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霍都堂趣闻逸事
作者: 张云华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4-8 10:10:28

          霍鹏,字博南,号璜溪子,三居士,是汉大将军霍光的后裔。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生于天长镇(原河北省石家庄市井陉旧县城),24岁高中万历丁丑进士,先后任潞城、长子、名容县知县。万历二十年选授河南汝宁府知府,兴修水利,开河灌田,民受其利。后补卫辉知府,升陕西按察司副使,整顿隶州兵备道,四次得到皇帝嘉奖。再升陕西布政使司左布政。继母丧后,补河南布政使司,再升大同巡抚,恩威并著。五年间,边围安靖,晋升督察院右副都御史,俗称都堂,故井陉人多称霍鹏为霍都堂。

站着的五道爷

霍家家境殷实,霍鹏祖父霍岱积德行善、德高望重,曾捐资构筑城南门、西门外防河大堤数十丈。霍父霍美资长大成人后,到了娶亲的年龄,霍岱经过多方打听,看中了南障城村吕家户一适龄女子。该吕氏女子虽然没有裹脚,但是长相清秀、知书达理,而且家势很好,与霍家门当户对,于是霍、吕两家结为亲家。成亲后,吕氏勤快利落,洗衣、做饭、挑水样样事都做的很好,深得霍家人的喜爱。

一段时间后,吕氏怀孕了。有一天,她照常从家里出来,拎着脏衣服从西门出去到河边去洗衣。路过西门的五道爷庙里,不经意间看到庙里的五道爷站了起来,吕氏一惊,心咚咚咚直跳,吓得拎着篮子扭头就跑了回去。回到家后,坐在炕上仔细回想,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心里不由觉得会不会是自己眼花了?于是再次拎着脏衣服出了门。走到五道爷庙前,睁大眼睛看着,这一次清清楚楚的看到五道爷又站了起来,她没敢吭声,急忙扭头走了。到了河边草草将衣服洗了,又往回走。到了五道爷庙前,五道爷又站了起来,等她过去了才坐了下来。

回到家后,她又惊又怕、坐立不安,干活也心不在焉的,不是丢了这个就是落了那个。她婆婆看到了,就问:“你怎么了?出去一趟跟丢了魂似的,遇到什么事了?”吕氏想了想,觉得婆婆年纪大,懂的也应该比自己多,跟婆婆说说也许能找到解决的办法。于是拉着婆婆到屋里,将刚才的事一五一十的跟婆婆说了一遍,婆婆也觉得奇怪,便安慰她说:“兴许真是你眼花了呢,明天路过时再看看吧。”

到了晚上,婆婆左思右想,觉得还是应该跟自家老爷说说这件奇怪的事。老爷听了,仔细一琢磨,认为这是天大的好事啊:五道爷站起来给吕氏行礼,这说明吕氏肚子里的孩子一定是个贵人,将来以后的官位一定在五道爷之上。于是就跟婆婆说:“明天你陪她一块儿去,要是五道爷还站起来,你就让她对五道爷说:你坐下吧,以后别站了。”

第二天,吕氏和婆婆一块儿做伴去洗衣服,一路上吕氏心里念叨着婆婆早上告她的话:如果五道爷还站起来,你就说,坐下吧,以后别站了。结果到了五道爷庙前,看到五道爷又准备要站起来,心里一着急,脱口就说:“你站着吧,别坐了。”话一出口,愣住了,抬头一看,五道爷已站了起来。从此以后,城关西门奉供的五道爷就永远的站着了,成了霍督堂人生经历中一个彰显他命格尊贵的历史见证。现在城关西门的五道爷庙已破旧不堪,只余石龛,五道爷像已经被破坏殆尽。

带刀侍卫站岗

在吕氏怀孕后期,天降大雨,城关发生了水灾,房屋被毁,粮食短缺。霍家房屋也被淹没,无奈,只好在岸边搭一棚子渡日。一日,有一商人背一袋米要过河到对岸去,可是水势高、水流急,背着米根本就过不了河。正在犹豫间,看到了霍家搭的棚子,于是将米寄放在霍家,说等他办完事回来时再取。

又过了一段时间,天又降大雨,乌云密布,狂风大作。皇帝跟前的两名带刀侍卫去山西办案,骑马走到城关,正赶上这场大雨。因路上匆忙未带雨具,而且雨势太大,不能冒雨前行,正在两难之际,抬头看到了霍家大棚,于是牵马到大棚门前屋檐下避雨,一左一右站在门前。这时忽然听到棚内传出婴儿的哭声,然后听到棚内人高兴地说:“生了!生了!是个男孩儿!”两人听了,惊讶的看了看对方,其中一个自嘲的笑着说:“我们堂堂两个带刀侍卫,今天在这里给一个刚出生的孩子站了一次岗。”另一个却说:“这是天意啊,能让我们给他站岗,这个孩子一定是个贵人,将来说不定能成大器呢。”

