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文化程度对故事传承与讲述的影响
作者: 樊更喜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4-14 10:52:06

          耿村是冀中平原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村,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起,耿村以民间故事家群和民间口头文学的集中发现而著称于世,1987年—2004年,石家庄文联、藁城市文联(文体局)相继组织大型耿村普查11次,记录、整理出耿村故事及其他文字资料约6300余万字。先后编印内部科研卷本《耿村民间故事集》(5部),公开出版了故事家专集《花灯疑案》、《兰桥断》、《秀姑》、《卧牛山恩仇》、《靳正新故事百篇》、《耿村故事百家》、《耿村民间文化大观(上中下)》、《耿村一千零一夜》(6卷),以及研究性著作《耿村民俗》、《耿村民间文学论稿》、《中国耿村国际学术会议文集》等书籍共16部,计1155万字,发现男女故事讲述者230多人,被誉为“中国故事第一村”。1995年,被文化部命名为“民间故事之乡”。2006年,耿村故事被批准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19915月中国耿村国际学术讨论会的召开,成为耿村民间文化走向世界的显著性标志,19928月,德国《东亚文学读本》第13期选登耿村靳正新、孙胜台、彭凤书、靳言根4人的故事。耿村故事被《东亚文学读本》这样著名的刊物作为重头作品推出,标志着耿村故事研究已进入国际学术界关注和研究的时代。2009年,《耿村一千零一夜》获得中国民间文艺最高奖——山花奖,树起耿村文化工程的史碑。

    在耿村文化工程主持者袁学骏老师的带领下,笔者从1987年就参加了耿村的故事普查、记录、整理和编辑出版工作,并一直参与接待中外专家学者和各级领导对耿村的文化访问和考察。对耿村故事村和耿村故事家们可以说是非常了解的。本文以耿村故事家群(仅以耿村大型故事家)为例,试图从故事家所受文化教育入手,解析文化程度对故事传承和讲述的影响。

一、耿村故事家们大都受过不同程度的文化教育。

 

兹将耿村22位大型故事讲述家列表如下:

上表列出的22位大型故事讲述家,男性讲述者17人,女性讲述者5人;小学以下文化程度8人,初中文化程度8人,高中文化程度3人,中专文化程度2人,大专文化程度1人。

从中可以看出,耿村故事家们大多受到不同程度的文化教育。事实上,只有极少的有好记忆、生动的想象力和叙述能力的积极的传统携带者们才传播故事,仅仅是他们才向别人讲述故事。(阿兰·邓迪斯著。陈建宪、彭海斌译,上海文艺出版社,1990.323)正是耿村故事家们的集中而又突出的表现,他们才成了气候,被称为耿村故事家群,耿村也因之被称为为故事村。

作为耿村故事家的杰出代表,靳景祥曾出席1987年的中国故事学会首届承德年会。靳正新1998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命名为“中国十大民间故事家”之一。2007年,耿村故事家靳景祥和靳正新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孙胜台成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2010年,张才才成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目前正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以上这些故事讲述家有一些共同特点:1、故事讲述量大,都能讲超过100个故事,且有自己代表性作品;2、能在地方口语的基础上,完整而熟练地讲述故事;3、有较强的记忆力,善于传承或加工创作;4、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和较高的知名度。

耿村故事家们将讲故事当作他们社会生活的一部分,他们在讲述中得到了情感的释放和心灵的满足,是一种纯天然、纯自然的文化娱乐活动。实际上,这种讲述活动又是一种重要的口头语言艺术创作活动。由于文化程度的差异,他们在传承和讲述中会有不小的差别。

二、文化程度对故事传承的作用和影响。

文化程度对民间故事传承的作用和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不同文化程度的故事家,常常用不同的视角和心态来观察身边的人和事物,在故事传承和嬗变中产生了不同影响。文化程度较高者对故事传承的选择性较强,甚至能对原有故事进行复合或重构,不断变异演化,使内容情节等更具有合理性和趣味性。

