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湿地的美好时光
作者: 吴国勇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4-14 16:45:29

        “走进大洼湿地,感受良好生态。置身绿色空间,倾听鹤语雁鸣。漫步湿地幽径,牵手蒹葭苍苍。寻访创业往昔,共话幸福宜居。”

我不是一个诗人,更不会即兴赋诗,但是当接到河北省散文学会在南大港举行2015年会暨魅力大洼采风创作活动通知时,我竟很快地写下了以上的诗句,并且陶醉其中。当然,令我陶醉的不是我的这首不成诗的小诗写得如何,而是以往记忆中关于湿地所具有的自然、丰富、和谐与美好的景象清晰地出现在脑海中。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许多年前,我对湿地就有着很深的情结和经历,也有过独特的感受和理解。

那时,已有将近5年环保工作经历的我,正在省会的一所大学里进修环境监测工程专业。大学生活是美好的,在10余门必修课中,有一门叫做《生态学概论》的课程。记得教这门功课的教授姓林,他的勤恳敬业、学问渊博,注重修养,给我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由于认真备课,准备充分,每逢讲新知识时,他几乎不看教材,而是一气呵成的将一节课的内容讲完。还有,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学生身上,那无时不在的机敏而不失严肃的目光,容不得我们有丝毫的走神。同学们对这位治学严谨,业务精湛,形象完美的老师都格外敬佩。

当然,林教授在讲到湿地和湿地的作用一节课时,同样是不看教材,简直就是在滔滔不绝的演讲。湿地的别名又叫沼泽或滩涂,被誉为地球之肾,与人类的生存、繁衍、发展息息相关。在世界自然保护大纲中,湿地与森林、海洋一起并称为全球三大生态系统,是自然界最富生物多样性的生态景观和人类最重要的生存环境之一。他还讲到,湿地不仅为人类的生产、生活提供多种资源,而且具有巨大的环境功能和效益。在抵御洪水、蓄洪防旱、控制污染、调节气候和促淤造陆、美化环境等方面有其它系统不可替代的作用。

林教授带我们进行过野外实地考察。在郊外,他指着一处长有水葫芦和芦苇的池塘告诉我们,湿地可以清除和转化毒物和杂质,有助于减缓水流的速度。当含有农药、生活污水和工业排放物的流水经过湿地时,流速减慢,有利于毒物和杂质的沉淀和排除。一处湿地就是一个生活污水处理地,它能够提高水的质量,有益于人们的生活和生产。 通过林教授讲课,我增加了对湿地重要作用的了解。记得先前上小学和中学时,我曾为湿地吞噬了不少长征中红军战士的生命而诅咒过它。

虽然理论是枯燥的,但听林教授广征博引的讲座本身就是一种享受,每堂课都很有收获。那时,还没有出现“互动”这个词汇,但是,林教授的讲课是开放的和互动的。记得有一次林教授让我们结合书本,思考自己的家乡有没有湿地,哪怕是很小的一块。我忽然想到,我童年时跟随父母下放的村子四周有几个大小不一的壕坑,用以集聚从村子里流出的雨水,几乎常年有水。每个壕坑周边有几丛芦苇和蒲草,叽叽喳喳的雀类在四周的槐树或柳树、杨树、榆树上做巢,我还记得在村西的壕坑里游泳曾有过危险的经历。还有我出生的古城正定,在城角楼附近有天然的水渠,有鱼虾、泥鳅和大片的芦苇,其中还有水鸟类和叫不上名的昆虫出没,被乡亲们习惯称之为苇地坑。当我站起来表达我对湿地独到的理解和发现时,教授用赞许的目光点了点头,对我的发现给予了肯定,这让我记忆犹新。

