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一个人和一座抗战纪念馆(一——三)
作者: 刘朴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5-12 17:10:17

李铜和抗战纪念馆

大山深处,密林丛中,一幢普通的砖房由于新的身份而备受关注,使得这里成了远近人们趋之若鹜的地方。院落里矗立着“承平宁抗战纪念碑”,房门上方,挂着“承平宁抗战烈士纪念馆”的牌匾。创建这座纪念馆的,是附近建厂沟村的普通农民李铜。

一、红色历史

五道河乡地处承德县东北部,该乡东南部的建厂沟村,是一处自然风光非常优美的地方。这里山清水秀,林木茂盛,奇峰怪石,环境优雅。最重要的是,这里是革命老区,是抗日战争时期承(德)平(泉)宁(城)联合县领导下的重要根据地,八路军的一处战地医院也在这条山沟里。

抗日战争最关键的19435月,经中共冀东地委批准,成立了承平宁联合县,杨雨民(化名黄云)任工委书记,周治国(化名国田)任办事处主任(县长)。所辖武装是冀东军分区直属第三区队,队长苏然(化名高桥),杨雨民兼任政委。联合县成立后,以五道河一带为中心,加大了对日本侵略者的打击力度,多次组织对日伪军的袭击,沉重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也大大振奋了抗日军民的士气。联合县创建的根据地跨越38() 1.1万平方公里,人口近百万,牵制日伪数万之众。

1943——1944年间,由于战事需要,八路军的一处野战医院也搬到这里。借用老百姓的11间房子,有医生和护士10多人,床位20多张,主要负责紧急救治从附近战场上收容的伤员。老百姓生病受伤,也可以去医院求治。1944年下半年,由于汉奸告密,日本鬼子包围了这座医院。除少数伤病员经群众冒死转移外,医护人员全部被捕,后被秘密杀害。

倏乎70年,弹指一挥间。杨雨民后任河北省副省长,1971年逝世。周治国后任辽宁省纪委常委,2000年逝世。苏然(高桥)则不幸于1944年牺牲。解放后,家乡(内蒙宁城县)的人民把他的家乡老西沟村改名为高桥村。

70年前,日本鬼子输掉了战争;70年后,他们又输掉了良心。我要把纪念馆建设好,让人们永远铭记那段历史。”今年5月,承德县老区建设促进会一干人前来参观考察,李铜慷慨激昂。

二、立碑纪念

李铜今年45岁,自幼家贫,17岁初中没毕业便辍学回家放牛。他天天赶着牛上山,在山上随处可以捡到子弹壳,树林间、土坎处到处可见人骨头。李铜是听着抗日故事长大的。等我将来有钱了,一定为死去的烈士修一座纪念碑。

李铜放了一年牛,挣了320元钱。第二年,他到北京的建筑工地筛沙子,每天挣4元钱。省吃俭用,还是觉得收入太低。19岁那年,李铜学了木工,打算凭手艺吃饭,尽快实现自己的梦想。但是到他22岁结婚的时候,家里还是一贫如洗,连新房的炕上都只有半铺苇席。

2010年,李铜40岁,终于攒了一笔巨款,家里的存折上有了1万元。他终于可以实现梦想了,可他把想法对家里一说,父亲坚决反对:咱小门小户的,自己的日子还紧巴呢,哪有钱干那个!又过了两年,虽然父亲还是不同意,但李铜在媳妇的支持下,还是行动起来了。他先取得了村、乡领导的支持,乡里一位副书记还为他撰写了纪念碑的碑文。在哪建呢?恰巧原林场作业区遗留下几间工房子,那旁边的山就是一场抗日战役的遗址。李铜找到林场负责人,答应白让他使,纪念馆的馆址解决了。这地方离李铜的家7里地,李铜每天一大早就骑车前去,将旁边的荒坡铲平,将地面垫高,荒废多年的院落换了模样。

接下来,是制作纪念碑。李铜揣着1万元钱去了100多里外的甲山石材厂,选好一块碑料,4.32米,宽0.8米,厚0.2米,一问价钱吓了一跳:好家伙6000块钱!再找了一位雕刻的字匠,刻工1.2万!一想又要欠账了,可是他还是硬着头皮坚持下来。碑刻完后往回运又费周折,有些人觉得运碑不吉利,最后找了一位卖菜的,好说歹说,花了300块钱运费,又给了50喜钱,才算运回来。

立碑那天,对于李铜是一个神圣的日子。他先找人查了个黄道吉日2012年农历七月初五,又找来9个木工,大家拴上绳子,没用任何机械,就用最笨的方法,凭着人力,一点儿一点儿立起,扶正,定位,将这座凝固了无数心血的纪念碑牢牢地立在空旷的土地上。

这时候,年近八旬的老父亲李振山转而支持儿子的行动。他步行7里路,来纪念馆的院里锄草,清理垃圾。冬天下雪,老人家拿着扫帚,一点儿一点儿地把路上的雪扫净。李铜的两个上中学的儿子也采取了实际行动,把每人每天买冷饮的1元钱省出来,老大说:我俩每星期省出14元钱,就够买一袋水泥了。有一天,李铜去学校换玻璃,看见孩子们都在吃雪糕,只有自己那小哥俩站在墙根干瞅着,当时那眼泪就下来了。媳妇金淑民鼓励:咱们秋天卖点棒子,捡点儿蘑菇,采点儿山野菜,把钱都添这上儿。李铜想,事情到了这一步,自己要是再打退堂鼓,不算爷们儿!

