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邢台考古小记——漫访“梅花村”
作者: 刘朴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6-6 14:13:51

        来到皇寺镇的第一天,就对几个村名产生了兴趣:怎么全叫“梅花”啊?难道这一带盛产梅花?镇里负责武装工作的老陈一脸神秘:“到地方你们就明白了,反正有让你们感兴趣的。”

我们先到了四个“梅花”北面的吕家洞,这也是距离镇政府所在地最远的村。调查了一处遗址后,有村民说北部的山上有山寨,还曾被日本鬼子拆掉修了炮楼。可是当我们气喘吁吁爬到山顶才发现,此处已是内丘县的地盘,越界了,只好无功而返。

又走了几个台地已经中午,眼前来到黄梅花村,按照陈部长的安排,我们联系村支书,电话打到书记家,一个妇女的声音很脆:“你们来吧,我们昨天就接到镇里的电话了。”拐了几个弯来到书记家,两口子非常热情,招待我们吃面条,吃完饭书记领我们去看村西的石桥,可惜太残破了。

过一道漫山岗,就是李梅花。一进村,我们就被一个接一个的传统民居吸引住了,哈,这么多老房子!看,那精美的仿木结构!看,那高大的门楼,上面还有砖匾“大夫第”。看,那雕刻在影壁上的大朵莲花!我们的眼睛不够用了,好像来到了古色古香的民居博物馆。而且,住在老房子里的人都很配合,给我们递凳子,还给讲来历。我们一连登记了三处。

我们干得正欢,一位年轻妇女走过来,说你们快走吧,村里人让我管管。我很奇怪,我们碍着你们了吗?她说:“这几天村里接连失盗,净来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他们也说是收文物的。”我很生气,拿出工作证让她看,又对她说:“镇里专门为文物普查作了安排,因为你们村部里没有人,所以我们才自己调查。你们怎么能草木皆兵,好坏不分呢?我们这是国家安排的工作,不是个人行为!”那妇女看了工作证连连道歉。

她走了之后,来了一位汉子,问我们:“石头里面的屋子算不算文物?”我来了兴趣,石头上凿屋子?便跟着他走向另一个村子——韩梅花,在村西头,果然见到了一个凿在巨石上的屋子,确切地说,是一个石窟。那石窟太小了,门口只有90厘米高,宽60厘米,仅容一人进出,里面的空间也只有6平方米,而且那高度只够矮个人站立。但这确实是用凿子一下一下凿出来的,洞口上方还刻着一个“佛”字。这石窟被老百姓用来放柴草,不到跟前根本发现不了。我想,这大概是古代一个单身僧人修行的地方。这个发现,确实很重要。

太阳要落山了,我们又向第四个“梅花”——尚梅花走去。这里紧傍白马河,地势高阜,视野开阔,邢台至昔阳的公路在村前通过,村里一排排整齐的砖房显示着生活的富裕。根据我们的体会,越是经济发达的地方,保存下来的古建筑越少。而这种地方,往往会有好的遗址。村头的一块高台地,在斜阳的映照下特别惹眼,难道这里会有好遗址吗?

啊,果然不出我们所料,一进到地里,就发现了薄薄的红陶片,那薄而光滑的陶片,摸在手里有非常好的手感。大家兴奋起来,在那大地上来回寻找,啊,彩陶!罐的残片,钵的残片,杯的残片,一片比一片好,一片又一片,不一会儿就装了半袋子。我提醒大家:注意找石器!果然在地边的石堰上找到石铲,真是天遂人愿啊!那片神奇的土地,陶片太多了,大家忘记了时间,捡了又捡,仿佛要把地上的遗物全捡回来,这可是几千年前的古代文明啊!此时,什么疲劳,什么烦恼,全都丢到九霄云外去了,直到镇里来接我们的车开到了河对岸的路上,一个劲的按喇叭,我们才依依不舍的打道回府。

好一个梅花村,真是古代文明的摇篮啊!

详细刘朴简介

【刘朴简介】刘朴,男,19541月出生于承德县。1972年参加工作,做过教师、文化馆创作员, 20141月退休。曾参加三峡考古和全国长城资源调查、全国文物普查。文博专业研究馆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上世纪70年代开始从事业余文学创作。30多年来,先后在《光明日报》《文汇报》《中国青年报》《农民日报》《河北日报》《河北经济日报》《燕赵都市报》《民间故事》《文化月刊》《文艺》等报刊发表作品数百篇(首)。多篇作品获奖。出版专著《承德汤泉行宫》,散文集《驿路情思》《一路平安》,小说集《威虎山与伊甸园》(与人合著)等。曾执笔大型画册《河北长城》。

更多刘朴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