近些年,身边湿地迅速消亡令我的心情很是不安。林教授曾说,河北省消失和萎缩的湿地占原有湿地的90%。目前,平原上只剩下白洋淀、衡水湖、大浪淀和南大港,但是白洋淀、衡水湖、大浪淀都要靠水库和黄河水补给,如果失去这些补给,它们也会消失。从那时起,我开始关注南大港这个生态良好,无需补水的湿地了。如果说湿地的补水就象一个人在吃补品或在补血,那么南大港湿地就像一个健康的青年或妙龄少女,至少是一个身体结实的壮年人或风韵犹在的女性。也是从那时起,我对湿地的现状感到很惆怅。特别是这些年,我的村子四周的壕坑有的不见踪影,有的被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工业垃圾充斥,是一个肮脏和令人作呕的地方。我的城市更是如此,壕坑、苇地坑因为处于古城内,地价飞涨,都被填平夯实盖起了高楼,铺成了宽阔的马路和街心广场,水泥地面代替了湿地。看吧,一到雨季,路面积水,行走困难,汽车抛锚,叫苦连天。雨水没有下渗的地方,白白的蒸发掉了。地下水无节制地大量抽取,根本得不到及时的补充。不管是城市还是乡村,久旱不雨,气候日益干旱,生态平衡频频发出预警,长此以往潜伏着更严重的生态危机。对于生活其中的人来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尽管有过危险的经历,但关于家乡湿地的回忆是美好的。盛夏里几场暴雨过后,壕坑里便积满了雨水,经过几天的沉淀,泛着微微波光的壕坑对十几岁的孩子来说颇具吸引力。虽然私自下河游泳,学校和家长是明令禁止的,但孩子的天性使然,是很难约束和控制的。炎热的天气里,壕坑的诱惑力就更大了。壕坑有粼粼的波光,四周有开阔的视野,还有玉米地、芦苇、蒲草和泥土散发的清新气息。小伙伴们相互约好,或在中午前,或在午饭后,一个个都来到了壕坑边。很利索地把衣服藏在岸边的玉米地里,就扑腾扑腾的下河了。有的练习扎猛子,有的直接从树上练习跳水,还有的在浅水中打扑腾,壕坑里热闹极了,大家玩的都很痛快。有时管得很严,整个上午或下午无法脱身。就只好在傍晚时分下坑玩水。有一天傍晚,我悄悄走出家门,来到河坑边。因为天比较晚了,空无一人的壕坑很安静。此刻我的胆子异常之大,先是在浅水打扑腾,后来竟别出心裁,径直向河深处走去,要试探一下壕坑中间究竟有多深。当我走到了齐脖深的地方时,只能调转身子向回转身。但由于水的阻力和脚下淤泥的阻力,转身是很困难的。我害怕极了,用尽全身力气,慢慢向回去的方向挪动。我想,当时一个小小的外力作用,就会将我滑倒。后来,究竟是我用勇气和意志战胜了困难和挑战,还是一种冥冥之中的力量帮助了我,不得而知。后来我竟如愿以偿,终于走出了深水区。每每回忆起来,虽然那段有湿地相伴的时间发生过危险的往事,但一切安好,仍可以称得上美好的时光。

我盼望着河北省2015散文年会的召开,盼望着走进南大港这个生态良好,无需补水,越来越珍贵的湿地进行采风和考察,盼望看到没有污染的滩涂、天然的滨水风光和丹顶鹤、白天鹅美丽的倩影。接通知后不长时间,2015年散文年会暨魅力大洼采风创作活动即在南大港如期举行。我因工作忙碌,不能提前报到,便毫不犹疑的购买了从石家庄北站至沧州站的火车票,利用夜晚赶路。经过一夜的颠簸,我应邀而至。行走在绿树掩映鲜花盛开的南大港街头,我立即被这座城市干净整洁的容貌所吸引。坐在管委会大会议室观看产业园区令人震撼的宣传片----渤海明珠春潮涌。优美的配音解说和精彩的画面让我对南大港湿地先睹为快。我从中知道南大港除了湿地保护区外,还有一个名字,叫做鸟类自然保护区。据说这里保持了原生态的环境,万顷苇荡,百鸟汇集,是渤海湾不可多得的著名湿地。我不由地对这颗位于沧州渤海新区的明珠,一个由国营农场发展成为农工商全面发展的园区而赞叹不已。

终于走进蕴藏丰富、得天独厚的南大港湿地了。正是盛夏时节只见大片大片青青的芦苇从我站立的观鸟亭下铺向天边,芦苇丛中零散的点缀着一个个二三亩地大小、汪着水的坑地,如同我早年村庄夏季存放雨水的壕坑。极目远眺,遥远的正前方可以看到笔直的地平线横亘在眼前。视线中没有村落和建筑物的遮挡,没有车辆和输电线路甚至电杆的遮挡,也没有参次不齐的树木的遮挡,更没有城市里无处不在的噪音。有的则是满目青翠,空气清新和心旷神怡。走在这原生态的湿地的上,使人顿觉天高地阔、地方天圆,心中陡增了对大自然的敬畏。忽然,宁静的湿地上传来了一阵喧闹声,原来是同行的作家们在一处名为芦海迷宫的景点处拍照留念。在这湿地深处,一幅兼具白洋淀妩媚秀色和内蒙古草原广袤风光的大背景画面下,数码相机拍下了人们最灿烂的微笑和最具生命张力的造型,也将南大港湿地的激情和魅力永远定格。