以大专文化的靳言明为例,他解放前参加过革命,做过教师,当过干部,有一定的写作能力,还在《长城》、《河北日报》等报刊上发表过小说。耿村普查后几期后,他从县人大副主任职位上离休回到耿村,很快加入到故事讲述行列中并成为大型故事家。他的故事来源很广泛。既有小时候和工作时听来的故事,也有亲身经历的革命斗争故事,既有传统的民间故事,也有从阅读书报时存储下的故事。较高的文化程度,使他的故事传承有了更大的选择余地。较高的学养和修养,使他在故事传承中,更注重那些思想性、教育性较好的故事,同时摒弃了那些自认为不雅的和不健康的故事。靳言明讲述的《他没带介绍信》,说一个经理在众多应聘者中,唯独选中了一个没带介绍信的小青年,有人不理解,而经理解释,他正是通过观察小青年对细节事情上的处理,如在门口蹭掉鞋上的土、捡起掉在地上的书、扶残疾老人进门等,看出了他高出其他人的品质,才选中了他。200310月下旬,美国女娲故事演讲团来耿村访问,靳言明为美国客人讲了《瞎子点灯》等故事。一位叫利欧·班格利的美国人说他的故事很有意义,尤其是《瞎子点灯》,讲一个瞎子点灯走夜路,照亮了别人,自己也就免受碰撞,含义很深刻。

靳言明在讲述时很自觉,不论是给普查者讲述,还是给耿村来访者讲述,他都积极参与讲述。由于文化程度和干部身份的原因,他讲述时,更注重故事的教育意义,也注重故事的完整性和合理性,这成为他的追求。有时还亲自将故事写成文字稿提供给普查者,但这也给他的讲述带来墨守固有、过于拘谨的一面,我在搜集他的故事时很能感受到这一点。

同为中专文化程度的张书娥和王连锁是母子关系。他们的故事传承却有很大的差别。张书娥年轻时在部队做幼儿教师,她的故事大多是动物故事和童话,其听众大多是小孩和中老年妇女,使故事的教化功能有了具体的指向,取得了不错的教育效果。王连锁却是自幼生长在耿村,农校毕业后又回到耿村。所以他的故事来源跟耿村其他故事家并无太大的差别,因为文化程度较高,又当过村干部,所以其故事讲述表现出多元的取向。

徐海江、龚月超和董彦娥同为初中毕业,都曾当过小学教师,他们自觉地传承耿村故事,前辈故事家们的好多丰富曲折的长故事,他们也能讲得很好。普查者在搜集他们的故事时感觉很“顺手”,这不光跟他们的文化程度有关系,更跟他们做教师时提升了自己的知识学养有关系。但他们从不将自己的故事写下来。他们说,讲故事比自己写下来更过瘾。

三、文化程度对故事讲述的作用和影响。

讲故事是故事家们自身的文化属性与文化个性的表现。文化程度的不同对民间故事形成了不同的把握方式和语言模式。从普查到的故事来看,文化程度较高者讲述相对“细”一些,文化程度较底者则相对“粗”一些。

靳景祥虽然小学也没毕业,但他有过学说书的经历,口头艺术表达修养较高,他的讲述不仅完整,还很注意细节描写,这也是他被耿村公认为讲得最好的故事家的原因之一。他对故事有很好的整合能力,并且注重表情和手势的使用,注意观察听众的情绪,用抑仰顿挫的声音调动起听众的兴趣。讲述时人物大多有名有姓,对人物相貌、行为动作、心理活动都有描画。如《夫妻捎书》和歌颂一号文件的《你别跑了》,讲述细致精彩,整理出来如同一篇小说一样。

因为学过说书,靳景祥在讲述故事时,还体现出节奏美、韵律美。他讲的《藁城“宫面”的来历》,就有店家得喜来忧——忧愁变喜(仙人度化)——为皇上解难——皇上设难——难人欲死——仙人再次来救——宫面问世,皆大欢喜这样一系列情绪变化。情绪起起伏伏,到店家第九十九天夜晚等死时形成全篇的高潮,仙人再次来救转极忧为大喜。情绪随情节的发展而发展,字里行间是富有感情节律的。

还以同为初中毕业,都曾当过小学教师的徐海江、龚月超和董彦娥为例,他们能讲许多丰富曲折的长故事,并且讲得很好。他们比其他讲述者更多了些理性,讲述的故事完整、生动,讲述语言精练得当,又十分注意听讲者的情绪,所以很受欢迎。董彦娥作为女性,由于婚姻和生活上的不如意,加上思想相对封闭,所以她讲的大多是些鬼狐精怪故事,却更能表现出她的生活记忆与体悟,反映出她内心世界的矛盾性和复杂性。

