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挖猪菜的时光(散文)
作者: 江楠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4-26 8:51:38

        三月三,苦儿菜见天。紧跟着出土的是曲麻菜、芥菜、苦菜、蓬棵菜。随着天儿越来越暖,马齿苋、车前草、猪耳朵、酸溜溜也相继登场了。村里的孩子们从提起柳条筐的时候,就跟着大家去田野里挖野菜,为家里的鸡、鸭、鹅、猪搞吃食,然后回家把挖来的野菜剁碎,再掺上一把谷糠,用水搅拌了喂给它们。

我们家乡管挖野菜叫“挖猪菜”,可见猪在孩子们心中的地位要远远高于鸡鸭鹅。那年月,孩子们平日里吃不到肉和蛋,只有逢年过节才吃到。平时家里来客人了,孩子们眼巴巴看着大人把炒鸡蛋和蒜苗炒肉端到桌子上。遇见怜惜孩子的客人,叫孩子过来一起吃,立马被主妇打断,转身打发孩子出去。于是,孩子咽下口水,跑出家门继续玩儿。好不容易发现家里的葫芦瓢里攒满了鸡蛋,幻想着饭碗里多了个荷包蛋的时候,门外一声“有鸡鸭鹅蛋的卖钱——”,主妇们纷纷抱起葫芦瓢,小心地把蛋交给小贩,换回十几块钞票装进裤兜,孩子们吃蛋的希望再次化成了泡影。只有过年的时候,孩子们亲自看着自家的肥猪被屠夫杀了,猪头猪腿猪下水以及前朝后鞧的肉被一点一点卖掉,剩下的肉和骨头就运回家里。主妇们把一锅骨头煮熟,香气从屋里蔓延到屋外。孩子们贪婪地啃着骨头,吃着用骨头汤拌淀粉蒸熟的焖子。主妇们在这时候不忘嘱咐两句:“别光顾着啃骨头吃肉,还要记得挖猪菜。一口饭一块肉都是用劳动换来的”。于是,孩子们记住了要想吃肉必须挖猪菜。尤其是过年杀猪的人家能吃上半个月肉,孩子们就对整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的猪增加了好感。

挖猪菜的工具是薅锄、镰刀或者小铲。一手用工具把猪菜的根切断,另一手抓起猪菜扔进柳条筐。哪种菜有毒,哪种菜没毒;哪些菜只能吃嫩芽,哪些菜只能吃根,哪些菜必须赶在开花前食用;什么菜可以少吃,什么菜可以随便吃,孩子们从小耳濡目染心中了如指掌。有些野菜不仅动物能吃,人也能吃,放了学的孩子们腹中饥饿的时候,就掐几棵酸溜溜或马齿苋放嘴里。

挖猪菜累了的时候,就歇下来,坐在地头,和伙伴们聊聊学校的趣事,或者出个谜语大家猜,整个劳动场面轻松愉快。不过可别光顾歇息,否则太阳落山的时候,柳条筐装不满,猪第二天的口粮就不够。贪玩的孩子抓起柳条筐里的菜抖落几下子,制造成蓬松的状态,让筐里的菜看起来是满着的,嘴里还不停地叨咕:“抖落抖落窝,到家不挨说”。回到家里大人喂猪的时候,会发觉挖来的菜不够猪吃,也一下子就能猜到孩子弄虚作假了——这些把戏都是上辈人玩过的。

孩子们在别人家庄稼地挖猪菜,经常被主人轰出来,主人怕破坏了庄稼,特别是甜瓜地、西瓜地,更怕孩子们顺藤摸瓜,得了便宜。当然,淘气的孩子只是极少数,大多数是不惹人嫌的,挖野菜的时候,孩子们看见主人远远地向这边走来,提起柳条筐就走,生怕挨训。主人也只是大声呵斥两声吓唬一下,即使孩子们真的摘了几个毛豆,主人也不想抓活的,毕竟祖祖辈辈一个村住着。有主见的孩子干脆不跟着大家离开,而是当着主人的面,把柳条筐从手上翻过来,野菜哗啦啦掉在地上,让主人看看除了野菜,别的什么也没有。

每当回忆起童年挖猪菜的那些场景,记忆里都会出现一段与挖猪菜有关的故事。

村南有一条水渠,两边的野菜特别地茂盛。水渠的北面是村民的地,南面是边防哨所的地。我们去那边挖猪菜的时候,战士们不轰也不训,只是嘱咐我们别踩到庄稼,有时候还和我们聊几句。战士们对我们并不热情,而是和年轻姑娘们聊得特别热闹。姑娘们去那里挖猪菜的时候,身边总蹲着两三个战士。姑娘们在地头儿离战士们最近的地方挖,我们去野菜最茂盛的地方挖,所以他们聊些什么内容,我们也不清楚。

那个暑假,听说有战士和丽君搞对象了。丽君是我们村里最漂亮的姑娘,二十岁左右,在邻村当民办教师。她每天下班后去水渠的南面挖猪菜,总有几个战士围着她聊天。丽君大眼睛,鹅蛋脸,披肩的自来卷头发,有人说她和台湾的邓丽君长的一模一样。丽君不仅长得洋气,而且高高的个头,纤细的腰肢,要是生在大城市,准是个服装模特。后来一起挖猪菜的伙伴说丽君家并没养猪,只养了几只鸡。丽君每天挖满满一筐野菜,还不是为多和战士们待会儿?对伙伴的说法我们深信不疑,她就住在丽君家隔壁。到底是哪一个战士爱上了丽君,伙伴也说不清,直到丽君被她父亲锁在屋里不许出家门的时候我们才知道。

让我和伙伴给丽君秘密送纸条的是小马,高高的个子,皮肤有点黑。这真叫我们奇怪,挖猪菜的时候,很少见小马和丽君在一起,倒是别的战士总是围着丽君转,小马只是远远地看着大家。我们把字条埋在柳条筐里的野菜中间,以口渴讨水喝为由去丽君家,把纸条从丽君房间的门缝塞进去。过一会再假装去喝水,把丽君写给小马的纸条带出来。遇到丽君父母在堂屋做饭,我们的计划就无法实施,只得稍后换一个人去“喝水”,趁人不备把纸条塞进去或者带出来。最多的一次,我们一个钟头去她家“喝”了五次水。

每次去丽君家“喝水”,我们最怕见到的就是她母亲。她是最反对丽君和小马恋爱的人。虽然小马是城市人,可是城市里也有下岗的摆摊的无业的。她希望丽君踏实教书,有机会转成国办教师,一辈子吃皇粮。要是跟小马走了,以后的生活就不可预知了。只要丽君一天不答应跟小马黄了,她就一天不放丽君出来。眼看暑假快结束了,丽君不得不出去上班了,丽君母亲索性找到哨所领导大闹一场,结果即将提干的小马由于违反部队不准跟驻地姑娘谈恋爱的规定,被通知提前复员。

丽君知道后,不吃不喝……

那年暑假结束的时候,小马走了。跟他一起走的,还有丽君。

很多年过去了,边防哨所的庄稼地变成了训练场,不再生长猪菜了。当年演绎故事的人不见了,可是谁也保不准类似的故事还在上演,只不过换了另外的方式。

详细江楠简介

 【作者简介】江楠,本名李永君,网名忆江南。河北昌黎人,出生在吉林(科尔沁草原),曾客居湖南。做过政经类新闻网站记者,擅长通讯、访谈、专题片解说、视频片脚本。散文、小说散见报端。尚未加入任何文化组织,只想安静读书,安静写作。

更多江楠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