湿地上静中有动,动中有静,动静结合,情趣盎然。我认为乘坐画舫在湿地河道中游览是最惬意的事情了。作家们纷纷走上画舫,一下子就坐满了四五个画舫。其余的人借等船的机会在湿地的雕塑前合影。画舫依次开拔,颇有浩浩荡荡的之势。给我们开船的师傅年岁不大,是个认真负责、精明能干的年轻人,可能是湿地管理处进行了系统的上岗前培训,他性格开朗,口才也很好。一边专心开船,一边如今数家珍的介绍湿地的一些情况。南大港自然保护区是多处候鸟南北迁徙路线的主要交汇区,是许多珍稀濒危鸟类的重要栖息地、停歇地和中转地。每年3月底至4月初和10月在此迁徙停歇、越冬和繁殖的水鸟达259种之多,其中国家Ⅰ级保护的鸟类8:黑鹳、白鹤、白头鹤、丹顶鹤、中华秋沙鸭、白肩雕、大鸨、金雕;国家Ⅱ级保护鸟类39种,其中包括:大天鹅、小天鹅、白枕鹤、灰鹤等。有人说散文不喜欢数字,其实我也不喜爱引用数字,但没有数字就难以表现湿地鸟类群种的丰富和繁盛。我不由感慨,南大港湿地堪称湿地家族自然风光的蔚为大观。

宽阔的河道,静静的河水,岸边的树丛中知了在不停地叫着,两岸的芦苇密密麻麻,蕴藏着无限生机。乘坐着画舫缓缓地前行,与文友聊些文学和轻松地话题,简直就是在过一种与城市紧张生活迥异的慢生活。自然的,便谈论起大洼文学。我手中拿着一本崭新的《孙源诗集》,是南大港的年轻诗人孙瑞新刚刚赠送的。百余首精短的诗歌篇篇珠玑,不怪诞,不随意,都已达到了真善美的高度。诗歌精彩的文化之美与大洼变幻的自然风光之美相互交融,饱满的情感、优美的语言和精巧的构思让人沿着诗歌的河流上溯,看到了“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源头。大洼文学的领军人物、全国冰心散文奖得主、河北散文学会副会长张华北老师是南大港湿地的骄傲。这位观察细致、生活气息浓郁的著名散文作家,长期生活工作于广袤的湿地大洼。他用细腻与隽永、厚重而洒脱的风格开创了以描写大洼生灵和生活为特色的生态散文先河。《大洼行吟》、《蓝天飞来丹顶鹤》文集中一幅幅犹如工笔画般的文字,不仅给人以独特的审美愉悦,也给人以哲理和情感的启迪与震动。

尽管现在距百鸟迁徙的秋季还有几十天时间,但通过张老师的笔下传神描写,我们已经看到了那个铺天盖地的壮观景象。野鸭拍打着水面斜斜地飞起,它们一身芦花色,深黄的两脚绻伸在尾下,双翅急促地扇动。几十只、上百只,一时成阵,呼侣鸣群,渐行渐远。苍鹭惊起时是无须助飞的,翅膀缓慢但有力地几下扇动,即腾起远去。长脚下垂伸出,脖颈变换成一个优雅的曲线。红脚鹬在浅泊中显得那么沉稳,麻色斑点的羽毛配一副红色长腿,那么悠闲自得。几乎在人们伸手可及时,几十只翩翩而起,又翩翩而落,不远的水草又给它们一片新的宁静……

最能体现南大港情趣的,还要说我的一个重要发现。在结束了在芦海迷宫景区的游览后,我们乘大巴车沿着窄窄的景区公路返程。当行经放鹤广场时,我忽然发现远远的天然湖泊上有一对样子很像白鹤的水鸟在水中游弋。少顷,这对白鹤形影不离,仿佛是在水中游的累了,便迈着贵族的舞步,优雅的登上了岸边,仿佛一个当红歌星,走上了广阔而华丽的大舞台。我连忙喊道,大家快看白鹤公主。话音未落,全车人的都向这两只白鹤投去了欣喜和好奇的目光。在人们的心目中,如果从考核的角度说,白鹤的出现为南大港湿地增加了很重要的分值。白鹤在中国文化中占一席之地,象征吉祥长寿,洁白一身体现其纯真之雅,也代表着吉祥如意。对于白鹤的发现,我自然当仁不让。我在车上调侃的说道,是我最先发现的白鹤!一车人有的拍照,有的议论,有的在寻找是否还有新的发现,简直是兴奋到了极点。

在南大港湿地游览,最佳的导游当属张华北老师。作为东道主,他热情的带领我们参观了各个景点。在大洼民俗博物馆,看到了大洼厚重的历史和独特的生存文明。一代又一代大洼人靠洼吃洼,靠水吃水,生生不息人,在开发和保护湿地过程中,磨练出了如芦苇一样的坚韧品格,看似粗陋、简略的农耕工具、生活用具,是他们生存智慧的结晶。现代社会的发明创造无不包含着前人的智力基础,而现在包括环境污染在内的诸多问题,是否也要从民俗文化中去寻找解决问题的答案呢,我一直在这样想。在高高的观鸟亭,俯瞰绿遍天涯、坦荡如砥的大洼湿地,张老师触景生情,这位用最奇美、最真实、最激情的文字描写过大洼的资深作家再一次被感动了。面对广袤、神奇和丰富的湿地,他语重心长讲到作家保护生态环境的崇高责任。