耿村的中年故事讲述家,比父辈受过更多的学校教育,基本上都是初、高中毕业。走上社会后,又在改革开放和日益现代化的浪潮中接受了外界文化的多元影响。他们现在基本上都在外地做生意或者打工。王发礼现在与家乡相邻的晋州市一家化工厂打工,徐荣信现经营一家铝厂,他们是耿村人公认的故事讲得好的中年故事讲述家。他们能绘声绘色地讲述,把讲故事讲得好作为与人交往的资本,极容易吸引周围人关注。另外,他们接受新鲜事物快,且有现代的审美品味。喜欢讲新故事,经常将从外地听来的故事讲给本村人听。

徐丑货与靳清华是年轻故事家的代表。徐丑货是高中毕业,靳清华是初中毕业。文化程度的差异带来了他们讲述时的差异,徐丑货讲述时能够随时加进自己的文化观念,还能有意识地整编出许多新的故事,讲述中显现出现代化、开放化等特色。即使在平时说话做事上,徐丑货也能随时随地用故事调侃人,灵活机动地处理生活中的一些事情。靳清华在这方面表现则相对弱一些,虽然他也能讲很多不乏精彩的故事。这应该是文化观念和人生经验方面的问题吧。

孙胜台、张才才文化程度不高,他们的故事结构形式相对简单,语言天然质朴。不重细节,更轻描写,不追求准确地再现丰富的生活,而是星星点点地跳跃性地表现生活。连故事中的主人公也是“一个小伙子”、“皇上”、“娘娘”、“娘们儿”、“和尚”等。孙胜台的《错斩董梁王》、张才才《可笑天下正经人》都是只有七八百字的短小作品。开始都点到时间、地点、人物,接着叙述了一些人和事,到结尾收住,说明结果。他们只是满足于把故事说清楚,大概只不过是今日作家的创作提纲,基本是筋脉和骨头。

略识字的侯果果更喜欢讲一些如《梁山伯与祝英台》、《窦娥冤》、《后娘枣树亲娘柳树》这类的情感性很强,又有一些教育意义的故事。

四、耿村故事在学校教育中的文化传承。

文化程度对故事家的传承和讲述有巨大的作用和影响,为了使耿村民间故事更好地得以传承,文化教育的手段必不可少。耿村所在的常安镇中心学校基于此认识,他们结合相关部门编写了校本课程《耿村故事》,作为地方补充教材在全市推广,着力培养小故事家。耿村小学专门开设了故事课,同时还定期举行故事会活动,概括起来就是“采、写、讲、比、评”五个字。采,即学校规定,每个学生都有采访故事的任务。采访久负盛名的故事家,采访父母兄弟,走访亲朋好友,利用各种机会搜集故事。写,就是每个年级的作文课都安排一定数量的故事创作,把写故事渗透到作文教学中去。讲,就是讲故事。他们每个班都有一批故事员,教室里、上学路上、放学途中,随处都可以听到美妙动人的故事。比,即学校每月组织一次故事会,每个学期举行一次讲故事大赛。学校组成评委会,现场打分,对获奖学生给予物质奖励。评,就是每个学期学校都评出一批优秀故事员,予以表彰。学生们在搜集、讲述、创作的过程中,受到了潜移默化的良好熏陶,培养爱祖国、爱家乡、爱人民的高尚情感,构建了积极向上、文明高雅的审美趣味,树立了团结友爱、助人为乐的道德风尚,达到了寓教于乐的目的,也从一定程度上传承了耿村故事。因有学校教育这个阵地,一批“小故事家”正在迅速成长。相信未来在他们中间,会出现有有更高文化层次、更多有文化学养的民间故事讲述家。

五、耿村故事要传承下去需要文化知识的滋养。

巴尔扎克曾说:“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耿村故事更是真实地记录了一个民族的历史。它世世代代以口头传承下来,已有600年以上的流传历史。它是一部活的历史教科书——在朝朝代代归尘入土、中原大地沧桑变化之后,历史与民俗以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的标准在耿村文化中得到了保存,是中华民族众多文化中的一颗耀眼之星,代表着民族文化中最人文、最典型、最本土化、最有生命力的文化现象。耿村故事把许许多多的矛盾统一在一起,进行了最文学化而又是最乡土化的描述,最宏大的却以最普通的表现,最复杂的内涵又表现于最简单的方式,最分散却又最集中于一地,耿村文化具有重大的历史、文化、科学价值。

