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孙犁先生的白洋淀
作者: 赵长青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5-9 9:15:22

        白洋淀是属于孙犁先生的。白洋淀,是孙犁先生的白洋淀。我总这样认为。我知道白洋淀,是因为孙犁先生。众多的人知道白洋淀,是因为孙犁先生。是孙犁先生那篇如诗般的小说《荷花淀》,让我知道,让众多的人知道,在河北保定安新,有一个面积可观的淡水湖,名为白洋淀。这是中国北方少见的一片大水,是华北平原上的一颗璀璨的明珠。对于白洋淀,孙犁先生的白洋淀,我早就心向往之。我总想去看一看白洋淀,孙犁先生的白洋淀。可因种种原因,一直未能成行。

20127月,在中国北方的暑期,我终于如愿以偿。那天,我接到书话作家、承德文友靳逊的电话,说几天后,孙犁先生逝世10周年座谈会将于白洋淀召开,我们的文友──原居北京、现在新疆工作的作家段华,希望他、我及在石家庄市工作的孙犁先生的研究者张子宁参加此会,希望我们几个常在网上交流的热爱孙犁先生作品的朋友,能借此机会见面。到时,还可见到孙犁先生的亲友及研究孙犁的专家、学者,可以获得一些有关孙犁先生的新的信息。我觉得机会难得,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挂断电话,我马上与张子宁联系。张子宁与我同感,也立刻答应一同前去。

710日上午,我赶到石家庄火车站,与张子宁会合。之前,因为采访全国关心下一代先进个人顼国成先生,我与张子宁早就联系上了,并且通过多次电话。虽然我们从未见过一面,可因为有共同语言,我们早已成为好友了。在电话中,张子宁的声音是浑厚的略带磁性的,使我感到,他应该是一个身强力壮的大汉。等到见了面,却发现我的感觉有误。真实的张子宁,与其声音所塑造出来的张子宁,有很大的反差。面前的张子宁,身材并不高大,却是可称瘦小的。瘦小的张子宁,戴着一副与我的眼镜类似的大框近视眼镜,全然一个文弱书生模样。我们取了车票,就上火车,直赴保定。在保定火车站吃过午饭,乘市内公交车,我们赶到去安新方向的长途汽车站。到安新去的公共汽车特别破旧,到安新去的柏油公路也是破损严重。摇摇晃晃颠颠簸簸一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到了安新县城。未做停留,即打的赶往白洋淀。约20分钟后,到达新码头。

新码头所在处是个高岗,有一溜商店,经营纪念品、白洋淀特产等商品。向北,向南,都忽然地低下去,都是一望无际的水域。那便是华北明珠白洋淀了。有好多游人,有好多游船。船,有一人摇橹的小船,有两人摇橹的稍大的船,有只容几人的小型游艇,有可载十几人、几十人的中型、大型游艇。小船在水面上悠悠地如落叶般飘荡,游艇在水面上飞快地如利箭般穿梭。小船上,游艇上,游客们或静观,或拍照,或惊叫。大片大片的芦苇,把水面分隔成或宽或窄的广场、街道、小巷。小船们,游艇们,皆在这广场上、街道里、小巷内游弋。不时地,可见一只、几只、一群不知名的小鸟从水面掠过,飞起,又落入深深的芦苇丛中。在高岗上俯视,真像是在观赏一幅动态的国画。不是工笔,是写意,大写意。我们常说,江南水乡,南方泽国。在多旱少雨的中国北方,有这么大的一个淡水湖,不能说不是一个奇迹。那么,这里无疑可称为江北水乡、北方泽国了。怪不得孙犁先生在安新同口虽然只待了一年时间,却对这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写出了《荷花淀》等一系列有关白洋淀的小说散文。这里,确是中国北方的一个特例。

我与张子宁在这里留连了好一会儿,才向开会的那个宾馆走去。那个宾馆叫凯盛宾馆,可能是白洋淀最大最好的宾馆吧。到了宾馆,打通了靳逊的电话。接着,便看见了他。虽然这是第一次见面,可声音是熟悉的,所以彼此一说话,便知道对方是谁了。靳逊,原名靳凤岗,与我想像中的形象基本是相符的。他中等个子,稍稍有些发福的样子。他手中夹着香烟,不时地抽上一口,是随和的兄长模样。我与张子宁与靳逊,可以说早就是熟人了。在靳逊的提议下,我们先去拜访了陕西师范大学教授、鲁迅、孙犁研究专家阎庆生先生。阎先生已年近古稀,却貌若中年,他轻声地回答着我们提出的一个又一个问题。阎先生德高望重,在鲁迅、孙犁研究方面颇有建树,我读过他多篇见解独到的论文。我们表示,作为后学者,我们以后会经常向他请教。从阎先生处出来,我们来到段华所在的房间。与张子宁一样,段华也戴着一副近视眼镜,也是文弱书生模样。在这里,我们见到了在网上经常交流的犁友耿见忠。他衣着朴实,言语幽默。他是从北京与段华一起赶来的。段华说,晚上,他想在外面找个饭店,与热爱孙犁作品的朋友们聚一聚,大家都去。

