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除夕夜的八个饺子
作者: 刘国华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5-4 19:51:04

           每年的除夕,我都会不由想起那个年三十的八个饺子。尽管之后很长的时间里,无论是过节还是平日,饺子已成为我们的家常便饭,但是那八个饺子的记忆令我终生难忘。

  记得那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里困难时期的一个年三十。因为我是老小,大概是四五岁吧,那天儿可真冷啊,哈气都凝结成了水,头发和睫毛都挂上了霜,但是我依旧拿着娘给扎得两面小旗的纸风车满院子乱跑。哥在一旁忙着清理院子里的雪,姐拿着被风再次吹落的院门上的红对联跑着来告诉娘:“娘,糨糊太稀了,贴不上啊!”娘望着灶上那一锅熬得可以照人影的玉米面糊糊,轻轻叹了口气:“哎,那就多抹上点吧。”随后就走出院子了。

  好大功夫,娘双手捧着一个笼布小包,匆匆走进院里,神秘而欣喜地招呼我们三个进了屋“有宝贝了”。娘轻轻打开笼布,冒着热气漂亮的八个饺子展现在我们面前。我似乎都闻到了它那淡淡香味,顾不了许多,一边急着用手去抓饺子,一边喊着:“给俺给俺。”娘迅速拦住了我的小手,嗔笑着说:“别急呀,都有份的。”说着就一人给了一个饺子。我就像猪八戒吞吃 人参果一样,一下子吞了进去,当我再向娘伸手时,手被轻轻打了一下,“小馋猫,尝尝就得了,这可是咱村上给你那当过八路军 的姥爷一点白面,从牙缝里省下的几个饺子。”我们眼巴巴地瞅着剩下的五个饺子,娘似乎明白了我们的心思:“咱给你爹留下一个吧,他在咱村上当会计也挺操心的。再就给你们表大娘两个,可怜她都六十了,自你表大爷解放前又娶了二娘,就不再管她了,啥也吃不上。”姐不高兴了:“娘是怎么了?大娘以前吃好的多会儿给过您,咱去年想在院里盖间房,她都拦着不让,咱五个人就住在一间小土房里。”娘听了忙说:“闺女,你不懂,她也难啊,她想着给自己的儿子留着以后用,虽说那是你过世的爷爷奶奶留给你爹的,但咱凡事多想着别人的好啊!”最后的两个饺子娘给了曾经奶过我三个月的奶娘,娘常说;“就是奶一天,也是咱的恩人,无论到哪儿都要记着别人的好!”所以从我工作至今,每次回到村里都要买上东西去看奶娘。

  记得那天爹回来得很晚,但那个一直烤在灶台上的饺子,却让爹出奇的高兴。尽管我已回忆不出有一丝肉味,但是我清晰地记着,娘一个饺子也没吃上,但她一直和我们说,她也曾吃过了一个饺子。

  这八个饺子的故事是我的老师亲历,也许它永远也比不上今天幸福日子里的肉香扑鼻美味可口。但是从古至今我们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每一个饺子所包含的温暖、感恩、祝福、团圆 珍惜……一个都不少,并会永远化为我们每一个人心底最美好的爱与真……

详细刘国华简介

 【作家简介】刘国华,笔名流畅。女,供职于张家口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会员。在《阅读》《杂文月刊》《赤子》杂志,《今晚报》《每日新报》《国际健康报》《淮河晨报》《河北青年报》《家庭百科报》《中国广播报》《燕赵晚报》等多家报刊上发表诗歌、散文、小说、通讯报道等。

更多刘国华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