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来生,一定作你最美的新娘(散文)
作者: 江楠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4-27 21:23:01

        二十二岁的洁是一名幼儿教师正如她的名字一样,洁很恬静有很纯洁。熟悉她的人都说她是个很有爱心的女孩洁也确实在用她的爱心呵护着身边的每一个孩子。每天生活在那片童贞的世界里洁习惯了用小孩的心态去体验生活她对这个世界多了一些包容,少了一份苛求。

       洁所在的幼儿园坐落在城市的海边附近有一个武警支队.支队长的儿子罗强恰巧就在洁所带的班级。

        一个深秋的早晨,洁依旧和往常一样,站在幼儿园的门口,微笑着迎接每一个孩子的到来。当罗强走到门口的时候,洁看见一名年轻的武警战士紧随其后。小罗强向洁问过好之后跑进了教室。

        “你好。”军人礼貌地冲洁点点头,传入洁耳边的分明是一种富有磁性的男中音“我叫陈雪峰今天罗队长有事所以我来送罗强。”洁打量起这个叫峰的男孩:浓重的眉毛下一双眼睛正专注地注视着洁象要直抵人的灵魂深处;轮廓分明的脸庞流露着军人特有的刚毅。洁认出,他就是每天带队跑步的那个男孩。“你忙吧,再见!”峰说完冲洁摆摆手转身走了。

        洁望者峰远去的背影一时间竟不知所措不只到是惊讶于这个军旅男孩的阳光率直还是难忘他那双眼睛或者是那富有磁性的声音?

        就在那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洁接受了峰的邀请和峰连同峰的战友一起唠叨海边,峰的战友也热情地招待洁并开着善意的玩笑,管洁叫起了嫂子。洁和这些同龄男孩聊得也特别愉快。

       傍晚,峰送洁回家的路上告诉洁“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尤其是听小罗强说你对他好之后就更想接近你。与众多的女孩相比,我更喜欢你的古朴与清新。”峰还告诉洁,他的家在遥远的内蒙古他从十八岁就参军了至今已有七个年头了。

        从支队到洁家的路不太远他们却并肩走了很长时间。他们谈论着各自的工作爱好以及对未来的打算,也包括曾经有过的困惑。洁恍惚觉得,峰就是自己人生难得的知己要不为什么两人不说话的时候洁的一个手势峰也能心领神会。或许这就是一-默契?

        随后的每一个清晨当峰代队跑步从幼儿园门口经过时洁都要透过窗户向外望去,望见峰健壮的身影。生活在军营中的峰不能随时与洁约会更不能拿起电话随意闲聊有两次夜晚洁拨通了支队的电话,尽管熄灯号早已响过,峰还是在值日战友的掩护下与洁秘密联络了。洁埋怨峰说和你谈恋爱象作地下党峰却说最重要的是两情长久相知相携,而不是花前月下海誓山盟。

        转眼间一年的时光随着洁的琴声从这对恋人的身边溜走。洁又送走了一批上学的孩子峰也面临着年底的复员。在一个难得的休息日他们相约来到海边。峰揽过洁的肩坐在大礁石上海浪冲击着礁石激起美丽的浪花峰的眼神有些忧郁人也不象往日那样健谈。洁的心中隐约有种不安不知是因为峰还是因为自己。当洁问及峰的复员去向时峰面对大海沉没良久说道“洁,你和我一起回内蒙古吧。我想回到母亲身边。你一定会喜欢上那里的蓝天草原羊群还有那里淳朴的牧民。”洁的父母都曾经是文革时期下放到内蒙古的知青,洁也曾经听父母说起过草原人的豪放热情。当峰看到洁顺从地点头时不禁一阵欣喜,随即把洁揽如怀中。

        然而当洁的父母得知峰的专业去向时却坚决反对女儿的选择洁不明白父母曾经从科尔沁草原收获了他们的爱情为什么在三十年后的今天却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去接受那片来自草原的爱?父母却说那里有太多的寒冷和荒凉洁流着泪请求父母的同意但父母的态度仍然是那样坚决临近腊月离峰专业的日子没有几天了。峰不再带队从幼儿园门口经过。洁觉察出峰是在有意躲避他。洁打电话给峰,电话那边传来峰沙哑的声音:"傍晚在幼儿园门口等我。"

        傍晚峰迟迟没有来一直到晚上也不见峰的影子。那一夜,洁再也无法入睡,一种焦灼不按伴她度过了整个长夜。

        第二天早上洁刚走到幼儿园门口就见峰的战友彬跑来递给洁一封信说是峰让他转交的。洁从峰躲避的眼神里读到了什么彬只说了声“再见”就匆匆地走了。洁迫不及待的打开信看了起来:

    “洁不知你现在可好?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踏上了开往内蒙古的列车。昨天傍晚我在幼儿园门外徘徊了很久,最终没有进去找你,请你原谅我的失约。我不愿面对这场伤心的离别更不忍心让你在亲情和爱情之间痛苦地斟酌。无论你父母持什么样的态度请你一定要相信他们是由于爱的初衷。

        我是多么热爱这座城市的碧海沙滩多么崇尚这座城市的精神文明我更希望能拥有你,将你作为我今生的爱人。然而,就在今天我却离开了你离开了这座城市离开了我用八年青春和热情驻守过的地方。

       人生当中的许多事情都是我们无法预料的。我是一名血统军人父亲年轻的时候是蒙古骑兵。就在我十岁那年,父亲病逝母亲一人含辛茹苦养大了我们兄弟俩。三个月前,身为上尉军官的哥哥又长眠于中蒙边境。我由于执行任务竟没能回家陪母亲度过她一生中最悲痛的日子。母亲说她永远不会离开草原因为那里有她的丈夫和儿子。我再也不忍心让我伟大而又不幸的母亲伴随着终生的孤独了。

      洁,保重!”

     不知什么时候,泪水模糊了洁的眼睛。一阵峰风吹来,撩开了洁的长发。洁缓缓抬起头,把信贴在胸口,仿佛感觉到了峰的呼吸……

     来生一定作你最美丽的新娘!

详细江楠简介

 【作者简介】江楠,本名李永君,网名忆江南。河北昌黎人,出生在吉林(科尔沁草原),曾客居湖南。做过政经类新闻网站记者,擅长通讯、访谈、专题片解说、视频片脚本。散文、小说散见报端。尚未加入任何文化组织,只想安静读书,安静写作。

更多江楠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