“耿村文化工程”是庞大的、宏伟的,这是一项永远的工程。耿村故事要传承下去需要文化知识的滋养,需要我们做的工作还很多。19901月,全国首个村级民间故事家演讲协会——耿村民间故事家演讲协会成立。耿村民间故事家演讲协会,作为民间组织,不仅积极联系媒体、学者到耿村进行访问,还与旅行社共同组织耿村民间故事旅游活动。“耿村故事文化网”也于2007年正式开通,将耿村故事搬上了互联网,耿村故事家在互联网上集体亮相,取得了不错的口碑。

耿村受学界关注,为外界熟知,使耿村故事得到及时的普查和抢救,在这过程中,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会长袁学骏做出了突出的贡献:第一,袁学骏首次提出了耿村故事村的概念。产生并让人接受一个概念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故事村这一命名方式,可以说是耿村人民的一大创造和贡献,虽然在为人接受的过程中受到过这样那样的质疑和争论,虽然经历了那么漫长的时间拷问,但毕竟被大多数专家学者达成一致,并让故事村这个名词名扬四海,轰动世界民间文化界,并对其内涵进行了理论阐述。第二,20多年来,袁学骏对耿村民间文化,进行坚持不懈地追踪挖掘,取得了丰硕成果。在这一过程中,耿村树立了文化品牌,成为了河北省省会石家庄的城市名片之一,成为国际文化交流的一个窗口,并与同样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井陉石头村成为民间文化友谊村。在耿村召开的国际学术讨论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耿村进行考察,布达佩斯国际年会上对耿村的特别介绍,以及美国代表团多次访问耿村,使耿村具有了国际声誉和影响。第三,在袁学骏的努力下,耿村现在已成为中国民俗学界和民间文学界的一个科研基地,袁学骏本人也在民间文化研究理论上有所建树,出版了《耿村民间文学论稿》,并将耿村故事融入到整个中国民间故事之中,完善了中国民间故事的基本分类方法。第四,由袁学骏带头的对耿村文化的考察研究,也带动成就了一批文艺工作者,有的成为民间文学界的专家。如杨荣国现为河北省民协副主席,河北省民间文化青年专家,出版有《花灯疑案》等书;赵志勇现为赵县宣传部副部长,出版有《卧牛山恩仇》、《这杯赵州茶》等;樊更喜被推选为石家庄市民协副主席,多次出席全国和省市民间文化研讨会议,多篇论文在国家和省级专业刊物发表或收入文化论文集;孙明振现为香港网络电视台驻北京编辑;同时,还有秦秀荣、候丽彩等多名在当地小有影响的农民作家。

耿村故事家是故事的承载者,又是文化的创造者。今天,我们在这里召开“中国民间叙事与民间故事讲述人学术研讨会”,意义非常。因为接到会议通知较晚,发言准备很仓促,也很不成熟。希望得到批评指正,在此谢谢大家。

20111010

 

   (此为201110月在中央民族大学召开的“中国民间叙事与民间故事讲述人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2013年被收入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中国民间故事讲述研究》一书。)

详细樊更喜简介

 【作家简介】樊更喜,石家庄市藁城区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副会长,藁城区文广新局文化艺术科科长,河北省文化交流协会副秘书长,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副秘书长,省民协理事,省作协会员,石家庄市民俗研究宣传中心副主任,市民协副主席,市作协理事。石家庄市“四个一批”人才,市管拔尖人才。曾获全国首届“抢救、保护和开发民间文化遗产”论坛抢救民间文化遗产贡献奖,“河北省民间文艺搜集整理三杰”,首届“河北草根诗人”等称号。多次出席国际、国家和省市学术研讨会。主编出版《耿村民间故事精选》等书籍多部。2012年出版的《耿村民间故事》是我区首部民间文艺理论著作,2015年再由美国海马图书出版公司翻译成英文出版,是藁城区首部被译介到国外的图书。

更多樊更喜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