段家堡森林公园,草木幽深;洋河从南边流过,潺潺流水给北方干燥的空气添了许多湿润气息,形成了葱郁茂盛的洋河湿地。这里丰富的植被,花园般美丽的自然风光,引来许多外地人栖息扎根。想当年,郭氏兄弟就是由宣化南关迁至此定居。

出身贫寒的兄弟俩,在这片土地上挖出了郭氏家族的第一桶金,他们以挖煤、卖煤为业,累积出富裕生活。经多年创业,他们在下花园、八宝山开办煤窑达十余处,并在宣化、新保安、沙城、京津等地经营煤栈、百货、绸锻布庄等多种生意,终于富甲一方。

富裕后的兄弟俩虽然长年在外做生意,但他们依然把根扎在了这片风光秀美的花园里。他们把对根脉的虔诚与对文化的渴望,都寄托在这片豪宅与子女身上。

他们在此倾注的心血,从大院的精良建筑可见。精美的砖雕木雕遍布整个建筑的房角戗檐,仅花形各异的格棂窗就有20余种。历时三年,巧工穷极,繁缛极尽,这样一刀一凿的精雕细琢,足以让它在风雨中伫立一百年、二百年,甚至更长久。而绣楼无疑是整个建筑群里最引人注目、最惹人遐思的地方。

绣楼游廊与现今楼房的通长阳台相似,二层南北均有一个。站在南廊檐下,看金色晨曦掠过教堂十字架泛出圣洁的光芒,观雨后的云雾玉带缠绵在鸡鸣山的腰间,还有荷锄耕种的村民,一望无际的绿野,都令人倍感神怡,也让向往自由的闺中女儿无限惆怅。

仰顾间,发现顶棚竟是由几块一尺见方的彩绘木板拼合,上绘折技团花图案,富贵典雅。这样的天花顶棚,在室内廊檐比比皆是,长寿菊花、富贵牡丹、鸿雁飞鹤等各种图案把整个建筑装饰得华美富足。

低头细瞧,楼梯口盖板有着小小机关。只要将楼梯木板严丝合上,从楼上加锁,下面的人无法从楼梯上来;从楼下上锁,楼上的人便会困于二楼,走下不得。据说,郭家三小姐郭婉晴因与管家之子苏启相好,遭到其父反对,曾被反锁楼上,不得下楼。春闺相思,却难成连理,原来,这精美的绣楼深锁着一颗无奈的心,一段愁怨伤情。

返身进屋,敞北轩,可径直通向北面游廊。这里,恰与西院正房前戏台直面。正房连排五间,中间凸出一方形抱厦,建了戏台。这样的设计,是让绣楼中的女儿们,坐在绣楼上就可听戏,不必下楼。每逢节庆寿典,这里定是热闹非常。《三娘教子》、《打金枝》想来是必听的好戏文。当姐姐们相继出嫁,只余下聪明美丽的三小姐时,她是读着春闺新词,遥想秋千乐事,还是无奈地看着开锣幕落,独自伤春?她喜欢的是哪一出?是“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还是“我一生爱好是天然”!再好的戏也有落幕的时候,再美的青春也有水逝的一天,她可预知了自己青春殒命的结局?

院中,正房沉稳大气的色彩与红色绣楼形成了强烈反差。门窗均为孔雀石绿,镶嵌在红色屋瘠廊柱中。进正房,须穿过前边这座戏台。从虚幻的戏文情境,进入到烟火弥漫的日子里,这样的设计,倒真应了“人生如戏”。

推开菱花海棠门扇,如同打开了一个家族的秘密。这道苍绿的门,掩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心事,纵有锦绣繁华也难遮千愁万绪。

这处院落建成之时,想必是绮丽多姿。这里每一间屋子门窗花形都形态各异,“灯笼锦”、“扯手万字”、菱形海棠、什锦棂窗等,各式各样很难全部叫得出名字。丰富多彩的砖雕也给整个院落增添了热闹吉祥的气氛。象征“封侯挂印”、“五子夺魁”、“喜上梅梢”、“必定如意”、“五福临门”等意义的砖雕,以及极富艺术气息的木雕“梅兰竹菊”和绘画“渔樵耕读”等,都彰显了大院主人的文化品味与追求。他们把对人生的追求都承袭到子女身上。

郭家三小姐该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从青杏尚小到豆蔻娉婷。下花园的美景,萧太后的传说,新文化运动的兴起,让外面的世界充满了诱人的滋味。

从小与她伴读长大的苏家兄妹,像自由的飞燕,楼中女孩却在父亲的期望中束如笼鸟。琴棋书画样样精习,只是为了她日后可以嫁得乘龙快婿。无任何根基的苏启无疑不符合这样的条件,于是,他们的爱情遭受层层阻挠。为了能与青梅竹马的心上人结合,苏启离开孟家坟进京闯荡,以图发展。这样的安排,终究是让两个相爱的人天人永隔。媒言父命,她被许给了宣化府大户王家。留守的女孩盼郎无望,终于忧思成疾,未及半年,便香消玉殒青春早逝。当苏启终有小成,喜悦归来,看到的已是红楼寂寂,佳人永离。如谜一般,豪宅华屋至此悄无人迹,空落闲尘。如那戏台上的一出出戏,已然写下精彩,却在正欲开场时,戛然而止。

一阵微凉。

塞北夏日的风是干净爽洁的,沁心掠汗,直抵肌肤。小小红楼,虽然多金富贵,亦如平常人家,演绎着一样的悲欢离合。轻抚雕栏,暗声叹息。朱红的隔扇,朱红的花窗,如此喜庆的色彩却没能让胭脂女儿春衫永动。红楼已沧桑黯淡,但每个廊檐飞角都精致得让人疼惜,一如那让人疼惜的薄命女孩。

下楼,正待掩上绣楼朱门,却蓦然发现,四扇门中冰凌纹团花花心上,均有一个字。从右向左依次读来,竟是“唯棋心事”。一时,犹如石入波心,荡起一团涟漪。这院子里,所有雕刻都暗合富贵吉祥,喜庆平安,这样四字却是何意?若是打开门扇,左右来读,恰为“唯棋”、“事心”。这绣楼中藏着青春女孩多少心事?以棋事心,这样的日子若说淡泊,的确超然不俗,而对于青春红颜女子,莫不是孤寂与落寞吧。在疏风细雨,落红飞白的时光里,她与朝霞斜阳一起,打发了多少“闲敲棋子落灯花”的日子。

一时间,人都肃在这里,竟能听到黑白世界中,落子之声。

门,轻轻掩住。

时间的风声徘徊轩窗,记录着凡人写下的历史,丈量着辉煌与平淡的距离。

春风夏雨秋月冬雪,这里的每一片瓦当都已浸润了百年的光阴,每一扇轩窗都承受了百年磨砺。它足以让一滴水穿凿岩石,足以将历史推向遥远。但这百年又似乎只是天地一瞬。

一瞬间,人去楼空。

详细吴桐简介

【吴桐简介】吴桐,女,张家口市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张家口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现供职于张家口市文联。在《民间文学》《散文》《散文选刊》《当代人》《国家诗歌地理》《诗选刊》等各类报刊发表散文诗歌、小说新故事等近百万字,创作的散文、论文等在全国、省、市各类征文大赛中获奖40余项。作品收入《品鉴河北·走进张家口》《绿我中华》《张家口诗群》等各类文集、诗集。此外,组织编辑了《塞北民间文艺丛书》(一套七册)《张家口二人台优秀作品选》及《张家口民俗》等民间文艺书籍,担任《大好河山张家口诗选》《张家口诗群》执行副主编。

更多吴桐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