棚里的霍母听到棚外两人的对话,开心地说:“借两位吉言,这孩子我也不指望他大富大贵,将来那怕就是做个一品官我也不嫌小。”霍母不懂当朝官员的品级,以为官越小品也越小,所以就为自己的儿子求了个一品官,却不知道自己弄反了,一品已经是了不得的大官了。之后,霍家人邀请门外二人进屋,一起庆祝霍家添丁之喜。酒足饭饱后,天也晴了,雨也停了,二人辞别霍家骑马西去。

月子里,霍家粮食不足了,别人都可以凑和,可是霍母和孩子不行。无奈之下,霍鹏祖父决定先借用寄放在霍家的米,等那人回来了再想法还他。月子做完了,米也吃完了,那人还没有回来取米,一直等了许久,那人也一直没来。后人盛传,那是霍督堂命格贵,上天专门派人来给他送米的。

士地爷南去

霍鹏出生后,异常聪明,却也非常调皮捣蛋。在私塾上学时,是孩子王,所有的孩子都怕他。有一天放学后,他闲着没事,拿起一个土块在墙上写道:“土地,土地,南方看黍地,要想回来,等我去。”当天晚上,他的私塾先生就做了一个梦,梦里土地爷和私塾先生说:“您的学生在墙上写了字,让我去南方呢,我老了,家口也多,不想离开家乡。麻烦您和您的学生商量一下,让他把字擦了,别让我去了。”私塾先生一口答应。

第二天,一上课,私塾先生就问:“墙上的字是谁写的?”霍鹏站起来说:“是我。”私塾先生生气地说:“小小年纪不学好,往墙上乱写乱画,竟然写什么让土地爷去南方,下课去擦了!”下课后,霍鹏走到墙边,捡起一个红土块,嘴里边嘟囔着:我给你擦、擦、擦,边用手里的红土块在字上涂。

到了晚上,私塾先生又做了一个梦,梦里土地爷痛哭流涕的和他说:“我来和你告个别,本来我不想去南方,可是现在已经用朱笔批了,不去也得去了,这一去不知道得呆多少年啊。”说着放声大哭,扭头离去。第二天醒来,私塾先生后悔不已,但也没法补救了,只好不了了之。

大头  小头

转眼间24年过去了,霍鹏中了进士,先后任潞城、长子知县,然后调任南京刑部。去南方上任前,听说南方民风彪悍,前几任有的在上任途中就被害了,还有的即使到了任上,也呆不长久,治安混乱,民不聊生。面对这样的状况,霍鹏日思夜想,终于想到了一个震慑南方人的方法,于是收集了许多蝎子装在竹筒里带着一同上任去了。

到了南方,霍鹏在断案时不打不骂也不用刑。对于那些嘴硬不讲理的犯人,他只是让人拿出蝎子来,问吃大头还是小头?那时候,南方没有蝎子,也不知道尾巴有毒,看着蝎子头那两个大钳子,张牙舞爪的让人害怕,而蝎子尾巴只有弯弯的一根,多数人就选小头,结果吃了小头后,全身又痛又麻,那个难受劲儿一天一夜都过不去。南方人没见过这种刑罚,看受刑人那么难受,就觉得这个北方官太历害了,一传十,十传百,霍鹏用这个刑罚很快震住了南方人,他颁布的政策法令也得以施行,从此北方的蝎子也开始在南方繁衍生息。

狐仙相助

霍鹏初到南方,常有百姓告状:一家告:“我家有五亩良田,却只打了三袋粮食,请老爷明断粮食到哪儿了?”另一家说:“家有一亩薄田,打的粮食十袋不止,不知是福是祸?”每每霍鹏接到这样的状子都百思不得其解,去实际查看,确实如农户所言,派人日夜看守,也看不到搬运粮食的迹象,霍鹏想尽各种方法,这样的事情还是时有发生。霍鹏没有办法,只好关闭衙门微服私访。

他入田间,到地头,进茶馆,到农户家,和各种人闲聊,和各样人交朋友,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狐仙在做怪。那时南方多狐仙,且威力大,一夜之间能把几百里外的粮食物品神不知鬼不觉的运到其他地方。地少的人家狐仙会帮他们多打粮食;太穷的人家狐仙会运点小钱放在他能看到的地方,让他发点意外小财;和狐仙关系好的,狐仙还会满足他们的愿望,从很远的为富不仁的家里运来他们需要的物品……