三、收集文物

李铜把林场的工房子收拾出来三间,铺整地面,修理门窗,作为纪念馆的展室。为了收集展品,又开始多方打听,四处奔波。尤其是周边那些曾经发生过战事的地方,是他调查收集的重点。为了收集抗战文物,李铜经受了许多周折。

离建厂村20里的大庙村东有个小地名叫拐棒沟,1943年的年除夕曾经发生过一场激烈的突围战。去年春天,李铜听说那里挖出一把日本刺刀,可是他一连去了4次,事主都躲着不见他。无奈之下,李铜辗转通过别人,才把这件日寇的罪证买了回来。

还有一件日本鬼子欺压中国老百姓的罪证是李铜在岔沟乡给人家修门窗时听说的。1943年,日本鬼子强迫修人圈,一位姓刘的农民被鬼子当胸打了一石杵,回来没几天就吐血死了。他那幼小的儿子把这件石杵偷了回来。一转眼70多年过去了,李铜上门去问,他家人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坚称早丢了。李铜先后去了6趟,反复解释自己建立抗战纪念馆的意义,就是让更多的人了解日寇罪行,不忘历史。最后,当年死者的孙子把石杵找了出来,含着眼泪,郑重其事地交给了李铜。

原来的八路军野战医院被毁后,物品都散失了。李铜听说,寇杖子村东沟早年有一位孤老太婆,家里有当时医院用过的瓦盆、水瓢,还有承平宁县政府办公用过的木桌。老太婆去世后,那里就没人了。李铜赶去,从废墟里找出了这几件珍贵的文物。循着这条线索,还在附近的一个破窝棚里找到了当年抬八路军伤员的门板。

为了搜集文物,李铜真是煞费苦心。一位放牛人在野战医院废墟里扒拉出来一块没烧完的木炭,交给了李铜;十道河村有一段当年的部落墙,一户村民需要翻建砖墙,李铜听说后,赶去抢回来一块墙上的夯土块。

2012年秋天,李铜陪两位报社的朋友去野战医院后山拍照,忽然在一段废墟上发现了一只手雷。 当时,他的心情非常激动:这可是最好的实物啊!可是,万一再炸了呢?三个人商量一下,决定先不要动它。第二天,李铜分别给两位支持他办纪念馆的朋友写了信,意思是自己去取手雷,万一发生意外,求他们继续办好纪念馆,并代为照顾他的家人。第三天晚上,李铜带着手电筒,骑着摩托车去取手雷。为防万一,他把车放在纪念馆院里,又步行1个多小时,摸黑来到了野战医院所在的山上,周围漆黑一片,偶尔还传来几声野兽的嚎叫,令人毛骨悚然。由于心情紧张,李铜打着手电,找了两遍,才找到了仍然挂在那里的手雷。他小心翼翼地把手雷裹在一个棉垫子里,用手托着,亦步亦趋走回来,走到纪念馆,衣服全湿透了。当晚他把手雷藏在一块大石板下面,第二天就交到了乡派出所。他提出一个要求,处置完后将外壳交由纪念馆保管。如今,那手雷还在派出所保存着。

为了加大文物收集力度,20137月,李铜找人打印了几百份承平宁抗战烈士纪念馆文物征集公告,在方圆左近的县、乡村广为张贴。这些年,李铜借着为人修理门窗的机会,捎带着收集文物线索,打听文物信息,搜集历史资料,走遍了附近乡镇和周围的平泉、宁城以及唐山、秦皇岛地区。为了丰富纪念馆,他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有一次,他听说某人有一本《热河革命斗争史》,就赶了过去,这家人说,是有这么一本书,撕了点火了,李铜一听急了:全烧了?还剩半本吧,拿过来一看,李铜乐了:剩下的部分,恰好是他想要的!

详细刘朴简介

【刘朴简介】刘朴,男,19541月出生于承德县。1972年参加工作,做过教师、文化馆创作员, 20141月退休。曾参加三峡考古和全国长城资源调查、全国文物普查。文博专业研究馆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上世纪70年代开始从事业余文学创作。30多年来,先后在《光明日报》《文汇报》《中国青年报》《农民日报》《河北日报》《河北经济日报》《燕赵都市报》《民间故事》《文化月刊》《文艺》等报刊发表作品数百篇(首)。多篇作品获奖。出版专著《承德汤泉行宫》,散文集《驿路情思》《一路平安》,小说集《威虎山与伊甸园》(与人合著)等。曾执笔大型画册《河北长城》。

更多刘朴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