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见识“田氏针灸”
作者: 刘朴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5-27 13:48:59

        元月26日,是一个清冷的晴天。我和县文化馆几位搞“非遗”的同志一起,去市郊的上板城村拜访“田氏针灸”第五代传人田福元。

       上板城村是上板城镇所在地,街面很大,中间的一栋小楼,就是上板城村卫生所。我们上到二楼,田老先生正在为一位女患者诊脉。宽敞明亮的房间里,并排几张床,是患者输液的地方。田老先生新收的弟子张健接待了我们。
        “田氏针灸”传自明代。田氏祖上有一人在朝廷当御医,年老后从宫中出来,带出了一部医书叫《广艾书》,是专门记载针灸医术的。田家在北京广仁堂开医馆,主要以针灸为医术,名声很大。民国时期传到第四代,就是田福元的父亲田有。他是国民党少校军医,因战乱来到热河,继续开办诊所。田福元为第五代传人。
        “田氏针灸”的独到之处是针法奇特。主治寒凉杂症,尤以男性胃肠疾病和妇科宫寒疾病为主,兼治中风、坐骨神经痛等。一般来说,在病人身上取穴,比如胃病,取肚脐周围的关元、气海、天枢、中脘等穴,针的深度依患者体型而定,最深的刺入2寸,最浅的刺入1.5寸,以捻针为主,如有不适,上提0.1到0.2寸。在行针的同时,辅以艾灸。每个穴位灸4壮(1个艾团称1壮),每壮15分钟;病情严重者最多可灸7壮。艾灸时,要肚脐周围铺以剪成圆形并浸了姜汁、姜末的海绵片,一防烫伤,二用盐增加疗效。针灸后12个小时不可见风。从施针到结束,大约需要1到1个半小时。这种针灸医术,7天扎一次,一般的病症扎三次即可痊愈。
        今天的病人叫马春和,是一位52岁的村民,患慢性胃炎15年,面色苍白,身体消瘦。田福元洗了手,就让他躺在床上,轻声细语地说:“别紧张,不疼的;如果有不舒服,随时告诉我们。”然后,便操起消过毒的银针,在患者的肚脐周围熟练地扎了下去,很快,7根针像7支旗杆,树立在肚皮上。接着,田先生指导着张健,两人一起在针的周围铺上海绵片,燃起艾灸,顿时,随着艾烟冉冉升起,屋里飘出一股好闻的艾叶味儿。
田福元坐在另一张床上,一边观察着病人反应,一边聊起了自己的家庭和“田氏针灸”。烟缕渺渺,艾味氤氲,使他看上去更像一位精通神术的仙人。
        田福元原来的工作单位是承德市文物局的卫生所。他继承父亲的医术,用针灸为病人解除病痛。但是“文革”中却因为父亲的“历史问题”受到冲击,挨批挨整。老伴受不了,在他挨整的时候在家里上吊,幸而被邻居救下。他的两个女儿都在市文物局工作,现均已退休。田老说,前几年北京针灸研究所来信,让他总结“田氏针灸”,写出一本书来,他考虑再三,担心再重蹈历史覆辙,没有答应。
        几十年来,田福元“针到病除”,为很多人解除了病痛。
        1970年,承德军分区司令员贾绍湖的爱人潘如岚患面瘫,经一家知名大医院针灸月余无效,被人送到了田福元所在的卫生所。经过三个疗程21天的针灸治疗,完全痊愈。
        1990年,承德日报社印刷社退休老职工吕子潘慕名找到田福元,说他16岁的儿子某天突然患病,全身瘫痪,除了眼睛能动,会说话,全身都不会动。田福元赶到他家,只针灸一次,取中脘、气海、关元、天枢、水道、合谷诸穴,均用套管针灸;神阙穴不针只用艾灸。孩子夜间出了满身大汗,次日天明身体活动,完全恢复正常。
        1992年,承德市房产局老瓦工傅师傅患两侧肩周炎,两臂不能抬起。经本地很多医院治疗均无效。田福元用家传套管针灸,针第一次(连续7天),两臂能平抬90度;第二次针灸,两臂能抱头活动;第三次针灸,没有大的改观。田福元研究了病情,决定取发汗穴位治疗。但是病人家属却把病人转到一个大医院住院了。输液半个月后,病情加重,只好又送到田福元这里。又经过7天的针灸才得以痊愈。
        2015年春,承德市中医院皮肤科主任张建军的外甥患面瘫,经人介绍,找到了年已82岁的田福元。患者家在滦平县,张建军每天将田老接到滦平,为孩子针灸,经过三个7天,完全康复。
        除了医术,田福元还爱好民间文艺,年轻时参加过“跑驴儿”的表演,现在说起来仍然津津乐道。他还能翻跟头、劈叉。他在老年大学教舞蹈,老伴看他班上有不少老太太,吃了醋,和他打架,高低不让他再教了。
        最近几年,田福元考虑自己年事已高,担心这门绝技失传,便到处物色传承人,但找了五六位徒弟都不理想,直到去年,有人介绍了张健,经过接触、考察,最后决定把他作为“田氏针灸”的第六代传承人。
        张健,生于1978年,承德县下板城镇下板城村人。河北医学院毕业,医学学士。2002年开始自己开办诊所,先在北京,后在本地。他学习刻苦,肯于钻研,也有闯劲儿,曾经在农村的炕沿上为患者开刀作阑尾炎手术。现在他除了为人诊病,还在县城和镇上开了两家医疗器材商店。
        田福元一边和我们聊天,一边观察着床上的病人。快到中午时,针上的艾灸燃尽了,田老为他起下针,让他下地活动活动。我问他:“感觉怎么样?”他说:“好像轻快多了。”田福元叮嘱他:“回去注意保养,7天以后再来。”
         3月初,我联系张健,说马春和只经过3次针灸,就说不疼了,也不吃药了,已经去外地打工。
详细刘朴简介

【刘朴简介】刘朴,男,19541月出生于承德县。1972年参加工作,做过教师、文化馆创作员, 20141月退休。曾参加三峡考古和全国长城资源调查、全国文物普查。文博专业研究馆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上世纪70年代开始从事业余文学创作。30多年来,先后在《光明日报》《文汇报》《中国青年报》《农民日报》《河北日报》《河北经济日报》《燕赵都市报》《民间故事》《文化月刊》《文艺》等报刊发表作品数百篇(首)。多篇作品获奖。出版专著《承德汤泉行宫》,散文集《驿路情思》《一路平安》,小说集《威虎山与伊甸园》(与人合著)等。曾执笔大型画册《河北长城》。

更多刘朴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