霍鹏了解到,在他所辖范围内就有这样一个狐仙,于是开始寻找,天天在狐仙常去的地方转悠。有一天,他正在茶馆喝茶,来了一个白胡子老头坐到了他面前,开口说:“听说你找我很久了,有事吗?”霍鹏抬头看了他一眼,请他坐下,开门见山地说:“粮食的事是你做的吧?”狐仙点点头。霍鹏再问:“之前那些没来成或来了也呆不久的官也是你做的吧?”狐仙又点点头,说:“是我,他们贪污受贿,祸害百姓。”霍鹏听了,点点头又说:“咱们做个交易吧,我是个清官,保证自己不贪赃枉法、徇私舞弊,你帮我破案,打击盗贼,我再施以仁政,咱们联手,让这里的百姓过上安居乐业的好日子,你看如何?”狐仙盯着他看了好久,见霍鹏目光坦然,于是点头答应,并提出要结拜为兄弟。

回到衙门,霍鹏拿出衙门的陈年旧案卷宗,狐仙一一讲述了每个案子的案发过程、主要案犯及凶器所在,霍鹏根据狐仙的描述寻找证据,时间不长,所有旧案一一侦破。一时之间名声大振,盗贼几乎绝迹。

之后,霍鹏由于政迹优秀,一路升迁,最高直至督堂一职。霍鹏在位期间,狐仙一直跟随,后霍鹏因病告老还乡。临回乡前,霍鹏设宴款待,感谢狐仙一路相帮,并请狐仙回南方养老。狐仙因与他相处日久,不舍分离,遂决定跟随霍鹏举家迁至北方定居。

回到城关后,霍鹏将狐仙一家安置在西门的草料场,隔三差五与老狐仙饮酒聊天。由于年长日久,老狐仙的家人众多,有一些年轻的狐仙就幻化成人形出来吓人,次数多了就传到了霍鹏耳中,于是霍鹏在一次聊天时就告诉老狐仙,让他约束家里人尽量不要出来惹事。结果第二天一早,霍鹏刚起床,就听到家里人惊慌地跑来禀告:草料场边扔了几个像狗又不是狗的血淋淋的动物脑袋。那时候北方没有狐仙,人们也没见过这种动物,所以看到的人就吓坏了。霍鹏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坏事了,没想到老狐仙一怒之下杀了自己的儿孙,这个仇可是结下了,老狐仙活着没事,要是没了,他的儿孙们要是报复自己家人可怎么办?没办法,到了晚上,霍鹏再次设宴和老狐仙说:“哥哥啊,不是我不能容你,出了这样的事,咱们的缘分也尽了,你们搬走吧。”老狐仙听了,知道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只好说:“我家大业大,给我三天时间。”霍鹏同意了。

老狐仙回家后,召集全家人说:“咱们做了对不起你叔叔的事,现在他让我们搬家,给我们三天时间,你们赶紧找地方逃命吧,三天后你叔叔就要火烧草料场了。”有的儿孙问他:“您呢?”他回说:“我老了,就守在这里吧。”听了他的话,有的赶紧找地方了,有的不以为然,认为霍鹏只是吓唬他们,不会真烧的,就没走。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第四天一大早,霍鹏就命人火烧草垛。大火烧起来了,留下的儿孙们仓皇出逃,逃不走的就烧死了。大火整整烧了三天,烧死了许多狐狸,逃走的有的逃到了地窖,有的逃到了水沟,还有的逃到了树洞里,老狐仙的三个女儿逃到了现在孙庄峪河滩边的雕北山上,古为仙云洞,现为狐仙洞,从此北方也有了狐狸。据传这三个女儿逃到这里后,上山采药,免费为百姓治病,还在北京创立了同仁堂,治病救人。

注京津冀文化网公众平台:jingjinjichina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合作热线:0314-2562918
       总编热线:18231459858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tianyajuanke1977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264567422

详细张云华简介

 【作家简介】张云华,女,197412月生,本科学历,2014年调入井陉县文联工作,河北省音乐家协会会员,石家庄市青年拔尖人才。我辅导的《井陉拉花》先后四次获国家级金奖;撰写的文章《让非遗大戏唱响文化产业》一文在《河北文化》发表;歌曲《吉鸿昌》入选中国广播影视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梦 英雄情”优秀词曲作品选,同时入选中国优秀原创歌曲百首;《常陪爹妈聊聊天》在慈孝家风颂活动中获奖;《井陉千佛岩庙会》在河北庙会文化调查中获奖;《霍都堂趣闻逸事》在石家庄历史文化故事征文中获奖。此外还参与了《爱我井陉》《苍岩文艺》《井陉传统村落丛书》的编辑工作。

更多张云华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