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邢台考古小记——登上“香炉寨”
作者: 刘朴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6-6 14:14:30

         连续几天的阴冷天终于露出了笑脸,天气放晴,风和日丽,也给我们带来了好心情。按照日程,我们去调查位于南庄,距镇政府8公里的山寨遗址。地图上标着“五马寨”,老百姓则根据其形状,叫作“香炉寨”。镇武装部长老陈也带上摄像机,换上胶鞋,充当向导。

出了南庄那古色古香的石板街道,就见那远方的香炉山掩映在烟岚飘渺的雾气中,颇有几分神秘。在镇政府我们曾听人说,那山寨可神秘呢,一是那山会往高长,二是山寨上曾经很繁盛,“大街四十九,小街如牛毛”,哈,那还是古代的山寨吗?问几位路边的农民,都指向那边:“有车道修到山顶上了,好走得很。”果然,一出村就踏上了虽然坎坷却还好走的土路,这和以前我们走过的布满荆棘没有道路的山寨可是大不一样。

我们追上了一位挎着背篓领着狗的壮汉,才知道这条修到山顶的土路是为了拉石材的,而石材的产地就是我们要去的山寨。老陈因为是当地人,和他拉起家常,问一辆拖拉机从山上下来,一趟拉多少,他一天能挣多少钱。这壮汉一脸愁苦,说以前每天能挣百十元,自打闹金融危机,活不好干了,每天也就是三五十元。而且为了省时间省力气,他们中午都不下山,带着一瓶水和两个馒头。

清凉的风吹过来,空气中充盈着一种油菜花的香气。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令人气爽。那条狗似乎对上山的路非常熟悉,也为了在生人面前表现,前后腾跃,总带领我们走上抄近的小径。立陡险峻的山崖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我的担心也越来越强烈:似这样把路开到山崖底下,那山寨的命运可想而知了。果然,离那山崖还有好远,就现出了乱七八糟的场面,大小石块把坡下的树木砸得乱七八糟,到处是堆放得杂乱无章的石头。偌大的采石场,只有我们的旅伴一个人,这也印证了他的话:活计不好干,没人愿意来了。他指给我们攀上绝顶的道路,我们便从乱石丛中穿过,也没费什么力气,就攀上了崖顶。

果然不出所料,山顶上一片狼藉,就像一个巨大的采石场,又像一个废料堆。只有悬崖的边上还残存着一段段似有似无的寨墙。寨内的房屋,仅剩下若有若无的基址。也难怪,这山崖从上到下全是一层一层规整的石板,非常好采,也非常好用,我们在村里几乎每家的门前都看到码成一堆堆的石板,简直成了天然艺术品了。当年选址在这里建山寨的先人们,绝没想到一千多年后会遭到这样的下场。寨门呢?房屋呢?寨墙呢?只有乱石中到处可见的布纹瓦、厚瓷片、薄陶片,还在默默无言地诉说着历史。

站在山顶上向四周望去,千山万壑,尽在眼底。远远近近星星点点的村落,仿佛镶嵌在黄褐色大地上的一粒粒富有生命的棋子。远处的河流,好像一条弯曲的带子,从历史的苍茫中划过。想象千百年来,这座山寨和它周围的村庄、河流、道路、原野,发生了多少令人荡气回肠的故事?

过去的千百年,发生了多少事我们不知道;今后在这里还要发生什么事,我们也无法预料,但有一个可能令人不能不想:也许用不了一千年,这座高高在上曾经显赫一时的山寨,连同它所在的山崖,很可能就要消失了,只因为这里出产对人们生活有用的石头!

下山到山半腰,看到两位正在歇脚的农民,也是要去采石头的,听说我们是搞文物的,一位说,他在山顶一处旧房子里拾到一摞碗,是那种蓝花的,问我值多少钱?我心里一动:难道是元青花?老陈连忙记下了他的手机号码,准备联系,将碗拿到镇里让我们看。

快到山下的时候,又遇到一位上山的人,他的背篓里装着午餐,是方便面、火腿肠和啤酒。他笑笑说:“本来够累的,对自己得好一点儿。”

哦,香炉寨,让我对你说什么好呢?

详细刘朴简介

【刘朴简介】刘朴,男,19541月出生于承德县。1972年参加工作,做过教师、文化馆创作员, 20141月退休。曾参加三峡考古和全国长城资源调查、全国文物普查。文博专业研究馆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上世纪70年代开始从事业余文学创作。30多年来,先后在《光明日报》《文汇报》《中国青年报》《农民日报》《河北日报》《河北经济日报》《燕赵都市报》《民间故事》《文化月刊》《文艺》等报刊发表作品数百篇(首)。多篇作品获奖。出版专著《承德汤泉行宫》,散文集《驿路情思》《一路平安》,小说集《威虎山与伊甸园》(与人合著)等。曾执笔大型画册《河北长城》。

更多刘朴专栏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