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我和丈夫的饮食战争
作者: 王小丫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4-9 18:34:43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食物供养着我们的生命,给我们以力量,让我们走完各自的一生,一日三餐,我们不能不吃,不敢不吃,不忍心不吃,平常的日子要吃,人是铁饭是钢嘛,逢年过节,遇有重大喜庆日子,更是大吃特吃隆重地吃来宣泄自己喜悦的心情,即使悲伤时,也会有特定的食品来让我们寄托哀思,比如说粽子。我们一口接一口地吃过了五千年,修炼得越来越能吃,越来越会吃,于是吃出了博大精深的饮食文化,吃出了川鲁苏粤四大菜系,中国菜出落得人见人爱名满天下。不是有句名言吗——天堂里一定是中国 人在做饭。

    可茫茫十四亿神州,人才济济,各路英豪藏匿其中,偏偏有那么一小撮人,他们蔑视食物,粗暴地对待它们,把做饭当成一件恼人的苦差事,能把一切食材都做得很难吃。大文豪托尔斯泰曾说:幸福的家庭都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各自的不幸。我认为这句话在这里可以改成;好吃的菜都相似,难吃的菜各有各自的难吃之处。我家老魏就是那种善于把各种饭菜都做得难吃无比的人。我认为这也是一种技艺,我把这种技艺权且称为;神奇的厨艺。

    我早婚,想当年我十八岁奉病母之命嫁给老魏时,只知他面白如玉,笑带春风,并不知他还身怀此等绝技。我在和老魏结婚的前一天,还是一个跟男孩子比跳远,跟女孩子比扔包儿,没事儿能把自家大黄狗追得象跳墙高手的疯丫头,对厨房之事所知甚少。婚后长住娘家,偶尔在婆家小住几天,回娘家时,必会饿得眼放蓝光,翻箱倒柜寻找一切能吃的东西。我母亲心疼地问,难道你婆婆不管你饭吃?我心虚地支吾道;怎么会,我可是他们的掌中宝。

    其实,我真吃不饱。我发现他们全家都不会做饭!我的婆婆大人,是一位事业型的强人,不会做饭似乎很说得过去。有一次,我俩煮最简单的面条,发现家里葱姜蒜皆无(这才正常),我自告奋勇要去买,我婆婆说用不着那么麻烦,只见她从容走进自家菜地,摘下一只老茄子,麻利地撕下几条茄肉儿丢进油锅里,完成了她的炝锅仪式。婆婆大人只知道做某种饭的程序,并不去想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煮出的面条味道可想而知。

    婆婆不会做饭,公公只好热爱厨房,一家饮食全靠他打理。公公是个怀旧的人,一辈子买来的菜都是他从市场上精挑细选来的本地蔬菜(外地蔬菜从来不买),他牢记自己是汉族,从不吃牛羊肉,他只吃他小时候在父母家吃过的饭,没吃过的从来不吃,以免吃坏肚子,损害健康。他很喜欢我这个儿媳妇,用施展厨艺来表示对我的欢迎。公公是个走路如风,声音如钟,干事麻利的人,每个动作都带着一定的节奏,看起来特带劲。他做花卷时,面一般都发得很好,只见老爷子擀面,撒盐,刷油,叠面,剁面,再轻轻拧一下,整套动作流畅优美,透着劳动人民的勤劳质朴,让人感动。糟糕的是,拧完一下之后,他总是意犹未尽地再拧再揉再拍,据说这套手法也是他家祖传的。祖传手法蒸出来的花卷,死塌塌的,既不见花,也不见卷儿,样子很奇怪。

    还有他老人家烙的大饼,吃时连嘴唇算上永远只有三层,吃着这样的大饼会感觉时光倒流,仿佛重新长出了尾巴,正坐在原始森林的树杈上啃着一枚坚果;还有我婆婆炸的肉丸子,我婆婆炸的肉丸子,永远象她的性格一样刚强坚硬,可以塞进枪膛,向敌人射击。大饼花卷肉丸子被我尊称为魏家三宝。后来我经常怀疑,如果老魏不是从小就吃着这么奇怪的东西长大,也许他的身高不会到一米七就停滞不前,也许能长到一米八也未可知。

    我从此痛下决心,我一定要让我家的厨房四季飘香,让我的后代在美食的陪伴下茁壮成长。我复仇般的学会了很多菜式,包括母亲传给我的私房菜,从菜谱上学到的各种名菜,以及走亲访友时,用软磨硬泡威逼利诱等手段从各路人马处淘到的经典实用招数。我从此在厨房里变得得心应手,淋漓尽致,被我女儿奉为王大御厨,并经常无限感激地说,幸亏我生在你们家。