湿地良好的生态环境蕴涵着丰富秀丽的自然风光,成为人们观光休闲的好地方。今天的南大港湿地显得更为珍贵了。但是,由于降水减少、生态破坏等多种因素,南大港湿地存在着很大的危机。南大港鸟类自然保护区也由于气候持续干旱和上游地区对地表水截流,湿地供水逐渐减少,水量不稳致使湿地缓慢发生着由湖及泽、由泽及陆的演变,湿地环境的变化直接影响野生动物栖息繁衍的需要,将使近数百种鸟类的"安居"受到影响。作家的责任就是用手中如花的妙笔,呼唤更多的人增强忧患意识,自觉保护好湿地的一木一草、一虫一鸟,一土一水、一花一苇,用真情和良知呵护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尽到自己应有的责任。我想,南大港湿地不仅是鸟类的栖息地,也是人类不可缺少的宝地和必要的生存空间。保护湿地,迫切需要人类更多的智慧和付出。尽管岁月无情,我们可以衰老,但衷心希望湿地永葆青春,永远年轻,像明珠一样熠熠生辉,永不枯萎。

现代人越来越多的居住在都市里。有时,人们在城市中的感受确实是逼仄的、束缚的和无奈的。特别是随着城市人口、车辆、楼房无限制的增长,我们越来越渴望有一个宜居的生存环境,渴望回归自然。当这种感受不断弥漫时,相信每个城市人都会被“湿地”两字所打动的。我是这样理解的,人类改造自然必须是科学的、谨慎的和有限度的,人类对大自然的态度也必须是敬畏的和虔诚的。人们的良好生存状态固然离不开工作、学习、读书、社交等社会环境。但是如果没有一个必要的自然生存环境,那么人们的生活质量就谈不上美好。因此,我们都追求幸福宜居的生存空间,追求有良好生态系统的生存环境,追求鹤语雁鸣的声声入耳和走出城市举目就可看到遥远的地平线,摇曳的芦苇,明净的湖水,蓬勃的日出,绚丽的朝霞----这便是湿地的美好时光,同样也是打造生态城市和生态家园所追求的目标。

我在刚刚出版的《大洼文学》季刊上读到了一位名叫常忠虎的南大港土著诗人所写的诗篇。尽管篇什不长,但与我的湿地美好时光这一看法极度契合。这首名为《大洼寻梦》的诗歌是这样写的:

夜风缓缓拂抚过

湿地便进入甜甜的梦中

一弯一弯的秋水波影如弦

秋虫们弹拨着美妙的夜曲

一轮明月在水中曼舞

苇影绰约芦花朦胧

阳光明媚的洒下时

湿地便从梦中惊醒

芦芽破土渐成新绿

野花摇曳如点点繁星

鱼妖虾戏莺歌燕舞

野鸭做巢精心孵化着爱情

美好的湿地

醒时如在梦中

梦里如同仙境

详细吴国勇简介

 【作家简介】吴国勇,男,汉族,笔名吴岩、耕读燕南。河北省散文学会理事、河北省诗词协会会员、正定县作家协会理事、正定县民俗文化协会理事。1964年11月10日出生,河北师院中文专业毕业,现任正定县大气污染防治办公室干部。业余时间进行诗歌、散文创作,已在《河北日报》《河北环境保护》《燕赵晚报》《石家庄日报》《正定风采》等发表作品百余篇,部分作品收入《河北散文家作品选》,并多次获国家和省、市、县文学奖项。其中《红色之旅的收获》获全国西柏坡杯征文优秀奖;《天鹅飞来了》获石家庄日报“十五”城建有奖征文二等奖;诗歌《锦山夏咏》获“走进锦山”征文二等奖;散文《我的一次买盐经历》获“海晶杯”征文三等奖;散文《从子龙广场到仙人桥》获“正定城建杯”有奖征文二等奖。连续两次获河北散文学会名作二等奖,并在2012年衡水散文年会上进行了经验交流。2014年以来,先后获得了河北端午爱国诗歌征文二等奖;河北民俗文化协会成立十周年征文二等奖;河北七夕传统文化节日征文三等奖;河北省文明办童谣征文优秀奖;河北省委宣传部、河北省文明办发起的“善行河北.善美家庭”主题活动“慈孝家风颂”征文三等奖。

更多吴国勇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