入夜之后,大家陆陆续续地赶到了位于安新县城的一个饭店。到者有阎庆生先生、段华、耿见忠、靳逊、张子宁、韩大星、杨栋、自牧(邓基平)、苑英科、古农、刘贺军及我等14人。其中,段华、杨栋、自牧、耿见忠、韩大星都是孙犁先生的小友,不仅与孙犁先生多次会面,还与孙犁先生多次通信。孙犁先生写给他们的信,均被收入《孙犁全集》等孙犁先生的作品集中。韩大星是荷花淀派骨干作家韩映山的长子,为篆刻名家。孙犁先生关于篆刻之论,皆因其而发。靳逊曾两次拜访孙犁先生,孙犁先生曾签名赠给他两本小书。苑英科,来自华北电力大学,出版有孙犁研究专著《散兵弦歌》。古农,是南京《都市文化报·书脉周刊》主编。刘贺军,是白洋淀人,书法家,一直为我们忙前忙后。餐桌上,是鱼虾藕等白洋淀的特色菜品。围绕着有关孙犁先生的方方面面,大家无拘无束地交流着。忽然,电闪雷鸣,骤雨如注。本来空调开着,电扇吹着,还觉闷热,这时一下子凉快了。阎庆生先生及我不喝酒,其他人多少都喝了一些。刘贺军送我、靳逊、耿见忠、张子宁回到他为我们找的一个小宾馆时,夜已很深了。

711日,纪念孙犁先生逝世十周年座谈会要在凯盛宾馆召开。我们4人所住的宾馆,距那里还有不短的一段路程。靳逊决定去参加座谈会。我与张子宁、耿见忠决定作散兵,3人做伴去参观位于荷花大观园的孙犁纪念馆。在新码头,我们租了一只一人摇浆的小船。船主是位质朴的老人,他边摇浆边向我们诉说着生活的不易。小船在水面上慢慢地前行着,两边是茂密的高大的芦苇。小船一会儿驶入窄窄的水道,一会儿驶入宽阔的水面。淀水,呈现出淡淡的黄色。不时地有小船或游艇从这边那边驶过,我们的小船便不时地随波荡漾。有野鸭在水中游泳,有小鸟在水上飞过。看见好大的一片荷花了。荷叶田田,荷花如箭,或白或粉或红。那里就是荷花大观园了。看见一小片建筑了。那里,就是孙犁纪念馆所在之处。下船,上岸。我们看见了孙犁先生的雕像。先生端坐在那里,手中拿书,注视着芸芸众生,注视着大千世界。进入展厅,我们看到了介绍孙犁先生及荷花淀派其他几位骨干作家创作历程的展板,我们看到了孙犁先生及荷花淀派其他几位骨干作家的手稿及著作。在耕堂,我们看到了孙犁先生的书桌、藤椅、台灯、文具,看到了孙犁先生的矮矮的书柜,还有两个单人沙发、一个小小的茶几。在冲门的展柜里,透过玻璃,我们看到了孙犁先生用过的衣帽被褥手杖等遗物。看到这些,我仿佛看到了孙犁先生,眼睛不由地湿润了。我是将孙犁先生视为亲人的。10年前,得知他去世的消息时,我泪如泉涌。

走出孙犁纪念馆,走出这一小片建筑,我觉得是了了一个心愿。张子宁呢,耿见忠呢,我觉得应该也是如此吧。我们默默地走上通向荷园深处的架于水上的甬路。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觉得张子宁、耿见忠一定也是如此。终于,要回家了。我们与段华、靳逊取得了联系。段华为我们未能深谈表示遗憾。靳逊说,他见到了孙犁先生的儿子孙晓达、女儿孙晓平等家人,见到了冉准舟、钟镇南等孙犁先生的好友。总之,收获不小。虽然我与张子宁、耿见忠没有见到孙犁先生的亲友,可是我们也感到了满足。因为,在这里,我们见到了孙犁先生,我们看到了孙犁先生的白洋淀。

��子清晰如昨。老槐树在我的心中是永生的!

 

详细赵长青简介

赵长青简介】赵长青,男,居于赵州桥畔。系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会员、河北省文化交流协会理事,石家庄市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石家庄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常务理事,赵县作家协会主席。2004年,被石家庄市文联评选为首届石家庄市十佳青年作家。2011年,被石家庄市委宣传部评选为2011-2012年度石家庄市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2012年,当选为赵县政协常委。2013年,被石家庄市委宣传部评选为2013-2016年度全市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2016年被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评为“2016年度燕赵文化之星”荣誉称号。

     作品发表于《中国文化报》《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大众阅读报》《藏书报》《当代人》《散文百家》《石家庄日报》《燕赵晚报》《太行文学》等报刊,曾获中国作协《诗刊》社、中国散文学会、河北省文联、河北省作家协会及河北省散文学会等单位颁发的奖项20余种。其中,评论曾获第六届河北省文艺评论奖及第十二届石家庄市文艺繁荣奖,散文曾获第十三届石家庄市文艺繁荣奖。20118月,散文集《洒满阳光的日子》由中国言实出版社出版。

更多赵长青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