    而我的丈夫老魏,他对饮食的态度依旧麻木不仁,宠辱不惊。每天一顿满汉全席不会让他感动,一连三天都吃清水挂面他也绝无怨言。对于老魏来说,上现成的班,干现成的活儿,守着现成的老婆吃现成的饭,过八百年如一日的安稳日子,就是他理想中的天堂,此生足矣。至于每天吃什么什么好吃有营养的问题可以忽略不计。而我是个好奇心旺盛,求知欲强烈,能从一片花瓣嗅出整个春天,浪漫到骨头里的人,如果按照老魏的章法过下去,无异于被他活埋。

    年复一年,有两种场景会在我们家真实地上演。其一;我问老魏,今天给你包饺子吧,你想吃什么馅儿的?是呀,想吃什么馅的,这可真是个重大问题,老魏每次都要很认真的想上五分钟,然后一脸茫然地问,现在这个季节都有些什么蔬菜?拜托老魏,现在四季不分,想吃什么有什么!老魏最后总是大手一挥,大度地说你看着办吧。说实话,每当此时,我都想自杀。其二,某日,我忽然心情大好,不辞劳苦地变出一桌好饭菜献给全家(我并不指望会得到老魏的赞赏,只希望全家能吃得痛快开心),这时老魏就会紧锁双眉一脸严肃地说,弄这么多花样儿干什么,有一个菜吃就行了,真是浪费!

    我无语,想老魏这样的人,也许永远不会懂得吃的乐趣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之一。老魏你何时才能懂得,人生的许多事情全在于享受过程之美,就像男女相爱并不全是为了繁衍后代一样?望着老魏不解风情的脸,我不禁产生了一个恶毒的设想——据说,每个人都会在人生的最后几天,忽然强烈地想吃某种东西,我想如果到那一天,老魏史无前例地用虚弱地声音跟我点饭,比如说吃饺子,到那时,我会把我有生以来最温存的笑容挂在脸上,然后用我有生以来最体贴的语气告诉他“亲爱的,饺子是没有了,只有剩饭,还是长了毛毛的,您就凑合着吃点儿吧。”我要让他从此牢记教训,看他下辈子还敢这么蔑视神圣的食物不!

    我和老魏的战争在所难免。

    初战有如初恋,不一定销魂,却一定难忘。那时年青不免贪睡,某个周日清晨醒来,发现日已三竿,老魏在旁犹自酣睡,不免惊叫着下床,徐策跑城一般一路如风奔向厨房。因为我知道老魏虽然对吃很含糊,对吃饭的时间却毫不含糊。他说一个正经人家,就应该按部就班,有板有眼,到什么时候干什么事,就如同他年年毫无意外地当选为劳模一样。饭毕,已近十点,老魏刷牙洗脸刮胡子,剔完牙缝子又火急火燎地吩咐我做午饭。我强调刚吃又吃无异于受刑。老魏大怒,说什么时候不干什么事,这是什么人家?言下之意我若不照办,我就是败类,不在正常人之列。我望着老魏那张劳动模范的脸,忽然吓出一身冷汗——我怎么竞和这样的人混在了一起?我一时泪眼蒙蒙。不过,好女不吃眼前亏,明摆着老魏的四肢相当于我的八肢,他只需爱怜地在我脑门上来一个小小的栗凿,就够我足足疼上三天的。我还是委屈求全低眉顺眼地做好午饭,并举案齐眉很夸张地送到老魏面前。但我从此厌食,闻见饭味就恶心呕吐。那段时间,我林黛玉一般倒在床上,每日里昏昏欲睡,喃喃自语。我觉得我的婚姻如同梦幻,老魏如同梦中巫婆。想到这样的人生还很漫长,我开始拿着刀片在自己的手腕上寻找动脉。又想,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怎能轻易下手?但又不能往老魏的碗里埋砒霜,因此只能净饿,我打算绝食到底。

    在我绝食到第五天时,老魏的思想开始像春日阳光下的雪堆,渐酥渐软。他驱车一百多里,跑到一家很有名的烤肉店,买来十只我平时最爱吃的穆斯林烤羊腿,也同样举羊腿齐眉很夸张地递到我面前,脸上表情似哭似笑。我本已饿得连耻笑他的力气都没有,这时却挣扎着坐起,拿过纸笔,与老魏签下了我们婚姻生活中的第一份条约——《烤羊腿条约》。条约内容如下:一,在王小丫不想做或认为不该做饭时,任何人不得违背其意志,强行命她做饭。二,以后只要老魏在家,王小丫只管做饭不管刷锅,厨房卫生也归老魏一手打理。

    我把《烤羊腿条约》钉在灶前的墙上,这样老魏在每次刷锅时都可认真阅读,以便不断加深印象。

    两年之后的冬天,我被一场来势凶猛的流感袭倒,病势沉重,身体虚弱得要命,却偏偏饮食不周,我脆弱的胃需要吃松软的东西,老魏颠前跑后天天给我做鸡蛋,吃得整个人都快变成鸡蛋了。我想吃发面的菜包子,而家里没人会做,我又不想吃外面卖的,只好打发女儿出去要饭(是真要饭),从她姑姑家弄来两只白菜包子。我的亲人们在床边环绕着我,我一一看去,我粉嫩的女儿还不会做饭,我年迈的老母亲自从二十年前得过一场癌症之后,就逐渐退化,早已不会骑自行车更不会做饭了,只有老魏可以依靠,而老魏基本上什么饭都不会做。我端详着要来的菜包子,不禁悲从中来,放声痛哭。老魏忽然良心发现,扬言明天中午给全家包饺子。

    第二天,全家都兴奋地期待着。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在我们饿得欲仙欲死,灵魂即将出窍之际,老魏的饺子终于闪亮登场,我把一只白胖的水饺丢进嘴里,登时咸出两朵泪花儿

    老魏的良心再一次受到震撼,第二天驱车三百里,从古城保定运来一只传说中的宫廷烤乳猪,企图冲淡他失败的饺子。老魏永远都不会知道,我都病到这般田地,如何吃得下如此油腻的东西。不过我还是一阵狂喜,趁热打铁乘胜追击,与老魏又签下了我们婚姻生活中的第二个条约《烤乳猪条约》。条约内容如下:一,老魏必须在一年之内学会十种最基本的家常饭,以保证王小丫生病时不至于被活活饿死。二,以后打扫房间和院子由老魏负责,王小丫不再插手。

    日子就这么过了下来。后来在我们连绵不绝的战争中,我们又陆续签定了《清蒸黄花鱼条约》《麻婆豆腐条约》以及《红烧海底松条约》和《凉拌海蜇皮条约》等等,老魏在战争中被逼成材,竟也能将几样最简单的饭食做熟,不过味道依旧不敢恭维。

    现在我们都老了,人到中年的我们变得面庞柔和,脾气柔和,战争也柔和。最近女儿提议全家减肥,我想,老魏神奇的厨艺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这天午后,我轻移莲步,悄悄靠近老魏,彼时,老魏正两眼放光地观看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时不时猛拍一下大腿,表示喝彩或惋惜,全然进入了自己的境界。我用手轻抚老魏多毛儿的大腿,柔情似水地说出了自己的心事,老魏正看到妙处,生怕打扰,听都没听就大手一挥说"行行,包在我身上”。

    此后,老魏一直认为不留神中了我的奸计。因此,每当他怀着悔恨的心情在厨房里忙碌时,做出的东西就益发难吃,减肥效果就益发良好,一个月下来,我们都瘦了好几圈儿,包括宠物狗球球。现在我们有种身轻如燕的感觉,仿佛张开双臂,随时可以乘风归去。这天,我怀着感恩的心情总结了老魏的两大功劳。第一,可以节省时间。吃老魏的饭你永远都不会产生流连饭桌的错误思想,既不会因为少吃了一口饭而遗憾,也不会因为多吃了一口菜而悔恨,人生苦短,我们可以节省出大量的时间来干许多更有意义的事。第二,老魏勤俭持家,饭菜以素为主,而且绝不提供任何零食,这样不仅节省了开支,还节省了资源,符合低碳环保的时代大潮流,为全家健康地奔向一百岁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实乃全家之恩人也。

    老魏对我的评价不置一词,过后抚摸着球球日渐缩小的狗头,不怀好意地说“真不愧是王小丫养出来的狗啊”。老球子忍不住一阵愤怒地低吼,老魏落荒而逃。

    一个月下来,胖起来的只有老魏——他每天都要对付剩饭。

    由于减得太快,我几近营养不良,脑瓜时常短路。一日晨起,见穿衣镜中立一妇人,眉清目秀,风姿绰约,大有似曾相识之感,仿佛她曾是我姐妹,或将来必是我姐妹。我对她嫣然一笑,她对我一笑嫣然,我俩眉目传情,对视良久,忽然同时悟到——我们是一个人呀!我顿时晕倒。

    醒来已在老魏怀中。老魏说要不是我你早就没命啦 。我偎在老魏肥厚宽阔的肩膀,新仇旧恨苦辣甜酸一齐涌上心头,一时间竟无语凝噎。我在心中暗自叹道;老魏,我彻底服了你。

详细王小丫简介

 【作家简介】王小丫,本名王英, 河北沧州献县人,风流才子纪晓岚、盗御马的窦尔敦、民族英雄马本斋都是我的乡党。出生于1970年,那年,国家成功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举国欢庆,我家也欢庆,作为同辈中诞生的唯一女孩儿,我被认定为整个家族的“幸福卫星”。对文学的迷恋似乎命中注定,学生时代所有作文都成为班级的范文。疯狂阅读几十年,直到五年前一时手痒才进入写作。至今已出版诗集《五色琥珀》,散文作品多次获奖,其中散文《我和丈夫的饮食战争》入选《2014中国散文年选》和《2015中国散文排行榜》。

       不着急,慢慢写,慢慢活,慢慢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
更多王小丫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